逐鹿青藏 第六章 血色樱花 第四十节 最后一战 7、寻找北京人头盖骨 (下)

湘人李陵 收藏 3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size][/URL] [内容简介] 听到命令,其他人就都来到了皇宫外面集合整队朝二重桥上出宫,井上樱子经过化装,也混在队列中出了皇宫。不过,这种化装术日本士兵是判断不出来的,而井上樱子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化了装。只要出了皇宫,这种化装将会自动褪去,并且看不出任何破绽。 出了皇宫之后,吴江南带队直奔东京湾而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68.html


40、最后一战 7、寻找北京人头盖骨(下)

从二重桥到寺内雄二的办公室,也就是三十多分钟的时间,井上樱子告诉随同她去的士兵,要把寺内雄二制伏,必须要快,就在他跪下的那一刻,一定要制伏他,否则,他一张嘴,就会有许多他的手下涌进来,事情就不好办了,但只要制伏了他,其他人也就会乖乖地听话了。

见到皇后身后跟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其他卫兵并不知道究竟,当然也不会阻拦她进入寺内雄二的办公室。

其实,天皇根本没留下什么昭书,只是井上樱子临时编造出来的,为的就是在短时间内镇住寺内雄二。这一招果然有效,就在寺内雄二跪下的刹那间,三号和四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上去,一边一个,像老鹰抓小鸡似地抓住了寺内雄二的双臂,而且,这些特种部队成员,无一不是精通中国的点穴之术,一下就让寺内雄二的全身瘫软下来,虽然嘴巴张得大的,却喊不出声,只有看在眼里干着急的份。他想不到,皇后什么时候暗藏着这么一支强大的力量,而自己却还被蒙在鼓里,这下完蛋了。寺内雄二哪里知道,这是中国军队的一支特种部队,就连皇后也不知道,日本皇后真要用这种能力,今天她就不会落到被天皇抛弃的地步了。

寺内雄二被按在他的座椅上眼睛能看,心里能想,就是动弹不得,急得他不知如何是好。看看井上樱子,她也坐在一张椅子上,安安静静,即不说话,也不干什么,好像这里发生的事与她无关似地。寺内雄二哪里知道,井上樱子现在也像他一样了。

一个士兵打开一个包袱,从里面取出一台小型机器,一个扫描仪似的镜头就在寺内雄二的脑袋瓜子上扫了一下。过了不到一分钟,那个拿扫描仪的人就说了句;“报告一号,情况有变,必须加快时间搜索。”

说完不久,寺内雄二的办公室大门再次被打开,吴江南走了进来,问;“什么情况?”

三号说;“东西可能让他们提前运走了,你看这人的记忆。”

吴江南瞄了一眼那个小型屏幕,知道日本天皇早几天就走了,而且已经是到了东京湾的太平洋舰队上,肯定是不会回来了,他才敢这样放肆。但是,天皇走了,会不会把他们要找的东西也带走了呢,从他的记忆里找不到这东西的影子,从井上樱子的记忆中也没有找到被运走的影子,这很有可能是天皇隐瞒了他们这种下级军官,也有可能是根本没有运走,但皇后不同啊,为什么也找不到这种记忆呢。难道连皇后也被隐瞒了?如果真这样,那我们不是来晚了吗,只有赶快到地下室去证实一下,才好汇报上去。

“好,带上皇后,准备执行特殊任务。”吴江南命令道。他的命令,也通过随身携带的通话器通知了其他人。“另外,凡遇上的日本人一律进行扫描,不能漏掉任何可以找到的线索。”

“这个寺内雄二有多少手下,都布置在什么地方,一定要尽快查清,我们好进行控制。”吴江南对三号说。

“快了,还有两分钟就可以了。”三号对吴江南说道。

虽然说只要两分钟就可以了,但在日本皇宫里,这两分钟不严于是在等两年。吴江南下达完命令,就坐着没有动,他是在等这两分钟时间过去。这两分钟内也许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也难说,如果有寺内雄二的手下突然闯了进来怎么办,这是其一,或者有他的手下已经在无意之中看到了这一幕呢。其实,这里就是吴江南的战场,而在战场上,往往一秒钟就能决定胜负,更不用说是两分钟了。

两分钟一过,三号就打印出一份人员布置图,吴江南接过来看了看,说;“原来这个地方最安全,我们就把寺内雄二的办公室当作战室吧,然后根据这张图一个个去收拾他的手下,三十分钟解决战斗,两人一组,开始行动。”吴江南说着朝门外有力地挥了挥手。

听到命令,所有队员就按照平时训练时的组合,自动分成两人一组,消失在这座日本皇宫里。

队员们出去后不到三分钟,就有队员往这里送俘虏了,来一个,就用扫描仪扫一下,一共扫了十个人了,都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好了,三号,你在这负责继续寻找有价值的信息,我带上井上樱子直接到地下室去找,陶教授带上三个人和我一起去吧,十五号跟三十号随我下去,其他人的任务不变。”吴江南看这样寻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要亲自下到地下室去。

此时的井上樱子好像一个失去了知觉的人一样,需要有一个人搀扶才能行走。自从把寺内雄二制伏以后,为了保守所有机密,不让井上樱子对这次行动有所察觉,吴江南就要人把她也弄得处于昏迷状态,不过,如果有需要也可以随时拍醒她。

十五号走过来,在井上樱子的后背拍了一下,就见她长出了一口气,睁开了双眼。吴江南连忙对她说;“我们得要走了,陛下交待的任务必须要完成啊,您给我们带路吧,寺内雄二已经束手就擒了,您也可以放心了。”

“我刚才是怎么了,好像睡着了。”井上樱子睁开眼睛不解地问。

“您刚才可能是受到惊吓了,现在没事了。”吴江南对她说。然后命令十五号说;“你保护皇后,别在让皇后受到惊吓了,否则军法从事。”

吴江南原告对井上樱子是说;天皇派他们来取一样东西,而这样东西皇后是知道放在什么地方的。

在二重桥上对井上樱子进行了大脑扫描后,吴江南马上决定了对她撒一个谎,因为,从她的大脑里提取的东西,会让井上樱子不得不相信他们所说的。而井上樱子,怎么知道这些人是从她大脑里提取的记忆来让她相信他们说的是事实的呢。为了证实自己确实是皇后,井上樱子又不得不让他们扫描自己的大脑。

其实,井上樱子跟不跟来都没有关系了,因为,从她大脑中提取的东西,已经足以让吴江南找到地下室,并能轻而易举地来到存放北京人头盖骨的地方,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带上井上樱子一同下到地下室去,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她也还是一块挡箭牌。虽然她贵为日本皇后,但在中国军人眼里,也不过就是个普通日本女人而已,为了完成任务,可以要她干任何事,甚至杀了她。

地下室的入口有几个日本人在把守着,但这些日本人对于中国特种部队的战士来说,等于是个摆设。来到入口,几个日本人见皇后也一同来了,当然以为是皇后要下到地下室去干什么,来到几个日本人身边,三下五除二就把日本人制伏了,并让他们失去了知觉,不有意弄醒他们,他们是永远也不会醒的。几个战士接替了他们的位置,替他们站起了岗,而他们则被拖到了地下室里。

控制了地下室的入口,吴江南就带着井上樱子和陶教授的文物小组及十多名战士,一起朝地下室走去,虽然地下室这么深,但却并没有什么电梯和电动车之类的代步工具,而是平行而下,慢慢地走到地下室底部的。

真是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在深入地下五百米之后,特别是陶教授带领的文物小组,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地下室宽敞明亮,装饰豪华,如果不是刚才是从一个地下入口进来的,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个地下室,里面不但通风舒适,而且还有许多不同的功能室,有储藏室,鉴赏室,休息室,还有餐厅和娱乐室。储藏室又有分类,有书画室,石器室,青铜器室,工艺品室,里面所储藏的东西,无一不是稀世珍宝,世所罕见,就算陶教授研究了这么多年,跑了这么多地方,有些东西也是只听说过,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中有许多东西是日本方面并不承认在日本的,因为,如果承认了,就有可能让对方国家通过各种手段讨要回去。陶教授只对一些藏品扫了一眼,就知道是二战时从他国掠夺来的,并不是日本的东西。

其实,日本的历史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文物,就总是想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在整个二战中,不知道从其他国家掠夺了多少价值连城的文物,而他们往往又杀人灭口,弄得这些文物在本国却杳无音讯,再也不知所踪,成了悬案。

“他妈的这个狗天皇。”陶教授出人意外地骂起了人,原本他是从来不骂人的。

“别骂了,快找东西。”吴江南对陶教授说。

“这个东西在什么地方?”吴江南拿出一张印有一个头盖骨的相片给井上樱子看,这就是他们此次要找的北京人头盖骨,在井上樱子的记忆中找到过,她应该知道放在什么地方。

当吴江南问到井上樱子时,她指了指那间石器室。

但是,在石器室,陶教授怎么也找不到那块北京人头盖骨,和吴江南一说,吴江南又要井上樱子重新回忆了一遍,但井上樱子还是肯定地说是在石器室,根据她头脑中的记忆也没错。不过,每一个储藏室都很大,具体的位置在哪却找不到,这需要一处处地去找,还好,既然是头盖骨就不会和其他化石一样,陶教授和他另外两个手下就在石器储藏室一排排地找下去,但直到他们找完了最后一排博古架,也没有看到那个头盖骨模样的化石标本。

很明显,北京人头盖骨已经不在地下室了,但能到哪去呢,不会是天皇已经提前将这一中国国宝运到处在东京湾的太平洋舰队上去了吧。

“三号,赶快赶到地下室来,带上仪器。”吴江南喊了一声,他要对刚才在地下室入口处抓到的几个人进行大脑扫描,看有什么动静没有。

三号接到命令,马上下到了地下室,对那几个抓到的人进行了扫描,却发现在几天前有人在往外运送东西,是什么东西却不知道,只有影像,没有看到实物。

“再仔细搜索地下室,看有没有其他蛛丝马迹。”吴江南命令道。刚才进来的时候,因为看到了日本天皇的地下储藏室,心情一高兴,就忘了仔细清理地下室的其它角落。虽然他们是特种部队的士兵,但他们也不是神。

几个人分头对地下室重新进行了一番搜索,结果就真的发现了一处密室,打开密室门,就发现里面有好几具尸体,不过没有腐烂,可见是刚死不久,看样子这些人都有一定的年龄了,应该是常在这地下室出入的人,吴江南要人仔细检查,看有没有没断气的人,只要还有一丝微弱的呼吸都行,那样就可以通过大脑扫描仪对他进行扫描,获取他大脑中残存的记忆。

但是,这几具尸体都已经冰冷僵硬,不可能还有活口,可见杀他们的人,并不希望他们当中有人可以存活下来向外界透露什么,这一定是杀人灭口的行为。

看来,北京人头盖骨已经让日本天皇运走了。没有人知道,日本都要亡国了,干嘛还要把在中国发现的能证实从猿到人的化石弄走。

“**他妈的,这么多东西不拿,干嘛非拿走我们的东西呢?”陶教授又骂了起来。

“别骂了,陶教授,这里出现了新的情况,我们必须马上向总部汇报,要不然就来不及了,你愿不愿意守在这里,再给你几个人,一直守到部队打进来。”吴江南问。

“好哇,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稀世珍宝,真想守着看一辈子。”陶教授激动地说,对于这些对文物着迷的人来说,能守着这些稀世珍宝过一辈子,就是死也值得。

“等大军一到,我们就把这些东西全运回国去,但目前必须有几个人守在地下室的入口,不让日本人进来捣乱,也防止乱兵抢劫,三十五号以后的全留下,协助陶教授保护好这里,等大军到来,其余人马上撤离。”吴江南命令道。

听到命令,其他人就都来到了皇宫外面集合整队朝二重桥上出宫,井上樱子经过化装,也混在队列中出了皇宫。不过,这种化装术日本士兵是判断不出来的,而井上樱子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化了装。只要出了皇宫,这种化装将会自动褪去,并且看不出任何破绽。

出了皇宫之后,吴江南带队直奔东京湾而去。王建经过请示中央军委,命令吴江南带队,继续上日军太平洋舰队,寻找北京人头盖骨的下落。而他这里,也推迟了对东京的进攻,怕逼急了让日军太平洋舰队提前逃走,这将对吴江南完成任务不利。

在东京城内,有人拦住了一辆正在行驶的军车,向开车人出示了证件之后,司机就乖乖地下了车,让出了原本就空着的车辆。

吴江南让战士们上了车,就朝东京湾疾驰而去。井上樱子被安排在驾驶室,此时的她已经清醒过来,而吴江南也和她说清楚了,是要带她到东京湾上的太平洋舰队上去找天皇陛下,让她配合一下,否则出了问题,就对不起天皇了,因为这是乱世,井上樱子当然想见到天皇,所以也很是配合。手里有井上樱子这个王牌,又有天皇卫队的证件,只要一说是送皇后去见天皇,一路上虽然遇到很多日军的哨卡,但也过得非常顺利。

井上樱子仍然还是被蒙在鼓里,满欢喜地真的以为他们是天皇派来接她的。因为整个日本的卫星通信系统都让中国军队的空天飞机摧毁了,这一切是真是假,一时还根本无法判断和证实,只有见了面之后,才能证实真伪,不过,如果真的见了面之后,就由不得日本人了。

从东京城区到东京湾,日本人修了好多条高速公路,路面平整,行驶起来没有任何阻力,特别是在这种动乱时期,又是一辆军车,就更没有人来找麻烦了。

这辆军车就这样一路疾驶,风驰电掣般朝东京湾的码头开去。但是,在到达码头之后,却遇到了一点麻烦,在征用船只的时候,一个军官似乎不太相信吴江南说的话,也可能这个军官看到过天皇陛下上船,知道天皇只带了美智子小姐上船。

看到这种情况,吴江南只好让人拍醒皇后,说;“皇后正在车上休息,你可以去亲自看看,如果我说的是假的,甘愿接受军法处置。”

皇后是全日本人的偶像,在各种传媒里几乎都见过,当这个军官来到车旁的时候,井上樱子刚刚醒,她以为自己是在车上睡着了,一听说这个军官不相信,不由得就有些恼羞成怒,在一个战士的搀扶下,就下了车,指着这个军官对一个战士说;“去,教训一下这个瞎了眼的东西!”气势咄咄逼人。

那个战士得到命令,几步跨到这个军官面前,也不说话,抡起大巴掌,使出了狠劲,啪啪就真的是两个耳光,打得那军官眼冒金星,一股腥气直冲头顶,嘴一张,竟吐出了几颗牙齿和鲜血。井上樱子并不知道,她身边这些所谓的日本军人,其实就是中国的特种部队,这个战士当然巴不得一巴掌就打这军官一个半死,所以,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你个瞎了眼的混蛋,说,天皇上了那艘军舰,不说就毙了你,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皇家的威风。”井上樱子看到这军官被打成这个样子,却仍然不消气,指着那军官骂到。

那军官此时那敢抬头去看他们的皇后,扑嗵一声就跪下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