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以来,有关美国即将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的报道不断见诸于各类媒体。9月2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网站发表了一篇耸人听闻的文章,文章标题是《五角大楼制订针对伊朗的“三日闪电战”计划》。文章以极为神秘的语气宣称某国家安全专家透露说五角大楼已经制订针对伊朗境内1200个目标进行大规模空袭的军事计划,其目标是三天内彻底消灭伊朗的军事力量。文章并称即使美国不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以色列也会动手。

9月16日,法国外长贝尔纳.库什内9月16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际社会应准备在核问题上与伊朗摊牌,准备与伊朗进行一场战争。联想到美国在伊朗核问题上不断对伊朗施压、放话要把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宣称有证据证明伊朗支持国际恐怖组织,包括向伊拉克及阿富汗境内的反美武装提供武器装备、以及美国在海湾集结了两艘航空母舰、驻伊美军达168000人等信息,美国即将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的说法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然而,综合各方面情况分析,目前美国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无论是发动大规模空袭还是发动地面军事行动的可能性,都不是很大。

中新网文章指出,就主观意愿而言,美国决策人的确有意以武力对伊朗发动军事打击,搞掉伊朗的核武器、甚至谋求搞掉伊朗反美政权。这是因为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朗已成为美国在中东的眼中钉、肉中刺。美国认为:伊朗秘密研制核武器有可能摧毁美国的核不扩散体系;伊朗是国际恐怖主义和***反美主义的一个主要支持者和活动中心;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朗在中东地区独大,有可能挑战美国在中东的霸权地位;美要摆平伊拉克、实现改造***世界的计划,目下最要紧的就是摆平伊朗。正是从这些战略需求考虑,美国军方、尤其是鹰派人物,包括新保主义留守的领军人物切尼及其办公室,都在密切关注伊朗及中东局势发展,侍机而动,不放弃军事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方案,美国军方制订各种武力打击伊朗的方案,包括空中打击、地面进攻、专打核设施等设想,是在情理之中,符合军事常识。

但是,想干什么是一回事,能干什么又是一回事。美国鹰派虽然不肯放弃武力解决伊朗核危机的种种选择,但由于各种客观条件制约,美国的武力抉择很难付诸实施。

首先,从战场条件看,伊朗国土面积达163.6万平方千米,不但幅员辽阔,回旋余地大,且地处高原,境内多山,不少大山海拔四五千米,美国很难准确和全面侦察搜到伊朗的全部核设施和军事设施,更不要说靠空袭摧毁之。这种战场条件与地势平坦的伊拉克相比,显然不利于美军。

其次,从军事实力对比看,虽然美国总体上对伊朗享有全面优势,但在战区范围内,美国并不占绝对优势。目下美军16万地面部队被牵制在伊拉克、2万地面部队被牵制在阿富汗、近10万大军被仍未解决的朝鲜核危机牵制在东北亚的朝鲜半岛和日本及关岛,美如不进行新的大规模军事动员,就很难集中足以制服伊朗的机动军事力量,尤其是难以集中大量地面部队。而要进行新的动员,政治上很难过“国会关”和“民众关”。伊朗方面不但享有人力优势,占尽地利,且养精蓄锐多年,军事装备的技术水平虽不能与美军相提并论,但拥有足以在海湾地区进行地区战争时重创美军的能力,尤其是其“流星-3”导弹,既可以用以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切断世界主要石油供应线,也可用以攻击驻海湾的美海军及美军基地、设施,届时美军承受的伤亡将肯定会超过伊拉克战争。美军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初期几乎是“零伤亡”的军事胜利将在伊朗碰壁。

第三,对伊朗开战的战争代价巨大,美国很难承受。伊拉克战争四年来,美国投入地面部队10多万,加上海空支援部队,直接参战部队不下20万。迄今美消耗战费近4000亿美元,美军战死3700人,伤亡总数不下3万人,仍未能摆平伊拉克。伊朗幅员、人力约为伊拉克的3倍,综合军力及抵抗力远不止伊拉克的3倍。美对伊开战如仅限于空战不顶用、投入地面战就不能少于50万军队、甚至可能要求出动陆海空100万大军,战费开支将超过1万亿美元,美军人员死亡数也将过万,甚至可能向美军在越战中的死亡数靠拢。这是美军难以承受的,任何美国决策人都不能不考虑这一后果。

第四,对伊朗开战的政治后果也是美难以承受的。伊朗是***世界的主要大国,尤其在什叶派穆斯林中影响力巨大,有号召力。美如对伊朗开战,伊朗将不可避免要运用其影响力,动员其在***世界的追随者及世界各地、尤其是美欧境内的穆斯林反美、反西方力量,对美国及西方实施各种报复和反制行动,包括打击以色列,对美国及西方目标实施恐怖袭击等,届时不但中东将陷入战乱,美国及西方的“大后方”也将成一锅粥。

第五,美国也不能不考虑国际社会的反应。对伊朗核危机,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中俄两个大国一直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反对对伊朗动用武力。有关美国将对伊朗实施军事打击的消息出来后,俄罗斯立即表示反对对伊朗动用武力。不但是中俄,就是美国的西方盟友,也不一定都支持对伊朗动武。如法国外长放话主张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后,德国和意大利就表态反对对伊朗动用武力。美如真的对伊朗动武,可能引起西方国家像伊拉克战争时那样出现新的分裂。这些国际制约因素,也是美国在决策时不能不考虑的。

文章说,总之,美国近期对伊朗动用武力的可能性不大,仍会寻求在联合国及大国联合施压的框架内谋求和平解决伊朗核危机。然而,可能性不大不等于完全没有可能性,极小的可能性是否会转化为极大的可能性甚至转化为战争现实,主要取决于影响决策因素的各种条件的变化。如美国当年决定出兵海湾的一个重要条件是苏联解体,退出与美国的冷战对抗。如苏联继续支持伊拉克,美国就不一定会发动海湾战争。

美国对伊朗开战很小的可能性是否会转化为很大的可能性,取决于下述条件如何变:

1、朝鲜核问题是否真的按美国的意愿解决,朝鲜是否如美国所愿和平弃核,若如此,美国能从朝核危机及东北亚脱身,则对伊朗开战就少了一层顾忌;

2、伊拉克战局如何变,如美在伊拉克实现基本稳定,伊拉克安全局势好转,美在伊拉克战略负担减轻,则美对伊朗开战会增加一层信心;

3、伊朗的战略与策略是否出现大的失误。这主要是指在与美国周旋时,伊朗一方面坚持自己的主张,一方面不踩美国的红线,不故意激怒美方,不把美方逼到死角。如伊朗策动或支持、或有迹象证明伊朗策动和支持对美国或西方目标发动新的类似“9.11”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并取得成功,或者伊朗在核开发时大步急进,让美国退无可退,则美可能下决心不顾一切地大规模动员、不惜进行一场明知代价很大也不得不进行的大规模战争。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不能不格外考虑。即美国大选在即,共和党政府在选情不利时,找一个借口,如宣称伊朗支持伊拉克抵抗力量、支持塔利班、与恐怖分子牵连等,对伊朗发动打了就跑的空袭,制造国际紧张气氛,打高选情。这种情况可能类似越战时期1965年发生的“马克多斯”号事件。美国为了直接卷入越南战争,不惜谎称北越鱼雷艇攻击美国驱逐的军情,使美国民众、舆论、国会支持美对北越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