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的故事:瓦尔特·施伦堡

58501 收藏 2 96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瓦尔特·施伦堡1910年1月16日出生于德国的萨尔布吕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战败,根据凡尔塞条约法国军队占领了萨尔地区,他们一家人被迫迁居卢森堡。1929年起施伦堡先在马尔堡(Marburg)大学攻读医学专业,后又进入波恩(Bonn) 大学专修法律。1933年3月18日毕业后他在杜塞尔多夫市(Düsseldorf)担任地区高级法庭助理。在1933年到1934年间,他还是莱因州Sinzig地方法院的高级律师。

1933年5月施伦堡刚毕业就参加了党卫队组织。1934年晋升为党卫队二级突击小队长,负责给下属成员作宣传教导工作。在一次给部下做演讲中,施伦堡遇上一个保安处(SD)警官,在他的游说下加入了保安处,成为保安处荣誉成员(ehrenamtlicher Mitarbeiter ),并被调到法兰克福保安处工作。1936年他被重新调回柏林的保安局总部担任法律助理,在那里很快他认识了当时的中央保安局(RSHA)局长莱因哈特·海德里希。1939年10月他被海德里希调入中央保安局四处E科( Gruppenleiter IV E ,该科负责反间谍工作)担任副科长,军衔晋升为党卫队二级突击大队长,专门负责侦破地下抵抗组织

1938年5月22日,施伦堡与一位叫Käthe Kortekampf 的姑娘结婚。但在1940年两人又离了婚。1939年9月,德军入侵波兰期间,他又担任了保安警察与陆军总部(OKH)的联络官。

1939年11月施伦堡指挥并主导了“维尼罗行动”。施伦堡希望在这次行动中能够摸清他所羡慕的英国情报机关的工作方法,并摸清荷英两国情报机关如何合作,以及外国同德国国内反对派的联系。开始施伦堡装扮成最高统帅部运输部门的夏梅尔上尉,夹着单片眼镜,通过内应的介绍去给英国人送事先准备好的假材料。10月21日这天,施伦堡在荷兰境内与英国谍报局驻荷兰代表潘恩.贝斯特上尉会面。这个英国人开车将他送到荷兰城市阿纳姆,与两个英国谍报机关成员会见。这两个人一个是英国谍报官斯蒂芬斯少校,另一个自称科佩尔实际上是荷兰参谋本部军官克洛普。三个人与施伦堡会谈后非常满意,因为施伦堡自称是一位计划政变并除掉希特勒的将军的亲信。在10月30日第二次商谈时,克洛普以误会为由将施伦堡稍事扣留,并趁机查看其护照。确信无疑后英国人甚至交给他一部收发报机用来联络。在此期间,贝斯特和斯蒂芬斯暴露出自己确系掌握了重要情报。于是保安局局长海德里希决定把这两人绑架到德国来。于是保安处派出一个突击队待命行动,而施伦堡也和两个英国谍报官约定于11月9日下午在荷兰边境的维尼罗镇上会晤。11月9日下午3时,施伦堡在紧挨边境的一个咖啡馆门口假装迎接英国人的汽车。当两个英国特工一走出来,突击队的敞蓬汽车就冲过来。不等英国人反应,突击队就开火射击,并上前将其活捉。陪同英国人前来的荷兰军官克洛普也负伤被俘。施伦堡带领突击队将三人一起押上汽车扬长而去,至此“维尼罗行动”成功结束。事后施伦堡由希特勒亲自授予一级铁十字勋章

* 1940年他受命拟订一个名单,这个名单里记录了在打败英国后要逮捕的2300名英国知名人士。施伦堡还组织了很多其他秘密行动,不惜一切手段搜集情报,甚至在一家柏林的*院里安装窃听器以监听光顾者的谈话

* 1940年施伦堡被派遣到葡萄牙去策划一项著名的行动:绑架英国温莎公爵夫妇,并尽力劝说他们为德国服务。但行动最终失败,他们所付出的回报仅仅是耽搁了公爵夫妇的行李数小时。值得一提的是,在行动中施伦堡突然食物中毒。事后有证据证明他被英国特工人员下了毒。这一年6月12日,他被提升为中央保安局四处E科科长

* 1941年5月底,施伦堡陪同中央保安局局长海德里希,与陆军军需总监瓦格纳将军进行了短时间的会谈,并在最高统帅部(OKW),陆军总司令部(OKH) 和中央保安局(RSHA)关于“特别行动队”(Einsatzgruppen )在东线的投入达成一项协议。施伦堡清楚地了解到,协议里规定,“特别行动队”必须不惜一切手段保证东线作战部队的后方安全。此外,每个集团军都配备了一支直属“特别行动队”,并直接受集团军司令指挥。“特别行动队”是一种流动武装警察部队,由保安警察、保安处和盖世太保组成,用来进攻和处决被占领国的敌人。众所周知,这些“特别行动队”在正规军的后方制造了无数的“万人坑”。施伦堡本人从未参加和指挥过这样的部队,但是他知道这些事情发生的非常普遍。据他的回忆,特别行动队A 支队的指挥官斯塔赫莱克(Stahlecker)曾经交给保安六处一份报告(文件号OUSCC L-180),里面详细记录了该部处决的犹太人和其他平民的数目。这种行动自1941年秋季就开始了。就连施伦堡也曾经收到邀请去指挥这样一支部队,但他巧妙地回绝了。

* 1941年6月,施伦堡被任命为保安处反谍部门负责人,并调入中央保安局六处(AMT VI),晋升为党卫队一级突击大队长。1942年7月,他正式成为中央保安局六处处长(该处负责国外军事情报工作),晋升旗队长。1942年11月,施伦堡指挥破获了当时著名的苏联间谍组织“红色歌唱团”(Red Orchestra)。这个组织从1940年5月直到被破获时一共向莫斯科成功发送了1500份情报。在这次侦破行动中盖世太保一共逮捕了200多名抵抗成员,其中143人被处决或死于集中营,只有65人幸存。1944年6月,施伦堡晋升至党卫队旅队长。7月20日后,由于刺杀希特勒计划失败,原隶属国防部的军事谍报局(Abwehr,局长为密谋集团人员卡纳里斯海军上将。在施伦堡战后的回忆录中称,卡纳里斯一直是他的朋友)被撤消。这样一来,全德国的情报机构包括前国防军谍报局全部并入施伦堡所指挥的国外情报局。施伦堡在保安局里的位置仅次于中央保安局局长卡尔登布鲁纳(Kaltenbrunner ,1943年1月30日接替被刺杀的海德里希)。

1943年10月底,施伦堡受希姆莱之命和前瑞士总统穆西 会谈,穆西之前和希姆莱商谈了要求释放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犹太人的问题。但是希姆莱犹豫不决,结果没有达到任何基本共识。这时施伦堡出面和穆西谈判,并承诺从中周旋争取得到保安局同意释放少量犹太人。为此施伦堡找到保安局四处的处长即盖世太保头目缪勒(Heinrich Mueller),希望他能够释放部分在押人员。缪勒虽然拒绝了这个要求,但还是给他行了方便。施伦堡得以和被关押的有关人员接触,并对他们的生活条件进行了一些改善。在1944年1月12日施伦堡安排了希姆莱第二次与穆西会谈。这一次希姆莱终于有些动心了,他希望通过释放部分犹太人来改变世界对德国的敌对态度,也希望通过这种办法来筹集必要的资金。施伦堡还是成功劝说他把这笔资金转交给了国际红十字会。但是在2月一切就将成行时,希特勒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他命令卡尔登布鲁纳禁止一切犹太人或美英战俘通往瑞士,并威胁所有敢于协助此事的人都将被处死。施伦堡陪同穆西再次找到希姆莱希望挽回局势。施伦堡还特地通知了负责集中营事务的最高长官伯格尔(Berger)。伯格尔得到命令后扣下了大量希特勒的命令,据说这一行动拯救了上千人的生命。尽管施伦堡极力劝说,但是希姆莱却始终没有勇气再去和希特勒谈及此事。为此施伦堡又找到卡尔登布隆纳求助,但遭到了拒绝。

1944年4月7日,施伦堡再次受希姆莱之命联系了穆西,向他转告希姆莱希望能同盟军艾森豪威尔将军联系,还告之关于迁移集中营人员的命令(此项命令如果成行,被迁徙囚犯几乎无生还希望)已经被希姆莱撤消。三天后穆西回电说华盛顿方面已经收到消息并且做出积极的回应。穆西先生为此专门前往德国,在希姆莱允许下他希望能从布赫瓦尔德集中营带出一部分犹太人。但在那里他受到了集中营长官的冷遇,于4月10日返回柏林,并陈述他在那里目睹的恐怖景象。施伦堡目睹了这些过程,据他的描述,由于卡尔登布隆纳的影响,希姆莱已经失去了希特勒的信任。施伦堡还是打电话给希姆莱希望再做努力,得知卡尔登布隆纳越过希姆莱下达了与其意愿背道而驰的命令。最后在施伦堡极力劝说下,希姆莱还是直接插手挽回了卡尔登布鲁纳的灾难性的命令。

1945年3月,施伦堡与国际红十字会首脑布克哈特博士(Dr. Burkhardt)会晤并商谈了关于被扣押的人质的问题。随后施伦堡在卡尔登布鲁纳和希姆莱之间不断做努力,转达布克哈特博士希望有条件交换被扣押人员的意见。卡尔登布鲁纳开始体面地做出一些回应,但随后逐渐将施伦堡排除在相关谈判之外,因为他不再想听到施伦堡转达布克哈特博士关于此事的进一步要求。施伦堡随后又在希姆莱那里做工作,但也没有成功。最终施伦堡转告了在瑞士的布克哈特博士谈判无法再进行下去。

在战争即将结束的前夕,施伦堡还曾劝说希姆莱通过瑞典皇家成员,时任瑞典红十字会会长的贝纳多特伯爵与盟军谈判,想挽救失败的命运。他自己甚至于1945年4月单独前往斯德哥尔摩安排两人会面。如果看过苏联电视连续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的朋友们一定会很熟悉这一段情节,剧中的男主角苏联特工施季里茨的任务就是侦察希姆莱和西方谈判的内幕,而他的顶头上司正是中央保安局六处处长施伦堡。最终谈判失败。1945年6月在丹麦安排好投降事宜的施伦堡被盟军逮捕

* 在战后纽伦堡审判中,施伦堡出庭作为证人指控包括卡尔登布鲁纳在内的其他纳粹战犯,1949年他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成为同级别纳粹战犯中受到处罚最轻微的人,这主要也是归功于他在战争的最后岁月里尽最大努力解救集中营囚犯的生命。

施伦堡在监狱里他撰写了他的回忆录 《迷宫》(The Labyrinth)。这样他也成为了唯一撰写纳粹高层内幕的前盖世太保。在回忆录中他检讨第三帝国对谍报工作缺乏足够的重视,在谍报工作方面没有建立起一套高效率的制度。他对英国情报机构的高效率向来非常羡慕,认为德国情报机构和英国相比根本差距不在于人员的能力,而在于缺乏一种历史沉淀的综合经验。在他的眼里英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情报机构,而他们还帮助美国建立了同样优秀的中央情报局。施伦堡对德国谍报机构的评价是“各机关重叠混乱,造成重复,浪费,低效率和人员之间相互猜忌。结果导致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严重缺乏”。施伦堡刚到任就注意到该问题的严重性,并着手改进其中的缺陷,而这些缺陷是以前别人所不愿意改善的。他希望能在各谍报部门之间建立起一个“分立而又集中”的模式,并在他和当时的保安局长海德里希监督下来加强管理。但是据他说述,由于官僚政治的影响严重,该项改革未能得以执行

* 在自我评价方面,施伦堡一直自认为是当时最杰出的间谍大亨。的确,施伦堡成功地将各种不同的谍报人员的训练与实践结合起来,并建立起一套非常高效率的工作程序。他所指挥的情报机关(即保安局六处)也是战时最先进的谍报机构之一。他始终断定如果德国谍报机构如果运行得更合理更高效率些,完全有能够赢得战争。但他没想到的是,由于密码被破获,绝大多数潜伏在英国的德国间谍都被逮捕,并转而为英国情报机构服务。

1950年瓦尔特·施伦堡因肝病恶化被提前释放,出狱后移居意大利。1952 年3月21日,42岁的施伦堡病逝于意大利都灵。

;附

沃尔特·施伦堡对帝国保安总局各处的大致描述

一处:负责人事组织事务,所有文件都必须递交卡尔登布隆纳局长批示。

二处:主管行政和财务,因此卡尔登布隆纳对这里比较重视。他特地安排了自己的一个老朋友,Spacil担任处长。由于Spacil和卡尔登布隆纳的私人关系密切,再加上其身材矮小,被其他各处处长讥笑为“卡尔登布隆纳的出纳员”。

三处:负责整理关于德国内政的报告。所有报告都必须上交,卡尔登布隆纳根据这些报告做出必要的调整。三处的处长奥伦多夫(Ohlendorf)协助他完成这些工作。最初卡尔登布隆纳打算调走奥伦多夫,但到了1943年底还是认可和信任了奥伦多夫的能力,并留下了他。

四处:负责考察和反对敌人,等于盖世太保.处长海因里希·缪勒(Heinrich Mueller)在具体措施执行上有很强的独立思考能力。这也起因于他原先是盖世太保头目,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我(施伦堡)就多次听到缪勒在每周的例行会议结束后就四处的很多事宜和卡尔登布隆纳商讨。本来卡尔登布隆纳是很疏远他的,但是从1943年末起他们就像朋友一般形影不离。

五处:处理非政治性质的刑事案件。卡尔登布隆纳只对党内的腐败案件比较重视

六处:管理国外军事情报文件(处长即 施伦堡)。卡尔登布隆纳经常直接插手六处的事务。所有六处的重要文件都要直接送到卡尔登布隆纳的办公室,每三到四天我(施伦堡)都要和他一起研究这些文件。

七处:主要负责世界观的研究和评价。该处规模很小且不受重视,1942年才成立,无外勤组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