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市场风险正慢慢走来

大蟒蛇 收藏 0 37

▲吴晓求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面对面

种种迹象表明,大股东操纵市场的行为非常严重

吴晓求:

如果老百姓还是把钱存入银行,他们就很难富裕起来,因为效率太低了……我们选择的金融资产一定要在一个风险和效益都比较高的层面上来匹配,这样才能走向现代化。

5·30之后的迷惘期,吴晓求的言论成为很多股民支持下去的动力。他以"印花税应当单边征收"和"4000点估值合理"力挺中国股市。可以说他一直在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千万不能错失大好的发展机遇而鼓与呼。

面对本报记者,吴晓求特别强调监管和市场的透明度,他说监管一定要从简单的、调控市场指数的监管过渡到优化市场环境理念中来。他认为,过去我国市场上收益明显大于风险。当前这个时候,除了特殊的一些结构性因素之外,想获取两年来那种超额的投资收益已不复存在,市场平均利润时代已经到来,风险正慢慢走来。

政府最重要的是保持政策的连续性

记者:5500点了,散户们已经焦虑很久了,感觉暗潮涌动,您怎么看目前的市场?

吴晓求:暗潮涌动吗?这暗潮是指目前红筹回归、加强对重组并购的监管等一系列政策吗?我怎么没觉得。我认为国家在发展资本市场的宏观上不会有大的改变,目前的情况应该说管理层的调控重心从抑制需求转向优化供给为重点,比如说以前调高印花税这就是一种抑制需求的表现,现在加快红筹回归的步伐、央企的资产注入、定向增发等等都是优化供给的方式,这种转变是非常正确的。

记者:那您觉得会再出现5·30吗?

吴晓求:调整是正常的,但不会再出现5·30这种人为干预的调整,而是按照市场规律进行的调整。政府最重要的是保持政策的连续性,才更有利于市场的发展。

记者:市场上目前流传要把国有股的10%划拨给社保基金,这也是国有股减持的一种方式,您怎么看这个措施?

吴晓求: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划拨给社保基金,社保基金将来卖了之后,还是要投资股票的,要比国有股最终进入国家财政好。

大股东减持必须有个事先披露制

记者:现在的A股市场,您觉得健康吗?

吴晓求:市场健不健康,我认为要避开指数来谈,而是从市场的透明度来看。目前,有三种市场行为我们要严格监管,一个是披露虚假信息的行为,包括信息的泄露。第二,是否存在普遍的严重的操控市场的行为,这也是我们要十分关注的,目前操纵市场的机制发生了变化,股权分置的时代,操纵市场需要两类人勾结在一起才能操纵市场,一个是大股东或说高管,还有流通股的庄家,他们相互勾结,一个利用信息优势一个利用资金优势相互交易。现在一个人就能操纵市场,对这个我有很严重的忧虑,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大股东操纵市场的行为非常严重。第三,内幕交易,我认为内幕交易还是很多,我直观感觉,它还在广泛地存在。这三类行为如果广泛存在,这个市场就极其不健康,如果这三种行为大幅度减少,虽然指数每天再创新高,那我觉得还是很健康。

现在还出现一种需要警惕的东西,就是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我们的增发价格偏低,锁定期偏短,这种增发是有问题的,这种增发成为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套利的工具,而且实际控制人可以通过这个谋取不当得利,增发可以,但应该对价格进行规定。

记者:您刚才说大股东可能操纵股价?

吴晓求:有这种可能,从机制上讲有可能,这个机制本身就有大股东操纵股价的动力。

记者:那怎么来避免这种操纵的可能呢?

吴晓求:大股东买卖股票,我认为应该实行一种"慢走规则",就是你减持必须有个事先披露制度,不能说你卖偷偷摸摸地卖,应该事先告示。

越来越多的人持有股票,这是个基本趋势

记者:越来越多人把他的积蓄拿出来投资股市,这种趋势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吴晓求:第一,我们可以利用目前这种比较好的环境来扩大市场规模,让那些海外上市的大型蓝筹股快些回归A股。第二,利用这样的环境,可以改善资本市场的结构,可以加快发展债券市场,特别是公司债,因为中国的公司债市场是不发达的。现在的环境是具备大力发展债券市场的条件的。

第三,中国居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调整资产结构,过去90%以上的居民都是存款,现在转向居民存款与债券、基金、股票,这些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金融资产并存,提高这些市场化程度高的金融资产的比例,这是一个国家金融体系市场化改革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有利于居民的金融资产的增值,也有利于全社会金融风险的分散。

记者:对居民来说,这种转变刚刚开始,您有没有一些建议?

吴晓求:我建议对市场不了解的人不要孤注一掷,可以适当拿一部分资产买基金和股票。我认为需要资产多元化。

"全民炒股"是个贬义词,它的提法本身容易使人对这种情况厌恶。但越来越多的人持有股票,这是个基本趋势。如果现在的老百姓还是把钱存入银行,他们就很难富裕起来,因为效率太低了,对全社会和存款人来说都是一个低效的方式,我们选择的金融资产一定要在一个风险和效益都比较高的层面上来匹配,而不是在都低的层面上匹配,这样才能走向现代化。

吴晓求简历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他反复强调,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爱护年轻的中国资本市场,要在发展中求改革,而不是无视已有的改革成果,推倒一切。这一系列言论受到了监管部门和市场投资者的高度赞赏。

同题小调查

问:同意今年牛市的说法吗?不同意能用一句话概括吗?

答:我很少用牛市这个词,这么长时间一概都没有用,因为这个词对我来说是不适用的,我一般用市场发展。

问:您觉得中国股市目前与其他市场相比处于怎样一个阶段,有没有可以类比的?

答:它处在一个成长期--规范期的初期,市场应该走向成熟化。中国股市没有可以类比的,因为中国市场的经济体和其他的不一样。

问:如果有因素影响中国股市的根本方向,您认为是什么?

答:两个因素,它们是或者的关系,一个是从宏观层面看,我们从战略方面出现重大的失误;还有就是上市公司的包括虚假陈述、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在内的严重违背市场透明度的行为没有得到有效遏制,这也会影响到方向。

问:一般多久看次大盘?

答:如果有空我还是会看的,研究一下它的结构性变化。但是不可能每天都看。

问:最想对股民说什么?

答:不要让投资成为贪婪,投资本来是件快乐的事。

11月前股指期货

推出的可能性非常小

记者:从提高印花税以来,各个部门出台了很多政策,如特别国债,查银行金融资金违规进入股市,再比如说外汇投资公司的成立和运作,以及发行公司债,提高利率,降低利息税等等,这些政策纷至沓来,很多投资者搞不清楚其背后的含义,您能帮投资者理一下吗?

吴晓求:有的政策是针对宏观经济过热的,比如,提高利率,通过它使经济增速慢点,物价低一点,但是能不能达到这个作用,我本来也存在疑虑。比如是否能降低物价,这涉及我国的物价上涨是需求拉动型的还是成本推动型的,如果是需求拉动型的,控制流动性就能起到一定作用,包括提高利率。实际上,这次通胀主要属成本推动型,而不是由一些食品价格上涨引起的结构性通胀。加息会抑制需求,但现在供求没有问题,除了极少数产品,所以通过加息效果不会很明显。

降低利息税,目的很复杂,其一是公平性,使所有的金融投资者,无论是存款的还是买股票的,都保持公平性,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是赞成的,其二是针对相对过热的股票市场。

另外,特别国债,是针对市场上出现的流动性严重过剩的局面,在目前汇率水平下,人们要通过汇率来套利,外汇储备的增长速度很快,加大了市场流动性,需要发行特别国债,把流动性作进一步收缩,还可以改善外汇储备资产的投资结构,提高应用效率。

记者:关于港股直通车您怎么看?

吴晓求:我对港股直通车的评价不是很积极,我不知道这个直通车的目的是什么,H股现在是历史新高,港股直通车只能是输入风险。

记者:长江电力发行了公司债,散户应该参与吗?

吴晓求:公司债是稳健型的,收益不算太高,主要是针对机构投资者、金融机构等投资的,散户还是买基金比较合适。

记者:能预测一下股指期货的推出时间吗,这将给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吴晓求:股指期货什么时候都可以出来,我个人认为会在****后出现。在投机者看来它是个投机的极好工具,在投资者看来它是个锁定风险的套利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后推行可能更恰当一些。所以今年11月前推出的可能性非常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