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力量极限达不到台湾

crxf11266 收藏 7 135
导读:控制范围并不一定就是有效控制范围。历史的经验表明:美国对北太平洋的有效控制范围达不到包含台湾岛在内的东经125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控制范围并不一定就是有效控制范围。历史的经验表明:美国对北太平洋的有效控制范围达不到包含台湾岛在内的东经125度。


在审视台湾问题的时候,一个我们不能回避的问题就是美国的介入。因此,我们有必要对美国在太平洋上的战略底线和极限做一番分析。正如昨天日本对太平洋的制海权是从俄国、英国、西班牙及德国手中经过血战获得的一样,今天美国对太平洋的制海权是与日本人血战后的结果。


太平洋战争是美国动用全部国家资源与日本进行的总体战争,但其成功的条件是,中国将几乎是日本的全部陆军主力牵制在中国大陆;苏联于1945年出兵东北;而美国动用了几乎是全部国家力量。另一方面,美国在失去中国、苏联支持的条件下,在打败日本后却输掉了朝鲜和越南战争。如果联系到20世纪初美国塔夫脱政府插手中国东北,却被日俄联合逐出东北亚的历史教训,这一赢一败也就大体可以划出美国在北太平洋海区的国力可达到的有效发挥和控制的范围。


可以说,东经120度是美国力所不及的极限,东经130度至180度之间则是北太平洋东西两岸国家制海权将要长期磨合的海域,而太平洋西东分界线即180度经线以东则是美国可以也可能动用全部国家资源维护的安全底线。之所以这么说,是基于一百多年中发生于太平洋西东两面的美国两次败北于东北亚,日本两次败北于夏威夷的历史经验。我们知道,1898年美国在日本政府抗议中,兼并了被日本人视为东部安全重要战略屏障的夏威夷。1899年,美国实现对萨摩亚群岛的瓜分,从而拉起了东经180度从阿留申群岛经夏威夷到萨摩亚群岛的东太平洋的防御链条。而1941年12月日本再次向珍珠港发起攻击,随后迅速将其制海权推进到国际日期变更线(东经180度)触及美国的战略底线。1942年6月中途岛日本战败,此后日本一路败北,至1945年太平洋制海权又全部转入美国之手,也就是说美国的海上控制范围又反伸展至东经125度的琉球群岛一线。


然而,控制范围并不一定就是有效控制范围。恰如上述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的对北太平洋的有效控制范围达不到包含台湾岛在内的东经125度。


在太平洋地区,没有一个大国有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大国作对的资源。美国没有,日本没有,中国也没有。


20世纪上半叶,美国与中国合作打败日本并赢得太平洋战争胜利的历史,我们可以从另一面得到启示,即在太平洋地区,没有一个大国有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大国作对的资源。美国没有,日本没有,中国也没有。


这就意味着,只要中国版图不被分裂,中国能够与亚太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大国保持良好的关系,美国对台的所谓“共同防御”,在中国统一台海两岸的原则面前,只不过是用于充饥的画饼而已。


研究20世纪50年代初和60年代美国在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中的屡屡失败,以及尼克松及其后来美国各届政府外交成功的历史经验,如果再联系目前小布什政府在中东的失败,我们就可以从其中找到一个带有规律性的线索,那就是不管美国每届政府制定西太平洋战略的逻辑如何严密,论证如何有力,但实际上美国根本就没有支撑在这一地区打赢一场区域性战争的资源,而没有军事解决能力的外交战略,是不可能被落实的战略。


1997年以来美国五角大楼反复提出的美国要有“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的能力的安全防务目标,以及2001年小布什提出的“不惜一切代价协防台湾”的承诺是没有历史经验支持的一厢情愿和大而无当的战略臆想。而恰恰就是这样一个臆想却被21世纪初的美国政界列入可以实施的国家战略,并使美国在中东地区再次经历“越战”式的灾难。而这些灾难如从认识论上分析,其错误根源都产生于美国人将思想上的战略边界与实际资源可支持的战略边界混为一谈,而美国人这种脱离实际的形而上学思维,在“麦卡锡主义”和今天美国人以反恐划线的认识固化下,极难得到调整,最终在实践上演变为一场场带有血腥味的国家闹剧。


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正好相反,美国无论如何也不会为“保卫台湾”动用大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资源,当然美国也就不会在“保卫台湾”的军事行动中获得比朝战和越战更好的结果。美国对华种种打压失败的结果表明,美国对包括台湾在内的西太平洋的军事控制能力实际上是十分有限的,如果没有高超的政治和外交能力弥补,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面临“台海困境”是必然的。目前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强硬承诺,其实只是“纸老虎”式的讹诈。


未来如果美国再次封锁中国,那他们的封锁将会更有利于中国和谐社会的建立。从这个角度看,利用资源制约中国的做法,其作用不仅有限而且与美国的愿望恰好相反。


我们知道,政治干涉的有效范围基于军事干涉的有效范围。也就是说,在军事力量不及之处,政治力量就会苍白无力。1945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明白这个道理,以雅尔塔秘密条约作交换条件将出兵东北亚的活交给斯大林,结果赢得了太平洋战争。而接任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杜鲁门总统与塔夫脱一样,也不认这个理,结果被中国打得没有颜面且一无所得。


与许多美国人一样,许多中国人从朝鲜战争中看到了中国人民的扬眉吐气,却少有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看出更多的东西。其实这两场战争反映的不光是中国人的尊严,它还测出了美国的可达到的有效实力边界。在中国的附近,美国并没有一些人鼓吹的那么可怕。正如基辛格所说,朝鲜战争暴露出遏制理论的力量与限制。朝鲜半岛是个试金石,可以判断彼时正在形成的两大对立势力范围的分界线何在。但是美国人却有全然不同的认知,它把朝鲜战争视为正邪之战,是代表自由世界而战。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是中国拥有洲际主体大陆板块及漫长的大陆海岸线,这本身就是巨大的海上天然“航母”的条件。不仅如此,中国地处亚洲中心位置,拥有的亚洲大陆主体板块和漫长的陆地边界线,同14国接壤;东部和南部大陆海岸线1.8万多公里,与8国海上相邻。这样的地理条件有比较强的抵御经济封锁的能力。经济封锁只对弹丸之国有效。20世纪50年代美国对华禁运的“巴特尔法”及90年代初的对华经济封锁对中国根本没有达到目标,最终都成了一堆废纸。中国地缘政治的特点是西接资源(石油天然气)东接财源,中国油气管道已于新世纪由西直通中国东部沿海,看看美国人自己的档案文件,就知道未来西方对华不管是石油封锁还是金融封锁是连他们自己也不会相信的空话。上世纪50年代,美国的经济封锁使中国获得了完成现代化建设必需的所有制改造的机会,未来如果美国再次封锁中国,那他们的封锁将会更有利于中国和谐社会的建立。从这个角度看,利用资源制约中国的做法,其作用不仅有限而且与美国的愿望恰好相反。综上所述,台湾问题完全掌握在中国人手里,台湾回归祖国,是谁也阻挡不了的历史必然。因此,中美在太平洋上的战略博弈过程,本质上是一个在雅尔塔和平体系中的磨合过程,而不是绝对冲突的过程,是一个需要美国对中国西太平洋的利益有一个起码承认的过程。承认中国西太平洋利益的核心是接受中国统一台湾。台湾回归之后的中美关系,应当更多的是战略合作关系。



(人民网-《环球时报》 作者张文木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