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英雄志, 抗日战争首位战死将军

影子冷锋 收藏 3 2073
导读:佟麟阁(1892——1937),原名凌阁,字捷三,河北高阳人。1912年入冯玉祥部,曾任营、团、旅、师长等职。1927年驻军天水,任陇南镇守使。1929年1月编遣会议后,任整编第十一师师长。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任新编第一军军长兼第二十七师师长,参加反蒋阵线。1933年任察哈尔省警务处处长兼张家口公安局局长。不久宋哲元部调往冀东集结,委托佟代理察哈尔省主席。1935年5月抗日同盟军成立后,任第一军军长,代理察哈尔省主席。抗日同盟军解散后不久,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驻北平南苑。后代理第二十九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佟麟阁(1892——1937),原名凌阁,字捷三,河北高阳人。1912年入冯玉祥部,曾任营、团、旅、师长等职。1927年驻军天水,任陇南镇守使。1929年1月编遣会议后,任整编第十一师师长。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任新编第一军军长兼第二十七师师长,参加反蒋阵线。1933年任察哈尔省警务处处长兼张家口公安局局长。不久宋哲元部调往冀东集结,委托佟代理察哈尔省主席。1935年5月抗日同盟军成立后,任第一军军长,代理察哈尔省主席。抗日同盟军解散后不久,任第二十九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驻北平南苑。后代理第二十九军军务。七七事变后,坚决率部抵抗日军。1937年7月28日在坚守南苑、抗击日军的激战中,壮烈殉国。

1、投身抗日同盟军


1930年,在中原大战以后,冯玉祥残部被蒋介石收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军,宋哲元为军长,佟麟阁为副军长。但是,佟麟阁并没有到任,而是追随冯玉祥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以求回避世俗的纷扰。佟麟阁陪着冯玉祥读书练字,打猎种地,闲暇之时则和冯玉祥一起探讨政治斗争的经验教训,分析时局的发展。在此过程中,他阅读了一些进步书刊,结识了包括共产党员在内的许多进步人士,并从中受到很大启发。


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和东北三省的沦陷,极大地震惊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全国舆论哗然,要求抗日救国的呼声高涨。在此民族存亡关头,佟麟阁和冯玉祥都很快作出了反应,放弃了隐居清静、读书论道的生活。9月23日,冯玉祥发表通电,谴责蒋介石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批评其幻想单纯依靠“国际联盟”来解决问题的政策。佟麟阁随即也离开隐居之地,回到二十九军驻地,协助宋哲元训练军队,提高军队战斗素质,以应时变。


1932年8月,国民党南京政府任命宋哲元为察哈尔省主席,佟麟阁随二十九军入察,驻扎在张家口,察省事务实际由佟麟阁负责。1933年1月3日,山海关被日军占领后,热河危在旦夕,平津地区受到威胁。主持北平军政的张学良,急忙调二十九军抵平,驻守同州、三河、玉田、蓟县一带,这时,宋哲元军长随军来到前线,委托副军长佟麟阁兼任察哈尔省警备司令,暂时代理察哈尔省主席之职。2月下旬,日军侵占热河后,向长城一带进攻,二十九军被急忙调到长城一线抗击敌人,在喜峰口,二十九军将士利用熟悉地形,并依靠大刀,采取奇袭战术,狠狠地打击了敌人,取得了喜峰口战役的胜利,二十九军赢得了“抗日英雄部队”的称号。留守张家口的佟麟阁在后方积极备战,维持局势,有力地支援了前方。


在日军图谋大举进逼华北地区的时候,冯玉祥将军由泰山来到张家口,冯玉祥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毅然决定组建抗日同盟军。佟麟阁和冯玉祥一样主张抗日,于是他积极支持冯玉祥,共同筹划组织抗日同盟军事宜。在一次商议中,佟麟阁将军挥毫书写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出塞》诗:“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表达了他抵抗日军侵略的决心。


1933年5月26日,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在张家口成立。冯玉祥担任总司令,佟麟阁代理察哈尔省主席,并担任同盟军第一军军长。28日,佟麟阁与吉鸿昌等14名抗日将领在张家口联名通电,表示响应冯玉祥号召,率部进行抗日。6月15日,同盟军在张家口召开第一次军民代表大会,佟麟阁被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常委。


抗日同盟军成立后,积极投入到抗日战争的洪流之中,取得了一系列对日作战的胜利。在战斗中,佟麟阁表现了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在与冯玉祥的合作中,他们两人相处十分融洽。有一次冯玉祥到张家口视察,突然说要在佟麟阁家里吃饭,佟麟阁的夫人彭静智不知如何招待是好。佟麟阁则对夫人说:“你就用小米饭、窝窝头,外加大萝卜咸菜招待。”夫人按照佟麟阁准备了非常简朴的饭菜。当冯玉祥啃着窝窝头,吃着咸菜,津津有味地夸奖佟麟阁:“你不愧是我的部下,做了官还没有丢农民的本色。”


抗日同盟军的成立,成为日寇推行“华北特殊化”和政府对日妥协政策的严重障碍,因此他们绝不允许抗日同盟军的存在。在日寇的威逼和蒋介石政府采取的分化瓦解手段下,抗日同盟军只存在2个月就于8月上旬宣布解散,冯玉祥再次退隐泰山。佟麟阁面对山河破碎,深感抗日壮志未酬,只好携带家眷来到北平香山別墅隐居起。在这期间,他漫步古刹林间。为了消除愁绪,他阅读圣经教义,然而在那里找不到报国之术,他怅然地对十字架感叹道:“我对你如此,你对我如何?”然而,作为一个爱国军人,在隐居期间,他仍然密切关注华北地区的局势发展。


“何梅协定”签订后,北平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宋哲元被任命为委员长,以维护错综复杂的华北局面。由于宋哲元处于矛盾的焦点,各种事务十分棘手,因此急需一位文武双全的干才辅助。这样一来,在宋哲元、冯治安、张自忠、赵登禹等的邀请下,1936年春,佟麟阁在二女儿佟雅侬的陪伴下,离开香山前往北平,回任二十九军副军长,兼任抗日训练团团长。此时,正值一二九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华北地区掀起了抗日爱国的运动热潮,“不愿做亡国奴”、“拥护二十九军保卫华北”的呼声响彻北平城,佟麟阁很受鼓舞。


佟麟阁到任后,驻扎在南苑,尽心尽责地训练军队。在训练团成立大会上,佟麟阁头戴军帽,腰扎皮带,佩戴着手枪,足蹬马靴,显得英姿勃勃,他对部下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他说:日军不断侵略我国,是我们的仇敌。抗日报国是军人的天职,也是全国每个人的责任。二十九军是个赞成抗日的部队,当国家和民族处于危难之际,当日寇向我发起进攻的时候,我们守土有责,义无反顾。喜峰口战役我们挫伤了敌人,使全国父老兄弟姐妹们都对我军寄予厚望,所以二十九军举办抗日军事训练团,希望大家积极进行军事训练,增强杀敌本领,抗击日军,为国家出力。一旦日寇把战争强加于我们头上,我们立即反击。我个人和大家一道,拿起武器,奋勇杀敌,为民族的生存而战斗,为国家的荣誉而献身!他的演讲极大地鼓舞了战士们的抗日斗志。


1937年7月7日深夜11时许,驻扎在丰台的日军清水节郎中队来到卢沟桥附近中国驻军第二十九军的防区内进行军事演习。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无理提出要进入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当即予以严词拒绝,日军遂对卢沟桥的中国守军和宛平县城发动了蓄谋已久的炮击。中国守军忍无可忍,奋起抵抗,对来犯之敌给予了坚决的回击。中华民族全民族的抗战从此开始了。


当时,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不在北平,二十九军的一切行动都由副军长佟麟阁指挥。他立即召集各师师长冯冶安、张自忠、赵登禹、刘汝明商议,大家情绪激昂,纷纷请战。佟麟阁分析了北平面临的局势,勉励大家做好为国捐躯的准备。他说:“中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马革裹尸,以死报国。”这些爱国将领们在佟麟阁的感召下,紧紧地挽起了手,决心生死与共,誓与卢沟桥共存亡。于是一道掷地有声的命令下达到了二十九军所属各部队:“立即还击,卢沟桥宛平城就是你们的墓地,要与城池共存亡。”二十九军将士们被压抑了多年的抗日激情像被打开了一道闸门,陡地喷发出来了。


7月7日激战,击退日军多次进攻,卢沟桥宛平城固若金汤。8日中午前后,日军集中炮火,两次向卢沟桥猛轰,并出动战车,夺取了卢沟桥车站。不久又从永定河东岸向西岸发起冲锋,企图攻占卢沟桥控制京汉铁路。三十七师一一O旅二十九团第三营的一排守军,英勇奋战,全排壮烈牺牲。守在宛平城南门的连长怒不可遏,立即派出一排敢死队手持大刀冲向敌人,两军相遇,敢死队锐不可挡,刀光闪烁,敌人血肉横飞。日军被这样不怕死的对手震慑了,一个个狼狈逃窜,卢沟桥失而复得。


从7月8日到10日,卢沟桥畔杀声不绝。大王庙前,二十九军战士高呼:“宁为战死鬼,不做亡国奴!”他们发挥近战拼杀的威力,与日军反复争夺阵地,大王庙三失三得,战况空前激烈,日军中队长一木清直在大王庙被我军斩杀,二十九军金振中营长身负重伤。永定河岸,烽烟滚滚,日军蜂拥而至,潜伏河边的二十九军大刀队突然跃出,与敌殊死拼杀,日军纷纷败退。


7月11日,日本政府决定向华北增乓,战事扩大。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讲话,正式表示:“战端一开,则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皆有抗战守土之责。”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北平的战云越来越浓。宋哲元从山东回来后对形势的了解不是很清楚,举棋不定,使本来就严峻的局面变得更加严峻了。日本军部已下定决心对华作战,山杉元向日本天皇夸下‘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海口。大批日军沿铁路和长城向平津集中。


至7月26日,侵华日军已增至10万之多。廊坊失守,同时驻丰台的日军企图进入北平广安门,遭到二十九军猛烈阻击,日军头目樱井被击毙。


7月27日,日军铃木旅团、酒井机械化旅团在30余架飞机及一个炮兵联队援助下,向北苑、黄寺、沙河发动攻击。


日军通过假和谈争取了时间,完成了对平津的战略包围,一场大战势不可免了。佟麟阁终日在前线奔走,他知道自己据守的南苑是天津到北平间的屏障,一旦南苑失守,古都北平就暴露无遗。他多次请宋哲元迅速调兵增援南苑。27日,宋哲元终于丢掉一切幻想,决心与日军决一死战,命赵登禹为南苑军事总指挥与佟麟阁共同安排南苑保卫战大计。忧心忡忡的佟麟阁终于舒出了一口气。他与赵登禹是多年生死与共的老战友,当年赵登禹在西安投军,佟麟阁是他入伍后的第一个连长,以后长期合作,出生入死,建立了兄弟般的友谊。赵登禹的出现,使他感到放心,但当他知道赵统率的一三二师主力尚在赴平的路上,而且先头部队已在团河被日军阻挡的消息后,心中不免一沉,他暗自思忖:“为国杀身成仁的时候到了。”


7月28日,日军对南苑发动了空前猛烈的进攻,在30余架飞机、数十门火炮的轮番轰击下,二十九军的阵地已成一片火海,各部队之间的联系被切断。阵地与阵地之间无法沟通消息,将士们只是凭着一股正气和一把大刀在与装备先进的日军厮杀。


阵地丢失了,战士们赤膊举刀,以血肉之躯把它夺回来。掩体炸平了,战士们跳进冒着热气的炮弹坑,继续拼死抵抗,前面的部队打没了,后面的部队义无反顾地扑上去,堵住缺口。中国士兵已经不是凭武器与敌人较量,而是靠一股民族正气鼓舞他们以死来和强敌抗争。


中午时分,日军突破了南苑西、南两方面的防线,二十九军与城内联络的惟一道路就是南苑到北平间的公路了。就在此时,随从士兵报告,在大红门一带出现大批日军。佟麟阁为之一震,他清醒地知道,这股日军显然是要控制大红门,切断整个北路,那样南苑的部队就会成为一支孤军,完全落入日军的包围圈中。军情万分紧急,佟麟阁决定亲自前去扫清大红门的日军。当时守军兵力已经不多,经紧急调遣,只有百余名随员和卫兵,佟麟阁顾不得兵力单薄,率众向大红门急驰。


4、壮哉,将军!


日军已经发现了这支增援部队,他们集中大量的火力,向这支毫无遮挡的队伍密集发射炮弹。在佟麟阁指挥下,战士们冒着炮火迂回前进。日军见这支部队人数并不多,于是调集步兵逐渐合围。在大红门附近,佟麟阁陷入了重围,苦战良久,东冲西突,终不能打开缺口。佟麟阁腿部中弹,部下劝其稍退裹伤,他说:“情况紧急,抗战事大,个人安危事小。”任血流如注,依然带头冲杀。佟麟阁所想的不是要保全自己,而是如何寻找敌人的破绽,保住这北线唯一的通路。将士们热泪盈眶,随着佟麟阁与敌人杀成一团。这时,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佟麟阁的头部,他眼中喷着怒火,带着对敌人的无比痛恨,壮烈牺牲。这一年,佟麟阁45岁。佟麟阁殉难的第二天,冀察外交委员会派秘书欧阳夫率领警卫10余人,架着红十字会的车辆赴大红门,寻回将军的遗体。


佟麟阁是全面抗战开始后牺牲的第一位高级将领,他拼死抗敌的牺牲精神为全国人民所敬仰。国民政府于1937年7月31日发布褒奖令,追赠佟麟阁为陆军上将。1943年元旦,国民政府在陪都重庆举行表忠盛典,宣布抗日英烈佟麟阁、赵登禹入祀首都忠烈祠。国民政府在表彰令中称赞佟麟阁:“以捍卫国家,保守疆土为职志,迭次冲锋,奋厉无前。论其忠勇,洵足发扬士气,表率戎行。不幸身陷重围,死于战阵。追怀壮烈,痛悼良深!”


中国共产党在巴黎出版的《救国时报》载文敬悼佟麟阁将军,称赞他为“奋战至最后一滴血,光荣地完成了保国卫民的天职,足为全国军人的模范。”


佟麟阁和赵登禹两将军都是冯玉祥多年的袍泽。对于他们的牺牲,冯玉祥十分悲痛。这年8月1日,冯玉祥在南京作《吊佟赵》诗一首,表达了他对两位民族英雄的深厚感情:


佟是二十六年的同志,


赵是二十三年的弟兄。


我们艰苦共尝,我们患难相从。


论学问:


佟入高教团,用过一年功;


赵入教导团,八月后即回营。


论体格:


同样强壮,但赵比佟更伟雄。


佟善练兵心极细,


赵长杀敌夜袭营。


佟极俭朴,而信教甚诚;


赵极孝义,而尤能篤行。


二人是一样的忠;


二人是一样的勇。


如今同为抗敌阵亡,


使我何等悲伤!


但我替他二位想想,


又觉得庆幸非常。


食人民脂膏,受国家培养,


必须这样死,方是最好下场。


后死者奋力抗战,


都奉你们为榜样。


我们全民族已在怒吼,


不怕敌焰如何猖狂。


最后胜利必在我方,


最后胜利必在我方!


你们二位在前面等我,


我要不久把你们赶上。


佟麟阁的遗体运回北平后,暂时寄放在北新桥柏林寺。当时北平已经沦陷,寺内方丈仰慕佟将军为国捐躯的精神,冒着被日军枪杀的危险,严守寄放灵柩机密,直到抗战胜利。1946年7月28日,在佟麟阁殉难9周年、抗战胜利一周年之际,北平人民在中山公园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大会上挽联、花圈如林,公祭的队伍络绎不绝,极尽哀荣,将军最后被移葬于香山公园内。北平各界人士并一致决定,将北平西城的南沟沿街命名为“佟麟阁路”,以志永久纪念。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