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故事之新兵入伍初期

我的故事之新兵入伍初期


02年我刚满18岁,这一年我成年了。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没有进行过成人仪式。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没有那传统。但就在这一年,我穿上了空军的军装。成了空降兵的一员。


02年10月,我就开始报名参军。整个过程都很顺利,比如体检,政审等等。11底在区武装部集合的时候,他们依然说我们要去的是“某某”城市。就在我领好了衣服的时候发现我一铁哥们也在里面。我们高兴的一个劲说这说那。走的时候也非常低调。我们在武装部内,家长们都在武装部的大门外。武装部告诉我们的家长说:下午5点半我们将从武装部到火车站等车,让他们先休息或者是去吃点饭。当时,是中午的11点了。很多送兵的家长都纷纷的离开了。12点多的时候,突然通知我们上大巴。把我们带到了火车战候车厅。我们不准离开座位,上厕所必须打报告。其中也出现了非常搞笑的一幕。一新兵,跑到一上尉跟前说:报告长官,我要去解手。把那位接兵干部气的浑身哆嗦,大声说到:这里没有长官,也不需要叫我首长,你们可以叫我某连长。我当时笑的气都喘不上来。那天很遗憾的是,很多新兵的家长因为不知道我们已经去了车站所以很多都没来送。我也一样,我一直期待我父母的出现。不过也有少数家长早就到了火车站。

当时,我们那里的气温还不是很低,我们只穿了两件衣服,都还觉得比较热。我是四川绵阳的,那年的气温非常怪,比我所知道的任何一年的这个时候要暖和。3点多的时候,接兵的干部告诉我们。火车快到了让我们就在火车站穿上秋衣,秋裤。没过多久,又让我们穿上绒衣,绒裤。大家坐在候车厅里都冒着汗珠。想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我们虽然还没到部队,可已经穿上了军装。我们只能服从。可是火车晚点了。5点多的时候火车来了。我和我的铁哥们手拉手上了火车。并且又让我们穿长棉衣和棉裤。其实,后来才知道晚上要经过秦岭那一带,那里天气是很冷的。我还记得,我在火车下面排队的时候有人说怎么这么多空军的新兵。我当时还挺自豪的。我和我那铁哥们关系非常好,在地方上也不少惹事。我们俩的脾气一个比一个大。在火车上霸占座位,霸占厕所。因为接兵的干部不让我们抽烟,所以我们只能到厕所里去。而且一进去就是10多小时不出来。就是出去,我们其中一个人也留在厕所里。我们配合的非常默契。我还清楚的记得,在火车上的50来小时我们共抽了20来盒烟。算下来我们一个每5个小时抽了一盒烟。连晚上都没有睡觉的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么的想抽烟,而且精神格外的好。其实本来是用不了那么久的,火车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问题,老是停。其实我们坐的还是特快火车,我们那节车厢全是我们新兵。另外一节,我还发现了武警的新兵。在火车向北走的时候我还在纳闷为要走这个方向,武汉在我们的东边呀。后来问了列车员才知道,那车是去上海的。我当时脑子里一下字就明白了,开封,我们要去的是开封。

第三天的晚上9点多,我们到了开封站。我和我的铁哥们还是手拉手走到了火车站广场。我们被命令前后左右各一米距离把被子放在地方坐下。我们就西离哗啦的坐了下去。这时,一下命令的按位干部,极其不满,让我们从新列队,在下口令同时放被子。再让我们坐下。就这个过程我们重复了两三遍。我的铁哥们就坐在我后面,我只希望我们被分在一起。我还是和在地方上一样的好奇,看着周围。我看到了方方正正的两个新兵队列,和刚开来的车队整齐的排在一起。也感受到了开封这个时候的寒冷还有呼啸的风。这是我以前所没有亲自看到的场面,我非常激动,这场面对我也很震撼。前面的干部又从新下令列队,让我们向开始一样坐在被子上。我和我的铁哥们依然坐在一起。前面不知道是谁一直讲话,我也没有注意听。我只是在看让我胆寒的老兵。我们新兵分成了两个方块,那里的好几辆出租车为了方便直接从这两个队列中开过去。这时,两边的士兵穿着大衣,戴着大沿帽,扎着腰带面部表情冷酷的冲到这两个队列中的这个分界线上来。前边的出租车开走了,后面的出租车被拦下来了。要他们从原路退出去。我当时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拦住他们不让过。后来才知道,在军队里,军人非常忌讳任何和队列没关系的人从队列中穿过去。认为这是对军队和军人的极其不尊重。队列是个整体是不允许穿梭的。我当时不知道司机是怎么想的,只是感觉到老兵的威严让我心在扑通扑通的狂跳。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军人的威严。后来,前面的干部告诉我们:点到名的就到指定的地方去。非常遗憾的是,当点到我的名字后再也没有听到点我铁哥们的名字。

我到了指定的地方才知道我们成纵队站着的有5个人,共4个纵队,20人。我们同时上了一辆解放车。车子开了很久后,才到了目的地。我们我们也下了车站在一篮球场上。我们那5个人被一名老兵带到一个连队前。这个时候,也来了一个高大的中尉军官。在火车站里老兵威严的样子依然在我心里,看到他我心里还挺怕的。我被分到了一班,看到床上都笔直的睡着人。心里想不会是老兵吧,怎么有这么多人。这时挑我那个老兵才告诉我,他们都是新兵,来的比较早。最早的比你早来近一个月。放下行李后,那高大的军官叫我们到连队前集合。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说:别紧张,我是你们以后的排长。有什么困难和需要可以找你们的班长或者直接找我。现在你们去炊事班去吃点饭后好好休息,一路上坐火车挺辛苦的。这时,我心里也感到这排长挺好。吃完饭回来后,我们副班长过来问我,吃好没有,吃好了就洗洗睡吧。我是你的副班长,班长去湖北有任务过后才回来。他就忙着给我倒洗脚水。我当时就懵了,怎么班长这么好呀?我也没顾的上什么连脸都没洗,就直接把脚放到盆里。水很汤,我又忙着把脚出来。这时排长也刚来,看到这情景。忙着往里面加凉水,还用手试了下水温。才让我重新洗。我的被子也副班长铺好了。在部队里的第一个晚上,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我没有出早操也没有打扫卫生只是在学着叠被子。恰好那天是星期天,新兵都在休息。我在学习作息时间和压被子。我老是叠不出样子来,被我们副班长仍了若干次到地方让我重来。我才知道,部队就是部队。我不会被额外照顾。我只是被昨天晚上的所迷惑了,新兵只可能在刚来的前两个小时被照顾。

更痛苦的训练,还在向我招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