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1998年8月1日到的中越边境某部,1999年下到分队的。那里硝烟已经远去,当年炮火连天的地方已经安静了将近9年,小镇上当年被炮火摧毁的房屋已经重新建好,山坡上被硝烟薰黄的草木早已复苏,一派欣欣然的景象。


看到这一景象,我的心情很愉爽,每天看看青翠的群山,听听小鸟的欢唱,那是多么阙意的事呀。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是每个人最大的渴望,从我而言,我宁愿自己在边境线上默默无闻的度过一生,也不愿哪天成为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

可是到了1999年,不知怎么搞的,上级命令我们进入一线战备,一方面是因为台海关系紧张,另一方面就是越南当局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在边境上又有了动静。


1989年停战后,边境线上还有部分领土存在着争议,主要是因为历史的原因及两国文化的差异造成的。比如两块界碑之间的领土属权,中越边境线上都是连绵的群山,越南方面认为国界是两块界碑之间的直线,我国政府认为,按归国际惯例,山地的领土以两界碑间的山梁为界,是个弧线。


中越边境上的山基本上走势都是向着越南方向的半月形,大家在纸上画一个半圆就能很直观的看出来了,以半圆的直线为界和与半圆的弧线为界那差别可就大了,那可是祖国神圣的领土,寸土不让是我国政府的一向主张,也是全国人民的一致心愿。在我们分队的辖区内就有十几块这样的争议地区。


对于争议地区,为了避免发生冲突,我们巡逻是按直线走,越南巡逻是按弧线走,这样一方面即表示了对对方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不让两国的军人在争议地区里相遇,从而引发不愉快的事情发生。1999年的某天,有群众反映越南军队有时是沿直线巡逻,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为了安全在那里赌博时发现的越军,看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炎黄子孙,在民族大义面前都还是爱国的。


过了几天,再次传来了令人激愤的消息,在争议地区里,原本就住着几户我国边民,他们在那里种了庄稼,可是有一天越南的巡逻队从庄稼地上走过,踩坏了庄稼事小,可那不是故意挑衅嘛,现在的中国可不是1979年的中国。 我知道要有事情发生了,果然不久政府下了文,政府出补助,鼓励边民到争议地区种庄稼。主要是种高生、直观的庄稼,如玉米,原则上不种红薯、土豆等。当时下的各种文件那可是一大筐呀,还印制了书,边民人手一册。


我们的态度就是争议地区是我国的神圣领土,呵呵,我想等种上几十年后时机成熟了,我们在与越南通过谈判解决领土纠纷时我们就好说话了,"我国有5000年的文明史,自古以来我国人民就在那里居住、生活......不信你去看,漫山遍野的庄稼都是我国种的"。 越南人也是聪明的,他们也发生了一样的政府号召,于是在边境争议地区就热闹了,大家种,不管收成,只管成活。没办法,中国就是人多资源多,你一个人来种,我就10个人去种,你种1棵玉米我就种10棵。几个月后越南方面顶不住了,你想想你种了10棵玉米,我们种了1000棵把你围住,那还等于是你帮我们种,以后你说那一大片玉米有几棵是你种的,谁会相信。 越南不知怎么的竟然敢派兵把我们种的庄稼拨掉,并派兵在那里守着,不许我们的边民继续再种,这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拨了再种,种了再拨,虽然没有发生武力冲突,但对于这种事,我们的忍耐是有限的,1979年 2月初,***就明确指出:"对侵略者不给予惩罚,就有发生连锁反应的危险。越南在中国边境地区挑衅......对付这样的人,没有必要的教训,恐怕任何其它方式都不会收到效果。"


终于等到了上级命令,武装保护我国人民的正常生产。呵呵,这种事情陆军老大哥不好出面,理所当然的落到了我们头上。接到命令后令我们兴奋不已,国家总算表示出了强硬态度,我们当然也不能闲着,马上开会讨论谁去,因为那时我刚被授予少尉军衔,而且总算肚子里还有那么一点墨水,处理情况比较冷静,最后我们排幸运的成为了这一光荣任务的执行者。第二天清晨我带着第一小组刚准备出发,陆军边防连队的许连长来了,那家伙和我们经常一起混,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那家伙一脸坏笑,一付神棍的样子神神秘秘的对我说:"等一下,先开个会。"晕呀,还开会。会议一会就结束了,无非是上级决定云云,最主要的就是明确了我们和陆军老大哥的分工,我们是出去负责正面交涉,陆军老大哥负责暗暗的集结待命,并派出狙击手负责应变,同时在有必要时对我们进行炮火支援,掩护我们撤下来。真是人善被人欺,马瘦被人骑呀,明摆着就是一副欺负我们没有重炮,可能顶不住的眼神。没办法,命令还是得执行的,按预定方案我们去制止越南兵继续破坏庄稼,可以上演武侠片,一但发生交火,就由陆军老大哥用炮火掩护我们撤下来,秋后再跟越南算帐,不逞一时之勇是我国的一向主张。


没办法,只好重新换装,谁叫我们原来准备拿79和81-1去的呀。我们4个少尉换了56半自动,4名战士带了2枝81-1和一具40火箭筒,我们就发了。为什么要换这个装备?1、56式半自动步枪三棱枪刺够长,比较有威慑力,适合双方对恃。2、虽说火力弱了点,可我们不负责对射,一交火就撤,其余的由陆军狙击手负责。3、万一有哪个越南小子大嚣张,就用40火爆头他。本来是不想带40火的,谁叫老许牛B哄哄的说,那么近的距离,他们的炮兵保证可以直接命中!我暴汗,【请使用文明用语】,炮弹打到旁边人都成筛子了这还不够,还要直接命中,那不是来吓我嘛。


我们第一组8个人到了1号地区,雾刚散去,一切都还很宁静,有几个边民早已在那里劳作,补种被破坏的庄稼。我们迅速按原定方案,2名40火的负责在后面40米的一个小土坡上随时准备火力支援,2名拿81-1的分别在左右侧后负责火力掩护,我和其余3位战友拿着上了枪刺的56式在前面负责警戒。8点多时我们的边民陆陆续续的来了,大家看到我们全副武装的在那里站岗都很高兴,每个人都很友好的和我们打招呼。


大约9点多时十几个越南兵来了,背着56式冲锋枪,手里还拿着农具,看来是想继续搞破坏活动了。 显然他们对于我们荷枪实弹的站在那里感到很意外,他们还以为我们还是79年那时的中国,要被他们欺负个一年半载的才作出反应。 虽然我们事先都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我们几个人朝越南兵走了过去,显然他们也是和我一样的心理,把枪抓得紧紧的,不过当看见只有我们4个人时,他们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在走过去的过程中,我注意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埋伏,当然我不会认为他们没有埋伏,既然我们陆军老大哥的狙击手和火炮都瞄着他们,那么我们4个人也一定是被别人当成靶来瞄着。我只觉得背后有点凉,可能被人用枪瞄着的第六感就是这个样子吧。我悄悄拧开了手榴弹的盖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人多,如果一哄而上把我摁住,我是没有机会挣脱的。我可没有笨到以为自己一个可能打四五个的地步,大家都是现役军人,在拼刺和肉搏中能一对一完胜就很不错了,反正我认为自己即使是一对二也是死定了。越南人一向是最不讲信誉的,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俘虏,我决定了只要是一开始扭打起来,我就拉手榴弹,那是一分侥幸心理也不能有的。如果不这样做,我们有人被俘了,他们把我们当人质安全离开,那我们就亏大了,只要我们拉手榴弹,我相信就是不能炸死多少个,但我们的狙击手和炮兵一定能将他们14个人永远留在这里,4个换14个我还是很乐意的。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其余三个战友都很默契的也把手榴弹盖拧开了,我们直接走到了距离越南兵只有二三米的地方,因为我们有政策,在争议地区不能驱赶、辱骂、污辱对方人员,或作出敌对的举动,如果对方有明显损害我国利益的举动,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制止(注意是叫制止,不是叫殴打,至于制止的手段那就多了,呵呵),如果发生武装冲突,我方不先开第一枪,交火后为保证人员和装备的安全,可以适当的还击,同时马上撤出战场。 越南兵一下子就散开了,把枪拉到前面,有意无意走着,看来他们一方面是在占据有利地形,另一方面是在观察看我们有没有人埋伏,这帮家伙的战术素养不错。


反正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我们双方就这样互相防备着。我们4个人就这样,看见他们如果有人向庄稼地走去,就抢一步拦在前面,反正就是不给他们过来,越南人阴险着呢,万一他们踩坏了刚种下不久的玉米苗,然后跟你道歉说以为是野草,一不小心就踩中了,我们可没办法发标,总不能说为了这样就打一场战争吧,这点政治意识我们还是有的。 平平安安的过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有六七个越南兵分散同时向庄稼地走了过来,我们只有4个人,看来没有办法拦了,我只好举了举右手,我们两个负责火力掩护有战士端着枪从隐蔽的地方站了出来,几个越南兵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下带队的那个越南少尉,只见他摇了摇头,几个越南兵装作若无其事的改变了行走的方向。 双方就这样又沉默了十多分钟,我见那名越南少尉还在到处观察就知道他还没有死心,于是就故意叫小李拿水来给我,小李是40火的弹药手,应了一声站起来拿着水壶走了过来,这下子他们就更加搞不懂我们有多少人在埋伏了,最后抽完一支烟,他们就撤了。也是呀,我们4个少尉拿着枪在一线站岗,你说旁边有多少士兵在埋伏,你凭他们十几个人当然没那个胆继续和我们玩了。就这样我们一直到第二组来我们才走。


自从双方军人同时在争议地区出现后,第二天双方都闭关了。随后他们每次来都见我们有了准备,久而久之越南兵不见了。一直到了三个多月后,越南方面总算放弃了,双方这才重新开关,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