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德军俘虏的首位苏联将军

海aqh 收藏 20 16262
导读:二战中德军俘虏的首位苏联将军 在1941年6月的最后几天,德军俘虏了首位苏联将军。这位不幸的将军就是I.S.尼基京少将,西方面军第6骑兵军军长。他在西白俄罗斯与德军的混战中落入敌手。他是一名经验丰富而果敢的将领。 尼基京出生于布良斯克附近的杜布罗夫卡的一个工人家庭,很小就从事繁重的劳动。他的军事生涯开始于1916年,加入了帝俄的军队。内战爆发后,他加入红军,很快从骑兵晋升为骑兵队队长。由于显示出指挥才能,他1920年开始受命在南方面军指挥一个骑兵团,在与弗兰格尔的白军作战中表现出众。

二战中德军俘虏的首位苏联将军

在1941年6月的最后几天,德军俘虏了首位苏联将军。这位不幸的将军就是I.S.尼基京少将,西方面军第6骑兵军军长。他在西白俄罗斯与德军的混战中落入敌手。他是一名经验丰富而果敢的将领。

尼基京出生于布良斯克附近的杜布罗夫卡的一个工人家庭,很小就从事繁重的劳动。他的军事生涯开始于1916年,加入了帝俄的军队。内战爆发后,他加入红军,很快从骑兵晋升为骑兵队队长。由于显示出指挥才能,他1920年开始受命在南方面军指挥一个骑兵团,在与弗兰格尔的白军作战中表现出众。在攻取北高加索重镇Maikop一役中功勋卓著,获得了一支毛瑟枪作为奖励。

后来,经过在伏龙芝军事学院三年的学习,年轻的尼基京似乎前途无量。20年代中期到30年代初,他担任了一系列军事指挥职务,表明他是一名非常称职的野战指挥员。1935年3月,尼基京时任第5骑兵师师长,被任命为驻蒙古国军事顾问。由于在新的岗位上表现出色,1937年1月国防人民委员会授予他红星勋章。

此后的经历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1937年10月,他被提前从蒙古召回。命令由一级集团军级、总干部部部长斯米尔诺夫签发,召回的名义是“不能胜任工作”。困惑的尼基京后来才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被召回的同时,莫斯科收到了他的例行党员评议,第9局副局长、团级政委索罗金批评他“在局党员会议上,尼基京没有对对维纳及其集团作出批判”。军长L.La.维纳,红军派驻蒙古的首席顾问,在清洗中被捕。 维纳于1937年8月15日被捕并很快被判刑,此事牵连了尼基京。

回到莫斯科后的两年里,他失势了,受到了怀疑。虽然他幸运地逃脱了数以千记的同事的可怕命运,在那段时间里,他被剥夺了工作,处于总干部部的监护之下。1938年8月,他的处境似乎有了好转。党的监察委员会把他从党员转为预备党员,预备期一年,理由是“在对部队的训练中,缺乏党员的警惕性,以及未与阴谋家领导划清界限”。

就这样,尼基京始终头脑冷静,当然,也保住了脑袋。他写了一封信回答党的谴责,请求重新审查。与此同时,中央委员会从他的前同事和支持者那里收到了11份正面的评议,其中有未来的苏联元帅巴格拉米扬和叶廖缅科。巴格拉米扬写道:“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尼基京同志是我们红军骑兵中最有能力和天分的指挥员。”

叶廖缅科写到:“如果要我列出在各方面堪称楷模的共产党员的名字,我一定要提到伊万.谢苗诺维奇.尼基京同志。”

在朋友们为他说话的同时,内务人民委员会负责军队的特别部门彻底审查了尼基京的历史和当前行为。审查结论是:未发现可疑事实。1939年11月,党中央更改了先前的决定,“恢复党籍,发给新党证”。

1940年6月,国防人民委员会为尼基京彻底恢复了名誉,任命他为白俄罗斯军区第6骑兵军军长。1940年12月,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巴甫洛夫在例行评语中写到“尼基京完全胜任骑兵军长工作,可任命为军区骑兵司令助理,列入集团军司令备选名单。”

当然,关于他的才能和表现的盛赞并不能将他和有相似遭遇的军事指挥员头顶的阴影彻底扫除。不可避免的,以前的黑色纪录的威胁显著影响了他们的士气、军事素质、和指挥表现。尼基京本人在整整两年的时间里被剥夺了军衔、证书及接触军事科学的机会,而此时正是军事理论科学发生重大变革的时期。更糟糕的是,他坐冷板凳的期间,正式红军完成现代化、机械化转型的关键时期。还要糟糕的是,他回到了指挥岗位,而这个指挥岗位是老古董骑兵军。

战争爆发后的短短几天里,他的骑兵军就被闪电战的急流冲地无影无踪。他被早早地踢出了这场“游戏”,还每来得及展示他的战术才能。当然,除了内务人民委员会的阴影之外,尼基京的失败有他自己的主观和客观原因。

战争爆发前,西部特别军区司令巴甫洛夫将军建立了所谓的“别洛斯托克突出部”防御。除了第10集团军的第6骑兵军,巴甫洛夫的防御力量还包括另外两个集团军(3和4)和4个机械化军(6,11,13,14)。从地理上说,在敌方入侵以前,这些军队已经陷入了德军的中央集团军群的第2和第3坦克集群的的半包围之中。这些德军的突击力量准备利用及其有利的边界态势,打击苏军“别洛斯托克突出部”的后方纵深。

“巴巴罗萨”计划实施前6个月,第6骑兵军军长尼基京少将对部队加强了训练,战役计划的执行、骑兵与坦克的协同、夜间行军、在炮兵火力支援下骑兵进攻等科目。骑兵军各师团起草了与边防部队协同的计划,周密考察了东普鲁士边境地带的地形。到1941年6月,第6骑兵军编成中有第6和第36骑兵师,总计18,540人和15,552匹马。每个师有4个骑兵团和一个装备BT轻型坦克的坦克团。两个骑兵师的炮兵大队装备有45mm,76mm,和122mm炮。各师的防空炮兵各装备有3台37mm高射炮和四联装高射机枪。和略弱第10集团军相比,第6骑兵军几乎是齐装满员的,差不多准备好了积极应战的准备。

1941年6月中旬,骑兵军与Lomza边防支队的局势由于德国情报机关的频繁挑衅而严重恶化,第87边防支队不得不于战争爆发前4天加强了边境防卫,尼基京派了2个骑兵中队去加强边防军的防御力量。6月21日傍晚,德国飞机沿着144公里的边境进行了积极的侦察。同时,德军最终完成了军队和装备的集结。关于这一切危险信号,第6骑兵军司令部与边防部队保持着频繁的联络。但是,按照最高统帅的命令,军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让部队进入战斗状态以应付迫在眉睫的侵略。

和西方面军其他部队一样,一旦德军开始了强大的突击,骑兵军在沉重的打击下瓦解了,德军的空中对骑兵军的部署破坏最严重。7月初,第6骑兵军再也不能形成有效的战斗力量。它和其它数以百计的红军编制被摧毁,数万名红军士兵丧生。另一些,其中包括尼基京将军,落入了德军之手。

尼基京将军的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或者说,才刚刚开始。

1941年底,尼基京和另一些军官在德国Hammelburg军官战俘营建立了一个组织严密、极端秘密的地下反法西斯组织。阿拉维尔多夫也参加了这个组织的领导核心。这个组织出版并散发新闻传单,第一次是报告了红军在莫斯科城下的大捷。不幸的是,尼基京的冒险行动于1942年初暴露了。他被盖世太保逮捕,强行从战俘营押走,在另一座德国监狱受到残酷的折磨。此后不久,阿拉维尔多夫将军也从汉密尔堡战俘营失踪了。有迹象表明,两位将军牺牲在法西斯的刑讯室以后,该集中营的地下刊物从未停止过,而且连风格都不曾改

变。由此人们可以猜测,两位将军都以非凡的勇气、毅力和尊严经受住了(盖世太保的)考验。

由于在战争期间,总干部部对在战役中失踪的军官的情况只知甚少,他们被草率地从军队中除名。苏维埃的法律机器在斯大林的“战俘都是自愿投降敌人”这一思维的基础上粗暴、武断运转起来。不仅被俘的将领,就连失踪并牺牲在战场上的都被视为背叛。1942年11月,红军组织部门第01086号命令宣布尼基京将军由于在西白俄罗斯的边境战斗中失踪,注销其军籍。1942年,不明真相的苏联最高军事法庭以叛国罪缺席判处尼基京和阿拉维尔多夫两人死刑。事实上,他们那时已经不在人世。这个决定尼基京命运并且玷污他的名誉的判决作出后,1943年10月,国防人民委员部组织部收到西方面军情报部门的3064号报告,说尼基京将军被囚禁于德国Hammelburg战俘营,他仍对红军的最终胜利充满信心。战争结束后不久,一些从集中营被解放的苏军军官在接受内部部军官例行询问时,提供了关于尼基京的进一步细节。他们报告说尼基京是在战争的最初几天被俘的,最初囚禁在Hammelburg集中营,后来被转移走,1942年春天被折磨致死。在这些情况的基础上,国防人民委员部1946年4月4日签署了0956号命令,宣布尼基京将军已于1942年4月被法西斯德国折磨致死,因此从红军军官名册中将其注销,作为对前面的01086号命令的修正。

尼基京的冤屈最终是在斯大林死后才得到澄清的。法院最终撤消了不公正的判决,1954年国防部第04347号命令最后一次也是正确的表述为“鉴于已死亡,将尼基京将军的名字从军官名册注销。”

这位英勇的将军的命运最终的到了公正的裁决,为了纪念他,在布良斯克的杜布罗夫卡他的家乡,有一所中学以他来命名。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