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雪枫将军犯颜直谏毛 泽 东:二纵杀人太轻率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21 29233
导读:1936年5月13-15日,彭雪枫率红一军团四师干部到延川县大相寺参加红一方面军营以上干部大会。会后,他临时接到通知,中央首长找他谈话。   时令已近隆冬,大地在冬的威杀里沉默着,西北黄土高原显出特有的博大和韧性。太阳却灿烂地挥洒着暖暖的光,照着陕北这个极其普通的村庄。   彭雪枫迈着轻快而矫健的步伐走进一家大户的宅院,在警卫员的带领下见到了毛 泽 东。   毛 泽 东首先谈到了直罗镇战斗,彭雪枫率二纵与林彪的原陕甘支队一纵两面夹击,打了一个干净利索的歼灭仗!为党中央把根据地放在陕北行了

1936年5月13-15日,彭雪枫率红一军团四师干部到延川县大相寺参加红一方面军营以上干部大会。会后,他临时接到通知,中央首长找他谈话。

时令已近隆冬,大地在冬的威杀里沉默着,西北黄土高原显出特有的博大和韧性。太阳却灿烂地挥洒着暖暖的光,照着陕北这个极其普通的村庄。


彭雪枫迈着轻快而矫健的步伐走进一家大户的宅院,在警卫员的带领下见到了毛 泽 东。


毛 泽 东首先谈到了直罗镇战斗,彭雪枫率二纵与林彪的原陕甘支队一纵两面夹击,打了一个干净利索的歼灭仗!为党中央把根据地放在陕北行了一个奠基礼。彭雪枫高兴地叙述着战斗的过程。毛 泽 东面带微笑,不时轻轻点头,随即毛 泽 东把话锋一转问:"我最近听了二纵队有不团结的问题,今天你就敞开了我们谈谈。还是那句老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诫',你如实说就行了。"


这个问题一直是彭雪枫的一块心病。二纵的确是出了点问题,再怎么说,他这个二纵队司令员都无可逃避。他今天面对心中敬仰已久的毛 泽 东,心中有痛苦、有委屈、有心酸更有悲愤。他稳了稳神,镇定地说:"二纵是产生了一些问题,最主要的问题是批斗、处理了一批干部,杀了一些人。"


毛 泽 东表情凝重,严肃地问道:"这些人是什么原因被杀、被斗,请你详细谈谈!"


彭雪枫接着说:"我们红军自跨越二万五千里长征以来,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伙食条件更是极差,有些同志饿得受不了,常常为此发牢骚,说怪话,甚至偶尔发生违反群众纪律的事情。这些事情本属于教育问题,但个别领导把这类问题看得过于严重,继而开展了整顿纪律和审查干部,问题严重的便以军法处置。这样以来,不但问题没有解决,反而激化了矛盾,引起大多数人的不满。"


毛 泽 东单刀直入地问道:"黄克诚带头反对整顿纪律,有这事吗?"


彭雪枫坦言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作为军事裁判所所长,不能不对人命关天的大事慎重对待。他找我谈了他的看法,他说:‘我们有些干部、战士发点牢骚、表现情绪不高是正常的,应当以教育为主,不能采取敌对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同志不能像对待敌人那样处理。我们刚刚翻越雪山走过草地,同志们精疲力竭,目前我们的根据地尚不巩固,进行纪律整顿和审查干部会挫伤指战员的信心和对党的信任。有些领导干部在生活如此艰苦的情况下,不能以身作则,对下边的同志有影响,这不能完全责怪下边的同志。'我是赞同并支持他的意见。但个别领导认为这是他思想动摇,还开会进行了批判。"


毛 泽 东凝神细听,不时地在纸上记着,继续问:"你就把杀人情况谈谈吧,被杀人员的姓名、基本情况和被杀的原因......"


"黄克诚刚任裁判所长时发生了一件事,一个卫生队长在行军途中掉队了,但上边认为这个队长是想开小差,想叛变革命,不经调查研究就做出了枪毙的决定。黄克诚不同意在枪毙布告上签字,但卫生队长也没能幸免于难。"彭雪枫说着,眼圈红了。


彭雪枫讲话逻辑性非常强,而且有条不紊。他不但是一位驰骋疆场的军事将领,而且是一位优秀的思想政治工作者。他略一停顿,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这事发生后,黄克诚常常自责,内心想杜绝这类现象的再次发生,但很快又发生阮平事件。阮平是三军团十一团的一个连长,一次吃了老百姓两个鸡蛋没给钱,便被送到军事裁判所审判。黄克诚坚决进行了抵制,才保护下这个久经考验的战友。"


毛 泽 东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还有二纵队某部管理科周科长,我党党员,参加了五次反‘围剿'作战和中央红军长征,在掩护主力红军转移时被打掉一只胳膊。因为过草地时,实在无法带那几个伤员,便含泪把他们丢下了。他便被抓起来送进军事裁判所执行死刑。虽然黄克诚认为这种情况情有可原,不应处死。他说:‘我们的同志跟随党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为革命九死一生,还对他们不信任,就这样进行打击,没死在敌人枪下,没死在长征路上,而死在我们自己人手中,实在于心不忍。'但个别领导反而认为他不起作用,以后也不再找他审判处刑了,从此他便没有了职务。"


当谈到部队编制时,彭雪枫直言不讳地说:"部队整编,恢复了一军团编制,撤消了三军团番号,把三军团编为一军团的一个师--红四师,这样原来三军团的干部、战士就难免产生情绪了,为什么把三军团缩编为一军团的一个师呢?三军团编成一个师后,原有的干部都用不完,为什么领导干部还要从一军团派过来呢?"


毛 泽 东从容不迫、镇定自若的神情不见了,他沉下脸来,猛地将桌子一拍,干脆利索地说:"这是山头主义!完全的山头主义!"


彭雪枫霍地站了起来,也把桌了一拍,说:"只有山头,却不存在主义!"当然他拍的没有***的响亮,不过他的语气里却是毋庸置疑。


毛 泽 东看着眼前的爱将,气消了几分,对彭雪枫说:"我倒要听听你这只有山头没有主义的宏论。"


彭雪枫是光明磊落处处以党的革命事业为重的。他从容镇定地说:"1927年,你在秋收起义后带领队伍上了井冈山,开辟了第一个革命根据地,从而以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这不是我们党的第一个山头吗?"


"以后我们党和红军发动了上百次武装起义,在全国建立了大大小小的根据地,不就形成了一个个山头吗?我们合成一个对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山头。为了推翻压迫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和富强,为了最终推翻反动统治和帝国主义!但就我们各个根据地而言,却只有‘山头'而没有‘主义',它们都只是革命队伍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外在分开而内里相连,就算单位、部门之间有点利益之争,不过是单位‘主义'、部门‘主义',不应该扣上‘山头主义'的大帽子,这样大家就会噤口难言了。"


彭雪枫分析当前形势入情合理,毛 泽 东脸上渐渐没有了怒意,他脸色缓和下来,慢慢走动着思考着。过了好大一会儿,他若有所思地说:"你讲得很有道理,特别是对黄克诚,他是个敢讲实话的人,优点很突出,就是有些缺点也是可以克服的嘛!有些问题我需要想一想,再考虑考虑,你回去好好工作吧。"


通过这次坦诚长谈,毛 泽 东对彭雪枫敢于坚持原则、讲真话的高尚品质有了进一步了解。他一向欣赏彭雪枫文武双全、军政兼优的儒雅气质,没因他犯颜陈谏而迁怒,反而不久就点将让彭雪枫入红军抗日大学深造,并在以后屡次委以重任。就在这次毛、彭争论后,黄克诚也得到了重用,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卫生部长,后来又先后任红四师政委、红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长、八路军政治部组织部长、一一五师三四四旅政委、八路军第二纵队政委等职,后来成为共和国开国大将之一。(文章摘自《彭雪枫将军:永不飘落的红叶》作者:欧阳华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