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刘涛和战士们的白刃训练进行的是如火如荼。正当他满心欢喜的时候,在射击训练又出现了问题。这不,麻烦来了。

二狗子气呼呼的过来了。他现在负责战士们的射击训练。他现在有一个问题要让刘涛解释清楚。

“营长,我没法在练下去了。你另请高明吧。”

二狗子一屁股坐在刘涛的身旁,对着刘涛发着牢骚。

“怎么了?我们的射击总教头。有什么事吗?”

刘涛对一向表现不温不火的二狗子今天发这么大的火也感到吃惊。

“还说呢,我教战士们实弹射击,去找马贵要子弹。你猜怎么着?他居然给我一百发子弹!平均下来,还合不上三个人一发子弹呢。这叫我怎么练?”

“这事啊,我知道,是我批准的。”

“什么?你批准的?营长,你也知道一个好的射手是用子弹喂出来的啊,这下你看怎么办吧。”吴二牛真是不知道刘涛是怎么想的。

“同志。”

刘涛语重心长的对二狗子说道:“我承认,一个好的射手是用子弹堆出来的。但是,我们这是在训练一支军队,而不是在训练一支神枪队。要把战士们都练成你这样,这不现实。我们的子弹太缺乏了。我们总不能把子弹全都用在训练上吧?一百发子弹是少了点。但也是迫不得已啊。这些子弹交给你,是让你消除有的战士对开枪的恐惧感,从而让他们缓解对开枪的抵触情绪用的。射击的基本要领一定要让战士们学扎实。等以后我们的队伍强大了。还愁没子弹?”

刘涛拍了拍一旁不做声的二狗子。继续说道:“人和子弹我全都交给你了。怎么练是你的事。只要练到我的要求就行了。”

说完,刘涛转身就走了,把二狗子一个人留在那里发呆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战士们的各种军事技能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再也不是昔日的庄稼汉了。更让刘涛欣慰的是,战士们没有一个退出的。虽然有个别人的信心动摇过,但都咬牙坚持过来了。

这段时间里,刘涛打着进山剿匪的旗号,来检验战士们训练水平。说白了,就是把土匪当成一块磨刀石,来不断的打磨他手中的这把利剑。让战士们在实战中不断的完善各种技能和战术。在刘涛的心里是多么的想把这把利剑给磨出来啊。

这边刘涛把土匪当成磨刀石,来历练队伍。那边各个山头上的土匪可就倒了大霉。不断的有土匪被成建制的消灭。那些小一点的匪帮。不是举枪来投,就是集体消失。再也不敢在这一地区打家劫舍了。

几个月下来,那些还没有被消灭的土匪,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整天提心吊胆的日子了。本来以为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大山里,趁着到处在打仗,能发笔国难财。可还没过几天好日子呢。那个该死的刘涛就来了。苦难的日子跟着接踵而至。现在不要说是抢劫了,就是全躲在山寨里,在高度的戒备下,都不知能不能保全自己的小命。

现在在这一地区,只要提起刘涛的名字,土匪们都是心惊肉跳,不寒而栗。连晚上上厕所,都不敢一个人去。可见刘涛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了多么大的阴影。万般无奈之下,为了自己的小命。只好选择集体逃亡了。

刘涛及时的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速的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以柳村为中心。(就是刘涛所在的村子)创建了一个新的根据地。范围在不断的向外辐射,扩大。已有数个村子在刘涛势力范围之下了。人口以达到了四五千人。

根据地慢慢的建立起来了。但刘涛的队伍还没怎么扩充。刘涛知道,盲目的扩充部队带来的后果只能是使部队的战斗力下降。现在还没到扩充部队的时候。他把部队改名为八路军独立营。全营共计420人。下属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排(暂时就一门迫击炮)。排长由石震担任。马贵、二柱子、和胡进德分别为一、二、三连的连长。副营长和政委由刘涛兼任。虽然不知道组织上能否接纳自己,但总的把架子先搭起来啊。

为了解决枪支太少的问题。刘涛和几位连长开了一个碰头会。

刘涛的意思是把全营的好枪集中起来,先装备一个战斗力最强的连队,形成一个有力的拳头。其余的先暂时先装备土枪、大刀、长矛等冷兵器。

但三个连长为了争夺那一个连的枪支。却争得面红耳赤。谁都说自己的队伍是第一,谁也不让谁。最后刘涛专制了一回,以马贵指挥战斗最多为由,把好枪全部集中到了一连。马贵乐得就和捡了金子一样。二柱子和胡进德气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刘涛见状,连忙上前好言劝说,并拍着胸部保证,下次的缴获全部发放到二连和三连。这才勉强劝住二人。

在送走几位连长后,刘涛把自己扔在了床上。闭着眼睛想着:“原来当官也很难啊!”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全营上下没有几件棉衣。刘涛和战士们把好一点的棉衣和棉被都送给穷苦的村民了。剩下的几件棉衣晚间谁放哨谁穿。白天刘涛和大家一起训练,还能热热身子。到了晚上,大伙就把衣服里塞满了干草。虽然保温的效果差了点,但总比没有强吧。

终于,老天忍不住了。下起了大雪。刘涛给冻得早早就起来了。战士们也是一样。刘涛跺着脚对大家说道:“既然大家都睡不着了。我们现在就开始训练。一连留守。二连、三连和机炮排跟我武装越野。集合队伍,出发!”

这一路跑的是真舒服啊。不知不觉的以跑出四十多里路。战士们全身都在冒着热气。谁也没觉得累。这是刘涛发现做尖兵的二狗子,慌慌张张的跑来了,满脸都是泪水。刘涛忙快跑几步,抓住二狗子问道:“二狗子,怎么了?”

二狗子只是在呜呜的哭,用手往身后一指。哭着说道:“营。。。。。。营长,太。。。。。。太惨了。。。。。。呜呜。。。。。。。”

刘涛把二狗子往旁边一推,拔出二十响。大声说道:“准备战斗。”

说完就向前猛冲过去。战士们马上跟在他的后头,冲了过去。

一个村子呈现在刘涛的面前。

“有土匪?”

刘涛边跑边想道。可刚一进村子,刘涛和战士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村口的街道上横尸六十余具,鲜血把土地染成了红色。有的被砍掉四肢,有的被砍掉半个脑袋,有的被砍去半个身子,有一人被一个粗大的椽子插到肚子里。在一棵大树上绑着几个人,肚子被刺刀挑开了,五脏六腑被掏了个干净。

村里到处是尸体。村民有的被挖出眼睛,有的被砍下四肢,有的被掏出心肝,仅被剖腹杀害的就有20余人。有的被全身浇上煤油活活烧死。

在一亩方圆的塘面上,漂满了尸体。刘涛他们打捞出男女尸体36具。有的妇女被强奸后开膛破肚,有的被砍成两半。有的责备轮奸后扔进井里,活活淹死。仅在村口的井里,刘涛和战士们就捞出五具赤身裸体的妇女的尸体。

还有的被轮奸后集体被挑死在沟里。在一个围墙前面,有二十几个村民备用绳子穿着,被刺刀一一刺死。每个人的身上都不下七八处刀痕。有的村民被铁通条横贯两耳,直挺挺地钉死在地上。有的村民被肢解为几大块,血肉狼藉。所有的屋子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村里到处都弥漫着血腥的气味。刘涛他们慢慢的走着,眼泪早已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刘涛声音颤抖的对战士们说道:“大伙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村民。其余的人把乡亲们的尸体都找地方埋了吧。不能让乡亲们暴尸荒野。”

一旁的吴二牛此时是放声大哭,呜咽的说道:“操他妈的,肯定是土匪干的。他妈的,连孩子都不放过。这帮畜生。”

胡进德看了看周围说道:“这绝对不是土匪干的,土匪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把一村的人全都杀光。土匪的目的是钱财,不是人命。把人全杀光了他们去抢什么?”

不是土匪,那肯定就是日本畜生了!

刘涛此时是热血沸腾,自己原来只是在书上看到过日军的暴行。今天他可是亲眼看到了。种种惨状让刘涛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在他的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杀光这帮猪狗不如的东西。

刘涛努力的让自己已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想了一会说道:“胡连长说的不错。这是那帮日本杂种干的,除了这帮杂种,天下还有谁能干出这丧尽天良的事来。”

二柱子走过来小声对刘涛说道:“已经看过了,全村人没有一个活口。 另外,有的尸体还是温乎的,看来这帮杂碎刚刚走。”

“嘭”的一声,机炮排的石震一拳砸在身旁的土墙上,一大块土石被砸了下来。石震悲情的喊道:“营长,我们追上去杀光这帮婊子养的吧,我。。。。我快受不了了。”

这是就听到二狗子喊道:“营长,这里有两个幸存者。”

刘涛抬头一看,二狗子和几名战士驾着二个人过来了。

原来二人是兄弟俩,哥哥叫林生,弟弟叫林风。二人在日军行凶时趁乱跑了出来。而他们的亲人全都惨遭毒手。全村人就他二人侥幸逃生,其余的全部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之下。

俩兄弟来到刘涛面前,“扑通”一下跪在那里,抱着刘涛的腿嚎啕大哭起来:“长官,为我们报仇啊。”

刘涛蹲下来,搂着二人的肩膀。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二位兄弟放心,我要是不给乡亲们报仇。我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祭奠乡亲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