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26节 一网大鱼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20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URL] [内容简介] 潜伏在海防市西南郊一处普通民房的陆鸣小队接到了血狼中队长张成的命令:注意搜索越南人民军高级将领及越南政府高级官员,并对名单所列目标进行清除。附上名单和人头像一份。 陆鸣把人头像调出来,单兵手提电脑那并不大的彩色显示屏顿时以图标的方式出现一群人各式各样的人物一寸头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潜伏在海防市西南郊一处普通民房的陆鸣小队接到了血狼中队长张成的命令:注意搜索越国人民军高级将领及越国政府高级官员,并对名单所列目标进行清除。附上名单和人头像一份。

陆鸣把人头像调出来,单兵手提电脑那并不大的彩色显示屏顿时以图标的方式出现一群人各式各样的人物一寸头像。

这些是军情部和国安部携手合作的成果。其中有越国人民军以及越国政府中所有反华、推动对华侵略战争的人物的详细资料。现在这些资料全部分发到所有“刺客”行动的参战特战队的手中。

毫无疑问,继以斩杀越军政最高领导人的斩首行动后,华国决定发动一次规模更大的、涉及范围更广的清除行动,行动代号仍然是——刺客。

此举隐隐透露了这么一个信息:华国似乎打算在越国扶植一个亲华政府,一劳永逸地解决中南半岛的最大威胁,以便抽出手脚对付更加棘手的敌人。

多日之后,这次大规模的斩首行动被媒体爆光,某著名军事评论家看过后摇着光头,跟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呼道:“华国计划利用华越战争一举将自家后院的不安分因素全部清除!”

“都记清楚了没有?”陆鸣合上单兵手提电脑,抬起头环视众人道。

“记清楚了!”众人压抑着声音齐道。

拥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是两栖侦察兵的一项基本技能。他们甚至能在半混眩状态快速浏览一次200字的文字,然后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

“据情报显示,近日从河内过来了一批敌军政高级领导,逃脱狼头刺杀的一号目标很有可能就在其中!”

“情报显示,名单中所列的目标人物有半数以上在海防!但是,除了我们离海防最近的兄弟都在20公里外,所以……”

“希望大家都要有心理准备,此次任务非同小可,其他的我不敢说,但我可以想大家保证这是一次九死一生的任务!为了最大程度地达到作战目的,我们狼尾小队12名队员,加上夏日同志,将分为六个小组,对挑选出来的六个最有价值的目标进行打击!”

“除了夏日同志跟随我行动,其他人按原定小组进行分配。记住,一个小组只有两个人,所以咱们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

“考验咱两栖侦察队的时间就是现在!兄弟们有没有信心?!”

“侦察兵——国之利刃!”

“好!不管行动是否顺利,你们必须在预定的时间里前往一号集合点。特别要注意的是,要保障通讯畅通,必要时可以直接向空警呼叫请求空中支援!”

“行动时间19时整,现在是18时30分,还有半个小时,各自准备吧!”陆鸣终于断断续续说完这一番话。即将进行的行动是什么样的性质,没人比他这位参加过无数次境外秘密任务的两栖侦察兵清楚。看出一张张严峻坚决冷漠而似没有表情的年轻的脸庞,他心里不可抑制地腾起一丝不舍。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年才25岁。

队员们熟练地忙活开了,没有人在意即将到来的是怎样的殊死战斗,他们只知道如何让自己和自己的武器处在最佳状态。

木子牧用刺刀撬开一个空投补给箱,这是前天空军兄弟扔下来的,是他们的第一次补给。他将身上的战术背心装满,然后往背包里塞了十几个30发5.8毫米步枪弹匣和20发手枪弹匣,外加几个35毫米枪榴弹!

接着给95式装上了35毫米枪榴弹发射器,把枪机上的简易白光瞄准具换成和88狙击步枪通用的昼夜精准瞄准器,然后熟练地调整好,一拉枪机,“咔嚓”地一声子弹就上膛了。

将95式的枪带往肩上一挂,抽出战术快枪套里的92式5.8毫米手枪,装上消声器和激光瞄准器,“啪啦”一上膛,双手据枪作低姿势警戒状,激光瞄准器射出的小红点规律地在屋子里扫着,“刷”的一声手枪便插回快枪套了。完成整个动作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其他队员同样不甘落后,在木子完成一系列准备后几乎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每个人都是可劲儿地往身上装弹药、压缩饼干等等必要补给。

任务的性质决定了队员们的携带量,虽然有着无所不在的空中支援,但是在战场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多带点才保险。

18时55分

“准备好了吗?”陆鸣环视着面前的12名随时为祖国母亲抛撒热血的铁血军人,沉声道。

“一切准备就绪!”回答的声音是整齐而同样低沉,犹如低音炮般狠狠冲击着书友们的心灵深处!我坚信:所有华国儿女都能感受到这猛烈的心灵冲击!

“侦察兵——国之利刃!”

“出发!”

血狼中队第三小队,队内代号狼尾,12名队员,加上军情部对外情报处的潜伏特工夏日,共13人,分成六个行动小组,从各个方向潜入海防市区,朝各自的目标渗去。

海防市区早已经实现灯火管制了。从高处俯视整个市区,偌大的海港城市只有寥寥无几的就点微弱的灯光。当然,其中也有发电站被华国空军摧毁的缘故。

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快,即使是末冬,下午6点左右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原来热热闹闹的大街上只有军警察和城防部队或开着军车或列队步行,一如既往地巡逻着。偶尔一队由军卡和民用卡车组成的运输车队大开着车灯呼啸着穿过市区,向100多公里外的前线急驰而去。

在越国这么一个世界为数不多的全民皆兵的国家,早在开战数日后,政府已经发布了民用交通工具征集令。征来的卡车或用于运输军用物资,或充当战地救护车,或拉上白布成为运尸车……

许多华人开设的物流公司的汽车被强行征用,这些企业提出有权不执行所谓的“征集令”,但是越南军队却亮出了步枪和刺刀。那些载重量在20吨以上的长厢货车被越国军人驾驶着来往穿梭于前线与后方之间,为人民军的前线部队提供血液。一些拒不屈服的华国人被或被当场枪杀,或投进监狱。

战争进行到此刻,虽然开战仅仅半个月,但是在华军凌厉的空地一体化打击下,人民军的精力已经接近枯竭了。从100多公里外的海防的战备仓库往北江前线紧急调运战略物质这一点可以看出,越国人民军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三个J-10H双机编队次第从高空高速飞过,闪动着的航灯犹如明星般的闪耀。这些海航新装备的J-10的海军型——J-10H会按批此陆续从海南起飞,为攻击河内的171旅提供不间断空中支援。

执行对海防的例行轰炸任务的强-5W攻击机群分秒不差到达海防上空。强-5W机群频频超低空掠过,甚至有一架以离街面十数米的高度从两排建筑物间一穿而过!强-5W不愧被誉为“亚洲的超低空怪兽”,这个胆大包天的飞行员将强-5W的低空性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机群所到之处烈火炎炎,炸声不断,有了KJ-200战场监视机这种机腹下装有下视搜索雷达的超长时待空侦察机的具体目标指示,强-5W可以把航弹准确地投射在目标上。

对一日三餐般的空袭,海防的居民已经麻木了。而且他们都知道,只要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不会有事。那些胆大包天的华国飞行员总能准确地把炸弹扔到该扔的地方,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误炸平民区的事儿。

陆鸣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行动,是因为他知道强-5W机群的攻击时间表。这样敌人的注意力便会不可抑制地被空袭吸引过去,而且市区也不可避免地混乱一阵子,这个时候就是他们行动的最好时机,毕竟混水好摸鱼嘛!虽然袭击海防港的时候已经用过这招了,但是兵不厌诈,不用白不用,白用谁不用?

木子牧和林子如一组,他们是从新兵训练的时候就开始认识的,之间的配合已经到了心领神会的程度。此时他们成隐蔽搜索队形,尽量把身体隐藏在黑暗之中, 谨慎而快速地向目标渗透。

对于使用伪装敌军这种方法……自从狼尾小队那一次大闹海防港之后,海防的守军就加强了戒备,还对内部进行了一次盘查,并使用了新的口令。再使用这种方法无疑是送羊入虎口。所以六个小组都不约而同地采取这样的办法:遇到大队敌军绕道而行,碰上单个或是一双敌军的话,嘿嘿……明白?同样,这种“李云龙战术”(只占便宜不吃亏,君不见老李每次都碰了个头破血流?)的危险性和难度也是最高的,而且也容易过早地暴露行踪和作战意图,但是特种兵干的就是他妈的这个!

木子牧和林子如一路上用刺刀干掉了三个两人巡逻组,有惊无险地摸到了目标大楼所在的那条大街。情报显示,那里是越人民军驻海防114预备役步兵师的师指挥部。该师师长陈爱国曾下令强征华国企业的交通工具以及大量华国司机,并纵容部下射杀120位拒不屈服的华国人,是上级指定必须清除的目标之一。

海防市政大楼里,拉机再次召集军政高级官员召开紧急会议。表面上,甚至宪法也规定,越南的最高领导人是国家主席,最大的权利机构是国会。但是,大家都知道,重要时刻能一语定乾坤的还是这位越国执政党的党委书记拉机同志。因为越国政府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官员是越执政党的党员!因为越国执行党是越南的唯一一个党派,而且它拥有300百万以上的成员!这些就是为什么拉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凭借。

目标大楼就在前方50米处,高大气派的一座现代化高楼。大门前用沙包堆了两个机枪阵地,机枪手借着微弱的月光警惕地盯着大街。由于害怕华国战机的轰炸,他们没有设置探照灯,守卫只能拼命睁大眼睛警戒。

隐蔽在附近一个黑暗角落的木子牧和林子如齐齐深呼了口气,相互看了一眼对方那涂着迷彩的脸,同时点了点头。两支加装了消音器和激光瞄准器的92式5.8毫米手枪几乎同时出现在两人手中。然后两人分散从两路向敌机枪阵地的背后摸去。

“卜卜!”

两声微不可闻的枪声响起,两个机枪手稀里糊涂的就接到了死亡请柬。此时变故突生!一个机枪手在临死之前扣动了扳机,清脆的枪声此刻显得特别的响亮。

“妈的,冲进去!”木子牧顾不得鞭那个临死都不忘打枪的叼毛的尸体,大吼一声操起95式首先冲了进去。

戴着夜视器的两人三五除下就把大厅里的一个班的警卫给撂倒了。楼上不断有越军士兵冲下来,都被两人精确的点射打爆了脑袋。刹时间大楼里鸡飞狗跳,一些文职军官操着一把仿54式手枪就往外冲,但都无一例外地被木林两人的95式给笑纳了。

两人逐个地快速清除各个房间里面的活物,一个军官的宠物狗也被5.8毫米步枪弹击碎了脑袋,挣扎都没一下就跟随它的主人共赴地狱十八层联欢了。

正在讨论越国路在何方的越军政领导人被激烈的枪声震惊了。华国特种兵杀进来了?拉机脸色惨白惨白的,要知道,为了掩人耳目拉机根本没在市政大楼布置过多的警卫部队!

会议室里的两个持枪警卫一冲出房门,一阵弹雨就把两人扫成蜂窝了。紧接着两个身着迷彩服的军人闯了进来。

木子牧一冲进来条件反射般地就是一个快速翻滚,成半蹲式无依托射击状,95式欢快地吐着火舌。刹时间几个倒霉的越军政领导层人物便倒在了血泊里。

终于看清楚了眼前情景的木子牧停止了射击,印入夜视器的是一片闪闪的金光,被眼前景象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木子牧手忙脚乱地摘掉夜视器。

这是……这是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越国人民军的老大都集中到这里了?嗯?怎么还有那么多穿西装的?干嘛的?

“林子,我们逮到大鱼了……”木子牧无意识地喃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