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揭批汉奸桑维翰

caishen1990 收藏 12 1171
导读:提到历史上有名的汉奸,不能不提五代十国时的后晋高祖石敬瑭,这老汉奸开了“儿皇帝”之先河,可以说,“儿皇帝”这个词就是打他这儿来的,中国历史上排得上号的大汉奸怎么也得算他一个;说到石敬瑭当汉奸的历史,自然而然的也就无可避免地要牵涉到一个人——桑维翰! 石敬瑭“发明了”“儿皇帝”一词,桑维翰“发明”了“铁砚穿”一词。 “铁砚穿”是一个著名的典故,是用来形容人意志坚定、决心大或者读书学习的勤奋刻苦的,可是大家万万不会想到,这么一个非常正面、褒义的词语典故,竟然是出自桑维翰。宋何蓬《春治纪闻》:“[colo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提到历史上有名的汉奸,不能不提五代十国时的后晋高祖石敬瑭,这老汉奸开了“儿皇帝”之先河,可以说,“儿皇帝”这个词就是打他这儿来的,中国历史上排得上号的大汉奸怎么也得算他一个;说到石敬瑭当汉奸的历史,自然而然的也就无可避免地要牵涉到一个人——桑维翰!

石敬瑭“发明了”“儿皇帝”一词,桑维翰“发明”了“铁砚穿”一词。

“铁砚穿”是一个著名的典故,是用来形容人意志坚定、决心大或者读书学习的勤奋刻苦的,可是大家万万不会想到,这么一个非常正面、褒义的词语典故,竟然是出自桑维翰。宋何蓬《春治纪闻》:“桑维翰试进士,有司嫌其姓,黜之。或劝勿试,维翰持铁砚示人日:‘铁砚穿,乃改业。’著《日出扶桑赋》以见志。”

桑维翰就是这么一位意志坚定的人,只是他的意志坚定用在了令人十分不齿的事上:桑维翰之于石敬瑭,类似周佛海之于汪精卫,他是石老汉奸的铁杆帮凶,披着为国家社稷的外衣,大行其卖国求荣之实!

《新五代史•晋臣传第十七》:桑维翰,字国侨,河南人也——祖宗八代真真切切的汉人中国人――就这个“慨然有志于公辅”的中国人,在石敬瑭割地向契丹求荣的过程中推波助澜一力促成。

高祖自太原徙天平,不受命,而有异谋,以问将佐,将佐皆恐惧不敢言,独维翰与刘知远赞成之,因使维翰为书求援于契丹。耶律德光已许诺,而赵德钧亦以重赂啖德光,求助己以篡唐。高祖惧事不果,乃遣维翰往见德光,为陈利害甚辩,德光意乃决,卒以灭唐而兴晋,维翰之力也。(《新五代史•晋臣传第十七》)

可见,他在背叛一事上是全力推动的,这倒还不算什么,更加严重的是在石敬瑭投降外邦这件事上也比石敬瑭更早就打定主意,是石敬瑭当汉奸的主要策划者,可能根本就没有经过什么“思想斗争”,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比石敬瑭走上汉奸道路更坚定、更“X无反顾”。在石敬瑭在背叛与不背叛之间犹豫不决的时候,“掌书记洛阳桑维翰曰:‵……今主上以叛逆见待,此非首谢可免,但力为自全之计。契丹素与明宗约为兄弟,今部落近在云、应,公诚能推心屈节事之,万一有急,朝呼夕至,何患无成。′” 。(《资治通鉴》卷二八零后晋高祖天福元年正)

正是由于他的出谋划策,坚定了石敬瑭的背叛之心,也正是由于他在契丹的“巧舌如簧”,开出了比竞争对手更高的回报:“……且使晋得天下,将竭中国之财以奉大国,岂此小利之比乎!”使得石敬瑭得以战胜另一个想当汉奸的赵德钧,获得了契丹国主的垂青,顺利当上了“儿皇帝”,同时也遂了桑维翰自己卖国求荣之愿——契丹主谓帝曰:“桑维翰尽忠于汝,宜以为相。” 、“……桑维翰皆创业功臣,无大故,勿弃也。”

——由于主子的赏识、夸奖和推荐,他如愿当上了相当于宰相的高官。这下没人敢因为他姓“丧”而看不起他了!

后来,石敬瑭的另一个重臣安重荣上书主张攻打契丹,桑维翰又出来阻拦,他陈述了几条理由,其中的一条就是:“契丹与国家,恩义非轻,信誓甚笃,虽多求取,未至侵凌,岂可先发衅端……”(《旧五代史•列传四》),他并没有把当初对契丹开出的条件换得契丹当皇帝当成一次“公平交易”,认为付出的少,得到的多,契丹还是对后晋“有恩”的,因此,他竭力反对晋“忘恩负义”攻打契丹。

事与愿违,“出帝即位,与契丹绝盟”——新皇帝的政见又和老皇帝不同,也就与桑维翰的汉奸路线相左了,既然如此,那也就当然“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就这个表面上事事以国家事为重,以皇帝事为重的桑维翰,在当了高官后,其贪婪的本性也终于暴露出来了。

除了这个原因致使桑维翰在新帝(出帝)手下不得宠外,“维翰权势既盛,四方赂遗,岁积巨万。”(《新五代史•晋臣传第十七》)恐怕也是重要原因这一。他的“收贿数额巨大”,以至于新皇帝接到别人的举报准备收拾他了,只是顾忌比较多,经其他大臣劝说,改成了逐渐疏远他,最后连契丹兵打进来了的时候他去求见都被告知“没空”。

到了契丹第三次反目入侵,在晋军主力被包围、国家到了要被灭亡的危急关头,皇帝却在后皇室花园训鹰,桑维翰叹道:“晋氏要亡了。”

玩了一辈子政治的桑维翰最后免不了还是死于政治,他的下场比周佛海还不如:

新皇帝由于桑维翰曾经劝过自己不要跟契丹翻脸而自己却没有听,怕桑维翰见到耶律德光之后,会说自己的坏话不利于自己,就不想让桑维翰再见到契丹皇帝。就暗示张彦泽想个办法,正好张彦泽也想乘机抢了桑维翰的财产,这下子正好趁机假公济私了。

别人见事不妙都劝桑维翰逃跑,桑维翰自恃深得契丹国主器重,契丹人来了对自己身家性命、荣华富贵没什么威胁,又是后晋开国元老,又谅后晋小皇帝不敢真敢自己怎么样,契丹本朝两边都吃得开,就故作姿态大义凛然地说:“我是国家大臣,现在国家到了这个地步,我又怎么能独自逃生呢?”,后来大祸临头了还虚张声势地说:“我身为晋国大臣,这次自然会以死殉国,你竟敢无礼?”张彦泽就假说皇帝有命令召见桑维翰,然后把他关进了监狱,当天夜里就让人勒死了他,然后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做了个“自缢身亡的假报告。耶律德光说:“我又不想杀桑维翰,他何必要自杀呢?”派人验尸后相信桑维翰真的是缢死的,就把尸体还给了桑家。他的家产都被张彦泽抢去——人财两空!

生死关头,他的契丹主子毕竟没有能够救得了他,这大节不修小节腐败的汉奸下场和后来大大小小的桑维翰们一样,也应了那句老话:莫言天道无报应,举头三尺有神明!

[同意发表]:197741


本文内容于 2007-9-24 22:03:00 被caishen199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