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箭石海岸(上部一)——不可知的遭遇

箭石戟儿 收藏 4 248
导读:记忆一格一格错乱地回放,仿佛几个月来的经历象一部新浪潮电影,底片已经销毁,只能拼凑一遍。

小引

在海边的房间里,我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写自己的文字,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我住在纺锤虫的城堡里,这个朋友生活在二叠纪晚期,它死后就把一切留给大自然了——它的身体变成化石——我就住在这个化石空间里。

对我而言,不管住在哪里,生活总被想象得光怪陆离;但如果拒绝冥思苦想,我也能过得很平静。

现在大约是很晚了,我觉得有些饿了。从城堡出去就是大海,如果我愿意,向左或是向右,可以在沿海的草地上走几个小时;从海岸望去海上,有一座小岛,我从未去过,也未见有人去过。

我喜欢在我的房间里静静地呆着,有朋友来的话,我会很高兴;否则我就一个人听音乐和写歌,慵懒是舒适的。

午夜了,我该去内陆的小镇找些吃的,我可以一碗粥消磨到天亮,然后回到海边,精神抖擞地看日出,这可以当成一个早课。每天都有许多老人从我的城堡旁边慢慢跑过。我是最靠近大海的人。

我从前有些冒险的经历,写也写不完。许多朋友已经许久未见了,而有些人已经死了,哪怕是我心爱的人。

我不知道我在海边的房子里能呆多久,目前看来虽然安逸,但是我的命运有许多不可知的遭遇,如果能预测五年或十年的未来,或许我会更加平和。

平淡安逸,年复一年有什么不好?

第一章 波西米亚

我在海边已经住了三年,每天没有任何变化,写作、上网、半夜去小镇、清晨看日出,没有任何故事发生。

每到周末我都会在海边的草地上步行几个小时,或者往东或者往西,两处都有海湾。我便在海边坐下来看风景,这里有时会有一些孩子在翻石头捉螃蟹和小龙虾,非常欢乐。

小孩子喜欢小动物,我从小更是如此,尤其喜欢昆虫。大约在十六岁时,我沉迷法布尔先生的《昆虫记》里,一边看一边想:如果能建一座花园,里面养着全世界的小昆虫该有多好……花园在一个大玻璃房里,昆虫在花园里自由地生活,孩子们和昆虫一起嬉戏。

我是个慵懒的人,记性不算太好,所以大约几年后便彻底忘记这个依稀的愿望了……

转眼就到了2004年,有一天福至心灵,我突然又掉进往年童话的陷阱,决定建造昆虫乐园。一定要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那几天心绪不宁,或是在梦中受了谁的指使,已经无法考证了。

我从QQ上召集了我最死硬的音乐朋友,他们都是狂热的自然主义者。我们创办了一个独立音乐机构叫做“箭石沙龙”,并且已经写了许多歌让别人传唱。我有许多奇思妙想,他们却比我走的更远。这次我想索性把所有人都聚集到城堡,箭石沙龙在此安家落户。我的城堡下面还有个地下室,很大。大家可以长期居住在这里,一边写歌,一边把这个花园开起来。

对于住在海边并且去做一件异想天开的事,正如我所料,五个人都表现热情,他们本是喜欢新奇的人,他们是彻底的波西米亚人。

最先到来的是箭石小树,第三天早晨他就到达小镇,我们一起在小镇吃牛腩米粉,然后步行回到城堡。

见到城堡,他的第一句话便是:好大的纺锤虫!

地质学家李四光教授曾经系统研究过纺锤虫化石,并且取名为“TING”,这种动物的化石与煤矿分布有重要联系。我想它或许也能叫橄榄虫,至少大家更熟悉橄榄的样子。

小树是个神经质的比较呆的家伙,有时候他的手臂会僵硬和发抖,拗都拗不动,我想这是他唯一强硬的表现。不过和他聊天是件快乐无比的事情,他的绘形绘声让你脑海里经常浮现奇幻的场景,并且久久难忘。

“我有个预感,我们来到这里,以后会发生惊人的事情!”

“你是怎么得出预言的?”

“你知道中美洲印弟安人的霍皮斯部落,在他们的编年史里,记载着地球的三次特大灾难吗?”小树望着大海,仿佛灾难将从海上降临一样,“第一次是火山爆发;第二次是地球脱离轴心后疯狂地旋转;第三次是一万二千年前的特大洪水。”

关于大洪水我当然知道,要不哪来诺亚方舟?接着几个小时我们探讨大西洲的沉没和上古的非洲人是否接受外星人教育的事件。

“我还想谈谈哈拉巴文明的消失,”最近在QQ上他好象老在说这个,“我有最新的分析结果,你相信吗?”

“是吗?我相信,任何毁灭总有其原因……”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对他说点别的:其实除了外星生命,地球上也与人类并存着别的文明,只是也许不在一个维度,我们看不见。我所知道的一种,它在过去、现在、将来,一直和我们并存,甚至融入我们的世界。对于那些周游宇宙的生命来说,穿梭时光隧道,来往自由,在哪里并没有任何区别。

“你说的对!事实上只要环境适合,那些高等生命随时可以居住在任何一个星球,也许在黑洞里他们只是在冲浪……你刚才还想说什么?”

于是我对他说:“你想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他咽了一下口水,表示他嘴巴有点干,所以愿意停下来听我讲故事。

下面是我讲述的故事内容:

“有一个地方叫‘灵都界’,大约也在我们地球之上吧,只是我们一般看不见,如果通过虫洞,就可以去到他们那里。说到虫洞,真是适合极了,我说的他们就是虫子:昆虫人、蜘蛛人、蝎子人……他们生活在灵都界,那是他们的世界。

由于一个机遇,我去过那里,是被一部会讲话的电脑催眠而去的。如此说来好象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好吧,就当梦境好了!见鬼,但我一直认为那是真实的。好了,会讲话的电脑催眠我去那里是有目的的,那就是帮助当时弱小的蜘蛛人反侵略。因为蝎子人的笔石国差不多就要灭亡蜘蛛人的菊石国,我要帮助蜘蛛人。

我的第一站是一个沙漠里的城堡,这个城堡是有夸克带保护的,没有人能够进去,当然,除了我。在这个城堡里有一个水晶球,我的任务就是守侯这个水晶球,因为它会孵化出一个蜘蛛人,那是菊石国的王子,等他出来,我们一起推翻暴政的蝎子人,光复故土。

终于等到这个王子孵化出来了,我就帮他取名字叫水晶。我们击掌约定,先建立三军部队,然后一起推翻敌国。这样我就受命组建空军,他去组建海军和陆军,我们暂时分开了。

忘了告诉你,到了那儿我换了蜘蛛的躯壳,并且我可以通过气流而自由飘行……因为我掌握了御风之术,风就是我的座骑,比筋斗云还厉害。我先到了笔石国的边境,想不到这儿有一个不隶属任何一国的摇光郡,郡主居然是冥冥中认识我的,她的名字叫猫眼。

于是我就在这个迷人女孩的郡里住下了,真是不可思议,我爱上她了,所以一住就是两年。等某天我突然想起我的任务时,她表示愿意起兵,帮助蜘蛛人反抗蝎子人。

这个时候,蝎子人的军事力量更加强大,可怜的水晶虽然招募了军队,却被蝎子人赶到海里,当上了海盗。

但是蝎子人多行不义,遭到了反击,这时候另一个有实力的天枢郡也起兵讨伐。各种反抗力量汇合在一起,终于强大得让蝎子人承受不住,结果是蜘蛛人反而灭亡了蝎子人国家。战争结束后,我和水晶签定协议:水晶光复菊石王国;箭石戟儿镇守笔石王国。两国划了边界,共同防御大洋对岸强大的昆虫人国家——昆仑帝国。”

“我相信你所说的,箭石戟儿陛下!成为国王之后,你是不是开始侵略别的国家,附近还有别的国家吗?”趁我喝水的时间,小树提出一个疑问。

“唉,本来我帮助水晶王复国后应该立即自杀回来的。可是当时局势不稳,蝎子人随时有能力反扑,结果就没有走。

大约一百七十年后,水晶王老死了。他的儿子水银王继位。这是一个反复无常的暴君。他想攻打大洋对岸的昆仑帝国,派人来问讯,我没有阻止,这一下惹出事端来了,直到现在还摆脱不了冤孽……”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树着急地问。

“我当初只是去帮助扶危助困,绝不能有二念的。后来因为没有及时回来,索性就想着等到老死吧。你知道我已是一国之君,难免恋栈啊。那边菊石国与昆仑帝国之间隔着一个大洋,原本世代互不侵犯。可是这一年水银王却不宣而战,从东、西两界同时渡海突袭,一下子攻占了昆仑帝国三个行省,实行焦土政策……唉,真是作孽,总共七百多万昆虫人惨遭杀戮,占去昆仑帝国人口三成。”

“因为你的纵容,他才发动战争的!那你后来怎么回来的?”

“我本该反对的!唉!真是太残忍了!后来昆仑帝国进行反击,消灭了本土上的所有入侵之敌,并准备渡海攻打菊石国,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老死……回来的!”

“你,哼,死得真适时啊!”

“我死了,回来一看,去了没有超过三个小时,真的!”

“那你说的冤孽缠身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相信这是真实的。根据因果轮回的宿命,我知道会有报应的,所以我不能去想,但是不想,我还是会痛苦,这是极恶的事情!”

“那是!你也称得上混世魔王了!你相信昆虫人能够来复仇吗?”

“我相信!你看那满世界的昆虫,都是他们变的!他们死后——呃,回到灵都界变成那里的人类,不断地周而复始!”

“哦,毛骨悚然!谢谢你的故事!你确实应该对昆虫们好一些,七百万,箭石戟儿先生,你是间接的凶手啊……呃!”

几日后,其他不安分的漂流者陆续到达。海面风平浪静,大家白天坐在一张长长的老式条凳上,商议昆虫乐园是在木屋里、草屋里还是一张大网里,甚至有人提议搭建帐篷,做一个成吉思汗那么大的王庭。

在面对面的时候,我更清楚地发现我们六个人都是混迹于地球的外星人,所以有什么怪念头也是情理之中。

昆虫乐园,昆虫哀怨,我来赎罪!大家开始进入命题,我却对未来充满敬畏!

第二章 穴居人

第一节

容我再重复这几位异想天开的朋友的名字:箭石甲衣、箭石棋子、箭石小树、箭石子云、箭石苍耳。

“各位,我们今晚就要住进自己的房间了,我们这座神奇的地堡分为地上地下两部分,地面上的是箭石沙龙,我们的客厅,而我们的地下居所更加舒适。

这整个空间是一个纺锤虫的化石,只是书上记载最大的纺锤虫只有几厘米长,而它却有九十几米长,为什么?我也觉得匪夷所思!另外把它打磨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我做的,你们看墙壁是多么硬的,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激光切割的,或许又是暴力的外星人干的!

希望各位别嫌我罗嗦,我这是在讲解古迹!这个空间由以下几部分构成;

一是门和窗。从外面进来当然是门,所以门是第一部分,另外离它不远还有一个不规则的窗,看这里,窗很大,没有玻璃,可以看海。这个窗的左上角还有一个不小的天窗,那里,我经常幻想有个少女坐在上面吹风。

二是大厅。从门进去就是一个大厅,喏,就在我们身处之地,大约有六十多平方——这个厅是由纺锤虫化石原有的许多个小独立空间打通而成的,打通得很彻底,摸一下,地表光滑,天花平整,你们看,这是原来隔壁的痕迹,斑斓的花纹每处不同。

从厅再往里走,那边,看见壁炉没?壁炉是拿来迷惑别人的,以为里面只有灰尘和一氧化碳,呵呵,早被我识破了!进来看,这里面是一个圆形的空间,这里是纺锤虫的初房,初房是所有房间的原点,其它所有房间都是围绕它呈螺旋形生长出来的。

初房不是很大,哦,你们全部进来有点挤了!你们看,这里有口竖井通往地下。这个竖井其实也是纺锤虫的一个独立空间,只是竖着往下,所以当作一口井看待。

我在井口绑了一根麻绳,你们看,在这里!呶,抓住它可以象攀岩一样荡下去,大约4米到了井底。

大家往下看!井底可分左右,右边接通相邻的5个空间,各有一个门,5个空间就是5个地下房间,你们每人一间,可以看海。

往左没有门,有一个很大的洞口,以前我看过里面,深不可测,用石头扔进去,没有回声,证明里面很大,也许直通大海,掉进去会送命!我用木条封住了洞口,千万不要想钻过去看究竟。现在我们回去大厅吧!”

我们回到大厅,又坐在沙发上,海风从窗口吹进来,大家都闭着眼睛享受着。

“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做回穴居人”,我指着壁炉说。

大家便开始观察壁炉,希望看出什么文字,告知什么外星秘密。

“还好,这个壁炉很高,它几乎象一个门”,甲衣比划着说,“这样我们便不会象狗一样爬进去……”

大家都笑了。

下午大家去了小镇,买了盥洗用品和一些食物,回来后便强烈要求去看那地下居所了。

于是我们愉快地从壁炉钻过去,当然,我们没有看到纳尼亚那样的风光。从初房一个个拿着绳子滑下去, 4米便到底了。墙壁上闪耀着迷人的荧光,这大约是一种海光,于是整个结构便一目了然。

“大家看,光线会随着热量加大减少而变化,这不是电灯,这是生物的感应……当你奔跑时,跳舞时,光线会很亮,因为你热血沸腾;当你安静下来看书,光线会渐渐柔和;当你入睡时,光线会变得很微弱,哦,变成祈祷晚安的密室!”,我又指着被我用几块木条杂乱无章地钉了起来的洞口,“小心左边!这里真象一个黑洞,你们看!”

大家凑到洞口,仔细往里观看,但是你无法看清里面任何东西,这里没有光,象一座空着的墓穴。

“太好了!这里象极了九号仓画家村,空间的未可知总给人活跃的思路!”小树说,“我喜欢这里!”

其他人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不住这里。请跟我到这边看看”,我把他们带回走廊,“这里有五扇门,请打开任意一间!”

棋子推开其中一间,门一打开,一片强光便照射过来。

“哦,别紧张,朋友们,请先闭上眼睛!”我提醒道。

大家都闭上眼睛。

“好了,请大家睁开眼睛!”二十秒后我说道。

大家睁开眼睛后,发现光线变得柔和了,象是自然光一样。

“你们看,这是一个房间,它有三十平方左右。你们看光线的来源,那边是不是大海?”

“是啊,光从靠海的一面来!”棋子说,“奇怪啊,箭石戟儿老兄,外边不是岩石吗,而且还长着草,而这竟然象玻璃,看出去好清楚!”

“超弦理论的运用!”我笑着说,“外面看里面和里面看外面是不一样的,而且外面的泥土、沙子和青草都是真实的,呵呵!”

“这样看来确实不错!”。甲衣说,“这里有卫生间,啊,木马桶?哦,那边可以放床,这里是桌子,上面可以放电脑,可以上网吗?”

“可以无线上网!”

“其它房间也一样?”

“是的!”

“那很好!”大家都很满意。

我的朋友都具有高智商,超群的艺术才华,但他们的身体构造都是普通人,不是水浒里的天罡地煞是神仙下凡。

几个月以后的一次水淹事件中,所有人结束了快乐的穴居时光。

由于他们表示愿意长期穴居在此,我很是高兴。

我们的昆虫乐园,在终点站的前一站为所有人接风。

第二节

意念真是奇怪的东西,它让你向往,又让你退缩。

一日我和小树坐在条凳上,望着海面。风轻轻吹来,波涛涌动,即使默默无语,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你去过那座小岛吗?”小树问。

“没有……”

“为什么?”

“不想去!”

“从未有想去的念头?”

“是!”

“那么就不会去了?”

“是!”

“这很奇怪!”

“是啊!不过这不一定是件坏事,好奇心会送命的!”

“什么?”

“哈哈,你知道吗?你看每天有许多晨运的,垂钓的休闲人士走到海边,但是从未有人真正靠近过这小屋子……”

“确实是……,我来这么久没有见过。”

“其实你只要仔细看,他们接近到一定距离后就会返身离开,精确地说,是5米,整个房子被“夸克胶子等离子带”包裹着,外围5米,别人不可能接近。人们的潜意识会让他们避开这里,那是不知不觉的。”

“那我们?”

“哈哈……开关在我意念中,你们当然自由来往。”

“这个,那么小岛……,”小树指着屋外又指着小岛,“你不想去,是因为有人设置了同样的保护?”

“也许吧!”

“但是我想去看看!”,小树指着壁炉,“他们也想去!”

“没有人会护送你们去的!”

天已经黑了。

第三节

仿佛穿梭在不同时空,昆虫乐园的计划在东拼西凑的想法中逐渐完整。太高兴的时候人仿佛会并发忧郁症,引发崩溃。

也许九月的台风会来得很猛,我们的花园既要保护花朵,又要全天吸收阳光,所以它外面的巨大的壳离地面四米是不透风的透明的墙,再往上是一格一格的金属网眼,阳光几乎可以全天照进来。

现在是七月,不过我相信我也只是稍微注意了一下才知道的,但很快便会忘记。他们连注意的兴趣都没有,我怀疑他们已经忘掉了自己的年龄。

昆虫乐园是我们人生的转折点,虽然看起来它象一个大玩具,但事实上它不是我们的玩具,而是上帝的。我们在上帝那儿也只是听从安排的小木偶。

一切不幸看似都不应该发生,比如被蜘蛛咬了变成蜘蛛侠,去小岛上被吸进火山湖,躺在地穴里被淹死——但是一切都按照上帝的剧本发生着……

第三章 烟灰

昆虫乐园大约有3公亩,种着许多植物,昆虫们自由在草叶中爬行、跳跃、荡秋千,甚至有些昆虫会结网,很有趣。小朋友们可以用手捉住它们,我想象知了这么驯服的昆虫是不会攻击人类的。

7月26日,我早上突然心绪不宁。中午时分,他们还在地下室睡觉,我无所事事地看着海面,那座熟悉而陌生的小岛,漂浮在晃动的波涛里。我觉得再也坐不住了,便想沿海边走一走,走到右边那个古木森森的海湾去放松一下心情。

我走到昆虫乐园里,看见昆虫们在安静地吃草,没有受我打扰。

“下午回来修剪一下枝叶!”,告诉了自己,于是我便走了。这一天实在是神情恍惚,也许是到了树林里,我爬上结在树上的吊床,便昏昏睡去……

这一觉做尽怪梦,我梦见了我们六人被外星人挟持,参加了他们的军队,后来建功立业,但是我却梦不到结果,大约我们后来都死了,所以结尾是一片空白。

死亡后的生活真痛苦,无边无际,无所适从……

丁零零、丁零零、丁零零、丁零零、丁零零、

……

手机不停地响,把我暂时从磨难世界带回来。

“不好了!棋子出事了!”子云在电话里急促地说。

棋子和小树提前进入花园修剪枝叶,发生了一件怪事,结果是棋子失踪,小树被巨大力量震晕,所有昆虫逃之夭夭。

我立即返回宠物花园。

“我们当时在东西两处分开修剪枝叶,大约是晚上八点多吧,当时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有一些怪响,感觉象昆虫身体摩擦的声音,很轻微但是很清晰,我就问棋子听见什么声音了吗?他说是昆虫在飞,我就没再问了。但是确实还有奇怪的事情,就是我觉得叶子上很干净。这是什么感觉呢?就是昆虫很少几乎看不见了。虽然有些树昆虫是不喜欢爬在上面,但是感觉就是有些异样。我在一棵树上修剪了大约八九分钟,准备去下一棵时,听见棋子的惨叫声,很沉闷。我就觉得奇怪了,他难道被什么东西咬了?这时我和他相距大约四十米而且中间隔着许多植物,所以是看不见的。我就一边问怎么了,一边跑过去,天啊,太可怕了,棋子周围一圈植物都倒了。一只怪物,哦,一个人形怪物用两只手卡住了棋子的脖子,把他举在半空,棋子看上去已经昏迷了。这时怪物突然回过头,冲我发出吼叫,我只是看见它吼的样子,却听不见声音,但是耳朵却受到极大的压力,头就非常晕了。唉,我来描述那只怪物吧,它有两米多高,是一个巨无霸,它的身体五彩斑斓,仔细看你便会发现它是由许多细小的昆虫构成的,昆虫们不断地扭动身体,进进出出,但是使整体保持原有的形态,在怪物吼叫的时候,从嘴巴里掉出许多虫子,但是很快它们便爬回或飞回那巨大的躯体了。

我看见棋子被这么一个怪物捉住,心里一急马上从地上抓了一棵树便向那怪物扫去……

怪物一见,马上往后一跃,很快身体形状一变,变成一只蜻蜓,仍然用六只脚抓住棋子,身子一缩,翅膀一扬,便冲向上面的金属网,一下子撞开便飞走了,整个盖子几乎都掀掉了……”

小树眼中闪过惊恐的光!

我们安置好小树,便去商议下一步的计划,而当所有人都在箭石沙龙商量救人对策时,昆虫乐园却发生了自焚……

我们知道掳走棋子的力量又回来作恶了,仇恨压抑在心里,我们没有动,只是让我们以后能更痛快地回报给对方。

整个花园笼罩在火海之中,没有人去关注,仿佛是一场隐形的焚毁,昆虫们细小的碎屑、新鲜植物化为干柴,仇恨将钢铁熔化成水……

心平气和地面朝大海,便能接受一切罪恶化为乌有。当你转过头,确认一切化为灰烬,如果你没有记忆,一切的一切都无声无息。现在海风肆意地吹,不消一刻灰烬便无影无踪……遗址?那还是一块处女地!

上帝弹了一抹烟灰,迷蒙了我们的双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