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陈真 作品相关 [转贴]历史上没有陈真,霍元甲弟子传记

新军上将 收藏 1 3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7/


霍元甲的徒弟有不少,其中一部分是他的家乡——天津卫南洼小南河村人,比较有名的就是刘振声、张文达,还有边云山。霍元甲去上海打擂时,边云山刚刚成人,非要跟着,霍元甲没让去。1982年,我采访边云山时,他老人家已是九十岁的高龄,详细地向我介绍了刘振声和张文达的故事。


刘振声本是河北省景州人,早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贫苦。小南河有一位吴姓者,身高力猛,又行大,因此,人称大吴老。大吴老是个单身汉,靠贩牛为生,常去景州买牛,经人撮合,娶了刘振声的母亲,刘振声随之也到了小南河。刘振声喜欢使枪弄棒,很快就拜在霍元甲的门下,跟他学习武术。后来,霍元甲去了天津卫谋生,刘振声也跟了去。因刘振声习武能吃苦,胳膊上的功夫相当厉害,被人称为“铁胳膊刘”。


小南河村东的边村有一个天主教教堂,刘振声的母亲受人引领,加入了天主教。庚子年间,义和团起事,见洋人就杀,后来发展到洋毛子二毛子都杀。所谓二毛子就是天主教教徒和帮助洋人做事的人。边云山老人当年讲述说,那天是太阳快要落下去的时候,忽然有人喊义和团的人进村杀二毛子来了。顿时,有天主教徒的人家都吓坏了,到处东藏西躲。大吴老跑得快,躲进了南场,刘振声的母亲却没能逃掉那一劫,丢了性命。


霍元甲的另一个得力门徒张文达也是小南河村人。霍元甲去上海打擂时,刘振声和张文达都去了。因英国大力士奥皮音被吓跑,上海百姓虽欢呼雀跃,终于得以扬眉吐气,却因没能一睹霍元甲的武功风采而备感遗憾,擂台之下每天都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霍元甲为让上海人一饱眼福,命张文达假冒山东武师,上台比武。从此,人们就都戏称张文达是山东张。


张文达的儿子张凤枝今年已98岁。他老人家会木工活儿,当年我在学校任教时,他老人家专门给学校修桌椅,曾跟我说,小时候见他父亲在院子里练功,手腕粗的白蜡杆抖起来能像柳枝一样,一声喝喊能用白蜡杆挑起一包粮食。至今,张文达的后代们一个个还都是膀大腰圆,英武彪悍。


至于陈真,绝无此人,那是香港电视剧虚构的一个人物。


在武学上最得霍元甲真传的,还要说是他的次子霍东阁,很多地方比霍元甲有过之而无不及。


霍元甲最初是怎样成名的


霍元甲幼年体质瘦弱,其父霍恩第督教子侄辈习武时不愿让他参加,怕他日后习武不成坏了霍家拳的声誉。而霍元甲不愿当懦弱无能之辈,便暗下决心,偷偷练功,暗中与众弟兄比较。天长日久,霍元甲居然练出一身好武艺,身体也逐渐发育得健壮起来。


那时,霍元甲家中的生活还不算宽裕,农忙种地,农闲时便挑着柴担走二十多里路去天津卫卖柴。一日,霍元甲挑着柴担来到西门外的西头弯子,柴禾还没卖,便有“混混儿”来要“地皮钱”、“过肩钱”,而且出言不逊。霍元甲与之口角起来。混混儿没把这个卫南洼的庄稼人放在眼里,骂骂咧咧脱掉羊皮袄便朝霍元甲打去。霍元甲动作快,一闪身使混混儿扑空,摔个嘴啃泥。混混儿恼羞成怒,爬起后飞脚去踢。霍元甲伸手抓住混混儿的脚脖子,一拉一推,又将混混儿摔个仰面朝天。这一回,混混儿知道了厉害,爬起二话没说,撒腿就跑。工夫不大,那人又招来十几个手拿刀枪棍棒的人,把霍元甲团团围' ;&,"vIE' ;&,"柴的大扁担,沉着应战。待混混儿们打来时,霍元甲挥舞扁担,左突右刺,前扫后抡,在呼呼风声中,混混儿手里拿的刀枪棍棒被打飞不少。就在这场恶斗愈演愈烈之时,突有X喊:“住手!”来者是混混儿的头目,脚行的冯掌柜。冯掌柜见霍元甲武艺高强,是个英雄人物,便有意收留他为自己壮威。冯掌柜对霍元甲十分殷勤,买下柴禾,又设宴款待,希望他能来脚行管事。


霍元甲征得父亲同意后,便来到天津谋生。霍元甲当了脚行的管事,却看不惯脚行勒索平民和商贩的行为,将什么“地皮钱”、“过肩钱”、“磨牙钱”、“孝敬钱”等五花八门的苛捐杂税免收不少。时间一长,霍元甲的行为得罪了冯掌柜和众混混儿,没法不和他们分手。


其间,霍元甲结识了农劲荪。农劲荪是北门外竹竿巷怀庆药栈的掌柜,很看重霍元甲的武艺和人品,便将他请到药栈来帮忙。


药栈经营的是药材,大批药材从水路运来,在南运河北大关码头卸货,搬运进药栈后,再转卖给天津各中药店。成捆的药材搬运装卸都需要力气。药栈里原来有一个力气大的汉子,遇上大捆的药材,别人搬不动时,他就大显神通,因此也常居功自傲,称王称霸。霍元甲来后,他很忌妒,总想找机会较量。后来,就发生了轧路石碾堵大门,青石碌碡堵井口的一连串事件,都被霍元甲一一破解。那人自讨个没趣,知道斗不过霍元甲,便不辞而别,只好另谋它就。


经过这次风波,使霍元甲名声更大,更多的人知道了他是位武艺高超的大力士


光绪二十六年初春,霍元甲又做出一件震撼津门的大事,为替平民百姓伸冤,使“铁砂掌”打伤皇家运粮船队的镖师。运粮官一声呐喊,命清兵将霍元甲捆起。霍元甲自恃无过,也不反抗,任清兵捆绑。这可急坏了农劲荪,正在不知所措时,恰逢当朝体仁阁大学士徐桐在此下船换轿。农劲荪也顾不得风险不风险,急忙闯过去喊冤。徐桐听禀报后,命将霍元甲带来,问清情由,慨叹霍元甲是条好汉,责怪粮船镖师仗势欺人。徐桐得知霍元甲是卫南洼小南河村人,不由甚喜。原来,徐桐的官地就在卫南洼大侯庄一带,临近小南河。徐桐对运粮官说:“粮船镖师欺人太甚,霍元甲打抱不平,有何之过?”运粮官只好放人。


后来,这件事成为武林中一段佳话。霍元甲的名声也因此传得更远。


农劲荪是何许人


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霍元甲》中,霍元甲从少年到青年乃至中年都有一个亲密的伙伴,他就是农劲荪。少年时的农劲荪帮助少年霍元甲练字完成作业,使霍元甲能有充足的时间习武,青年时的农劲荪帮助霍元甲开武馆授徒,中年时的农劲荪倾其“沽月楼”所有帮助霍元甲创办精武会。在电影中,农劲荪与霍元甲的关系真比亲兄弟还亲。事实也确实如此,但细节却大不一样。


其实,农劲荪是南方人,青年时曾留学日本,颇有学识,且爱好武术,善交武林豪杰。农劲荪之父在天津北门外竹竿巷开个怀庆药栈,专做药材生意。有一次,装药材的货船从海上驶往天津,途中遭遇日本海盗,农劲荪之父身葬大海。农劲荪满含悲愤,接过父亲留下的怀庆药栈,苦心经营。农劲荪认识霍元甲后,真是一见如故,很快成为莫逆。农劲荪把霍元甲请来帮助自己经营药栈,闲暇时或切磋武艺,或谈天说地。农劲荪知识渊博,又有爱国热肠,常以激愤的话语痛斥清廷的腐败和东、西方列强的贪婪无耻。霍元甲听农劲荪讲话句句感觉新鲜,觉得这个农先生很了不起。霍元甲逐渐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也逐渐激发起他的爱国之志,报国之心。霍元甲的确受农劲荪的影响很大,日后,在民族危难之时多次挺身而出,吓跑俄国大力士和英国大力士,打败日本柔道队,创办精武体育会,都与农劲荪不无关系。当然,农劲荪也一直给予霍元甲经济方面的援助,是霍元甲的坚强后盾。


精武体育会成立不及两月,霍元甲遇害,顿使精武会陷入风雨飘摇中。精武元老之一芦炜昌君于1919年曾撰文说:.是时,精武会于百计维持中,经无数波折,始克于次年。庚戌秋(1910年)会长农劲荪以会款支拙,特假新舞台开运动会筹款。可见,霍元甲逝世后,精武体育会会长已是农劲荪。农先生在艰难困苦中不遗余力,千方百计维持,确保霍元甲创办的精武体育会能顽强地生存下去。他这样做是对武术的热爱,是对好友的忠诚,更是为了不让日本浪人毒害霍元甲后,再扼杀掉精武体育会。霍元甲、农劲荪的心血都没白费,精武体育会历尽艰辛,终于走出阴霾,突破黑暗,迎来黎明的曙光。


霍元甲究竟是怎么死的


李连杰主演的电影《霍元甲》中说,霍元甲因误喝被人放了毒的水,然后与日本人田中安野比武,因毒发败北,被田中击中吐血而死的。因受电影的篇幅所限,如此设计无可厚非。但是,我在这里要告诉读者霍元甲的真正死因。


1909年,因那时国衰民弱,饱受羞辱的中国人被列强称为“东亚病夫”。一些西方的武术家和大力士也跟着起哄,到中国来逞强欺辱华人,英国的大力士奥皮音就是其中之一。奥皮音在上海味莼园设擂台,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专收中国大力士”,每日在台上叫嚣,耀武扬威不可一世。可叹的是,中国虽是武术之乡,却数日无人敢上擂台与奥皮音较量。消息传到天津,霍元甲热血沸腾,再也按捺不住,毅然前往上海,要与奥皮音一比高低。赛约签好,等到比赛那一天,奥皮音却没了影儿,原来他害怕这个北方来的“黄面虎”,已经悄悄乘船逃离了上海。消息传出,上海人无不为之振奋,涌到擂台前为霍元甲欢呼庆贺,也是为满腔屈辱的中国庆贺。人们在擂台前久久不散,天天有数不清的人在擂台前徘徊。霍元甲懂得人们需要什么,他与农劲荪商量,何不借此机会好好宣传一下中华民族的国粹——武术!于是,霍元甲便和弟子们在擂台上假装比赛。这真使上海民众大饱了一次眼福。


时值盛夏,各校学生都正在暑期。很多学校纷纷邀请霍元甲师徒前往学校当武术教练,教学生武术。受此启发,霍元甲又与农劲荪商量,决心成立一个精武体育会,将一生所学武艺传授给更多的人,希望中国人都能像习武人一样健壮,摆脱“东亚病夫”的耻辱帽子,为强国强民贡献一份力量。霍元甲的这一构想得到农劲荪的大力支持。农劲荪又联络其他爱国人士加盟,就在那个夏天,中国的第一个精武体育会在上海成立了。


是时,日本柔道队惊闻霍元甲在上海的举动后,很不服气,挑选了十几名队员前来上海与霍元甲比武。结果,日本柔道队大败,队长的胳膊被霍元甲打折。日本人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日本柔道队队长拿出以武会友的假真诚,宴请霍元甲,使其放松警惕。席间,柔道队队长得知霍元甲患有咳血症,便推荐日本医生秋野为其治病。霍元甲也是受了中国武林界侠义精神的影响,完全相信了秋野。哪知,服用一月后,病情不但没见好转,反而越发加重。经医院化验方知,霍元甲吃的药中被放进了慢性烂肺药。令人遗憾的是为时已晚,霍元甲已经无医可救。就这样,一代英豪,武术大师,撇下他刚刚创立起两个月的精武体育会,撇下他的妻儿老小,撇下喜欢他崇拜他的中国人,升天而去了。


毒死霍元甲的那瓶药,一直在上海精武体育会中存放着,《精武本纪》也有记载。直到全国解放后的六十年代,还有人撰文提说此事。


霍元甲后继有人


霍元甲逝世后,精武会曾经一度很危险,大有解散的可能。当时,学员尚无成绩可言,社会信誉还没树起。为救精武会于水火中,农劲荪命刘振声火速回天津去接霍元甲的弟弟霍元卿及次子霍东阁赴沪。叔侄二人来后,严加训练,学员武功才开始有长进,社会信誉日益建立起来。很快,上海各学校闻风而起,一时间,习武之风席卷上海,又迅速遍及大江南北,绍兴、九江、松江、汉口、广州、香港等地纷纷成立精武分


会,会员由最初的70多人,发展到十几万人。一时间,造成教练匮乏,武术人才奇缺的现象出现。


霍东阁自幼聪颖过人,爱好武术并能刻苦练功,深得父亲宠爱。据霍元甲的长女霍冰茹回忆说:“我二哥幼年时就很聪明,在家乡上私塾时,不论先生让背嘛文章,他只要看几遍,就能背下。先生对他总是赞不绝口,夸他是‘神童’。后来,我父亲去农先生的怀庆药栈做事,把我二哥送进城里法华学校去念书,到那里成绩还是特别优秀。我父亲去上海打擂,临走时一再嘱咐母亲,说老二太聪明,将来一定有出息。我不在家,你千万别让他失学。”


万没想到,霍元甲一去不返,受日本人毒害。霍东阁不得不失学,16岁就随叔父去精武会任教练,担负起乃父的未竟大业。


霍东阁与叔父及其他同人前辈拯救起精武会后,未满足现状,于1919年,又亲赴广州创办精武体育会。


霍东阁武功基础甚佳,又经过任教十年的磨砺,越发成熟高强。在广州期间,曾受海军司令温树德之邀,任海军技击教练。后因温树德倒戈孙中山,归附北洋军阀,霍东阁愤然辞去海军教练职务,离开温树德控制的广州,只身去了华侨聚居的南洋,到印尼爪哇岛上去创办精武体育会。


霍东阁在南洋历尽艰辛,在华人圈内广泛宣传乃父的“崇尚武术,强国强种,摘除东亚病夫帽子”的精神,用近三年的时间,先后在巴达维亚、泗水、万隆等七座城市创办起精武会,进一步扩大了精武会的影响。


☆ ★本文为 piaoping 与 天使宠物论坛 共同所有,如要转载,请注明:转自【天使宠物论坛】 ★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