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空降(九)

zy1973 收藏 10 10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20时

张冬初所在的258团确实捡了个便宜,由于敌人收缩防守,他们一路上只受到一些骚扰。他们进入了南港区,总算碰到了一股较大的敌人,但团部已经呼叫了空中支援,一通精确轰炸便把敌人打退了。部队一路沿着南港路和高捷铁路线搜索西行,速度也慢了些,真没碰上一个敌人。

张冬初和陈康的突击车一车一边的在街道两边缓慢前进,大多数人的枪口都朝着斜上方,只有陈康车上的12.7毫米机枪和张冬初车上的机关炮左右交替指着前方。战士们都戴上了夜视仪,张冬初手中还有一个设备,从这个设备上可以看见自己和兄弟排的位置,这只是一个排用级别的设备。张冬初他们的任务已经由保护侦察排改为尖兵排攻击前进了。侦察排已经后退和大部队一起了,天上,营属、团属无人机在不同高度盘旋,它们代替了侦察排。

激烈的枪声就像遥远的在天边一样。绿幽幽的视界里,张冬初看见陈康在街那边冲他说话,耳麦里传来陈康的声音:“班长”,陈康还是改不了口,“说实话吧,班长,这么久了我连一枪都没放过!”张冬初没好气的吼道:“闭嘴!”其他战士窃笑。其实,他们都差不多。他们一排由于排长失踪,又缺编。从跳伞下来后开始执行空降场警戒任务时,他们就是预备队。然后,打林口时,他们保护侦察排,虽然先于大部队行动,但又没与敌人接触。等到开打时,他们又随侦察排后撤。追击296旅时,296旅又被空军炸了个稀烂。当他们眼看就要追至淡水河岸,与敌人接火时,又被命令停下等候。现在,从文山区过来,连一只兔子都没有打着。侦察排后撤,张冬初的排回到了二营。他们连的二排损失较大,二排长又负伤后送,便把一、二排合并为一个排,仍由张冬初任排长。又被任命为尖刀排,最先前进,好不容易有仗打了,可敌人又不配合,跑得没影了。

终于有了好消息,据无人机侦察,在松山捷运车站有敌人驻守,兵力不详,但不超过一个连。张冬初恨不得叫车开快点,但他忍住了,仍按规定速度前进。其他战士也有点高兴,特别是陈康,喜形于色。

驻守松山车站的是台军一个装甲连,其连长倒不是那种死硬的台独分子,而是一个军校毕业的军事痴迷者,总认为自己胸中有雄才大略,可惜年纪太轻,资历太浅,以至于怀才不遇,明珠埋于沙砾之中。眼见有展现才华之际,怎可退却呢。共军沿南港路、铁路线而来,此地狭窄,共军不好展开,正好打伏击。他将麾下十二辆装甲战车全部藏入民房,对着共军来的方向。其余士兵不是藏于地下管道之中就是藏于民房之中,还在沿途安放了地雷。他在松山车站里也布置了两挺机枪,却是遥控的。他知道车站是共军攻击的重点,所以不再里面不设一兵一卒。一切布置就绪,单等共军前来。

由于台军的搜侦能力在我军的打击之下已经严重的削弱,通讯又不时受到干扰,这个台军连长根本就不知道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团,数量上的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否则,以他的微小兵力,怎会有如此勇气,可真是“无知者无畏”。

然而,就在台军连长踌躇满志、豪情万丈之时,有士兵前来报告敌情:松山车站南面出现敌人,数量不清楚,但超过一个营,因为六个街口都发现了共军。连长不愧是专业人士,立即意识到自己两面受敌,人数上绝对处于下风,坚守就是送死。何况上峰没有坚守的命令,于是,连长命令士兵们交替掩护,全线后撤。

出现在松山车站南面的是315团,他们的一个营从信义区过来,其主力在好不容易找到路的情况下,经永春、兴雅杀过来。他们接受的命令是威胁忠孝路一线敌人的左后方,吓跑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台军连长,是他们没有想到,也不知道的。

张冬初听说敌人跑了,立即下令加速追赶,又被团部亲自下令阻止,因为通讯问题,与315团联系出了问题,双方就只知道大致位置,具体方位都不清楚。我们向西,315团向北,搞不好就会误击。张冬初不得已,停了下来。

8时20分,258团和315团在松山车站会师了,唯一不高兴的就是张冬初他们。

8时,270团便已全部渡过了淡水河,全团所有战士下车,掩护着战车,分成十多路沿着大小街道向东攻击前进。他们队面对是1000多名台湾后备部队,街面上的敌人很快就被歼灭、击退。麻烦的是楼上居高临下的敌人,他们手中有可以在室内发射的瑞典火箭AT-4,不到十分钟,我军就有八辆战车被击毁。其他战车要么不是躲进临街房屋一层,要么就是拖后等待步兵先把敌人解决了之后再说。我军步兵很快突入房内,一部分战士向上清剿,一部分战士利用定向炸药,炸开墙壁,在楼房中穿行,以形成迂回,威胁敌人,迫使敌人后撤。这种战法在258、315等团作战中很有用,敌人已感到自己有被包围的可能,就会后撤。没想到这只敌军非常顽强,战死不撤。我军是多线推进,有的敌人火力点已经完全陷入我军地包围之中,也不投降,仍然死战到底,控制着自己该控制的街道,反而逼使我们必须解决掉他们才能放心前进。既然大家意志都一样坚强,那就只有拼战术、拼技能、拼武器了。对这些顽强的火力点,我装甲车是避而远之,而是步兵用狙击手或机枪压制住敌人的火力后,再向敌人火力点发射单兵云爆火箭弹,这种云爆火箭弹有着串联战斗部,一级战斗部开路,二级战斗部云爆弹延时起爆,即使敌人封住了窗口,我军的云爆火箭弹仍能打得进去,并能造成很大堤破坏。再有其他战士向上搜索残敌。这样一个点一个点的拔,尽管在八点半的时候,270团也推进到了建国北路与民族东路一线,但在后面,拔点战一直在持续。敌人终究是一支后备部队,其战术能力还是不如正规军,最终我军清除了我控制区内的所有敌人火力点,并抓获了不少台军士兵,而我270团也损失了20多辆装甲战车和近百名战士,还有300多人受伤。经过审问抓获台军士兵,这支部队的人员组成基本上是台南籍后备士兵,很多还是陈水扁的老乡,甚至还有原住民,都是台独的支持者。他们恰好是台军计划构建的城镇作战后备旅、山地作战后备旅、海岸作战后备旅中的城镇作战后备旅,由于人员不够,他们不是满编的一个旅。幸好不满编,否则,我一个团根本不是对手。他们没想到我军会此时开战,他们本是全岛流动适应性训练时,走到台北时正巧碰上的。我军很快把台南籍士兵的顽强战斗意志和特殊表现上报了北京,以提醒其他参战部队。

而同270团一样渡河的323团369团和260团在渡过淡水河后,还要渡过基隆河才能进入台北市区,而基隆河上的桥梁同样被炸掉了,要渡河,还是有大堤的问题,又只有请空军支援。而危险的是我军三个装甲团暴露在了基隆河和淡水河之间的狭小地区,对岸的特战旅和空骑旅都是有自己的炮兵的,虽然已经饱受我军炮火摧残,但肯定会有残留,至少都还有迫击炮吧!我军323、260、369团都暂停了渡河,各自寻找掩护。

我空军一面炸堤,一面为我军三个装甲团提供保护,空军对基隆河北岸凡是有敌人活动的地方进行了覆盖式的轰炸,我三个装甲团处在危险之中,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附带毁伤的后果了。我们跟美军不同的是战争的性质。美军近年来所进行的几场战争都是侵略战争,他就不得不考虑被占领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反应,不得不把对平民生命、财产的附带毁伤看得很重。而我们进行的是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的“卫国战争”,“领土”、“主权”高于一切,为了维护祖国的领土与主权完整,任何东西都是可以牺牲的。更何况我军早就通过广播、电视以及传单,警告民众战端一开,就要备足一周的水和干粮,躲进地下掩体或疏散。而且我军使用的炸弹都只是普通航弹,没有钻地功能。

既然炸了,就不必顾及,空军就像开了杀戒一样,那里有了敌人,那里就会有轰炸。火箭弹、航空炸弹,甚至用机炮,歼十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不需要精确轰炸了。强五不够用,歼七也披挂上阵当对地攻击机用,挂着两个火箭弹巢与四枚炸弹在台北士林区上空招摇过市。“飞豹”也来凑热闹,偶尔客串一把,这不过是空军对“飞豹”改型的对地攻击性能进行得一次小测试。除了政治需要,没有把台湾“总统府”炸烂,其余军事目标都成了攻击对象,特别是“衡山”指挥所受到了燃烧弹的优待。什么特战旅、空骑旅,至少炸死、炸伤2000人,还有3000多人藏进了民用掩体,还有3000多人则妄图向台北市外逃跑。

忠孝路上的敌人在得知左翼危险时,又只好后撤,本想撤到南京路再建防线,但张冬初的车子已经出现在南京路东段的尽头。于是敌人干脆撤至民生东路一线,在这里,敌人宪兵部队早已做好了准备。

张冬初他们终于开火了,但令人郁闷的是一交火便有一名战士牺牲,两名战士负伤。他们是在南京东路向右转时,遭到了楼房上敌人的攻击,虽然他们很快摧毁了敌人的这个火力点,但自己也有了伤亡。敌人正在后撤,张冬初他们想追赶,但速度怎么也提不起来,因为有很多台军士兵放下了武器在路边等候解放军的到来。总不能不理这些人,你一过去,万一他们在后边开枪咋办?张冬初他们又只能一路搜缴武器,等候大部队来收容这些台军士兵。好不容易脱开身,但向前推进至建康路便无法前进了,敌人的阻击越来越猛烈了。这时已经8时30分了。

452团和486团也推进至了南京路以北地区。270团也推进至了建国北路、民族东路一带。而315团已经跨过了基隆河。315团能跨过基隆河实属意外之喜。按照我军推测,在我军攻入市区后,敌人肯定会炸毁基隆河上的桥梁。按计划,315团该留在基隆河南岸和258团收拾残局。战局的发展也如我军所料,敌人在我军攻入市区后,就炸毁了基隆河上的桥梁,但没想到的是内湖区谭美小学附近的一座桥梁被我军地下特工保护下来了。既然机会来了,就不能错过。离这座桥最近的部队是258团和315团。258团减员较多,315团还算完整。于是,315团便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了基隆河,沿中山高速公路西进至基隆河边,再沿河攻向大直区。

8时30分,270、258、452、486团没有作任何停留,便发起了新的进攻,其攻势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但绝不是人海战术,而是依靠强大的火力。虽然我军在这个局部地区已经取得了人数上的优势。258团张冬初带领带尖刀排在我强大火力支持之下,并不理会楼上的敌人,而是利用探测雷达和定向炸药在楼房中寻找敌人的防守漏洞和薄弱处,穿墙而行,打开一条通道,担负攻击任务的部队随后跟进,大胆的进行穿插,楼上的敌人交给后面的部队。楼上的台军眼见自己就淹入我军的包围,他们可没有台南籍士兵的那种意志,没等我军后续部队收拾他们,他们自己要么投降,要么就后撤了,而后撤的士兵在途中同样要么投降,要么被歼灭。

452、486团在推进过程中,在中泰宾馆受到了阻击。中泰宾馆的敌人在一楼便布置了重兵,我军已是无法穿越或占领。而中泰宾馆本身便可以控制三条街道,再以它为依托,前后左右建筑内的敌人加起来一共控制了六条道路,大大延缓了我军的进攻速度。只好请求空军支援,而此时正是我空军正在为369、323、260团提供空中保护和炸堤服务的繁忙之时,而且执行这些任务的飞机绝大部分是强五、歼七等老式飞机,全靠“空警-200”预警机用语音指挥,已经是非常紧张,对松山区地面部队的请求竟然无法受理,虽然空中还有闲得没事做的歼十飞机。地面上,空前指冯绍东一面命令部队另想办法,一面越过空中指挥,向更高一级指挥请求空中支援。452团决定走下水道,他们有台北市政管网分布图,没想到敌人也有防备,在下水道里安放了跘发雷等反步兵地雷,反而让我军损失了好些战士。

270团是由西向东进攻,敌人防守重点是南面,他们相对来说比较顺利,在减员近三分之一的情况下,跌跌撞撞的沿着民生、民权、民族三条道路,攻到了复兴路。松山机场已经出现在民族路上的解放军战士的视野里。有了前线步兵观察哨的支持,我军炮兵更是如虎添翼,一颗颗炮弹准确的落在了松山机场守敌中,315团也隔着基隆河用迫击炮、无后坐力炮骚扰机场守敌,松山机场的敌人都挨打了,民生、民权路上的敌人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窘境。

8时55分,空前指的请求终于等到了北京的理会与批准。57分,两架歼十飞机临空,在地面激光照射指引下,8枚250公斤的激光制导炸弹分别从不同窗口飞进了中泰宾馆,巨响过后,至少有200名台军士兵埋进了废墟。紧接着,又有两架歼十飞来,对其他建筑进行了精确轰炸,前进的道路开辟了。

9时,258团便攻打到了民生路,驻守这里的台军宪兵部队早就修好了防御工事,阻击非常顽强。258团见其他团还没有推进至这一线,为了避免孤军深入,决定放缓攻击,清缴攻占区内的残敌,等待兄弟部队推进。

9时20分,452、486团也推进至了民生路,与258团保持了一线。270团则攻占了民生路、民权路的一段,敌人控制区与只剩下了松山机场和敦化路以东,基隆河以西之间的民生路到民权路再到机场这一小块狭窄地域内了。

空军的覆盖式轰炸被叫停了,又开始了精确轰炸。常常是一枚250公斤激光制导炸弹只对付一个工事或一个窗口,而这种轰炸对敌人所造成的震撼与心理上的压力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敌人快支持不住了。仅10 分钟,4个团一线平推至了民权路。过了民权路就是松山机场。

在士林区,正是由于空军的努力,地面部队反而成了配角,没有什么大的战斗。我空降军三个装甲团在9点才真正渡完河,9点半的时候,鲜艳的五星红旗就升起在了台湾“总统府”,而这一镜头,立即被随军的中央电视台的记者用卫星传回了北京,紧接着,中央电视台所有的频道,包括音乐、戏曲频道都转播了这一历史性的画面,在探照灯的光束中,五星红旗照亮了全球。

五星红旗在伪“总统府”升起的消息传到了松山区我参战部队中,这消息比强心针还强心针,数十只军号同时吹响了冲锋号,3000余官兵高喊“冲啊!”、“杀!”,发起了最后的进攻。这号声和喊杀声就像海啸一般平地升起,排山倒海的向敌人压了过去。台军终于崩溃了,他们开始撒丫子往后跑,什么指挥官,什么督战队,谁阻止我逃命,我就跟谁玩命。逃跑的士兵要跑过松山机场,跑向基隆河,那里还有一座桥——大直桥,通向大直区,那是敌人留下的后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