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士违法以后怎么处理?

wwjc 收藏 37 9021
导读:[glow=255,red,2][size=16][B]战士违法以后怎么处理?[/B][/size][/glow] 熄灯号吹响了,二连指导员没有熄灯还在处理材料。 “报告!”指导员听到门外面有人喊,头也没有抬应了一声:“进来!”门响后,进来一个人,指导员感觉是个战士,给他敬礼后站在门口不动也不说话。 指导员抬起头一看,是连队二班的战士。指导员想,熄灯了来到他的办公室,这个战士越级找到连部,是不是他们家里出现了什么着急的事,需要请假?带着疑惑便说:“小李,有什么事吗?”。 小李是陕西南部人,长的非

战士违法以后怎么处理?


熄灯号吹响了,二连指导员没有熄灯还在处理材料。

“报告!”指导员听到门外面有人喊,头也没有抬应了一声:“进来!”门响后,进来一个人,指导员感觉是个战士,给他敬礼后站在门口不动也不说话。

指导员抬起头一看,是连队二班的战士。指导员想,熄灯了来到他的办公室,这个战士越级找到连部,是不是他们家里出现了什么着急的事,需要请假?带着疑惑便说:“小李,有什么事吗?”。

小李是陕西南部人,长的非常清秀,象个女孩子似的,脸上白里透红,粉扑扑的,很招人喜欢。分兵时,连长把他特意分到了尖子二班。

此时,听到指导员问他,他好象不好意思说,回答的声音很小,说他们副班长欺负他。声音尽管低,指导员还是听清楚了,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是个麻烦事。但是,他不相信自己耳朵似的,又问了小李一句:“你说什么?大声一点。”小李好象狠下决心似的略微提高了嗓音说:“我副班长欺负我”。

指导员知道,战士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直接找连队干部,即使训练中挨打也不会跑到连队干部面前告状,肯定有什么重大事情才来找他。便和颜悦色的对小李说:“不要紧张,有什么话,慢慢说”。

小李这才定了定神,眼睛看着地面说:我副班长经常叫我睡到他的被窝里,我不愿意还不行。指导员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小李答:“有一个多月了。”指导员感觉问题严重了,对小李说:“不着急,你把情况详细说说。”

小李说,他到二班后,班长和班里的老同志对他挺关心,特别是副班长更是体贴入微,让他感觉到部队大家庭的温暖。随着冬天的到来,天气逐渐变冷,副班长就让睡到他的被窝里,上面在盖上一个被子,这样暖和一些。小李说,他不愿意两个人睡在一起,碍于副班长的面子,就答应和他一起睡,开始也没有什么。后来,副班长手脚就不安份了,影响休息。小李提出各睡各的,结果不行,灯一熄就强行要和他一起睡,搞的他晚上休息不好,白天都影响训练。

听小李这么一说,指导员觉得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因为他知道团里的四连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最后闹到师党委会议上讨论,搞的满城风雨人人皆知,当事人被人指指划划不说,连队领导受到上级批评,集体评功评奖也受到了影响。当时,四连有个兵,向连里干部反映,他们班长对他有不轨行为,请连里处理。连里非常重视,把班长撤了,调出他们班,到其他班当战士。可是,四连的这个兵,不知道什么原因,对这样处理还不满意,竟然给师党委写了一封信。

我们这个师是名将彭雪枫带出的红军部队,师领导对部队的作风纪律养成非常重视。出现这样的问题当然不能随便处理,就召开了师党委会议,就这个事件的处理进行专门研究。会上很快就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以师政委为首的政工干部认为这样的事必须严肃处理,因为这不仅仅是违法,而且是犯法,意见是对这个班长开除军籍,押送回家交地方监督改造,还说不这样处理对部队建设会造成不良影响。张副师长是这个团的老团长,对这个团特别有感情,平时就很看重这个团。现在,对政工干部提出的处理意见有明显不同看法,他指出:只凭战士的一封信就认定班长有罪,恐怕不符合毛主席一分为二的观点。再说,处理这样的事,需要证据,请问各位,证据在那里?……

会议上两派观点各不相让,你来我往相持不下。最后,大家把眼光都投到师长身上,看师长是什么态度。

师长是《抗日军政大学》的最后一期毕业生,在我们这个部队是老资格,党委会上大家的意见相持不下的时候,最后都是师长拍板。今天也一样,大家争论了半天,形不成统一意见。这个时候,师长也觉得该自己发话了,他和往常一样,用平缓的语气说:这样的事在我们这样的部队里,千军万马,在所难免。我们不能注重怎么处理,而是要注意处理完后,这些战士以后怎么生活,这个问题比处理更重要。处理简单的很,我们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可是,处理完以后,这个战士回去怎么在社会里生活,他仍然是一个退伍战士,仍然是我们部队的一个退伍兵,我们不能随便给地方增添麻烦。我认为,按照正常复员处理就行了。你们大家看这样行不行?。师长这么一说,大家也感觉有道理,这个事处理完以后,可这个班长还在社会上要生活几十年,让他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是有点重了,再说,确实没有什么证据。于是,大家一致同意师长意见,让三团自己按照有关条令条例处理。

三团给这个班长记了一次大过处分。年底,三团作出让两当事人都复员的决定。

指导员想到这里,就耐心的给小李做工作。他说,首先这件事是件不光彩的事,这个问题主要问题在副班长身上,他作为连队骨干,带头违反部队条令条例,问题更严重。第二、你们班长、排长都有责任,你也有责任,要处理一块处理。第三、从你谈的情况看,有两种处理结果;一是认定副班长没有触犯法律,只是违反了部队纪律,这个连队可以作出处理;二是他触犯了法律,我没有权利处理,只能往上级机关报告,请求上级来处理。

说到这里,指导员特意说,我现在给你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你的意见很重要,如果你认为是第一种情况,那么我就可以处理。如果你认定是第二种情况,那我就往上报告。这样也许会让你觉得特别解气,可是你要想一想,这个部队里有你不少老乡,你这么大整,消息肯定要传出去,也会传到你的家乡。我认为这样对你今后的生活会造成不良影响,你考虑考虑,你们副班长到底触犯法律没有,再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指导员这么一说,小李就肯定的说,我副班长没有触犯法律。指导员说:那你先回去,以后的事连里会解决的。

这个时候,指导员长出了一口气,一块石头落地。叫通讯员把一排长和二班长给我叫来。一排长和二班长同时喊报告,来到指导员的办公室。一排长是指导员的兵,是指导员一手扶植起来的,出了这个事,指导员很不高兴。看见他们来了,就不客气的批评开了。你们生活在一起,竟然不知道你们的副班长长期和战士睡在一个被窝,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严重违反了部队的条令条例,出了问题,你们也脱离不了干系。现在,你们要严密注意二班副班长的动向,防止出现什么问题,你们回去后叫这个副班长到我这里来一趟。

不一会,门外喊报告,指导员知道是二班副班长,就说:“进来。”二班副班长礼毕后站在门口。指导员说:“让你来知道是什么事吗?”副班长说:“知道,就是我们嫌天气冷睡在一起的事。”指导员说:“部队的条令条例是怎么规定的,你是怎么干的?现在,我什么都知道了,我对你感到痛心,让你担任尖子班副班长是连队看重你,你怎么能这样干。你也不要狡辩,你这个问题必须处理,不处理有后遗症”。

二班副是华北平原来的,军事技术很好,是连队准备的班长苗子。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问题,指导员觉得,不处理对连队肯定会造成不良影响。但是,也不能把事情搞大,最好在连队内部处理。小李那里已经没有什么大的问题,现在就是这个副班长怎么处理的问题。

指导员说:“由于你的问题的严重性,你的这个副班长是不能当了。” 二班副马上说:“那不行,我接受不了,我又没有干什么,这样处理我不能接受。”指导员生气了,说二班副:“你还要干什么,这个已经够丢人的了,你还要干什么?我已经做了其他人的工作,不追究你的责任。你就老老实实的接受连里的处理,免去你的副班长职务,调到五班当战士,副班长的职务给你保留在档案里面,不撤职已经是够关照你了,再说五班也是尖刀班,到那里好好干,也许还可以重新担任副班长”。

面对指导员的话,二班副明白自己理亏,最后说:那以什么理由免去我的职务。指导员说:“这个我已经想好了,理由是配合班长工作不得力,甚至顶撞排长。”二班副此时此刻对指导员的决定还是接受了,认为这样处理是给自己留面子了,就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指导员和在家的连队干部开了会,形成一致意见:由于现任二班副班长不能配合班长工作,甚至顶撞干部,连里党支部决定免去二班副副班长职务,调到五班当战士。连队战士感到震惊,说处理的太严重了。

这以后,连队在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

后来,二班副在副班长任上正常复员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