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生死纹枰(四)

安西都护府 收藏 18 197
导读: 寺内边整理棋盘棋子边对我说:“张先生,您是不是八路,我不介意。你们八路办事神龙见首不见尾,扫荡里扫除来的大多都是区小队,武工队,民兵……大多不知道正规军所在何处。没有审问价值。我坚信您肯定是来头很大的八路,不是区小队,不是武工队,更不是村里的民兵。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寺内指了指棋子,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在中国,围棋是高雅的艺术,是有身份的人才懂才学的,正所谓琴棋书画是君子四修。您既然有这个那必然是个大有学问的才子。再者,这棋子是月印,我国产,那么也就是说您肯定与我国友人有着联系。在这晋西北大荒原

寺内边整理棋盘棋子边对我说:“张先生,您是不是八路,我不介意。你们八路办事神龙见首不见尾,扫荡里扫除来的大多都是区小队,武工队,民兵……大多不知道正规军所在何处。没有审问价值。我坚信您肯定是来头很大的八路,不是区小队,不是武工队,更不是村里的民兵。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寺内指了指棋子,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在中国,围棋是高雅的艺术,是有身份的人才懂才学的,正所谓琴棋书画是君子四修。您既然有这个那必然是个大有学问的才子。再者,这棋子是月印,我国产,那么也就是说您肯定与我国友人有着联系。在这晋西北大荒原的一个村子里,竟然会有一位先生有着和我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会是什么样的人呢?国民党要员?不可能,他们大多要么贪生怕死,要么退向了大后方,地方豪强?据我所知,这方圆百里还没有这样的豪强。隐士?那更不可能了,在皇军这几年的努力下,就算你是个土地公,都能给你挖出来。剩下的可能只有一个了,那就是八路军的人员。先生,您说我说得没错吧?”

我这是稍稍冷静了些,听了这些话到吸了一口凉气,不管他是推理还是猜测,可这家伙确实是说对了,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对付,那棋子没想到却成了我身份暴露的罪魁祸首。真是戏谑,斋藤先生,没想到您的礼物却帮了您的同胞的忙!我理了理思路,镇定下自己,冷冷的对寺内说:“既然您的推理这么准,那么我就认了,没错我就是八路军,我是负伤掉队的,在这里养伤。至于我的职位、所属、还有其他一些情报,对不起,我想您应该接触过很多八路军了,还是我们的那句老话:无可奉告!”

寺内平静的听我说这话,一手拿起了一本棋书,在棋盘上打起了谱。听我说完,他不慌不忙的说到:“张先生,您这副棋子真是好棋子,不用来对弈,可惜了……”说完示意卫兵把几个孩子带了过来。孩子们还惊恐未定,看到我被打伤,一个个都吓的又哭了起来。卫兵给孩子们一脚踢倒在地,大声喝止。孩子们吓得都不敢哭了,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是什么意思?是军人就一对一,不要把孩子也前扯进来!”我朝寺内怒吼!

“张先生息怒,想必您也知道皇军的政策,我也很为难,不过我给您一个机会。我知道八路都是很有骨气的,我不想为难您,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让我们双方都得利的交易,都无话可说的交易。”

“什么交易?”

“我们来对弈!带筹码的,您要是赢一局,我就放一个孩子,您要是输了一局,就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您都赢了,孩子们都放走,但是您得跟我走。如果我都赢了,那您就要老老实实回答我所有的问题,至于孩子们么,我会带到县城,交给大队长处置,当然如果您请求,我会帮助您向大队长求情,放了这些孩子。这样您既保护了孩子,也不让我为难。您看如何?”

这明摆着是不让我走,我暗骂到却又无可奈何。于是答应了他。

“先生什么段位?我想,差距太大就要让些棋分了。”

“26年日本棋院业余五段,我让你先吧。”我回答到。寺内听到这里,不觉一震盯着我好半天。

“怎么?不像?我在日本生活了3年,期间拿下的段位,我还能听出你是关西人,你们关西的高手桥本与太郎先生我曾见过。”我随口谈了些往事。寺内更显得诧异了,他忙起身,正襟危坐,整理了一下衣服,双手扶着膝盖,给我一个鞠躬:“晚辈给前辈敬礼了,请多多指教!”显然我得话似乎引起了他得兴致,看起来他也并不像做作的样子。随他他让卫兵拿来一块白布,接过亲手擦好了棋盘。

他黑我白,开始落子。黑第一手右上小目(注:围棋礼节,黑棋的第一手应下在右上角。此礼仪来源于日本,黑棋的一手棋如果是占角的话,则应下在右上角,把距离对方右手最近的左上角留给对方,表示对对方的尊敬。)。面对敌人,一个俘虏,寺内也竟然如此的恭谦令我很是意外,我理了理心情不为所动,继续行棋,黑错小目,白向小目应,黑挂白角,厮杀开始……

日出东方时起,日落西山时毕,一天下来,我竟与对方下了足足五盘棋。日本兵们也饶有兴趣的成了围观者,有两个人还拿着寺内原本自带的一副普通塑料做的围棋在一旁摆着变化,讨论着战局,显然一副棋痴的样子。棋局上我虽然是业余五段,然而棋艺荒废已久,加上经常和低手的科长下臭棋,手生了不少,在面对寺内这样的新四段时,确实吃力不少。让先下的很艰难,到后来我主动提出分先对局,算是对对方水平的肯定。这五局可算一个五番棋,第一局我屠龙快胜,第二局寺内摸着了我的特点,采取实地攻坚战,双方直到最后阶段官子才出胜负,我半目胜出,第三局我开局落后,此后一直穷追不舍却总差一步,直到最后靠对方打勺才侥幸赢了,第四局又是缠绕攻击绞杀局,在中盘对杀时,寺内少算一口气大龙愤死中央,投子认负……最后一局,按照规定孩子们已经都救了出来,我心里有些懈怠,但是想到对方要问话,我又绷紧了弦。可这一张一弛已经让对方钻了空子,随着角上对方一块死棋神奇般的与我共活,我落败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