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败和蝎子尾巴-关于日本制造业

转贴此文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大家更深入了解日本制造业,并无吹捧日本贬低国货的意思。总之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想学的学,想夸的夸,想骂的骂,随意。

六十几年前,日本人和美国人打了一仗。那一张输得那个惨啊。天皇也从神位上走下来了,全国也成了一片焦土。以至到现在日本也弄不明白他那到底是“日本国”还是美国的“日本州”。

痛定思痛,日本人倒是总结了不少经验教训,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技不如人”。于是在战后这六十年,反正有老大帮忙看门,就一门心思去练那个“技”,一定要“如人”了才行。

所以过了几十年,日本的制造业确实非同小可,不但“如了人”,还很有一些“独一份”的东西。俗话说“蝎子尾巴毒(独)一份”,这日本现在可真有几条“蝎子尾巴”。

仔细看看这几条“蝎子尾巴”,就能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日本的太平洋战争几乎都是败在当时没有这几条尾巴上面在的。反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日本对这几条尾巴特别在意。

谈起日本制造业,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汽车和家电。老有些人要抵制日货,说只要国人不买日本彩电,不开日本汽车,“小日本一年就完蛋”。

精神倒也可嘉,就是这些朋友大多不是制造业的,不知道日本的蝎子尾巴并不只是彩电和汽车。还很有几条。

首先是材料工业。

这是日本制造中最强的一部分。大家都知道,日本最近的经济复苏最大的原因是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可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中国经济发展了,大家手头有了钱就一古脑儿全去买日本数码照相机和汽车,使得日本对华出口剧增,经济就好了?

也有点这个意思,中国经济发展了,大家生活富裕了,手头有了钱买个好点的DC,DV;买辆丰田本田什么的也很正常。但日本人所说的“中国的发展是日本经济复苏的最大因素”这句话的意思不在这儿。

中国的经济发展使日本经济复苏的最大原因是发展的中国制造业对日本的材料和零部件的强有力的需要。

首先是材料,当然最重要的是钢铁。日本人在上次战争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是钢铁生产能力比不上美国,太平洋战争开战的时候,日美钢铁生产能力是一比二十。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反正这个“钢铁COMPLEX(情结)”的存在是不可置疑的。日本战后很注意钢铁工业,1973年开始生产量超过1亿吨,以后一直比较稳定地保持在这个水平上,2005年的生产量是一亿一千万吨左右。

中国在1996年登上世界生产量之冠的宝座,以后连续十年世界第一。而且在看得见的将来,这个冠军丢不了,2005年的中国生产量是将近三亿五千万吨,比第二位的日本多三倍多!

但是首先是中国国内旺盛的需求量,使得有多少钢铁都供不应求,2005年中国的钢铁缺口是几乎两千万吨,仅次于美国而占世界钢铁进口的第二位。而同时期日本年产量的30%是供出口的。

这就是日本人比谁都希望中国的景气好的原因。

因为日本的钢铁刚刚有过不堪回首的年月。

日语中有一个词叫做“重厚长大产业”。其实就是“重工业”的意思,为什么要说得那么怪怪的呢?那是个贬义词。意思是没用的夕阳产业,就要被淘汰的产业。几年前日本最大的钢铁公司“新日本制铁”的董事长就任经团联会长,“朝日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久米宏一脸不屑的样子:“又是钢铁?”

那时在韩国,巴西的廉价钢铁的价格攻势下,日本的钢铁产业确实是相当惨,最惨的是神户制钢所。因为它还赶上了1994年的8.7级的“阪神大地震”,几座高炉就被震成了生铁疙瘩。那几年就靠卖地皮,卖部门熬了过来。

俗话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日本的钢铁业还是活了过来。一个是中国的旺盛需要,但是中国的需要是对大家公平的,为什么就日本的钢铁业能独享其惠则是有它的理由。大家都知道日本东西价格贵,所以一般建筑用粗钢日本产的竞争不过韩国和巴西。但是一到高强度钢,电磁钢,表面处理钢这些高利润附加值的高级钢,特殊钢,那就是日本人最拿手的了,还有不少就真是蝎子尾巴。

比如现在最先进的HIGH TENSILE STRENGTH钢丝,是制造高级轮胎的必不可少的材料。直径0.15mm的钢丝每根的抗拉强度从70年代的2800mpa发展到本世纪初的4000mpa,每年的需要量高达100万吨,那是新日铁的独门买卖。

民用行业中除建筑外对钢铁需求最大而且最讲究可能就是汽车了。现在为了省能源,提高安全系数,ULSAB(ULTRA LIGHT STEEL BODY AUTO)一直就是日本汽车产业的志向。强度高,厚度薄,又能吸收碰撞能量的高张力钢板是制造ULSAB的理想材料。1999年时,汽车用钢板只有20%是HiTen,而到2005年,这个比例已经发展到50%了。

在这个领域里走在最前面的还是日本企业,到了一定厚度以下,现在还只有日本企业能生产这种对结晶构造进行严格控制的产品。

日本人喜欢开一个玩笑:“为了石油去打仗,而又因为没有了石油而败战”,这可能也是日本人在节能方面不遗余力的一个潜意识原因。好像真的是这样,老冰下面举的例子,几乎全与能源和节能有关。

当然话说回来,老冰这是废话,所谓新材料,不就是强度更高,重量更轻嘛。

早年间冷战,有个机构叫COCOM,中文叫“巴统”。不是什么“巴勒斯坦统一组织”,是“巴黎统筹委员会”,专管对共产主义国家的禁运。

现在冷战结束了,“巴统”也就寿终正寝了。但是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禁运限制还是继续存在,主要是对北韩,伊拉克,伊朗,利比亚这些国家。

打开日本海关印发的对北韩禁运物品的清单,肯定有几样东西会让你“诶”一声:“这也禁运啊?”

什么东西?钓鱼杆,网球拍,高尔夫球杆。

是不是这些东西都是“腐朽的资本主义生活方式”的表现,日本人不忍心去腐蚀北韩的革命人民?危害了人家“解放全人类”的崇高使命这罪过就大了。害怕什么时候人家打了过来弄不好又要被当战犯审一下?

不是,那都不是普通钓鱼杆网球拍高尔夫球杆,那指的是高级品:用碳素纤维做的。

碳素纤维耐热性强,重量轻,强度高,是火箭工程中的重要原料,这才上了禁运品的清单。

碳素纤维也不是什么新东西。但十年前的价格实在太高,除军用外,民用品也就一些奢侈品能用一点。像短跑王子卡尔·刘易斯那样的人才能在跑鞋上用两寸见方那么大一块来加强强度和减轻重量。开发那双鞋时老冰跟着添过乱,一算那造价可真是舌头吓得缩不回去了,要知道那些顶级SPRINTER(短跑选手)们一双鞋就只跑一次的,也就是说刘易斯一双鞋就只穿10秒钟的。什么时候有空再蒸一笼鞋子的包子。

但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倒不是价格降下来了,而是民用用途出来了,这次意外的需求火车头居然是飞机。预计在2008年试飞的中型飞机波音787为了节省能源,预计在机体的50%中使用碳素纤维,这样可以减低20%的油耗。

也就是至少到2008年为止,碳素纤维看好。更重要的是:这又是日本的一条蝎子尾巴。

“東レ”(东丽)一家就是世界产量的34%,再加上“帝人”集团,三菱レイヨン,这三家日本公司就占了80%以上的世界生产量。

用東レ社长的话来说就是:“现在的生产量无法满足需要”。因为现在不仅是飞机,汽车行业也在注意碳素纤维,東レ在和日产,帝人在和本田已经开始了风扇和车身用材料的开发。

再扯几句这三家公司吧,東レ的全名是“東洋レイヨン”,和那“三菱レイヨン”一样,原来全是玩“レイヨン”的。所谓“レイヨン”,就是rayon,写成汉字是“人絹”,翻成中文叫做“人造丝”。现在该猜得出来那个有名的“帝人”的全名到底是什么了吧?对,没错。就是“帝国人造丝”。

看二,三十年代的小说,电影什么的常能听到“东洋人造丝”这个字,那就是现在的“东丽”公司。这几家公司原来全是做纤维生意的,日本产业史上有个名词叫“三白产业”,那是指纤维,制糖,制粉产业。因为全是白色的故此得名。这三白产业在日本资本主义发展初期对日本经济贡献可不小,尤其是纤维产业。看过日本电影《野麦岭》的朋友可能都还记得吧。

日本由于气候关系,不太产棉。那棉花从哪儿来呢?在美国南部采购,据说因为买的量太大,以至于美国南部乡下都不把棉花叫“COTTON”,而叫“MEN”,就是日语中“绵”的发音。但是这种说法的真伪没有得到确认,上次在河里挂了帖子求助,好像没有回音。怎么说河里有“美国南部乡下人”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这三白产业从60年代开始就逐步在往南韩和台湾转移,受南韩和台湾的廉价产品的打击,日本的纤维厂家逐步转向化学纤维,后来就干脆成了化学厂家。像现在这三家的老本行纤维除了这个碳素纤维(那只是名字,和本来意义上的纤维不相干,这也算纤维的话,光纤就业的一起算了)和一些供高级面料,特殊面料用的人工纤维和化学纤维外,基本上都是综合化学厂家。

日本这次的经济不景气持续了几乎15年,可这几家化学公司(当然还有其他的大型石化企业像三井化学,住友化学什么的)根本就不知道这“不景气”是什么意思?从来就是景气,景气再景气。

这里面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持。日本化工行业享受中国经济发展的好处几乎是最早的。做注塑的来料加工几乎是和改革开放同步进行的,要生产外销产品,就只能用日本原料,国内不少干模具注塑的朋友谈起日本塑料原料起来那可真是如数家珍。

会不会有朋友问,化工厂家又不是日本独有,为什么一定要用日本货?老冰讲一件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一次HONDA USA做空滤器,指明原料用DUPONT。很好理解,材料调剂起来容易。但在最后一次实验时,原料里的玻璃纤维翻毛,怎么都没有办法解决。老冰因为不是干那行的,不懂,所以敢胡说八道。就给支了个招,说你们换上次用剩下来的那点原料试试看,当时也是病急乱投医,人家还真听了。结果上次的原料一上去,什么问题没有。

就是说美国杜邦的产品质量控制有问题,不同的LOT,玻纤含量可能不一样!这在日本厂家是不可想象的,只要产品型号相同,质量好坏先不管他,所有的LOT出来的东西都应该是一模一样才对。所以日本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去试试上次的剩料看看。

自从大英帝国的海军大臣温斯顿·丘吉尔下令把皇家海军的所有舰艇从燃煤改成燃油以后,石油资源就是战争制胜的首要因素。石油也就由胜利者牢牢控制,决不许别人分一杯羹。一次大战的失败,使德国失去了在伊拉克的石油权益,这几乎也是德国在二战中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日本就更不用说了,人们对太平洋战争时“大和号”战舰迟迟不出动总有疑问。其实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石油。瓜达卡纳尔岛战役时,大本营参谋辻政信中佐曾经亲自到“大和号”上面见山本五十六请求支援,但山本五十六就是下不了出动“大和号”的决心。其实当时制空权还没有完全落到美国人手里,起码“大和号”不至于会遭到像最后那样刚刚开了几炮就葬身海底的命运。问题还是在石油,包括“大和号”在内的联合舰队一出动,一天就是一万吨燃料,而当时吴军港的重油储备就只有65万吨了!想动但是动不了。

战败了,当然本来就没有石油权益的日本就更加没有石油了,但是现在搞石油却离不开日本。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石油开采上它也有一根蝎子尾巴:无缝钢管。

不管是在零下40度的西伯利亚,还是在水深2000米的西非沿海,萨哈林的一万米的地下,钻井不可缺少的就是无缝钢管。住友金属工业生产的油田天然气用不锈钢无缝钢管,占整个市场份额的50%,而在高级品上,则占到80%。

什么叫做“高极品”,住友金属工业的高级不锈钢无缝钢管“HiArroy”被称为是钢管里的“罗尔斯罗伊斯”,比其他同种钢管要贵出20多倍,够吓人的了吧?问题就是像这样的价钱你还是买不到。

随着原油价格的飞涨,石油开发业也是空前景气。用住友金属工业江口专务的话来说就是:“怎么生产也赶不上需要”。所以现在这种高级品除了只供所谓石油“MAJOR”(也就是原来被称为“SEVEN SISTERS”的英美那几家大石油公司)们,其他人弄不到。

石油采出来了要精炼。日本的石油化工技术也是一条蝎子尾巴。这条蝎子尾巴有个更邪门的地方就是它不但能够跟别人比质量,还能够和别人比价格。

有人要说了,石油化工化费的人工少,都是自动化作业。只要有了设备,搁那儿不是精炼?它能和别的国家比价格也很正常。

不,人工费在石油化工中所占比重是少一些,但是石油化工设备占地面积大,日本的那些个土地费用和其他亚洲国家可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应该说日本产品本质上是不应该有可能和其他亚洲国家在价格上竞争的。

但是日本的化学厂家靠两点做到了甚至在价格上也能和其他亚洲国家竞争。

首先,日本的石油化工装置被日本人鼓捣的什么都“吃”。除了原油以外,天然气废液,人造煤气,煤油,柴油,国际市场上现在什么便宜就能吃什么,全给你吐乙烯出来。现在一般日本石化装置的原料多样率一般在30%,预计今明年就能达到50%,这样在原料的价格上日本厂家有比其他国家更大的选择廉价原料的机动性。

另一点就是加强设备管理,减少故障率。大型石化装置,停机和开机就要分别要3,4天,一次开停一般就是一个星期。而停产一天的损失一般在一百万美元以上,原套设备一年只要少出一次全停事故,就是多增加一千万美元的收入。比如三菱化学从1990年开始开发的“高度安定运行技术”(SSOT)将其全公司设备故障件数降到一个月不到10件,而一般同规模公司在好的情况下一个月也应该有出150件设备事故。这样日本化学公司的设备运转率比其他亚洲国家的都要高,这也是在价格上可以竞争的一条原因。

但总的来说,日本化学厂家没有把价格竞争放在第一位。通用乙烯的生产,已经不是化学厂家获利的手段,而是像电力,自来水那样是化学工业的基本建设之一。利润的源泉是下一步的精加工。

2008年以后,中国和中近东将有为数不少的大型石化装置投产。但是日本的石化厂家还没有感到威胁,这是因为即使按照中国经济增长以年率8%的速度,这些石化装置还是不能满足对一般通用乙烯产品的需要。更不要说以后的高级产品了。像现在制造液晶板用的薄膜和其他塑料产品就几乎全被日本厂家所垄断,全是日本的蝎子尾巴。

经常能听到“我们也会”这句话。这个“也会”就不是蝎子尾巴了,那只是“耗子尾巴”。俗话说“耗子尾巴熬汤——没多大油水”。为什么没多大油水?耗子尾巴的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而蝎子尾巴的价格则由厂家决定,这就是住友金属的不锈钢无缝钢管能卖出比别人贵20倍价钱来的原因。

但耗子尾巴是能够进化成蝎子尾巴的。

愿中国的耗子尾巴早日进化成蝎子尾巴。

1942年的瓜达卡纳尔岛。瓜达卡纳尔战役的中心是争夺岛上的机场,日本军队占领了机场后,发现机场跑道被炸的千疮百孔,不修不能用。

日本军官想起美军战俘来了,找来了守备的一个美军上尉,让他带着部下修机场。

美军上尉拼命抗议,说那违反禁止使用战俘作苦役的日内瓦公约。

日本人根本就没把什么日内瓦公约母约的当一回事:“修不修?不修就全部撕拉撕拉地干活。”

美军上尉也没了情绪,光棍不吃眼前亏,就问了:“你们要我们干什么活?”

“修机场跑道。”

“FUCK,修跑道要那么多人?有我一个就行了。”

说着话在日本人怜悯的目光中(鬼子们这时大概在想:“这孩子肯定已经吓疯了”)打开仓库的大门,开出了一台坦克不像坦克,前面还举着块大牌子的东西,三下五去二,就把跑道给平整好了。

这是日本人第一次看见bulldozer——推土机。那是一见钟情,后来在战死五千,饿死一万五以后撤退时,也没忘记带走那几台推土机。到现在还老有人念念不忘当年要是有山姆大叔那样的工程机械的话,没准仗就会反过来打。

推土机到底是民用工具还是军事武器很难扯得清楚,不说文革武斗时经常能看到两派开着推土机当坦克冲锋。就是在真枪实弹的战场上,推土机也是很施展过一番身手的。

太平洋战争末期的冲绳战役,美军愣是用坦克,推土机一寸一寸地碾,一寸一寸地炸,一寸一寸地堵,每天前进不到二百米。终于把皇军们给逼疯了,从坑道里冲出来和美军拼命,这才自找的“玉碎”。

战败了,不准造坦克,日本人把造坦克那劲头用到造推土机上来了,弄得日本的工程机械很有名。但一般建筑工地上看到的工程机械倒也不是什么蝎子尾巴,充其量操纵简单一些,故障率小一些,动作灵活一些。里面真正可以被称为蝎子尾巴的是日本的超大型油压挖掘机。

加拿大,中南美,非洲的矿山,到处都能看到超大型挖掘机的身影。所谓超大型挖掘机,就是指150吨以上,最大的有800吨,站起来有四层楼那么高。远远看去真是电影《星球大战》里面的战斗机器人似的。

光日立建机一家公司在超大型挖掘机方面就占40%的市场份额。托现在全球性的资源紧缺的福,全世界的矿山都在拼命挖着在,预计今年能卖掉100台,头三个季度的超大型挖掘机产值就是3.5亿美元了。

用户对这种超大型挖掘机的关键要求是耐久性。矿山的作业条件是极其恶劣的,从零下40度的北极圈内到零上50度的热带非洲,在沙尘粉尘遮天盖地的环境中就得每天工作24小时不能停。因为挖掘机是矿山的心脏,挖掘机停了矿山也就停了。一般矿山用超大型挖掘机除了每两个星期定期维护以外,每年的运行时间超过6000小时。说实话,一般主战坦克的使用条件和他比起来那就像是在温室里一样。

所以这条蝎子尾巴的最关键技术是解决金属疲劳问题。日本虽然在油压挖掘机上起步较晚(1949年才开始用全国产技术制造),但是现在已经成为日本企业的独占领地了。连工程机械的老祖宗,美国的Caterpillar公司(大家经常能看到大型工程机械的屁股上写着“CAT”,那就是指的Caterpillar公司,不是给那个庞然大物起了个“猫”的绰号)都放弃了油压挖掘机的开发,全部交给他和三菱重工的合资公司——新Caterpillar-三菱去干了。

但是,这工程机械好像还依旧是军事武器的一种。看过韩国军事幻想小说“第二次日韩战争”的人,都还会记得里面描写的韩国军队为了阻挡日本自卫队的前进速度而采取的破坏交通线的战术在“四菱”公司(暗指三菱公司)生产的“交通整理车辆”的面前一筹莫展的场面。

如果说工程机械还是间接和战争有关的话(起码那玩意不是为战争而发明出来的),那现代造船业就和军事息息相关了。日本的现代造船工业的起源就是从甲午战争以后,为了日俄战争而形成规模的。

日俄战争时的1904年5月的黄海海战中东乡舰队几乎受损四分之一。这时候开始日本海军就决定了主要舰只由国内建造,这大概是日本战后能够在很长时间内执造船业牛耳的第一步。到那时为止日本只造过三千三百吨级的轻巡洋舰(装备15厘米主炮),一下子跳到一万四千吨,引擎20000马力,主炮30厘米的大舰。

当时没有电焊,全靠打铆钉。而且也没有现在打铆钉的风枪,全靠人力用锤子砸。但日本人愣是在两年半以内,在吴海军工厂里砸出来了“筑波”,“生驹”两艘13750吨的金刚级高速战列舰(速度达20节)。

值得一说的不是这两艘军舰的建造,而是在造完了这两艘军舰以后日本海军的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放弃了船台,改用了船坞。1907年日本海军在吴海军工厂建造了当时世界上唯一的船坞,1912年完工时长312.7米,宽45.9米,是一个和日本人一贯喜欢弄的小打小闹不一样的东西。后来造“长门号”时又拓宽了一点,造“大和号”时又加深了一米,但长度没有变过,312.7米。

第二个这么大的船坞在世界上出现时,已经是50年以后了。

虽然已经废弃不用了,这个船坞到现在还在(所有权是石川岛播磨重工的)。有趣的是,现在没人知道当时为什么要造这么大的船坞。最有说服力的一种说法是:这个尺寸能够把一个驱逐舰水雷舰队(12艘)一次全部放进去。据说横四纵三正好是这个尺寸。

败了战,海军被解体,日本的造船能力被当作了对美国的赔偿。这个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船坞搬不走,就成了世界最大的垃圾场了。首先发现这个船坞的价值是美国的NBC(National Bulk Carriers Inc.)NBC向GHQ借来这个船坞和周围场地,在上面造起了油轮,从4万5千吨,6万吨一直造到10万吨,正好赶上苏伊士运河危机,NBC数钱数得累死。

日本人终于知道了没有大日本帝国海军的订货单,造船业也能自谋活路了。于是由政府出面,纠集船壳,钢铁,重工等力量,在造船,材料,引擎等方面一起努力,终于将这根耗子尾巴慢慢地弄成了蝎子尾巴。1955年超过英国而居世界第一。

当时的日本造船除了朝鲜战争和日元比值上占便宜以外,在技术上领先一步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战后日本刚刚重新开始造船就把原来用在航空母舰上的高压蒸汽透平技术用在了普通油轮上,后来在1961年就淘汰了这一技术而代之以柴油内燃机,而其他国家则在1963年才开始采用这项技术。就这一点对日本造船业的发展就贡献巨大。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有一本在全世界卖掉800万册的畅销书叫做《大趋势》。作者约翰•奈斯比在书中预言造船业会成为第三世界的产业,巴西将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一造船王国。

20年过去了,取代日本的国家确实出现了,不过不是巴西而是南韩。日本的市场份额从1984年的50%跌到了35%,随着两国汇率的变化而不断和韩国交换着造船老大的座位。除了在造船材料和船用引擎上还是日本的强项外最重要的是日本一直坚守着附加价值最高的几个船种。像运送天然气的LNG船,其中球型的LNG船(就是背上抗着四五个半边球的玩意)只有日本会造。

为什么日本能造LNG呢,说来也有意思,倒不是因为有什么不可攀登的高级技术(当然在铝合金材料和焊接方面日本全有蝎子尾巴),主要是靠日本人的傻劲在国际市场上得到了质量信誉,别国产的不一定有人敢买。

LNG船的TANK里面不容许有一点垃圾,不容许有一条裂缝。日本在造船工程中使用机器人的比例已经不低于汽车行业了,工程管理的严密甚至让丰田公司感到吃惊,表示要向造船行业学了。

但是在机器人作业的同时,所有的焊缝都是富有经验的手艺人一条一条全部目视检测器焊接质量了以后再用X线探伤仪一点一点地探伤,和美军攻打冲绳没什么两样。

整个过程看起来有点“冒傻气”。搁其他国家的人,有可能前20%左右认真查了以后,后面的80%会不会“依前20%类推”?这样想想,能抢日本人生意的可能就只有德国人了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