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瓦拉从古巴出走之谜

有一个人,曾被西方媒体称为“红色罗宾汉”、“共产主义的堂•吉诃德”、“拉丁美洲的加里波第”、“尘世的耶稣”。这个人就是切•格瓦拉。今年6月15日是格瓦拉诞辰79周年,在他的故乡阿根廷以及他战斗过的地方——古巴、墨西哥、玻利维亚,人们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怀念这名理想主义者。

有意思的是,美国的《首页》杂志在6月13日刊登一篇对古巴流亡人士的专访,说格瓦拉离开古巴是因为他和卡斯特罗关系恶化。其实,这种观点在西方并不新鲜。那么,切•格瓦拉出走的真相究竟如何呢?

1.英雄客死玻利维亚

1965年4月1日,格瓦拉写信给卡斯特罗,要求辞去在古巴政府和党内所有职务(当时格瓦拉是古巴第三号领导人),辞去古巴政府特意给他的古巴国籍,而要去需要他贡献微薄力量的“世界另一些地方”。

同年10月3日,卡斯特罗在古共中央成立大会上宣读了这封告别信。格瓦拉先去了非洲的刚果(金),没过多久,觉得在那里斗争无望,便又回到了古巴。休整几个月后,1966年11月初,格瓦拉再次上路,带领几十名会讲西班牙语的外籍人去了玻利维亚,到达预先安排好的一个游击队营地。

格瓦拉梦想通过少数游击精英成就解放拉丁美洲的伟大事业。不料,还不到一年,格瓦拉就在一次战斗中,被玻利维亚军队抓捕。玻政府军受过美国中情局的丛林作战训练,加上又有人告发,所以得手。1967年10月8日,格瓦拉被杀害,时年39岁。

英雄客死他乡,震撼了美洲,震撼了他曾经战斗过的古巴大地。与此同时,格瓦拉为美好理想而英勇献身的精神被各国人民争相传颂。

人们在崇敬和惋惜英雄的同时,也常常疑惑:格瓦拉为何要离开待他不薄的古巴和有着非凡人格魅力的卡斯特罗?许多学者试图揭开这个谜,从一名格瓦拉老部下的回忆中,我们或许能看到些端倪。

2.为“君子协定”出走

曾做过战地记者并在格瓦拉指挥的部队作战和工作过的古巴人阿尔多•伊西德龙,几十年来潜心研究格瓦拉,并于1999年出版《归根》一书。他在书中回忆了格瓦拉在古巴战争年代以及和平时期的工作和生活。他在西班牙举行的新书发布会上,专门就格瓦拉的出走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格瓦拉离开古巴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一句他和卡斯特罗的“君子协定”。

1955年,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七二六运动(以推翻古巴独裁政权为奋斗目标),为日后回古巴进行武装斗争,在墨西哥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正是在这一时期,格瓦拉经朋友引见,认识了卡斯特罗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不久,劳尔决定安排格瓦拉与哥哥见面。菲德尔•卡斯特罗与思想激进的格瓦拉进行了彻夜长谈。不过,格瓦拉更多的是在听卡斯特罗谈他的理想和抱负。谈话中,当卡斯特罗得知格瓦拉是一名医生时非常吃惊,但他还是建议格瓦拉投身于革命事业,而这个建议与格瓦拉不谋而合。就这样,一夜之间,格瓦拉便被安排为未来的随军医生。

当格瓦拉正式加入七二六运动时,向卡斯特罗提出条件:当时机成熟时,当完成了对未来革命的责任时,任何政治因素都不能阻止他去某个拉美国家进行斗争,理想的国家是格瓦拉的祖国阿根廷。这个条件被接受了。伊西德龙认为,格瓦拉就是依据这一句“君子协定”离开了古巴,因为卡斯特罗是个守信用的人。

3.身后事也托付老卡

格瓦拉最受人崇敬的品格,是他冒死追求纯粹理想的大无畏精神。他的理想是在拉美的某个地方组织一个阵线,以解放整个拉美为己任。因此,为实现理想而告别卡斯特罗,是许多人乐意接受的解释。

古巴前驻华大使格拉认为,古巴革命胜利后,格瓦拉曾担任过工业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工作成绩卓著。他和古巴最高领导人卡斯特罗一直保持着兄弟般的情谊。格瓦拉在一个他认为“条件成熟”的时刻向卡斯特罗提出,希望他兑现在墨西哥时的承诺,允许自己到世界其他地方从事争取人类解放的事业。

格瓦拉在写给卡斯特罗的信中,深情地谈到他对卡斯特罗的无限敬仰和对古巴人民的依依不舍之情,并再次谈到他的远大抱负。信中写道:

“你作为国务活动家,很少有比在那些日子里表现得更为灿烂夺目的了,我同样也为我当时能够毫不动摇地追随你,能够在考虑和观察问题、洞察危险和坚持原则方面都同你一致而感到自豪。

“我度过了壮丽的岁月,在加勒比海危机期间那些光辉而又不幸的日子里,在你的身旁,我为属于我们的人民而自豪。

“我惟一有些不足之处是,我上马埃斯特拉山(卡斯特罗等人在古巴打游击的地方)后,未能从最初一刻起更充分地信任你,未能尽快地发现你身上那种革命家的品德。

“此时此刻,我悲喜交集……我将把下面这些东西带到新的战场上去,即你灌输给我的信念、我的人民的革命精神和履行我最神圣的天职的心情:哪里有帝国主义,就在哪里同它斗争;这一切足以鼓舞人心,治愈任何创伤……”

格瓦拉可能预感到即将踏上的是一条不归路,连后事都托付给了他最信任的卡斯特罗。信的末尾写着:

“如果我葬身异国,那么我临终时想到的将是古巴人民,特别是你。我感谢你的教导和榜样,并将尽力做到至死不渝地忠于你的教导和榜样……我没有给我的子女和妻子留下任何财产。我并不为此难过,反而感到高兴。我不为他们提出任何请求,因为我知道,国家会给他们以适当的安排,让他们能够生活和接受教育。”

4.卡斯特罗:切有说不完的美德

前不久,古共中央机关报《格拉玛报》网络版登出了一份解密档案,是卡斯特罗在当年格瓦拉牺牲后不久接受苏珊娜•李(Susana Lee)采访的内容。在这篇报道中,除了少数苏珊娜的导语外,大部分都是卡斯特罗的原话。卡斯特罗谈到格瓦拉(昵称切)同他的友谊,还谈到格瓦拉的工作和他执意要走的决心。卡斯特罗说: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切是真的死去,我有时对身边的人说,我梦见了切,梦见我和他在谈心。在我看来,切没有死,而是无处不在……他身上有说不完的美德。从我在墨西哥和他相遇,直到他最后一次离开古巴,我一直非常了解他。我为失去一位伟大的天才而深感痛苦。”

格瓦拉在离开古巴时写给卡斯特罗的信中,曾说他没有更早地了解到卡斯特罗的卓越品德,卡斯特罗对此解释说:

“切不善言谈,对事物不善表达。他对拉美、对拉美的政治家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也许想过古巴革命会同其他革命一样不会长久。他可能会这样想,但他从来没有表示过丝毫怀疑,他总是如兄弟般尊重我。

“他有良好的马克思主义修养,学习马克思主义非常刻苦,这一点他确实与众不同。切在信中这样写,非常坦诚。在这件事情上实际上是我做得不对。我应该在允许别人保留意见的基础上作出统一的认识,而我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耐心。

“对任何一项任务,特别是类似打仗一般艰苦的任务,第一个站出来的准是切。他已经达到了彻底无私的境界。古巴不是他的祖国,他却和我们走到了一起,他每天都准备着为革命献出自己的生命。”

5.“切离开是为了理想”

卡斯特罗回顾了格瓦拉在革命胜利后的工作情况:“革命胜利后,古巴百废待举,百业待兴。政治的、经济的等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后来,切被任命为工业部长,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绩。他还被任命担任过国家银行行长。那时,那些原来在银行工作的政治麻木的技术员、专家纷纷逃往国外。”

“当时流传一个关于切的笑话,”卡斯特罗说,“有人问切上任后是否有某位经济学家登门求教过,切回答说有过,于是人家又问切是不是经济学家,切说:我不是经济学家,我是共产党!”

“那时国内政治斗争很激烈,右派攻击切是共产党,但切始终表现出他不可置疑的权威性。他工作努力,在工业国有化、组织生产、协调生产、义务劳动等社会主义建设方面取得了经验。他还是倡导义务劳动的先驱之一。”

谈到格瓦拉的出走,卡斯特罗说:“直到最后时刻,我们一直保持着信任和深厚的友情。”卡斯特罗认为,格瓦拉离开古巴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我们不能阻止他,因为那样做超出我们之间关系的范畴,更不能将国家的观点强加于他。”

“我们能做的事就是尽可能地帮助他。但某些不可能的事,某些我们认为行不通的事,我们没帮他。我们也许应该对他说,这不可能,不能这样做,不应该让同志们在这种任务中牺牲。但他这样做了,我能理解。”


参考资料:格瓦拉生平


1928年6月14日,埃内斯托•切•格瓦拉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市。

1953年,他毕业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系。

1954年~1956年,在墨西哥行医,期间结识了菲德尔•卡斯特罗,并加入了古巴的民主革命斗争。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担任古巴国家银行行长。

1960年11月18日~12月1日,访问中国,受到***、周恩来等中国领导人接见。

1965年2月3日~2月9日,再次访问中国。

1965年4月1日,给菲德尔•卡斯特罗写了告别信。此后,奔赴非洲领导游击战争。

1966年11月7日,到达玻利维亚的游击队营地,深入丛林开展“游击中心”的革命活动。

1967年10月7日,被俘。10月9日,他被玻利维亚当局杀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