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韩光武的苦恼

linxiumu 收藏 8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中山狼接到大冢发来的为天皇尽忠的电报后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他已经没有劲头了。两个小时前从西边的铁路上传来消息说有大股八路强行突破铁路封锁线进入路南。当时他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差点晕倒,接下来赶到出事地点的护路部队在被破坏的铁路上捡到一封信,信的大意是韩光武告诉中山狼自己已经回家了不用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中山狼接到大冢发来的为天皇尽忠的电报后颓然坐倒在椅子上半天没说话,他已经没有劲头了。两个小时前从西边的铁路上传来消息说有大股八路强行突破铁路封锁线进入路南。当时他的脑子“嗡”的一下子差点晕倒,接下来赶到出事地点的护路部队在被破坏的铁路上捡到一封信,信的大意是韩光武告诉中山狼自己已经回家了不用中山狼送了。中山狼在电话里听人把信念完气的把听筒掼在地上摔得粉碎。

但是他不确定这是否真的是韩光武,支那人的兵法里就有示形于敌的方法。大冢只能听天由命了,现在没有一支部队还有力气再狂奔几十公里去救他了。但他确定的是他的诱饵已经被游击队吞下去了,可是他的鱼竿儿却被游击队折断了。

韩光武在凌晨三点钟以坚决的突击冲过铁路进入路南,又相继击溃几支拦截的敌人与前来接应的游击队会合。邻莒县大队也发动攻击接应韩光武。韩光武率部队以逃命的速度再次急行军一天进入游击区,休息四小时连夜回到根据地。

中山狼鼓起余勇带着一群疲乏的鬼子踩着韩光武的脚跟来到根据地遭到县大队和民兵的不断袭击。此时鬼子已经全无斗志,中山狼只好含恨收兵。

回到根据地战士们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觉,不吃不喝连续睡了三四天才纷纷起来活动。韩光武却不能立刻就躺下,因为张成鼎牺牲了,政委和分区书记的位置空出来就会引起权利角逐,韩光武必须参与进来。这件事让韩光武那打了胜仗的喜悦一下子全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按照韩光武的分析张成鼎的牺牲对自己很不利。作为这支队伍的创立者张成鼎的威信是其他人不可比拟的,他对韩光武的支持和信任是韩光武顺利实施自己计划的有力保障。现在张成鼎没了,由谁来补这个缺还很难说,这个继任者是否能像张成鼎一样对自己毫无保留的支持呢?

韩光武决定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争取最好的结果。自己刚入党不久身份又不清自己去争这个位置肯定没戏,那就只好找一个自己的代理人,这个人一定要从本根据地的干部中产生。从整个山东的普遍情况来看上级一般偏向于在领导岗位上安排所谓政治成熟,理论水平高的外来干部(有利于削平山头儿嘛),这样本地土产的干部就自然出局。那就只有从先期来的干部中挑选了,这些人在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了什么脾气也都熟悉了。想来想去这个人选只有张树正比较合适,虽然张树正一直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此人一直都能以大局为重,识大体,应该能相安无事,对于韩光武威信的忌惮会使他对韩光武的意见比较重视的。

当然明着说希望让张树正继任有明显的拉山头之嫌,韩光武拉上几个主要领导联名向纵队和山东省委发出电报“我分区和部队近期连续作战后主力部队急需抽调地方部队人员补充,地方事务繁多,希望新的领导同志尽快到任主持工作。”

办完这件事韩光武才十二个不放心的躺下睡觉,这一睡就是两天。等他醒来看见梅迎春和另一个警卫员林茂正趴在炕桌上看文件,梅迎春一看韩光武醒了便把文件递过来。韩光武看了看原来是几份嘉奖令和贺电,其中一份竟然是刚到任不久的一总队司令员聂RongZhen和朱Ri发来的。大约六月份聂、朱两人进入鲁中山区,本来中央让聂来山东是想用这个腕儿来统一领导山东这些不同派别的部队,可是后来看来聂抓紧浦路东部队的差还行,要想管115师的事就有难度了。

这些且不说。韩光武看完嘉奖令苦笑了一下“来点儿实惠的好不好?”现在他最关心的还是书记人选问题,有一个好书记比什么都强。

吃完晚饭王来田来了,他向韩光武进行了汇报。省委已经任命张树正为代书记和二团政委,新任的书记很快就到。

王来田说着说着看见韩光武黑着脸也没多想以为韩光武是太累了就起身说明天再来汇报。韩光武坚持让他汇报完再走,后边的消息还不错。这次战斗经过统计消灭鬼子八百人,伪军约三百人,那些在敌占区被韩光武就地释放的伪军就不算了。一共缴获迫击炮两门、九二步兵炮一门(瞄准镜损坏)、机枪十挺,步枪四百多支,骡马二百匹,弹药和其他物资一宗。部队和民兵伤亡也不小,一共伤亡六百多人,再加上长途奔波累病的有二百多人,所幸伤员中以轻伤居多。

王来田走后韩光武睡不着了,脑子开始飞转。

省委到底没有让张树正当书记,派来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韩光武很郁闷但他无法反抗,因为他指挥的部队说到底还是党的军队不是他个人的军队,他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组织,他这个位置上的人是无力改变什么的。他也可以再努力一下,但是这可能让人有别的想法对他反而不利。他决定接受现实继续带着枷锁跳舞。

虽然想通了但他还是睡不着,就爬起来把外屋的梅迎春和林茂叫进来问俩人刚才正在激烈的争论什么问题。梅迎春说他们正在争论鬼子不断被打得满地找牙到底是咱们太聪明还是鬼子太傻。

韩光武问“那你是什么看法?”

梅迎春说“我说是咱们聪明。”

韩光武点点头对林茂说“那你认为鬼子傻了?”

林茂点点头。韩光武说“这个世界上除了脑子有问题的人其他绝大多数人都不傻。他们看着傻是因为欲望遮住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不能正确分析形式。”

梅迎春一副“怎么样?我说对了吧?”的样子。

韩光武又对梅迎春说“咱们不断打败鬼子只能说咱们走对了路。鬼子的军官都是正宗军校毕业,擅长的是正规战。这就好像是他们擅长长枪大刀,咱们擅长小巧功夫,根本就不是一路。现在咱们要逼着他和咱们拼小巧功夫。千万不要认为鬼子傻或者咱们聪明,这样很容易犯轻敌的错误。”

说着说着韩光武的脑子又转到目前的问题上来“要说打仗除了比武器好孬就是比谁更能琢磨人。咱们华人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好捉摸个人,到了打仗的时候这成了长处,可等到战争结束了就难免有断不了的风波。”

梅迎春和林茂听得不知所云。

韩光武这次武装大游行让整个山东的八路都开了眼,对于115师这样的老红军部队这也许不算什么,人家二万五千里长征都走下来了,可是那些新建的部队特别是那些土著部队自忖谁也不能在三天时间里在鬼子包围之中跑上几百里地而队伍不散。所以大家对韩光武这一手佩服的五体投地,再加上反正胶东各根据地派人去向115师老大哥学习经常也要从四分区地面上走所以都来顺带着学点儿灭鬼子的手艺,一时之间韩光武这里门庭若市。韩光武也毫不吝啬,又问必答倾囊传授,人家走的时候还给人家带几支霰弹枪回去试用。

这次战斗同样对日本派遣军震动很大,其华北派遣军司令部立即责令尾高龟藏对韩光武部进行打击抑制其发展势头,恢复郊县的秩序。

尾高分析前几次扫荡的失败皆因八路神出鬼没,一旦自己存在弱点就会为其所乘,所以他亲自主持制定计划要求第五旅团的部队紧守各个据点,调集日军四千和伪军三千以其一部作为机动兵力其余以一线平推进行拉网式扫荡。

一开始郊县活动的游击队发现鬼子的部队之间没有缝隙很不适应,好在韩光武早就针对鬼子将来的“铁滚扫荡”制定了针对性地战术并对部队进行过训练。游击队经过最初的慌乱后再遇到敌人时都能够以坚决迅猛的动作冲出包围与敌人兜圈子。韩光武也派出二团对敌袭扰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所以鬼子对八路游击队仍然感到无能为力,但他们却意外的兜住了刘光本。

在扫荡开始之前韩光武通过分析情报已经判断出鬼子要在胶县进行扫荡警告过刘光本不要在这一带活动。刘光本艺高人胆大对这个警告没太在意,谁想让鬼子兜了个正着。

当时刘光本的部下们正在分散活动突然遇到鬼子密不透风的扫荡立刻慌了神,除了少数就地潜伏躲过鬼子的搜索,大多数人还是赶紧往刘光本所在的位置跑。刘光本已开始也想找一个鬼子的缺口潜到鬼子身后,可是找来找去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缺口,冲了几次都被挡了回来。等他下决心不惜代价冲破敌人的队形的时候已经被包围在海岸附近了。

鬼子一点一点儿收紧包围圈,不断把刘光本往海边赶,刘光本率部猛烈反击伤亡不小可是鬼子和伪军越打越多就是冲不出去。

再也不能后退了,现在刘光本他们背后就是大海了,只有仍然占据的这片石滩还能给他们提供一点掩护。鬼子和伪军进攻了一次又一次都被打了下去,刘光本手里的弹药也快打完了。鬼子也看出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不再猛烈进攻只是不断用火炮和掷弹筒轰击刘光本的阵地消耗他的兵力。刘光本眼里急得冒火,把三个兄弟招呼到一起“兄弟们,今天这阵势看来没有好收场了。你们看看怎么办?”

薛志超被一块弹片从肋下带走一块肉,由于失血面色苍白“大哥,眼看天就黑了,我和三哥引住鬼子,你和二哥带着能走得动的弟兄冲出去,能走几个是几个。”

候三的脚被炸断了立刻附和学智超的意见。刘光本一瞪眼“什么话,兄弟如手足,大不了死在一块儿,我这个大哥怎么能丢下兄弟。”程殿武也说“就是,大不了埋在这儿。二十年一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自然谁也不会投降,让他们投降比杀了他们还难受。这样其实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每个人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快要到了,都打起精神准备让最后几颗子弹多放倒几个鬼子。

“弟兄们,自从大家伙跟着我刘光本以来没少享福也没少遭罪,我谢谢大伙看得起我刘光本儿。咱们就在阎罗殿里聚齐做个伴儿吧。这辈子我刘光本也没干什么出息的事儿,打鬼子算是一件。能在死之前宰几个鬼子就没白活。”刘光本的声音在残阳如血的阵地上飘荡着。敌人自然也听到了,他们也开始防备刘光本绝望的反击,困兽犹斗的时候最凶狠。

刘光本确实想在天黑后发动冲击在拉几个鬼子垫背,以他的性格就是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可是没等他行动监视海滩的人领来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那人从随身带的油布包里拿出一封信。

程殿武接过看了看原来是王辉写给刘光本的信。信中说来人是王辉派来联络的,海上已经准备了船只接应刘光本撤退。刘光本激动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激动过后难题又摆在眼前,海滩已经处于敌人监视之下,都走就谁也走不了,必须要留下人打阻击。断了腿的侯三当仁不让坚持要留下,那些无力行动的伤员也纷纷把机枪和手榴弹揽在怀里。最后刘光本跪下给留下的弟兄磕了三个头,侯三笑着说“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兄弟我不过早走一步,咱们来世再见。”

王辉派来的人用红布蒙着的手电筒向海上发出信号,一艘艘小渔船一边回答信号一边在黑暗中驶近海滩。

以前的战斗经验让鬼子总是担心稍有松懈就会让游击队跑掉所以一直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靠近的船只和正在通过海滩的队伍开始火力拦阻并且发动进攻。

正在通过海滩的人群里不时有人倒下,渔船也有被击中的,但是两边都没有停下。侯三带领伤员们把最后的子弹疯狂的泼向冲上来的敌人然后抱着手榴弹冲入敌群。

刘光本在通过海滩时被一颗子弹击中大腿好在打在只擦了一道血槽,他在别人的帮助下爬上了一条船。当船离开海岸的时候岸上的对射在一阵爆炸后停止了,流光本坐在船尾盯着岸上把牙咬得咯咯直响。

鬼子们冲上海滩向着黑漆漆的海面徒劳的射击,不时有一两颗逸光弹像萤火虫一样从渔船周围飞过。领队的鬼子军官站在海水里破口大骂,如果不是前几天八路把皇军征集的机帆船破毁了这些游击队插翅也难飞。

脱险的刘光本和他的弟兄们被安排在根据地边缘一个小渔村里休整,重伤员被送到八路在山里的医院里医治。经此一战刘光本的队伍减员一半,机枪掷弹筒都丢光了,弹药也所剩无几。想起那些死难的弟兄刘光本一个人来到海滩上烧了一大堆纸钱痛哭一场。

程殿武费了半天劲儿才找到刚刚哭完的刘光本,看着他没有回去的意思就在他身边坐下来“大哥,你说的小鬼子起伏咱们华人咱们不能眼下这口气,老三的仇不能不报。以后咱们就和小鬼子对上了。我看人家八路打鬼子有一手儿,对老百姓也不赖,他们的韩团长人也不错,不如咱们和起伙来干吧。我看以前几家和韩团长合伙的队伍现在都挺好的。”

刘光本抹了抹泪水已经风干的脸“兄弟,我也不是没想过。就看眼下这形式这个地方和小鬼子有一拼的还就只有八路了。可是我不放心他们那个党。”

看到程殿武不解的眼神刘光本解释说“兄弟你想过没有,韩团长人不错有什么用,他还是要听他的党的。万一这个党变了他老韩说什么还不跟放屁一样?”

程殿武说“不会吧?GCD对老百姓挺好的啊?”

刘光本冷笑了一声“打天下的时候你不对老百姓好一点儿老百姓能听你的?可是坐天下的时候就变了脸。你年轻,经的事少。想当初就有过GMD在青岛一带宣传‘三民主义’什么民主、民权、民生。后来老蒋带着兵打北洋军,当时在济南还和小鬼子干了一仗,虽说没打赢可那总比韩复渠强吧?可是你看看现在这GMD还他妈讲三民主义?整天就惦记着刮地皮了。丢了东三省老蒋一枪没放,山东放了几枪就扔了。TMD什么主义全是diao毛灰。咱还是先看看吧。再说了现在咱刚打了败仗要和人家合伙人家还不把咱当要饭的?就是要和现在也不行。”

合伙的事就这么搁下了,两天后王辉带着一批物资弹药来慰问刘光本,对刘光本说本来韩光武的八路主要领导要来看望刘光本的,但是由于要应付鬼子在郊县的扫荡分不了身所以让王辉先来看望刘光本。说着说着就旁敲侧击的提起合伙的事,刘光本也听出来了但就是不接这个话,只是咬住说可以合作抗日。

合作也不是不可以,但合作的协调就没有合伙方便了。山东本来就这么点地方两支队伍同时活动难免有冲突的地方。王辉想:看来拉刘光本入伙还是要让团长亲自来一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