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还击战――“黑豹”突击队

作者:史文银 源自:中国长城互联网




当一九七九年一月八日,越南外交部向联合国安理会递交一份“关于中国军队在中越边界集结”的声明时,中国南疆已是帐篷连城,大军云集,铁路、公路上输送的野战部队象一条条巨龙。

在这支大军中,一把又一把“短剑”——侦察兵捷足先登,他们为了执行“特殊任务”,比他们的大部队早一些时辰来到了边界。

红河在呼唤他们!

战争在召唤他们!

特殊的战场在等待着他们!!!

夜已经很深了,某集团军首长还在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

这是一支特别部队,取名为“黑豹”突击队。听说黑豹这个名字是从007特警部队的一个番号引进过来的。它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今晚,他们将前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那时,还没有引进迷彩服,他们每人穿一件布军装。据说,布军装比化纤料军装好,打起仗来不怕“火”。再说吸汗也快,不怕脏。

小伙子都是经过认真挑选过的,除了政治素质外,还要求身高必须在一米七0以上。

人数不到三位数。集团军侦察处周处长亲自担任队长。

集团军首长的话音未落,周处长便带头在那张洁白的一百克书写纸上写下了“敢死队必胜”五个大字。那字是殷红的,写字的血是从他咬破的食指中流出来的。

士兵们胸中一阵阵发烧。他们一个个把胸脯拍得山响:“是英雄是狗熊就看这一次啦!”丁小书是这支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争得这个机会不容易。“如果不抓个活的回来,我就不来见人。”小伙子气盛,呼声最响。

武器给他们装备的是最精良的“新货”。每人一支微声冲锋枪,那枪既准又无声音。说是“微声”,实际没什么声音,子弹打出去,只听“嗡”的一响,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倒地了。越军最怕这种武器。那枪的前面枪管上装有一个粗粗的消声装置,就象摄象机上的“录音棒”,黑黑的。手榴弹当然是必备的武器,它杀伤力强,用起来方便。兵们每人领了四枚。

除此之外,每人还有一把漂亮的匕首。听说那刀上有一层水银,只要一刀捅下去,即使没有找准“致命点”,也够对手呛。烟雾弹则是专门为掩护撤退而准备的。那东西个头不大,发烟率却惊人。一发烟雾弹可以让你逃脱对方的追赶,逃得让对方跳脚、骂娘。

尽管信誓旦旦,可对这次任务能否完成好,大家心里还是没有底,因为这毕竟是第一次出征。

离行动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钟了,侦察兵抓紧进行一切必要的准备。

侦察员一丝不苟地紧紧盯住对面的敌情:“目标已经消失。估计已经进洞睡觉。外面堑壕内还有哨兵在巡逻。”他从红外线望远镜里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越军的一个桥头暗堡。暗堡内共有十多个人。连日来,这股越军经常利用这个坚固的工事对云南边防城镇和居民进行骚扰。上级指示,利用夜暗,端掉这个桥头堡,并全部将越军活捉。多少次的观察,侦察员们发现,这个桥头堡内有一个越军中尉连副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说实话,今天他们就是冲着这个最高指挥官去的。抓住了他就可以了解对面越军的情况,就可以弄清他们的兵力部署及作战方略,对中国军队来说,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人物。

黑豹突击队共分为三路:一路左,一路右,一路后边掩护。指挥组在后面跟进,随时用步话机取得联系。

因为是偷袭行动,行动的命令没用信号弹,而是用了一个小手电筒。电筒的头上包着一些红、黄、绿色的绒布。按一下红灯表示行动;按一下绿灯表示进攻顺利;按一下黄灯表示赶快撤退。这些信号,兵们都记得很牢。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两路人马不声不响,他们坐着橡皮舟,划过南溪河上了岸。

信号发过来了,越军没有发现。

继续前进,距桥头堡只有二十米了。越军仍没发现。

“哎呦,不好!我被蛇咬了……”就在大家全神贯注桥头堡的时候,侦察员丁小书被一条毒蛇紧紧缠住了。他的腿里射进了毒蛇嘴里的液体。他用手一摸,那一丈多长的蛇身还在他的腿上转圈,越缠越紧。

惊叫的声音虽然压在最低限度,可还是惊动了暗堡中的越南哨兵,因为离越军太近了,近得几乎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

“口令?”“……”“探照灯,机枪准备……”不到一分钟,越军的子弹、灯光就象大雨一样,全部朝侦察兵们“泼”了过来。

“怎么办?撤回去,那条南溪河会全部送了大家的命,越军会把炮弹都倒在里面,让你一个人也游不过去。不退吧,目标又暴露了。”队长正迅速拿应急方案。

丁小书在和毒蛇搏斗。他先是用拳头砸蛇,结果不仅没砸下来,反而被蛇把手咬了一口。这时,子弹一阵阵从头上飞过。

继而,他又用嘴咬蛇身,直咬得蛇腹上那鲜红的液体流出来,毒蛇仍不肯松口。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身上的那把匕首。他抽出手来,从腰间拔出那亮晃晃的东西,一下,又一下,直捅得那蛇血淋淋,肉糊糊。

他终于胜利了。蛇从腿上剥下了,裤子也被匕首刺破了,那刀尖少不了钻进他腿上的肉里,因为他几乎把全身的力全用了出来。

兵们看着他,却不好去援助他。因为他那里的子弹太密,密得象雨点。

“砰!”一发子弹从他的头部穿过,丁小书应声倒在了地上……“上!”兵们再也忍不住了。

两路人马齐头并进。

探照灯、机枪;炮声、喊声。阵地已全部白热化了。在炮火掩护下,侦察兵攻进了越军的暗堡。

“咚!”不好。两个侦察兵刚爬上越军暗堡边,突然掉进了一个坑里。那坑很深,是越军专门设在阵地前沿的一个陷阱,里边装有竹签和暗道机关。他们双双被刺伤了,血流了一地。眼看就要成为敌人的俘虏,他们急得直冒汗。“轰!”一声雷鸣,两名侦察兵的人生历程走到了最后,他们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

坑道炸塌了,越军炸伤了,暗堡被掀去了顶盖。侦察兵们奋勇直前,一举夺占了暗堡。

能跑的越军全跑了,除了三名尸体之外,剩下的两名伤兵被侦察兵们抓住了(可惜,一名重伤者在途中断气了)。他们寻遍了整个阵地,可连中尉连副的影子也没见着。后来,才听俘虏虏讲,越军中尉的未婚妻昨天过生日,他悄悄跑回老街为她“点蜡烛”去了。有人说这家伙命大;有人说阴差阳错;也有人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总之,中尉没碰上“黑豹”的枪口,他躲过了一嘲大难”。从这点上讲,还得感谢他的那位未婚妻。不过,后来听说他的命也不好,因为他丢掉了五个兄弟的性命而且暗堡被摧毁,上司给他一个“擅离职守”的罪名,对他是不太冤枉的。

东方欲晓,“黑豹”们迅速撤离。他们带着一名负伤的越军士兵和三名战友的遗体返回了营地。三名士兵的性命换得一名越军伤兵。他们说:这值得。因为打仗总是要流血的。首长们不仅没责备他们,相反还高度赞扬了他们的勇敢精神。的确,在他们中间没有懦夫。

首战告捷。“黑豹”从此出了名。战后,有一家电视台专门以他们为原型,拍摄了一部同名电视连续剧。据说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后还得了奖。剧中的情节少不了时有虚构,可主要内容还都是真实的。反正兵们都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