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三支王牌部队PK中国军队的后果

猎猫 收藏 2 259
导读: 在历时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联合国军”向朝鲜战场投入了大量兵力,其中不乏各国的“王牌”部队。这些部队,有的甚至从来就没有吃过败仗。有的身经百战,一贯唯我独尊。可是,在与志愿军交战时,这些所谓的“王牌”部队,却都接连打了败仗。本文择其二三,以飨读者。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24_10220_6110220.jpg[/img]    一、被誉为“开国元勋师”的美军骑兵第1师,组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160年来没有打过败仗,但在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历时3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联合国军”向朝鲜战场投入了大量兵力,其中不乏各国的“王牌”部队。这些部队,有的甚至从来就没有吃过败仗。有的身经百战,一贯唯我独尊。可是,在与志愿军交战时,这些所谓的“王牌”部队,却都接连打了败仗。本文择其二三,以飨读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被誉为“开国元勋师”的美军骑兵第1师,组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160年来没有打过败仗,但在云山战斗中,不败的神话被打破


美军骑兵第1师正式建立于1921年9月,但其历史可以上溯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开国时组建的部队,为美国的独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因而有“开国元勋师”之称,160年来没有打过败仗,是美军不折不扣的王牌部队。该师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战功显赫。因其在历次战争中,总是担任开路先锋的任务,所以又被称为“先锋师”。到了20世纪40年代,这个师已经装备成机械化部队,不再有骑兵了。为了保留荣誉,该师仍然使用“第1骑兵师”的番号。士兵的臂章上还佩戴着马头符号,这是美国军人非常羡慕的符号,也是第1骑兵师的荣耀。


美骑兵第1师师长盖伊少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经是赫赫有名的巴顿将军的参谋长,此人擅长装甲战术。1950年7月11日,美第1骑兵师作为美军第一批地面部队开赴朝鲜,于18日在浦项登陆。接着,该师由洛东江开始向朝鲜人民军反攻,然后,一直向北推进。10月9日,美第1骑兵师主力越过三八线,随后占领平壤,一路担任主攻任务。志愿军入朝作战后,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南朝鲜部队溃不成军。这时,“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开始调整作战部署。10月28日,美骑兵第1师由平壤抵达云山及其西南部的龙山洞,接防南朝鲜第1师的阵地。美军把打开接近中国的通道,实现占领全朝鲜的希望都寄托在骑兵第1师身上。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美骑兵第1师百余年不败的历史在朝鲜战场上结束了。当时,与美骑兵第1师交战的是志愿军第39军,同样也是一支战功卓著的部队。它的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后来改编为八路军第344旅的南下支队、新四军第3师,在大江南北坚持抗战,屡建战功。解放战争开始后,这支部队被调往东北,组建成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后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9军。该军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中越边境的镇南关,是第四野战军的主力部队。1950年10月19日,第39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与其对手美骑兵第1师一样,也是第一批入朝参战的部队。


10月28日,也就是美骑1师接替南朝鲜第1师防务的当天,志愿军第39军隐蔽进至云山,并占领了有利地形。10月30日,第39军完成了对云山的三面包围,打算于次日19时30分发起攻击。


美骑兵第1师师部及第5团于31日抵达龙山洞,在云山接替南朝鲜第1师防务的是该师的第8团。当时,志愿军司令部根据敌我分布态势,决定采取敌后迂回、正面突击的作战方针,集中兵力,在云山、泰州、球场、定州地区,首先消灭南朝鲜第8师、第7师和第1师,然后视情况再决定是否歼灭美骑兵第1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云山位于平安北道,是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有4条公路从这里穿越而过,只有千户人家,城区被群山环绕。根据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命令,第39军决定以第116师担任主攻任务,从西北向云山发起攻击;第117师主力从东面进攻,配合116师作战。另以1个团进至龙山洞阻击增援云山的敌人。


11月1日上午,驻扎云山的南朝鲜第1师第12团在美军坦克掩护下,向我39军阵地发动进攻,在遭到顽强阻击后,撤到立石。


美骑兵第1师投入朝鲜战场后,气焰十分嚣张。南朝鲜第1师在云山遭到志愿军的沉重打击,对志愿军望而生畏。南朝鲜部队的一位军官好心地劝告美第1骑兵师第8团团长帕尔莫:中国军队战斗力非常强,兵力也很多,你们要小心行事。可是,帕尔莫傲气十足,不屑一顾地反问道:“中国人?中国人会打仗吗?”


常言说得好,骄兵必败,一场灾难已悄悄地向美骑兵第1师降临。11月1日17时,志愿军第39军提前向云山发动总攻。在炮火攻击10分种后,39军第116师和第117师开始向云山进攻。担任主攻任务的第116师以348团为左翼,347团为右翼,向云山发起猛攻。战至次日凌晨,这两个团各有一些部队突入云山街。


志愿军入朝初期作战的计划是首先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南朝鲜部队,可是,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当志愿军战士冲入敌阵,抓了俘虏后才发现,打了半天的仗,对手并不是南朝鲜部队,而是长着蓝眼睛、高鼻子的美国人。再审讯俘虏,方才得知,对手竟然是美军的王牌部队。


志愿军第39军发现云山守军是美军“王牌师”后,群情激昂,向敌军阵地发起更猛烈的攻击。11月2日凌晨3时30分,志愿军第116师攻占了云山城。在志愿军的勇猛打击下,美第1骑兵师第8团伤亡惨重,该团在云山战斗中损失一半以上的建制兵力和相当一部分辎重,其中包括12门105毫米榴弹炮、12门无坐力炮、9辆坦克和120多辆卡车。


当时,志愿军对美第8骑兵团第3营的打击最有震惊性。到2日拂晓,云山城郊、城东和城北的战斗已基本结束。美第8团指挥机关和第3营被志愿军第345团包围在诸仁桥以北、立下石洞公路以西的开阔地带。


云山战斗打响后,美骑兵第1师主力连忙从龙山洞赶来增援,与志愿军第343团遭遇。11月1日20时30分,第343团1个连向美军发起进攻,不到1个小时,就消灭美第1骑兵师第5团1个连,计100多人。为此,志愿军司令部发出了《我一连歼美一连,传令嘉奖》,高度赞扬了该连的作战精神。


当美第8团被围时,美第1军军长米尔本和美第1骑兵师师长盖伊指挥该师主力向志愿军第343团阵地发动疯狂进攻,企图打开一条通道,接应第8团残部突围。志愿军第343团奉命死守阵地,阻击增援的敌军。11月2日下午,美军在10多架飞机的支援下,以重炮和坦克开路,向志愿军第343团阵地发起冲击。第343团的官兵们顽强作战,打退了敌军的多次进攻,美军伤亡达400多人。美第5团团长约翰逊上校亲自上阵,结果挨了志愿军的一发炮弹,被炸成重伤。


在救援无望的情况下,米尔本不得不下达命令:“任何救援第3营的努力都将是徒劳无益的。我命令部队放弃进攻,立即向南撤退。”盖伊无可奈何,只好说:“执行命令,让第5团撤出战斗。至于第3营,愿上帝保佑他们吧!”


美骑兵第3营的伤亡人数在不断增加,营长奥蒙德也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绝望的气氛笼罩着第3营的每一个人。后来,美国陆军战史在描述这场战斗情景时说:“第3营陷入了一场‘西部牛仔与印第安人式的战斗’。”


11月3日18时,志愿军第345团向诸仁桥的美军发起最后攻击。美第8团指挥部和第3营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向志愿军投降。经过激战,志愿军第345团仅用48小时就歼灭美军742人,击毁或缴获坦克14辆、汽车75辆、各种炮16门和大批物资。美军第3营的营长、4个连长,死的死、被俘的被俘,立下石洞西南边的田地里,插了10多排十字架。作为一个建制,美第3营实际上已不复存在。11月6日,美国陆军被迫撤销第3营的番号,这在美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麦克阿瑟原打算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他还沉浸在仁川登陆胜利的喜悦中。11月5日,麦克阿瑟收到来自前线的报告,第8集团军军长沃克告诉他,美骑兵第1师第8团在云山被围,大部被歼;向云山增援的美骑兵第5团也被中国军队击溃。这些消息,无疑给麦克阿瑟的欢乐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云山战斗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了美骑兵第1师。美军“王牌师”在云山失败的消息震惊了白宫,震动了美国舆论界,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军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原“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朝鲜战争》中写道:“当李承晚节节败退之际,为了挽回失败的态势,这时麦克阿瑟和第8集团军军长沃克中将决心起用位于二线的‘王牌师’骑兵第1师。这个师在独立战争时期是常胜师。二次世界大战中,也是号称常胜师。该师技术装备先进,然而被小米加步枪、加点小炮装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败。这是麦克阿瑟和沃克中将用兵中不可测到的惨败。”


原美国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在回忆录中这样说:“作为乔治.巴顿将军的部属,霍巴特·盖伊怀着沉痛的心情,咽下了一杯苦酒。”时隔数十年后,一位曾经参加过云山战斗的美军军官在回忆这段往事时仍心有余悸,战栗地说道:“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女儿玛格丽特在回忆她的父亲时也提到了美第1骑兵师在云山的遭遇:“在朝鲜战争开始发生了惊人事件,第8骑兵团几乎溃不成军。”


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高度评价了云山战斗,认为第39军对美骑兵第1师这一仗打得很好,在没有飞机、又缺少坦克的情况下,一样可以打胜仗,志愿军不但打了南朝鲜部队,而且“也打了美国的‘王牌师’,39军围了云山的美军骑1师第8团,使其大部被歼,并击溃了增援云山的美骑1师第5团,打得好嘛!”


云山战斗,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同美军的首次交锋。第39军对美第1骑兵师的沉重打击,使不可一世的美国人清醒了许多,成为扭转朝鲜战局的关键。此后,美军开始全线后撤,志愿军也由此站稳了脚跟。


二、号称“常胜军”的美陆战第1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屡建战功,却在长津湖战斗中遭到重创,昔日的王者气概荡然无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陆战第1师是美军最精锐的王牌部队之一,有2.5万多人,辖3个陆战团和1个陆战炮团,归属海军陆战队建制,具有强大的火力与机动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个师曾在太平洋战场历次逐岛作战中冲锋陷阵,其战斗力在美军中堪称一流。但是,第二次战役开始后,美陆战第1师就在长津湖战斗中遭到志愿军第9兵团的重创,使该师经历了自组建以来最为惨痛的失败。约瑟夫·格登在《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一书中把美第1陆战师在长津湖的作战称作“陆战队历史上最为艰辛的磨难”。


11月5日,也就是第一次战役结束的当天,志愿军司令部建议第9兵团入朝参加东线作战。11月6日,彭德怀电告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副司令员陶勇,要求9兵团在小白山以东诱敌至长津一线,歼灭美陆战第1师的两个团。接到命令后,第9兵团于11月7日、11月12日、11月19日,从集安、临江渡过鸭绿江,并迅速到达指定地点。

长津湖位于朝鲜半岛的东北部,是长津水电站的蓄水湖,四周被群山包围,海拔1300多米,地势险要,志愿军第二次战役的东线战场就设在这个地区。在东线作战的是志愿军第9兵团,美军负责东线战场作战的是美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10月25日,即志愿军入朝打响第一枪的同一天,美陆战第1师在朝鲜半岛东北部的元山登陆。11月1日,美陆战第1师接替南朝鲜第3师的防务,并向长津湖推进。


经志愿军第一次战役的打击,美军不甘心失败,决定于11月下旬发动总攻势,希望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麦克阿瑟自以为是地对他的部下说:“告诉官兵们,他们打到鸭绿江之后就可以回国了。我希望我的话可以兑现,就是他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为了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麦克阿瑟命令东线的美第10军向江界迂回,其主力沿长津湖攻击前进。于是,阿尔蒙德让美第1陆战师担任迂回任务,首先占领柳潭里,进而占领江界,尔后向鸭绿江推进。


11月23日,是西方的感恩节。麦克阿瑟的前线部队美美地享用了一顿诱人的火鸡宴,其丰盛程度想必一定超过了其他美国人的想象。宴席上有鸡尾酒、夹馅橄榄、烤小公火鸡加酸果酱、水果沙拉、水果蛋糕、肉馅饼和咖啡以及饭后的薄荷点心。在美第10军司令部,阿尔蒙德和他的军官们也举行了聚餐,居然还使用了桌布、餐巾和瓷器、银器,甚至摆上了席位卡。与此同时,麦克阿瑟在东京官邸也同家人舒舒服服地吃了一顿节日晚餐。


但是,美军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大口地嚼着美味火鸡的时候,世界上还有一支既朴实又习惯于吃苦的军队——志愿军指战员们已经炒好了黄豆、玉米,烤熟了土豆,带上这些干粮出发了。看来,美军白吃了这顿火鸡宴,因为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灾难,而不是回美国过圣诞节。


刚过了感恩节,美陆战第1师就全部进入了长津湖地区。11月26日,美陆战第1师第7团及第5团的两个营进至柳潭里;师部和第1团的1个营位于下碣隅里,第1团主力抵达古土里、富盛里地区。


无巧不成书,交战双方都不约而同地确定在11月27日发起攻击。这天上午,东线美军和南朝鲜部队开始发动进攻。黄昏,志愿军第9兵团第27军和第20军向柳潭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的美第陆战第1师发起攻击。11月28日晨,志愿军第20军的第58师从三面包围了下碣隅里的美军,志愿军第59师攻占了死鹰岭,截断了柳潭里敌军同下碣隅里的联系。志愿军第60师占领了乾磁开和小民泰里地区,切断了古土里以北的公路,阻止敌军增援下碣隅里。美陆战第1师被志愿军包围,消息传出,美国白宫为之震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也十分紧张,甚至直接干预作战。


经志愿军的猛烈打击,美军被迫转入防御。美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连忙命令位于古土里的第1陆战团一部北上,增援下碣隅里。11月29日上午,美陆战第1团和英国皇家陆战队等千余人组成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30多架飞机和数10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志愿军第58师和第60师阵地发起疯狂进攻,但遭到志愿军的英勇阻击。当晚,志愿军第60师向特遣队发起反击,并将其包围。经过激战,特遣队大部分被歼灭。


与此同时,在下碣隅里的美军第5陆战团也向志愿军阵地发起进攻,企图打开通向古土里的道路。在这场战斗中,涌现出一位著名的战斗英雄,他就是杨根思,时任志愿军第58师第172团1营3连连长。当时,杨根思带领一个排坚守在1071高地东南侧的小高岭阵地上。小高岭是美军从下碣隅里南撤的唯一通道,因而成了敌我双方的必争之地,小高岭的战斗,是影响全局胜负的关键一仗。11月29日拂晓,为了争夺逃路,美军用飞机、大炮向阵地上倾泻了大量的炮弹、燃烧弹,阵地已变成一片火海。临近中午时,杨根思带领这个排已经打退了美军的8次进攻。志愿军的子弹打光了,阵地上只剩下杨根思和两名伤员。这时,又有40多名敌军向他们拥来。在危急时刻,杨根思毫不犹豫地抱起炸药包,冲向敌群,与敌军同归于尽。小高岭的战斗,为志愿军向下碣隅里的美军发起总攻赢得了时间。为了表彰杨根思的英勇事迹,志愿军总部给杨根思记特等功,授予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也授予杨根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并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和金星奖章。


11月30日晚,志愿军9兵团集中第80师和81师向新兴里的美军发起攻击,消灭美军一个团。


新兴里惨败,使美第10军士气开始动摇。阿尔蒙德命令美陆战第1师将柳潭里的部队收缩至下碣隅里,准备南逃。为了逃窜,美陆战第1师决定以第5团殿后,第7团向下碣隅里进攻,以打开南逃的通路。同时,命令在下碣隅里的部队守住阵地,然后待机后撤。


美国作家小克莱·布莱尔对此作了这样的叙述:“11月27日东部战场,另一支中国集团军攻击了第10军——奥利佛·史密斯的第1陆战师,中国军队插到背后,将海军陆战队围困在楚新水库地区……事情很快就明显了,联合国军遭遇的是第一流的军队。”


根据敌情的变化,志愿军第9兵团也调整了部署。第59师扼守1419.5高地和死鹰岭,阻止柳潭里、下碣隅里两地美军的会合;第79师攻占柳潭里以西的1542高地;第94师向柳潭里以南进攻,对该地美军形成包围之势,力求在运动中消灭敌军。


在志愿军的猛烈进攻下,美陆战第1师已是四面楚歌。为了逃脱被歼的厄运,美陆战第1师不惜一切代价突围。其第5、第7两个团在地面和空中炮火的掩护下,向志愿军第59师阵地猛烈攻击。在志愿军的打击下,美军伤亡累累。但美军仍拼命夺路南逃,于12月3日、12月4日,在大批飞机、坦克的掩护下,三番五次地向死鹰岭、西兴里志愿军阵地发动进攻。结果,美军在付出巨大伤亡后,才得以突破志愿军阵地,逃往下碣隅里。


当时,在前线采访的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希金斯对逃到下碣隅里美军的狼狈情形曾作了这样的描述:“我在下碣隅里见到这些遭到一阵痛打的官兵,不由想到他们如再受一次最后打击,究竟还有没有再逃脱的力量。官兵们衣服破烂不堪,脸上因刺骨的寒风而发肿流血,手套也破了,棉絮露在外面。没有帽子,耳朵冻成紫酱色。还有因为手脚冻伤,穿不进结了冰的鞋子,赤脚走进军医棚。”至于美第5团团长默里中校,他已经“憔悴不堪,像个幽灵”。


为了继续南逃,美陆战第1师毁坏重型装备,美第10军还派出大批飞机帮助陆战第1师空运伤员。同时,在真兴里的美军开始增援下碣隅里,接应陆战第1师主力突围。


12月6日,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美陆战第1师开始从下碣隅里突围南逃。为了截断美军南逃通道,12月7日,志愿军第26军向下碣隅里美陆战第1师发起进攻,歼敌一部分,并击毁汽车、坦克30多辆。这两天是美陆战第1师最难熬的日子,美国人R·M·波茨在《韩战决策》一书中对此作了描写:殿后的坦克和卡车尾随车队驶入下碣隅里以南10英里的古土里,车上载着被打死且已冻僵了的尸首和挂彩或冻伤的伤号——那情景真是惨不忍睹。


12月8日,美陆战第1师继续向南逃窜,结果遭到志愿军第89师的顽强拦截,被歼600多人。12月12日,美陆战第1师在美第3师的接应下,最终逃出了志愿军第9兵团的包围圈。


美陆战第1师之所以能够逃脱全军覆灭的厄运,除了武器好、机械化程度高以外,天气也帮了美军的大忙。


进入10月以来,长津湖地区开始普降大雪,气温持续下降。到11月下旬,寒流又侵袭了朝鲜东北部,使这里的气温下降到零下30摄氏度,长津湖地区已是白雪皑皑。志愿军第9兵团的士兵大都来自长江以南,难以适应严寒的气候。加之第9兵团仓促入朝,不少人还穿着单衣。许多士兵缺乏防寒经验,在脸上乱摸乱搓,结果使鼻子、耳朵都掉了。就连煮熟了的土豆,等战士们拿到手里时早已冻成了冰疙瘩;相反,美军的御寒条件比志愿军好得多,不仅有绒装,而且还有睡袋。12月3日,志愿军第59师的阵地被美陆战第1师突破,除了连续作战,缺乏弹药外,许多战士被冻伤,造成大量的非战斗减员。12月7日,美陆战第1师逃到古土里。由真兴里来增援的美军已被志愿军第180团成功地阻击了,美陆战第1师陷入绝境。可是,到了8日晚上,气温已下降到零下40摄氏度。次日,当美陆战第1师再次向志愿军阵地发动进攻时,美军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坚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第172团的指战员们全部被冻僵了。美陆战第1师就这样侥幸地通过了古土里以南的志愿军防线,然后继续南逃。


尽管天气恶劣,但志愿军第9兵团仍然给美陆战第1师以沉重打击,歼灭其5个完整营。就连美国人也不得不承认,仅在11月27日至12月15日不到20天的时间里,美陆战第1师就损失兵力达7321人。这个数字,占美陆战第1师总人数的三分之一强。该师虽然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厄运,但已伤亡过半。所以说,美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战斗中遭受了该师历史上最惨重的失败。


三、佩戴英国“皇家陆军”帽徽,被誉为“皇家陆军双徽营”的格罗斯特营,曾经在150多年前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反败为胜,却在雪马里被围,该营在埃及的奇迹并没有出现


1967年,曾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李奇微在他的回忆录里写道:格罗斯特营被中国军队切断和打垮,卡恩中校和他的部队,只有少数士兵设法回到了“联合国军”。李奇微所说的格罗斯特营,是英军的“王牌”部队,有着150多年的历史。该营在1801年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曾立下“赫赫战功”。但是,在第五次战役中,几乎被志愿军全歼。


1951年4月初,“联合国军”再次越过三八线,继续向北进犯。此时,志愿军司令部根据各种情况判断,认为“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后,为了进一步向北推进,很可能会从志愿军侧后登陆。为此,志愿军总部决定,加紧进行第五次战役的准备工作,争取抢在敌军登陆之前,在正面战场发起战役反击,迫使敌军放弃在志愿军侧后登陆的企图,以避免志愿军两面同时作战。4月6日,志愿军总部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确定第五次战役的作战目的在于“消灭敌人几个师,粉碎敌人的计划,夺回主动权”。会议决定将美军作为主要打击目标,其中包括美第1军指挥的英第29旅,格罗斯特营就属于这个旅。


根据作战部署,志愿军第63军位于九化里以东及以北地区。当战斗打响后,首先消灭西屯田、斗日场的敌军,然后强渡临津江,直奔绀岳山,截断英第29旅与其他各部的联系,并且协助志愿军第65军消灭英第29旅。


4月22日傍晚,在三八线附近西起开城、东至鳞蹄的数百里地段上,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各兵团以摧枯拉朽之势,向“联合国军”发起全线反击,开始第五次战役。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攻势中,担任右路突击任务的志愿军第19兵团打得最艰苦。4月23日凌晨,志愿军第63军在三八线附近突破临津江。该军所属第189师投入战斗后,迅速向磨叉山、神岩里英第29旅阵地发起攻击。志愿军第187师仅10分钟就突破了临津江防线,然后快速向南推进,截断了英第29旅与美军第3师的联系。随后,志愿军第187师所属的3个团开始围歼雪马里的敌军。其中,第561团奉命攻占绀岳山,并插向沙器幕,切断雪马里敌军退路,并阻击敌人的增援部队。第559团的一个营从雪马里西侧向纵深推进,以截断雪马里敌军同外部的联系。第560团的任务是进攻雪马里的敌军。


4月23日,这一天是西方的圣乔治日,也叫守护神日。为了纪念圣乔治日,4月22日,英第29旅在阵地上进行了清雅的祝祭仪式准备。4月23日黄昏,志愿军第561团的一个营攻占了295.4高地、349高地,截断了雪马里敌军的退路。与此同时,志愿军第561团的主力也占领了424高地,控制了雪马里的外出路线。英第29旅精心准备的圣乔治日祝祭场顷刻间变成了血肉横飞的战场,尤其是该旅所属的格罗斯特营遭到志愿军的猛烈打击。该营的A连几乎被全歼,连长安格少校被击毙。B连只剩下1名军官和15名士兵。战至次日黎明,志愿军突破了格罗斯特营西侧高地和东侧绀岳山,炸毁了格罗斯特营的补给所。此时,格罗斯特营同旅部的有线通信线路均被切断,陷入了困境。


4月24日,志愿军第560团的一个营在295.4高地与561团会合。这样,志愿军第187师成功地将雪马里敌军包围起来。


当时谁也不知道,在雪马里被围的竟是英第29旅所属格罗斯特营。这个营是英国部队中唯一缀有两个帽徽的军队,是英军当之无愧的王牌部队,有着150多年的历史。19世纪初,格罗斯特营在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先是被包围,后来冲出重围,转败为胜,英皇室为此授予全营官兵刻有“皇家陆军”字样的帽徽,于是该营官兵都佩戴两枚帽徽,被誉为“皇家陆军双徽营”。现在,格罗斯特营又被包围了,150年前的奇迹还会发生吗?看来,这回格罗斯特营官兵们的运气可没有他们前辈那么好了。


格罗斯特营被围,在“联合国军”内部引起轩然大波。在第三次战役中,英第29旅皇家奥斯特来复枪团就因掩护美军而被歼,这次格罗斯特营又因掩护美军而招致同样厄运。本来,美、英之间在是否越过三八线的问题上就存在分歧。1951年4月初,当“联合国军”临近三八线时,英国政府不同意再次越过三八线,主张通过谈判结束战争。由于美军执意要越过三八线,才迫使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结果导致英格罗斯特营被围。所以,如果该营重蹈奥斯特来复枪团的覆辙,将不可避免地激化美英之间的矛盾。为此,李奇微连忙从东京赶往朝鲜,亲自坐镇指挥营救格罗斯特营。“联合国军”的各路大军纷纷前来救援,其中有美军,有南朝鲜部队,还有菲律宾营。尽管这些拯救大兵们使劲了浑身解数,但终无回天之力,眼睁睁地看着格罗斯特营被志愿军围歼。


4月24日拂晓,志愿军第561团1营2连穿插到空防洞北山,控制了山下的公路,防止雪马里敌军从这里逃窜。此时,围歼格罗斯特营的战斗已经打响。志愿军第560团担任主攻任务,该团很快攻占了雪马里以北的高地。7时30分,受英第29旅指挥的菲律宾营向广水院开进,企图突破雪马岭,同格罗斯特营会合,但遭到志愿军561团3营的顽强阻击。菲律宾营在24辆坦克、1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组织几次突击,均被志愿军打退,致使该营距格罗斯特营只有两公里之遥,但始终无法同格罗斯特营会合。被围英军在炮火的掩护下企图突围,结果遭到志愿军的截击,只得缩回雪马里。随后,志愿军第560团又向雪马里敌军发起更猛烈的进攻,最终将敌军压到一个狭小的地段。战场上,敌人的炮弹、汽油弹四处轰鸣。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敌军被志愿军第561团1营2连堵住。经过激战,该连消灭敌军180多人。


正当志愿军第187师与敌军鏖战时,志愿军第194师的第580团、581团开始向绀岳山西南的武建里穿插,以便截断雪马里敌军的退路,并将其消灭。4月24日黄昏,晚霞和炮火交织在一起,映红了半边天。此时,志愿军第581团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插向敌军心脏。在穿插过程中,志愿军第581团避开大道,翻山越岭。黑夜里在茂密的森林中行军,伸手不见五指,又没有向导,全团官兵只凭一张地图、一个指北针,在黑暗中摸索前进。迷失方向时,部队只有借助指北针查看地图,这时候需要使用手电筒。为了不让敌人发现,只得扒在地上,盖上雨衣,遮住手电筒的光线。否则,一旦敌军发现有光,炮弹就会像雨点一样打过来。在行军中,指战员们不知摔了多少跤。但是,志愿军第581团克服了重重困难,按时到达指定地点,关上了雪马里敌军后退的大门。


4月25日凌晨6时,格罗斯特营接到撤退命令。此时,该营兵力包括伤员在内只有300人,显然已无法组织有效突围。上午8时,志愿军第560团向被围敌军发起最后攻击。格罗斯特营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撤退。10时30分,英29旅撤至“德尔塔”线,并告诉各部:“炮兵无法提供支援。”于是,格罗斯特营营长卡恩中校决定,以连为单位分散突围,然后到议政府集结。该营A、B、C3个连向雪马里以南突围,D连向临津江方向突围。卡恩中校和伤员留在阵地上。志愿军第560团勇猛攻击,占领了雪马里主峰阵地,全歼了留在阵地上的敌军。从雪马里突围出来的敌军开始沿公路逃窜。志愿军第581团迅速抢占了武建里以东的有利地形,堵住了敌军的退路。志愿军各战斗班、排吹着联络的小喇叭,与敌军展开混战。经过一番激战,志愿军第581团全歼了逃敌。


据“联合国军”方面的记载,格罗斯特营的4个连,只有“D连连长为首的38人突围成功”,“而向南突围的A、B、C3个连没有一个人到达友军阵地,在突围过程中全部丧生。D连的30多人是格罗斯特营622名中仅有的幸存者。该营坚守阵地60多个小时,几乎全部丧生”。


雪马里围歼战,志愿军几乎全歼了英第29旅格罗斯特营及其所属部队,俘虏了卡恩中校,缴获各种火炮26门、坦克近20辆、汽车40多辆。5月25日,新华社还为此发表了电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