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战友--周恩来为***挡毒酒

rtc1012 收藏 0 42
导读:对于周总理,重庆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站点。在红岩村、在曾家岩,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段段传奇。   ***赴重庆谈判的43天里,大小的宴会达到了十多场,谈判开始时,喝酒也开始了,每次宴会,人们都拥上来,争着向***主席敬酒。那段时间,周恩来形影不离地陪伴着***,宴会上也不例外,总是紧贴***而坐,谈话时退后半个身子让***为先,敬酒时又抢前半个身子挡在先,“毛主席酒量有限,我代了,我来代劳……”   由于周恩来挡在***前,很快就成了焦点,但周恩来始终不倒地一杯接一杯往下干,“我提个建议,我们不要继续打乱

对于周总理,重庆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站点。在红岩村、在曾家岩,他为后人留下了一段段传奇。

***赴重庆谈判的43天里,大小的宴会达到了十多场,谈判开始时,喝酒也开始了,每次宴会,人们都拥上来,争着向***主席敬酒。那段时间,周恩来形影不离地陪伴着***,宴会上也不例外,总是紧贴***而坐,谈话时退后半个身子让***为先,敬酒时又抢前半个身子挡在先,“毛主席酒量有限,我代了,我来代劳……”

由于周恩来挡在***前,很快就成了焦点,但周恩来始终不倒地一杯接一杯往下干,“我提个建议,我们不要继续打乱仗。无论谈判还是喝酒,我们应该平等地进行。现在我提议,所有能喝酒的先生都举杯,我代表毛主席敬大家三杯。”

周恩来彬彬有礼地将目光扫过全场,微笑点头:“先喝为敬啊。”周思来连干三杯后,微笑着又举起杯说:“当然,还有我自己的三杯。”会场陡然静下来,只有周恩来温和文雅的声音:“我们不是赌酒,是为友谊干杯。”

宴会结束回到红岩办事处时,周恩来呼出的气充满酒香。工作人员小声问:“周副主席,你怎么一杯也不让主席喝?”周恩来耳语一般地喃喃道,“我怕酒里有人作手脚,放毒……”就这样,***在重庆的时候,周恩来从保卫、饮食和起居方面,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的这位战友。

被“骗”吃狗肉勃然大怒

周恩来的一生生活战斗过的地方很多,对不爱吃的东西吃几次也就适应,慢慢变得爱吃。比如狗肉,这曾是总理最讨厌的一种食物,但是因为一个小“骗局”,周总理最后仍然接受了自己一度不爱吃的食物。


被“骗”吃狗肉

重庆周公馆的“馆长”是龙飞虎,他特别爱吃狗肉,总认为周恩来不吃狗肉是极大的误会,当时正是冬季,重庆潮湿阴冷,龙飞虎做了闻不出狗肉味的狗肉,请周恩来吃,他也不多语,反正是红烧肉,不说红烧什么肉,周恩来不知道,也就大口小口地吃了。

饭后,龙飞虎笑眯眯地说:“周副主席,我今天请你吃的是狗肉。”

一听是吃的红烧狗肉,周恩来勃然变色,将手按在了脖根,厉声责问龙飞虎:“你怎么强迫人哪?胡闹台!”龙飞虎却并不害怕,低着头听骂,也不多解释,工作人员们都知道周恩来心地善良,发多大脾气也不会伤害人。顾不上多骂,周恩来忙拿了茶水漱口。 爱上吃狗肉

过了一段时间,周恩来接受狗肉了,并且渐渐吃出好味来。建国后,金日成首相常来中国访问。周恩来多次请金日成到家作客,吃淮阳菜,也吃狗肉火锅。

吃狗肉火锅时,金日成说:“没想到周总理也这么爱吃狗肉。”周恩来说:“这要感谢我过去的一位秘书龙飞虎,他骗我吃狗肉,我当时还骂了他,可毕竟是从那一次开始,我渐渐能吃狗肉,爱吃狗肉了,可见接受一种新事物不容易哟……”此后,周恩来多次为吃狗肉的事表扬龙飞虎,说帮助他接受了一样新事物。

总理遗产五千元留世

我们无法一一细数周恩来为这个国家作出的贡献,但在老一代人心中,他是集聚了这个民族的无数优良品德的化身,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人们知道他是一个好总理,从他的身上,人们知道什么样的官员才是“人民公仆”。

对于这个世界,周恩来留下的典故也非常多,至于他的遗产,今天这也已经不是秘密。

总理遗产只有5100元

据1976年总理去世后,负责整理周恩来和邓颖超两人工资收入和支出账目的人回忆,周恩来的收入只有单一的工资和工资结余存款所得的利息,别无进账。而支出项目也主要集中在伙食费、党费、房租费、订阅报纸费、日用开支以及补助亲属和工作人员、捐赠等。

据统计,总理的工资是400.80元,邓大姐的工资347.50元。从1958年到1976年,一共是161442.00元。用于补助亲属的36645.51元,补助工作人员和好友的共10218.67元,这两项支出占两人总收入的1/4。其中的主导思想是,自己拿工资来补助,就可以减少国家的负担。至于总理的积蓄,总理也曾立了规矩:凡是积蓄够5000元,没什么用,就交党费。就这样,总共交了14000元。总理1976年1月份去世以后,两个人总共才积蓄了5100元。所以说,两位老人非常俭朴。

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任总理去世时所留给这个世界的。

一件睡衣几十个补丁

周恩来侄女周秉德回忆:他去世以后我才看到,原来他在世的时候我看不见他的内衣是什么样的,我总看见他工作那么忙,看不见他休闲的状态,结果他去世以后看见他的睡衣补了又补,我跟我伯母说我要他最破旧的衣服做纪念,伯母把他非常破旧的睡衣拿来我一看补了几十个补丁,睡衣上面有手绢、毛巾、纱布补了又补,我看了以后非常内疚。他对别人太宽厚了,从家庭来讲是这样的,对国家大事更是这样。 总理保险柜永远是秘密

“总理平时有两件东西是从不离身的。一件是他的那只老手表,另一件是办公室和保险柜这两把钥匙。”邓颖超秘书赵炜回忆。周恩来的办公室有三把钥匙,他自己一把,值班秘书一把,值班警卫一把,连邓颖超都不能“私自”进入他的办公室。或许是早年革命生涯沿袭下来的习惯,周恩来的钥匙几乎24小时不离身,平时放在衣服口袋里,睡觉时就压在枕头底下,出国时才交给邓颖超保管,“大姐把钥匙放在信封里,为了避嫌,特意用钉书器把信封口钉上,等总理回来后再完璧归赵。”

保险柜里东西外人从不知晓

平时,周恩来都是亲自取放保险柜里的东西,至于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邓颖超也从不知晓。在总理身边工作了21年的赵炜有过两次打开保险柜的经历,第一次是“文革”初期,周恩来让赵炜将里面存放的三个存折取出送交中国银行保管,三个存折累积40万元的存款是解放后国家给傅作义的补贴,“文革”一起,傅作义怕红卫兵抄家便在前一天晚上送到周恩来这里保管。第二次开这个保险柜时已是周总理去世,来清理遗物。“说实在的,这次打开保险柜很出乎我意外,因为里面根本没有任何重要的东西。”总理是个保密意识很强又很细心的人,赵炜推测,他一定在住院时就把里面的重要东西作了安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