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一章远征英雄 第四节逃亡

ddtt 收藏 3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端着99式步枪的鬼子兵拦住去路,这一嗓子喊的响亮,差点没把张学义吓一个跟头,此时他穿着短裤没穿国军衣服,左手提着一支99步枪,右手什么都没拿,鬼子似乎认为他是自己人,有些军容不整,张学义笑着用日语回答,“我是第55师团的。” “你们身上怎么有英国武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端着99式步枪的鬼子兵拦住去路,这一嗓子喊的响亮,差点没把张学义吓一个跟头,此时他穿着短裤没穿国军衣服,左手提着一支99步枪,右手什么都没拿,鬼子似乎认为他是自己人,有些军容不整,张学义笑着用日语回答,“我是第55师团的。”

“你们身上怎么有英国武器?”鬼子有点怀疑就继续盘问。

“是我们缴获的,你别着急,我给你看,这是从英国军官手里搞来的手枪。”张学义脸上很放松,右手摸出左轮手枪假装要给鬼子,结果鬼子想错了,他抬手举枪对着面前的鬼子胸口连开三枪,子弹全部命中鬼子胸口,枪一响招来更多的鬼子巡逻队。

好好的树林里怎么有这么多鬼子呢?当兵的把重机枪放在地上就开始扫射跑过来的鬼子,钱瑞、张顺用99式机枪和布伦机枪卧倒射击,他们几个军官打的准可鬼子步兵在三百米内的射击技术可以算世界一流,十几个国军和华侨志愿兵几下就被鬼子步枪击毙击伤,92机枪在十几个人轮流操作下也没打三分钟,鬼子拿步枪打的准了也能压制机枪。

“他妈的那来这么多人。”张顺打光最后一个布伦机枪弹匣扔下枪打着滚儿来到92式机枪后边,用机枪封锁鬼子的去路,钱瑞尽量耐心的打短点射,为了吃饭打猎一个月把缴获的子弹用得没剩多少,要不节约点这挺机枪也必须摔烂。

“快撤。”张学义用斯登冲锋枪发射完最后一发九毫米子弹,把枪摔到石头上砸烂,提着99式步枪转身藏在树后掩护张顺撤离。

张顺拉出手榴弹塞到92式机枪底下就跑,他身上也只有两只步枪,他拿着99式步枪边打边撤,钱瑞看他们俩脱离危险他也不用继续掩护,扔出两枚手榴弹他转身也跑,这次遭遇战太惨烈,三个人一个兵也没带出来,就他们哥仨逃出来,其他的人全被鬼子击毙。


“他妈的,这回去怎么见人,就一部电台几支枪。”张学义边跑边发牢骚,张顺喘着粗气说:“前边有个山头,没什么树,我们上山吧,靠我们的狙击枪和最后的子弹可以阻挡一阵,让他们多流点血就不敢小看咱们兄弟,鬼子死的人多了也就不追。”

“正好没树,不影响狙击枪,用光了子弹把这破枪也扔了吧,背着怪累人的。”钱瑞背好机枪腾出手来摘下背在身后很久的SVT-40半自动狙击步枪,这是俄国人给他们的,因为还有一些子弹所以枪没扔,这会派上用场了。

他们三个人飞跑上山,钱瑞背着机枪累,跑一半不跑了,端着SVT-40狙击枪瞄准追来的鬼子就开枪,这跟打猎差不多,三倍光学瞄准镜里看五百米的鬼子就跟看一百米左右的差不多,瞄准脑袋就立刻搂扳机,鬼子听到一种从未听过的枪声,随后冲在第一个的鬼子倒在地上,脑袋整个被俄制七点六二毫米步枪子弹击穿,血前后喷了一大片,其他人蹲下来警惕的看着山上,不知道为什么敌人可以打这么远。

钱瑞掩护其他俩人,张顺很快占据山顶,吹了声口哨钱瑞抱着枪也跑回山顶,鬼子的步兵吃了亏那肯罢休,端着步枪叫喊着冲上来,他们非要当狙击手的靶子,那不是找死么,SVT-40是半自动枪,打十枪换一次弹匣,三支枪可以打三十次才会有火力中断。

鬼子前仆后继的消耗着苏联制造的子弹,张学义他们三个人身上不到一百发七点六二毫米子弹,鬼子先追来的是步兵小队,他们先找步兵往死里打,然后收拾机枪手掷弹筒手,三个人都可以算特级射手,可鬼子不信邪,拿掷弹筒和机枪压制三个人,那怎么压制的住?你拿这个打人多的可以蒙住几个,就三个人藏在石头后边除非用狙击手,否则难以消灭。

“真他妈的过瘾。”钱瑞换上第二个弹匣,继续拿鬼子练枪,张顺打得最快,最后一个弹匣已经在枪上,山下已经有几十个鬼子躺在地上,后续部队还在增援,迫击炮都抬过来,鬼子对着光秃秃的山顶开始用炮弹玩饱和攻击。

九十个子弹壳留在山上,八十多个鬼子伤员和尸体留在山下,SVT-40步枪在优秀的射手操作下完成使命后被销毁,瞄准镜被枪的主人拿走当袖珍望远镜用,鬼子炮击完毕后步兵攻占山顶,到了山顶一看没一件可用的武器,没找到一个敌人的尸体,上百发炮弹就这么打了水漂。

现在开始张学义再也没什么法宝级的武器可以使用,以后就靠99式步机枪以及几支破左轮手枪保命,跟鬼子打起来也没可以拿得出手的武器,鬼子今年也不会再吃同样的亏。


从缅甸郊区逃出以后张学义他们走了三天才抵达东吁,此时已经是四二年三月十二日,仰光已经沦陷四天,英军兵败如山倒,中国远征军的王牌主力师第200师已经在这里驻扎了六天。

“站住,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200师的哨兵在路边发现三个穿着脏衣服的人,这三个人携带日本的步枪机枪和电台,腰上挂着英国左轮枪,不伦不类的也看不出是那的,领子上的军衔是宪兵上校和中校,哨兵有点怀疑,立即上前盘问。

“他妈的,跟老子大呼小叫的,委员长也不敢在我面前这么厉害。”张学义把军官证扔了过去,哨兵不认识字,把证件给班长,班长一看扔掉烟头立即跑到他面前立正站好,“长官,多有得罪,您是先去换洗一下还是马上去见我们师长?我们来这六天,连点好消息都没听到。”

“我带来好消息了,我他妈干死几百个鬼子,差点被追的跳了悬崖。”张学义收好证件去找了个水池子,洗了洗脸然后把脏衣服脱下来洗。

此时戴安澜正为战局着急,手下来报告,说是远征军先遣营的军官,他急忙派副官去接人。

张学义洗好衣服找了条小溪,把枪放在岸边正洗澡呢,洗完了也没干净衣服穿,他就跟自己的兄弟猫在河里等衣服干,几个军官走到河边客气的问:“那位是张将军?”

“找我呀,等着吧,衣服干了我在上去,要不我光着屁股怎么见人,穿着湿衣服也不舒服,有事一会说,去忙吧。”张学义心请不好,见外人就心烦,他想把人打发走好好的泡在水里舒服一会,在河里呆着舒服,没有浑身的汗粘着衣服,也没汗臭味,身上也不用又热又潮,没有比这个再舒服的。

“去,给三位长官找干净的新衣服去。”

张学义说:“别,找一套我穿就行,他们一直跟我在一起,他们知道的我都知道,让他们休息吧,我跟你们去见你们的长官,真麻烦,连洗澡都不让洗痛快,吃国家饭真难。”


戴安澜在师部接见他,摆上茶水后才问:“张将军,您说说您知道的吧,我们刚来,侦察兵也没去多远,很多情况我们不知道。”

“是这么这么回事。”张学义喝着茶水摇头晃脑的跟戴安澜讲开,把自己知道的以及他对敌人的分析什么的全说,他知道自己不告诉别人也没用,还是都说了的好,他也不知道别人用着那一句。

戴安澜仔细听完了,客气的说:“太感谢你,你提供的情报很有用,不知道阁下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我也不知道,部队打光了,一会发个电报给重庆的委员长,看看他有什么指示,我是想回家休息几天,手里没兵呆在这里也是吃闲饭,我当步枪兵吧,如果我死多委员长会认为影响不好,会对士气不利。”张学义这次是给打怕了,有点想回家过安逸的日子,出来两个多月了一天也没休息。

“是呀,你先发电报去吧,我倒是希望委员长把你派到我们师。”

“别呀,您可别这么想,戴师长,您可千万别发电报跟委员长借我,我好悬没被鬼子打死,我也不容易那。”张学义急得直摇头。

“哎,你跟鬼子打了十来年了,也疲惫拉,我也不为难你。”

“谢谢,谢谢。”张学义说完站起来告辞,总算没被留在第200师,这是第一线,鬼子真拿战车大队中队开过来拿什么打人家,国军一向缺乏反坦克武器,即使苦战下去第200师也不顶用,他从开没看错过谁的。


离开师部以后张学义不敢耽误直接到河边拿起电台就发电报,他以前学过这东西,玩起来不费力气,他把自己一路打到仰光东南地区的事情向军事委员会报告,发完了他开着电台等待回电,现在自己具体去那,到底做啥也需要人安排,其实他不发电报也行,假装很忙就可以,只是这种混日子的生活方式他不习惯,也不会习惯。

“咱们就在这干坐着呀,鬼子也不来进攻。”顺子光着屁股从河里出来,穿好凉干的干净衣服坐在河边,他四处看了看,这里是挨着个小镇,干脆找地方下馆子去,反正他还从英国军人那划拉到不少钱,足够他挥霍的。

“那你想怎么地?”钱瑞也穿好衣服。

“去喝酒吧,我这还有钱呢,步枪扔给200师的人吧,我们就带机枪和手枪,我是怎么都不喜欢这破东西。”张顺背着饭盒水壶准备去吃饭。

“先顺道把枪给他们,然后喝酒,闲着也没事。”张学义背上电台去了饭馆。


重庆的家里也不平静,小兰整天往委员长那跑,依仗着自己是宋家的本家人,去找委员长求情。

小兰坐在沙发上对委员长说:“姑父,您就把他派回来吧,打仗这么多年我们也没在一起呆过几天,他都把能打得地方全打了一遍,您还打算往那派他呢,他要是有个好歹我也不活了。”说完她就开始装哭。

委员长摸了摸脑袋,看着茶几上放着刚收到的电报,电报上张学义自己说已经跟200师汇合,兵全阵亡军官就三个人,就是自己的那几个兄弟,弄回来也不费事。

“你别哭拉,我马上给秘书打个电话,让他起草电报,这就把电报直接发给他,另外现在美国军事顾问团的飞机频繁来往缅甸和重庆,我用他们的飞机把他接回来,你早点回家去吧,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美国客人还等着我接见呢,回家好生照顾家人,别往我这跑拉,他马上就能回来。”委员长也没办法,看在亲戚的面子上算了吧,远征军的阵容够大的,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何必把家里人得罪。

小兰看自己这躺没白来,擦着眼泪离开委员长的官邸回家等好消息去了。


酒桌上摆着缅甸菜,钱瑞拿着酒杯正品尝缅甸的白酒,味道跟国内有所不同,他们三个人抽空就过这样醉生梦死的生活,比起阵亡的战友他们可算是赚了,又能好吃好喝祝贺鬼子死了很多人。

桌子上的电台忽然闪烁着灯,张学义急忙戴着耳机拿铅笔在纸上记电报,自己记下来以后拿着专用密码本自己翻译,翻译好了他高兴的哈哈大笑,烧掉电报稿他大口喝酒,兄弟们问:“怎么了?”

“派飞机接我们回去,上边允许我们回重庆休息几天,终于可以放大假拉,忙他妈这么多年也能休息几天,实在难得呀。”张学义认为远征军全是国内的机械化部队和王牌部队,军官都是什么西点、圣希尔军校毕业的,喝洋墨水的将军多,自己土豹子一只来这丢什么人显什么眼?还不如回去呢,他们这些军校高才生打好了那中国快点胜利自己少操心,要是败了怎么办?他可不想败了的事,反正自己要回国,不是远征军的一员,没什么好操心的。

“为我们又能坐飞机回家休息,干杯。”顺子给大家满上酒他先端起大碗一口气喝下去,这几个月只喝了两次酒,实在太不舒服,回家躺在床上那多舒服,每天是三个饱两个倒外加一个热水澡,那是什么样的日子,那是神仙般的生活,一般人能这么舒服?


军事委员会的承诺很快兑现,运输美国顾问和联络官的C-46运输机飞抵东吁的野战机场,飞机上的乘客下完了走下来几个军事委员会派来的专员,亲自把张学义他们几个人接上飞机,运输机重新起飞直奔重庆。

一周以后日军兵临东吁,著名的战役在此打响,日本第55师团的第112、143两个主力联队兵临城下,这座有十一万人口的城市在日本军队的飞机大炮坦克面前立即变成火海,四十辆鬼子的97式坦克向没有反坦克炮的中国守军阵地扑奔而来。

无兵力火力优势的第200师面临火力比自己强一倍,人数多一倍的敌军毫不动摇,在这座孤城里一守就是十二天,这怎么守过来的,日军的炮弹几乎把守军阵地全部炸平过至少三次,最后第200师难以守下去,主动撤离,没被鬼子包围消灭,第200师没丢弃武器和伤员,在这么一场光荣的保卫战里第200师为中国军人和中国赢得了盟国的尊敬,张学义就是正好没参加上此次战役,他这人运气这几年不好,别人露脸的时候你找不到他,大家一起倒霉的时候他总是跟着,总体来说他还是个受罪的命,跟着第200师风光一下多好呢?


回到家里张学义的心才放进肚子里,迈步走进家门他感觉到无比轻松,没有什么地方比自己家更好的,孩子们正在家里读书,老婆们看着孩子读书,免得这些孩子们捣乱。

小兰在前院正给花撒水呢,一看张学义回来就知道自己跑委员长那取得成绩,她急忙跑过去搂住他,“你可回来了,没受什么伤吧?”

他也抱着老婆亲了亲,“我没事,只有我打鬼子,鬼子想打我太难,人越活经验越多,该躲就躲别充硬汉就没事,炮弹过来我低头钻弹坑里隐蔽就行,我何必跟子弹炮弹叫阵?不把自己当无敌的就行,鬼子开枪我也开枪,我先下手他就打不出子弹拉,所以我没事,我有腿又脚的打不过就跑,我跟耗子一样,斗不过猫也不会被猫灭了,别担心我。”

“就怕你出事,你这么想我就放心,该跑路就跑路,惹不起就躲一下,少出点头也就少许多是非。”小兰摸了摸他的脸,感觉他气色很好,心里也塌实多了,他洗的倒很干净,身上闻不到汗味儿,只有淡淡的汽油味儿。

“家里都挺好?”

“我不好。”小兰故意假装不高兴。

张学义抱起老婆往里走,“我给看看那不好。”

“你去那呀?我不想在家呆着,咱们出去找地方呆一会,我一在家心里就烦。”

张学义放下老婆拉着老婆的手往大门外走,“是呀,你一个人在家的确很闷,你想没想过找点什么事做?反正孩子在家有老师教,你要出去找点事做就不闷拉。”

“出去做什么呀,整天飞机扔炸弹,去那都有危险。”

张学义想了想,“重庆有钱的大户人家很多,不如你收几个孩子你当老师,你上了这么多年学知道的也多,你可以教他们,反正也不是为了钱,应该有人愿意的。”

“那我就过几天打几个电话问问吧,这几天先不忙这个,你回来了那也不许去,就跟我好好呆着。”小兰拉着他就往咖啡馆走,她这个人很西化,不怎么进茶楼听戏剧平书之类的,喜欢坐在咖啡馆里听留声机放西洋音乐。


“就让我陪你呀,那她们都怎么办?”张学义陪老婆坐在没人的咖啡馆里,因为战争期间所以生意不怎么好,冷清的店里倒显得格外安静。

“不管她们,她们怎么样跟我没关系,你晚上不许找他们去。”小兰喝着咖啡听着歌曲感觉不错,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啊,那还不把她们急坏了?”张学义现在感觉到老婆多有点不好相处拉,她们岁数越大毛病越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