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六十一章 赤兵索命(6)

jiguanggy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六十一章 赤兵索命(6) 越野车返回到了道格拉斯农场。刚刚那场大火已经被镇上的镇民合力扑灭了。镇上的三个警察最晚赶到事发现场。警长带领两个警员在现场到处看了看,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办案是在踏青。这桩涉及二十三条人命的特大命案就这样草草收场。警长一句轻描淡写“我们会结案的”遣散了所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六十一章 赤兵索命(6)


越野车返回到了道格拉斯农场。刚刚那场大火已经被镇上的镇民合力扑灭了。镇上的三个警察最晚赶到事发现场。警长带领两个警员在现场到处看了看,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办案是在踏青。这桩涉及二十三条人命的特大命案就这样草草收场。警长一句轻描淡写“我们会结案的”遣散了所有围观的镇民。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阿拉布社会治安恶劣到何种程度。保障人民安全的警察竟然堂而皇之变成了摆设。随后打着哈欠不住抱怨的警察回家睡觉了。

二十三具尸体被好心的镇民抬到田地边,准备第二天天亮再烧。等所有人散去之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这个时候里森少校把车队停在镇外带着弗格斯等人进入被毁坏的农场。

里森少校把众人带到牛舍背面,指着一垛干草堆说:“阁下,真相就在你眼前。”

弗格斯捡起一把铲子走上前去分开了草堆。从草里露出一具尸体。尸体的脸部没有遭到破坏,仔细辨认之后弗格斯肯定他不是农场的雇工。那这具尸体是谁呢?疑问在弗格斯的脑海里划过。

“阁下难道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被你们杀害的农场工人。”

里森没有理睬鬼王的无理取闹,褐色眼睛直视着弗格斯的蓝眼睛。

“我不想带着这个秘密去问上帝,请少校直言。”

“你们的人。”

淡淡的一句话却产生了一道高压电的效果,挑战了弗格斯对自我的心理暗示,使其重新评估真正的凶手。

月亮被一块云遮住了。除了那具尸体被手电筒的光亮笼罩之外,四周是黢黑的一片。田间的蟋蟀和池塘里的青蛙欢快地合唱着。它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歌声和今夜的农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在手电筒发出的光亮的刺激下弗格斯突然意识到什么。那是关键的所在。神经系统马上指挥双手撕开尸体的上衣。在尸体的右臂上弗格斯看了自己最不愿意看见的东西——暗黑堂的魔鬼头像纹身。

真相已经大白,屠杀二十三条人命的凶手不是赤兵而是曾经宣誓效忠的堂会。

“谢谢。”久久之后弗格斯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单词。显然他为刚才的误会而自责。

“没关系,我们是朋友。”话虽然这样说,但是里森少校并没有因为对方的释义而在表情上产生多大的变化,脸皮上的皱纹增添了冷峻的色彩。“不过我们同样是来索命的。所不同的是我们只要应该偿还给我们的命。”

冷冷的句子把人带回三个月前发生在热旺的那桩惨案。小弗格斯为自己犯下的罪行吓得退了一步。

“应该的。”弗格斯淡定得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给人的感觉鬼王不是他的亲生弟弟。

“哥哥!”

小弗格斯的手在发抖,手心在冒汗。这说明他不敢为自己做过的事买单,这说明他恐惧死亡,他想离它越远越好。强烈地求生欲望让他不能做到他哥哥的稳重。

“不要害怕。里森少校是我们的朋友。他不会伤害你的。”

弗格斯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他向通过这种很随意的动作向弟弟传递这样一种信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校,看在我和你的私交上,我能有个请求吗?”

“赤兵没有私交。”

回答很冰冷,但在弗格斯的意料之内。

“那看在近几年我为赤兵提供军火的份上,我能有个要求吗?”

里森抿了一下嘴说:“可以。”

“我替他去见上帝。”说完弗格斯瞥了一眼弟弟眼中饱含深情。“动手吧。”

“请原谅我没有权力答应阁下的要求。”里森顿了一下,“不过看在多年以来阁下资助赤兵军火的情面上,只要令弟答应我们一个条件。赤兵就既往不咎。”

“一个条件?”弗格斯没有万万没有料到对方会用这方式解决问题,因此不敢相信。

“是的。”少校的回答虽然很简洁但让人信服。

“请说。”看到希望的弗格斯态度大为转变。

“帮我们把真正的凶手引出来。”

“谁是真正的凶手?”

“叛臣。”

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轮廓出现在弗格斯眼前。平头、蛮横的脸、勾勾的鼻子、魁梧的身材、浑身都是力,还有那让人看一眼终身难忘的右眼。右眼没有眼珠子,因为眼睛被人失手打爆了,主人干脆用手挖了出来送进了口中,并发誓此生必报丧眼之仇。此人就是叛臣。打掉他眼睛的人就是和他一同入会的弗格斯。当年的一场比武让年轻气盛的弗格斯失手打伤叛臣左眼。从此之后两人形同水火,势不两立。

“情报显示叛臣把我们在热旺的联络站告诉了令弟。令弟因为立功心切才告密。所以只是被人利用。只要将功补过赤兵不再追究。”

弗格斯勃然大怒质问自己的弟弟:“是这样吗?”

小弗格斯低着头不敢说话。

“看着我的眼睛!”

还是不敢抬头。

“那就是你承认了!”弗格斯气得牙齿把嘴唇都咬破了。“我一再跟你说赤兵是我们的朋友。你竟然这样做出这样的事。畜牲!”一脚把弟弟揣翻在地。

“哥哥,你饶了我吧!”哭着说。

弗格斯突然转身拔出里森少校腰间的手枪。抬手对准自己左手臂就是一阵开枪。一条手臂硬生生被打掉。

“哥哥——”小弗格斯跪在地上抱着哥哥的腿。

“医疗兵快包扎!”这一幕让里森也为之动容。

弗格斯强忍巨痛笑着把枪递还给少校。

“阁下这是......?”

弗格斯咬着牙齿说:“身为兄长,必以身作责。”

医疗兵简单地为弗格斯包扎了一番。

其间里森少校向雷昂道歉“你的身手太好了,我们怕你不明白,所以只好绑上,请你原谅”。格斗王微笑着表示理解。

“我能带弗格斯走吗?”

“当然,他是自由人。铁血的进攻很猛烈。”

“谢谢。”

“希望我们有计会合作。”

“愿意效劳。”

两个分属不同阵营却有一个共同的革命理想握紧了双手。

雷昂发动了汽车。弟弟抽泣着搀扶哥哥上了车。

“弟弟,不要哭。懦弱的人才会流泪,以后好好做人。全力配合上校行动。”

小弗格斯含着泪点点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