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六十章 赤兵索命(5)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六十章 赤兵索命(5) 越野车飞驰在天恩平原上,离那杀戮之地越来越远。而弗格斯的内心却越来越沉重。寂静的夜风格外冷,吹进车内,让人寒意顿生。弗格斯按着按钮,挡风玻璃自动升了起来。挡风玻璃完全升起,挡住了外面世界的风,却挡不住从内心刮起的旋风。 “我老了。”他如此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六十章 赤兵索命(5)


越野车飞驰在天恩平原上,离那杀戮之地越来越远。而弗格斯的内心却越来越沉重。寂静的夜风格外冷,吹进车内,让人寒意顿生。弗格斯按着按钮,挡风玻璃自动升了起来。挡风玻璃完全升起,挡住了外面世界的风,却挡不住从内心刮起的旋风。

“我老了。”他如此想。

手指一直按在按钮上。

“哥哥都会过去了。”身旁的小弗格斯说道。

弗格斯的嘴张了张,本来想说“但愿吧”。可是最终没有说出来。眼珠子帮他串起了过往的种种画面。不一会已经泪水满面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一个希望靠在天恩平原的沃土,安享下半辈子的男人产生了一些英雄迟暮的感觉。弟弟紧紧握着哥哥的手。他了解他,他尊敬他,他爱着他,因此他能够一点不少的感受到他的痛苦。

良久过后。

弟弟张口了:“都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我要打死我自己。”

“别干傻事!”弗格斯夺过了小弗格斯手中的枪,“不怪你。”

“这都是我的罪过。我要杀了我自己。”

鬼王用力抢夺弗格斯手中的枪。

“够了!”弗格斯一个耳光重重扇在弟弟脸上,“留着这条不再属于你的命,为二十三个无辜的人报仇。血债要由血来还。”

“......我知道了哥哥。”小弗格斯关上了手枪的保险。

弗格斯久久挂在眼角的一滴泪珠终于坠落。

离开天恩平原越野车进入阿尔皮山之中。和下午来时的心情相比,雷昂没有了到任务如此顺利就完成了。尽管刚刚在农场差点丢了性命。不过能够如此快的把弗格斯哥俩带回大本营却是未成料到的。因此雷昂心中颇为高兴。只是想到弗格斯出卖费烈拉部长有些不快。

吱——

左前轮突然爆胎,高速行驶中的越野车瞬间失去重心。还好雷昂急踩刹车,紧紧抓牢方向盘,不然汽车险些撞到路边的大树。

“怎么了?”玛丽问道。

雷昂神色有些紧张,直觉告诉他这趟归程并非想象中那样容易。

早就埋伏在公路两旁林子里的人冲了出来包围了失去机动能力的越野车。这七八个不知身份的来者脸上涂抹着迷彩,全部身穿迷彩服,手上清一色握着德国MP40冲锋枪。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右臂上系着的那条红色丝巾。这条方形丝巾表明这群不速之客的身份——赤兵。

一个肩膀上分别扛着两颗红色五星的男人打开了车门。

“你好,里森少校。”虽然是一句再寻常不过的问候,但弗格斯的语气之中充满无尽仇恨。

少校有一对褐色眼睛和脸上的三道迷彩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上了四十岁的男人在饱经风霜过后眼眶都会有些凹陷,突出的是眼袋和外挺的鼻梁。他的眉毛很有些淡,似乎到了若有若无的地步,看来是造物主的即兴而挥过于随意。嘴皮很薄,张嘴说话的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很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弗格斯先生。只是方式太过无礼。敬请原谅。”

弗格斯走下车来和身高差不多的少校对视。痛失亲友的人脸色相当难看。

“相比放火烧掉我整座农场,屠杀二十三个手无寸铁的乡下人来说,少校的行事已经非常仁义了。”

这显然是一句反讽。

里森的额头皱了一下说:“经查实三个月前在热旺带警察打掉我们分部的人就是阁下的弟弟。”

“是的。你们的消息很准确。”冰冷如死人说话。

“我们只要回我们该要的那部分。”

“当然,”弗格斯眼睛扫了一圈,“我们在你手上,插翅难飞。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这两位铁血的朋友。”

弗格斯故意提到“铁血”一词是想让对方顾忌。

少校脸色一正,说:“赤兵从不滥杀无辜!”

“少在这里猫苦耗子假慈悲。”小弗格斯骂道,“你们连婴儿都不放过。”

弗格斯拦住了想要冲上前去厮打的弟弟。

“哥哥!我要报仇!”

“我们不要连累朋友。血债来生再报。”

雷昂为弗格斯保护自己的举动心存感激。

“什么血债?”里森少校疑惑地问。

“哼,”弗格斯不再多说,“望少校看在这几年我为赤兵资助的军火份上,放这两个朋友一条生路。”

脸上表情越来越困惑的里森少校接过话说:“赤兵永远不会忘记阁下对革命事业的无偿帮助。总部已经决定赦免令弟的死刑。不过,我们还是要把令弟的一只手臂带回到牺牲的同志的墓前交代。”

“一只手臂?”弗格斯突然仰天大笑,“二十三条人命你们都拿去了,还差这一只手臂吗?利落点把我们兄弟俩的命都拿去吧!哈哈哈......”

在场所有人被弗格斯失常的笑声笼罩着。从这笑声中听见了冤魂从地狱发出的怨毒在群山之间回荡。

“我是镰刀、我是镰刀,有话请讲。”一名通讯兵拿着步话机跑到少校身旁。“锤子的紧急电话。”

“我是镰刀。”里森接过电话,当把电话递还给通信兵的时候,先前脸上的困惑随之消失了。少校手一招。周围的队员强行下掉了弗格斯等人的枪支,并用绳索把每个人绑了起来。雷昂本来试图反抗,但是赤兵不仅人多,而且下手快准狠显然受过专业训练。刚一有反抗的意图就被对方发现。

“哼,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弗格斯讽刺道。

“请阁下原谅我们的莽撞。实在是有些误会需要澄清。”里森少校又对部下命令道,“上车。目的地杨柳镇。”

几个赤兵的队员从林中推出几辆摩托车。

弗格斯看了说:“这还是去年圣诞节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吧。”

“是的。”里森微笑着回答。

“想不到今天却要送我最后一程了。”感慨地说。

“阁下不必如此悲观。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里森替弗格斯拉开车门。

越野车顺着原路返回。雷昂双手被捆绑着,由于刚才有反抗的企图,因此脑后被人用枪口抵着。此时此刻雷昂忍不住笑起来。


关于死亡,雷昂并不害怕。只是现在的心中有一点空空的感觉。是什么情愫让自己的内心,是外面世界吹进来的季风,打乱了雨季,抑或是不可名状的,心中的块垒越堆越多,最后在一瞬间迸发。

“害怕吗?”

女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又点了点头。

“别害怕。紧紧地跟着我。我爱着你。”

“嗯。”女孩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彼此架起了一座通往心灵的彩虹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