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二部《逆流》 第五十九章 赤兵索命(4)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五十九章 赤兵索命(4) 火光从东边出现,那里是农场的马厩。受到惊吓的马儿开始嘶鸣。在炎炎夏日火势蔓延得极快,几分钟之后整个马厩完全被火神主宰。火星点燃了旁边的麦垛催生出一条不可驯服的火龙。火龙在农场的上空咆哮着让人心惊胆颤。 “快。”向农场而来的雷昂加快了脚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五十九章 赤兵索命(4)


火光从东边出现,那里是农场的马厩。受到惊吓的马儿开始嘶鸣。在炎炎夏日火势蔓延得极快,几分钟之后整个马厩完全被火神主宰。火星点燃了旁边的麦垛催生出一条不可驯服的火龙。火龙在农场的上空咆哮着让人心惊胆颤。

“快。”向农场而来的雷昂加快了脚步。

“是赤兵吗?”

在过来的路上雷昂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玛丽。

“多半。”男人神色凝重,说话的时候没有回头。

小姑娘的心很勇敢。只要有前面那个强壮的男人在,她就什么也不怕。她跟在火光倒影出来的影子后面一步一趋,感觉到一丝从未有过的甜蜜......或许也有过就像小时候奶奶给自己吃的那块冰糖一样。含在口中,一会儿温度就熔化出一口甜蜜来。可是冰糖在口中会越来越薄,当它全部消失的时候甜蜜就再也没有了。这一次会这样吗?

雷昂转过身,玛丽想着心事没有看见,一头撞在了怀里。

“头还晕吗?”做好战斗准备的雷昂表情是严肃而近乎冰冷的。

“没。”

“那怎么脸这样红?”

少女的眼睛不敢注视对方,双手夹在绯红的脸上说:“有吗?”

雷昂伸出手摸了摸玛丽的额头。

“不是发烧。看来是有点紧张。”

雷昂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微笑着说:“不要怕,跟我来。”

玛丽低着头咕隆道:“小鬼才害怕呢!”跟了上去。

推开铁门下午那条猎犬依旧被铁链拴在木桩上,对着前面着火的马厩狂吠着。一看见熟人到来猎犬摇着尾巴表示友好。

“快救火呀!快救火呀!”

着急的下人们端着各式各样能够盛水的容器来往于水井和火场之间。麦秆被烧得噼里啪啦的,火焰与火焰交相辉映。火神却在马厩和麦垛之上欢快地舞动着永远属于它自己的舞蹈。

雷昂和玛丽穿过火场直奔弗格斯的别墅。中途一个人影翻过栏杆闪进了房门。

“不好。”雷昂心里喊了一声。凭直觉那一定是赤兵派来的杀手。

赶到别墅门外,雷昂拧把手。

“妈的,锁上了。”

玛丽准备用子弹打开。

“不要惊着杀手。”

在不知道敌人具体人数的情况,雷昂采取了撞门而入的办法。刚一进门,二楼传来一声势大力沉的枪响。

“一定是来复枪。”从的枪声雷昂判断出来。

“去死吧!”不知道是谁在二楼失控的咆哮。

一个人被巨大的冲力击飞,从楼梯滚下来当场毙命。从身形上看应该是那个刚刚进来的杀手。

“再来呀!让我带你们去见上帝!”

“已经没人了!快走!”是弗格斯的声音。

“弗格斯。”雷昂一边喊一边跑向楼梯。

“是雷昂吗?”

“是我。”

弗格斯搂抱着失去控制的弟弟站在楼梯口,雷昂在下面让他们下来。此时雷昂还不清楚被赤兵追杀数月的鬼王在精神上已经失去理智。

“都来吧!”

鬼王挣脱弗格斯的搂抱失声喊叫着,失去理智的他以为楼下的雷昂也是要他的命的杀手,在自我保护的意识下,手上的来复枪又抹了一枪。还好雷昂反应超快侧身飞出逃过一劫。不过子弹打在墙壁上溅飞的碎石挂伤了雷昂的右脸。

“你疯了!”迫于无奈弗格斯一拳打昏了弟弟把他背了下来。

“妈的,够呛的。”雷昂额头流着血。刚才躲避子弹的时候不小心撞在茶几上。

“跟我来。”

弗格斯背着弟弟走向后门。

“玛丽!”

雷昂转身叫在前门警戒的玛丽。随后冲出后门朝车库奔去。他们不知在黑暗中的杀手早已将枪口瞄准了目标。农场的工人们相互高声呼喊着救火。在一片混乱之中钻出一清脆至极的声音。

是枪声,雷昂下意识地把玛丽扑到在地。向枪声发出的方向一看,一名农妇睁目倒在五米开外。热腾腾的血咕咚咕咚地从脖子里冒出来。显然这个农妇做了玛丽的替死鬼。

索命的子弹让整个农场陷入恐慌当中。救火的人们扔掉盛水的器具向四面八方疯跑。可是子弹却从每个有人的地方出现。一场疯狂的同样也是无耻的杀戮开始上演。疯狂,因为杀戮本身就是疯狂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无耻,因为无情的杀手把枪口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乡下人。

啪,啪,啪......是隐藏在黑夜中的索命者开始点射。停停顿顿地枪响像死神降临前的哀歌,把道格拉斯农场里存在的卑微灵魂一个接一个推向地域。无辜者的血沁入这即将迎接丰收的农场增加了凄美。而这正是杀手所要追求的完美。杀手就是要用最冰冷的子弹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

“雷昂。”弗格斯大声呼叫,越野车被开出了车库。

雷昂抱起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昏死过去的玛丽奔了过去。

呼——

无从分辨这是风从耳边吹过,还是子弹从后脑勺擦过。总之逃命的人使出浑身力气向那代表生还可能的越野车奔去。

“你来。”弗格斯叫雷昂开车,自己翻到后座打开放在那里的铁盒子。“狗杂种来吧!我操你妈!”

金盆洗手后皈依天主教的弗格斯扣动了MG34通用机枪的扳机。7.98mm的子弹扫射在一名在打谷场内肆无忌惮打枪的杀手。狂妄的凶手被打成了马蜂窝。

在MG34通用机枪的开路下,越野车冲出重围朝阿尔皮山的公路而去。而身后的农场被熊熊烈火吞噬着。整个杨柳镇火光冲天就像今天下午雷昂见到的火烧云那般壮烈。只不过后者不带一丝血腥。

弗格斯哭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心再也承受不住如此沉痛的重量。那个本来准备迎接丰收的农场却埋葬了二十三条人命。其中还有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每一条生命的重量都压在这个中年男人的心中。最终压得他再也喘不过气来。就像天平一端的砝码超重,天平就会倾斜。

弗格斯的内心燃烧着复仇的火焰。火焰燃烧着,猛烈燃烧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