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炮轰猪腚 ----我小时候干的坏事

清风掠翼 收藏 25 5599
导读: 有时我想,若非考学出来了,在老家我十有八九变成痞子了。看看我的童年和少年都干什么了吧: 一、炮轰猪腚: 过年了,男孩子都能分到很多鞭炮,有一年我们一群人聚在生产队的母猪圈前放鞭炮吓唬母猪,不知道谁首先发现了母猪的屁眼(也可能是别的眼)很适合塞点什么,于是我们把二踢脚塞进去,点燃跑开,只听到:嘣---嗷----嘣----嗷-嗷-嗷...... 二、偷鸡蛋: 冬天拾草,一般都带点饼子,因为靠海,还可以带点鱼干烤着吃。可是鸡蛋家里就不让带了。一般是看到谁家没人,进去摸几个,开始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时我想,若非考学出来了,在老家我十有八九变成痞子了。看看我的童年和少年都干什么了吧:

一、炮轰猪腚:

过年了,男孩子都能分到很多鞭炮,有一年我们一群人聚在生产队的母猪圈前放鞭炮吓唬母猪,不知道谁首先发现了母猪的屁眼(也可能是别的眼)很适合塞点什么,于是我们把二踢脚塞进去,点燃跑开,只听到:嘣---嗷----嘣----嗷-嗷-嗷......

二、偷鸡蛋:

冬天拾草,一般都带点饼子,因为靠海,还可以带点鱼干烤着吃。可是鸡蛋家里就不让带了。一般是看到谁家没人,进去摸几个,开始是用泥糊上去烤着吃 ,后来发现老爆,就发明了用铁罐头盒煎着吃,味道还不错。

三、偷苹果:

初中上下学路过一果园,我们10多个人,一般都是派一个人去买苹果吸引注意力,然后其它的就开始以抢得架势往书包里塞苹果,然后爬到山上边吃边玩。

四、纵火:

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对火那么感兴趣,没事就爱放火玩。有一次模拟盘了个炕,在人家房后点火玩,不料火势蔓延控制不住,哥几个撒丫子跑开了。我还好,钻到麦地里,另一个哥们钻到一个树丛里,里面有很多毛毛虫啊 。直到后来出事了,一哥们点火把棉裤烧着了,残了半条腿,才知道水火无情。

五、杀生;

那时凡是到了眼里的小动物几乎是难逃魔掌的。最可怕的是一次亲眼看到蛇把蛤蟆吃了动不了,我们几个把蛇拉着玩,最后决定看看蛤蟆怎么样了,就给蛇开膛,蛤蟆居然皮都化了,变成白色的。前一阵子在乡下看到一条很小的蛇,居然把我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真是江湖老了胆子小了。

六、抽烟:

大人的烟钵子不怎么敢动,但是秋天时的瓜叶子卷起来也可以抽,能想象出10岁的小孩抽瓜叶子的样子吗。

七、尿泼学校:

以前没有幼儿园,正玩得高兴突然生产队搞什么育红班,把一群野孩子召集起来连个桌子都没有就开始上课,老师也是现整的没教过学,觉得甚是无趣,于是逃跑。跑了也就罢了,村里的小孩子都圈起来了没人玩,一生气撒泡尿往烟道倒进去,跑。

八、骑马打仗:

很无聊的游戏,骑着个棍子当马,拿个棍子到处乱打,直到有一次把叔叔家的小猪一棍子打死了也没反悔,一直想:那猪怎么那么不经打。

九、抠麻雀:

爬墙抠洞,上房揭瓦抓麻雀解剖,然后烤着吃。最没面子是有一次爬上去下不来了。

十、陷阱:

冬天下雪,北风把雪吹积到沟里,把上面的硬壳挖出约10厘米厚,然后往下挖一米盖上硬壳,我们就守在附近。扑通、哈、哈、哈

十一、偷鱼:

那时的渔船是集体的,船靠岸了卸鱼要是掉下来的就不要了,可以拾走。可是鱼不老掉啊,就拿把钩子趁不注意铇走。渔民也就是稍微吓唬一下。现在回味起来,有点像兀鹫偷狮子的食物,渔民其实也不是很在乎,别过分就行。

十二、“捡”废铁:

后勤厂有车床,倒一些废铜烂铁,偶尔得到一些铜刨花很高兴,可以卖了买糖吃,可是这些东西太少,只能到厂子里“捡”块大的。

回忆总是有过滤性的,那时的苦日子也有美好的记忆,我那时的真正生活状态是:几乎吃不到大米,一年一身衣服,胳膊肘和膝盖都有补丁,看不到小人书,整个冬天就在春节前洗一次澡,因为家里没有钱买煤,房子漏风,洗澡会感冒的。只有过年才能吃到肉,夏天要挖完喂猪菜才吃饭,冬天要上山砍柴,点蜡烛学习是奢侈的,当然没有书房了,冬天冷在被窝里学习,窗户是写字台,窗缝的风把手冻开口了。

我生于1971年,其实,我们没过上几年好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