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偷袭……”就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传出……射辉州兵营内一片慌乱!

斗斗等人一击得手,手中火折子一扔,那敌军帐篷“呼”的就点起了火来。火势迅速的蔓延开来,不消一会,敌军左军帐篷火光冲天。那些射辉州的敌军死都想不到,本来是想去偷袭别人的,倒被人家来了先手,哪里记得起来反抗?一时间,左营中乱成一锅粥!哭爹喊娘的声音,几百米外都听得清楚。

斜佬等人这边看见火光,知道斗斗依然得手。便手一挥,催动战马,宝刀在手,喊了一声“勇士们,杀啊!”一声,率先冲了出去!后面几百骑兵“呜啦”一声,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向着敌军左营急冲而去……

此时射辉州敌军还在和斗斗的兵士们缠斗着,意识没有完全清醒,只道是一小股敢死队员偷袭而已,刚刚准备进行合围斗斗等人!忽然就听到后面传来骑兵疾驰而来的“轰隆”声音……回过头一看,吓呆了……

正在此时,右军营也传来激烈的战斗声,原来骨哲那边也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时候射辉州的敌军更是慌了手脚,几万人马慌乱中自相践踏,或被火烧、或被砍杀,死伤无数。

敌军中军帐中匆匆的奔出几人,正是几个主将。听到手下牙将报告,那耶利德不愧久经沙场,很快就冷静下来安排手下军士抵挡。有了指挥,射辉州士兵们慢慢的竟然没有刚才那般慌乱了,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抵抗着,将偷袭的涂国军士慢慢的包围起来,情况眼看就要向着射辉州敌军方向好转。

忽然,射辉州敌军的前营和后营也传来了“冲啊……”震耳欲聋的声音来。原来在前营,游龙率领的骑兵已经发起了攻击了。后营赶来的祥云率领的大部队此时也是正好赶到,几乎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杀奔而来。这一下,射辉州敌军可真正是四面楚歌了!刚刚稳定下来的军心一下子大乱起来,节节后退,最后都退回到只剩下场中一小块地方蛮抗起来,已经完全陷入包围之中。

先前被围的涂国先锋营的将士们,已经损失过半了,刚刚还在苦苦支撑着,眼看就要支撑不下了。这时候听到后援的声音,又变的英勇无比起来,个个是奋勇杀敌,再加上军中还有这么一群江湖好汉,形势慢慢的扭转过来,只杀得敌军节节后退。

A8率领的后备军此时也是赶了过来,一排弩箭发出,又是一批敌军倒下。祥云军中冲出来封楼帮群雄,速度奇快。那些普通士兵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只见他们每到一处便杀开一条血路,迅速的向着敌军中军帐杀奔而去。

耶利德不知道对方什么来路,还要指挥兵卒们上前抵挡呢!那大漠阴狼可是见识过了。急忙对耶利德说:“耶将军,快快叫弓弩手掩护咱们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我们色狼帮高手云集,还不是被他们给破了?快点撤退,再迟就没有机会了啊!耶将军!”

“这?难道就这样丢下将士们逃走吗?不行,要走你们走。我还要留下来和士兵们共生死!”耶利德倒不失为一个爱兵之将才,到了这样的时刻,心中关切的竟然不是自家性命,看来不愧是一代良将,只可惜利欲熏心,走错了一步。难道就是这一步,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何其可惜!

大漠阴狼此刻是心急如焚,心中仇恨不但未得以报,竟然还要灰溜溜的四处逃窜。看见耶利德如此迂腐,也不多问,回头对正慌张失措的善珀说道:“善将军,你呢?是和耶将军一起呢?还是和我们一起突围出去,再图东山再起之日?”

那善珀来这里,本来心中就打了小九九的,他认为带兵打仗那是耶利德的事,自己只是来混个官职,看看热闹而已。如果仗打输了就推到耶利德的头上,如果赢了,自己还可以分一杯羹。谁知道,来到这里,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模样,自己的军队已经一败涂地了。哪里还敢留下来?此时见阴狼问起,连忙急急的说:“银狼先生,耶将军不走的话,那我必须走。因为我们国家刚刚建立,不能没有主将啊!况且,我还要回去准备都城保卫战,保护皇上!我跟你们一起走!”说完,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那大漠阴狼岂有不知他是贪生怕死之辈?心中早就偷偷骂上不知多少回了。只是无奈自己还要有求于他,更何况,回到射辉州之后,还得指望他给帖徒儿引荐呢!也只好假惺惺的说道:“善将军能够这样想真是射辉国人民的大幸啊!我们色狼帮一定保护善将军安全抵达都城。到时候,还望将军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啊!”

那善珀听见外面的喊杀声渐渐逼近,又看见身边的士卒一一倒地,此时已是心急如焚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多客套?急忙说道:“银狼先生,这些都好办。不说这么多了,我们还是快快撤退吧!不要再等了。”

说完,叫来马童牵来自己的坐骑,也不等马儿站好了,翻身就上去。等到坐好了,回过头来冲耶利德一抱拳:“耶将军,你就好自为之了。我还要回去保护皇上!”说罢,也不等等大漠阴狼等人,扭转马头,“驾”一声冲出十几米,趁着黑夜,带领手下往大营外突围而去……

大漠阴狼回过头对耶利德苦笑一下:“耶将军,我们先撤了。你如果想好了,也跟上来吧!”说完,招呼了手下,双脚一夹,也冲了出去了。随着一阵风过后,色狼帮众在阴狼的带领下,往善珀方向急急奔去……

耶利德看着他们走后,苦笑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冲还没有离开的手下说:“现在是我们保护射辉报效国家的时候了,众儿郎!大家跟我来!杀敌建功去……”说完,跳上了坐骑,接过偏将递来的长枪,两脚一夹马肚子,往祥云部队方向杀将而去!手下众偏将、牙将、校尉等也是翻身上马,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杀奔而去!

只可惜,此时射辉州这边的大势已去,几万兵马死的死、降的降,已经是军心涣散了。根本组织不起来像样的攻势来反扑,这样突围好几次都被杀了回来。这时候,四周开始蔓延着征讨军的喊降口号,越来越近!

耶利德回头看看身边几乎死亡殆尽的士兵,很多已经疲惫得只能用手中兵器支撑着身体了,看见这样的情况,仰天长叹:“难道老天当真要灭了我耶利德不成么?罢罢罢!我是无颜再见家乡父老了!众儿郎好自为之吧!”说完,拔出宝剑就想自刎……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条人影迅速掠了过来,只见他手一挥,一把刀径直冲耶利德飞了过来。就听到“叮”的一声,飞来宝刀不偏不倚,正好将他手中宝剑击落下来。紧接着,只见人影一闪,飞了过来,将耶利德从马上掳下,往祥云军队方向倒飞回去。耶利德手下兵卒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只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想到的是不是神仙来搭救耶将军了?等到看清楚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此人正是祥云阵营中封楼帮玄烨帮主,此时已经把耶利德掳了回去了,刚刚想涌过去搭救。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声“你们被帖徒儿蒙蔽了,一日为臣,终身为臣!冤有头债有主,叛逆帖徒儿悖天行事,将受严惩!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放下手中武器,我答应你们,绝不伤了你们性命!”众兵士一愣,听出正是宅心仁厚的祥云在喊话。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