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铁血风云(二)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第二节[奇袭敌军 ]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第二节[奇袭敌军 ]

a8aishuishishui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size][/URL] 是夜,前锋营的兵士们分成了四队人马,众人又详尽的安排布置一番之后,除了留下一千人马留守营中保护紫云公主之外。其余三队人马在A8等人的带领下,趁着夜色正深,便分头悄悄的往各自的伏击目标出发。 且说A8、游龙和卿云三人带领的一千人马,比斜佬和骨哲带领的将士稍迟一点出发,因了他们主要是负责正面攻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是夜,前锋营的兵士们分成了四队人马,众人又详尽的安排布置一番之后,除了留下一千人马留守营中保护紫云公主之外。其余三队人马在A8等人的带领下,趁着夜色正深,便分头悄悄的往各自的伏击目标出发。

且说A8、游龙和卿云三人带领的一千人马,比斜佬和骨哲带领的将士稍迟一点出发,因了他们主要是负责正面攻击,除了五百骑兵之外,另外还加上了三百弓弩手,两百扑刀手,三人便每人负责其中一队。游龙曾经是骠骑营的副将,跟随变异的蝉多年。对于骑兵作战,深得变异的真传,便带领骑兵负责冲锋。本来A8想要亲自带队的,可是游龙和卿云以他是主将为由,极力劝阻。A8无奈,也深知领兵作战,特别是带领骑兵作战绝非游龙来得正统,正好作罢,只是仔细的交待游龙一番之后,才放心下来。卿云喜陆上作战,自然是带上扑刀手了,A8作为主帅,则率领弓弩手在后面掩护、指挥调度。

一路上,将士们紧急而又悄悄的行进着。越过了两个小山包,来到峡谷的背后,便隐约的看见点点忽明忽暗的灯火,连成一片,果然是有射辉州叛军的大营。三人看见和大家猜测一般,心中大喜,急忙命令兵士们急速前进。悄悄的开进离敌军大营几百米处潜伏下来,静待斜佬和骨哲他们的信号。

此时的敌军帐中,几个头目正在紧张的商议着,色狼帮的阴狼赫然在列。另外几个,其中一个就是此次敌军主帅-----耶利德。此人本来是射辉州的副将,因帖徒儿自立为王,便将他升任为兵马元帅,掌管射辉州兵权。他乃帖徒儿的同乡兼同党,此次帖徒儿叛乱,拥兵自重、自立为王,他也是极力拥护,所以非常得帖徒儿的信任。只听他说:“银狼兄弟,你说我们在此伏击必能将涂国将士尽歼于此。可是你看看,我都说他们没有这么快的速度,你偏不信。你看是不是?你们是不是被他们打怕了啊?按我说的,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作战能力,我们就是等他们进入我们的腹地才与他们正面交锋,胜算也不会小。偏偏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来,真是晦气!”

那大漠阴狼也不和他争辩,只是把握十足的微笑着说:“大元帅,我也想不到他们的速度居然会是如此的慢啊!嘿嘿!不过,不正合适我们吗?我派人调查过了,他们的前锋营和主力部队现在分散得很开。前锋营中除了三个少年剑手和一个公主之外,并无高手。今晚待我率帮众前去偷袭,先灭了他们的前锋营,待到抓住那个公主。然后我们明天按原计划伏击,一旦伏击不成,再以公主相要挟。还怕那个太子爷不乖乖就范?嘿嘿!”

旁边一个看起来地位也是不低的将军听到之后,坐在一旁“嘎嘎”的笑了起来。两人同时一脸不满的看着他,耶利德说:“善将军,可有什么喜事?笑得这么……?”原来此人也是射辉州的一员将军,名叫善珀。本是射辉州一泼皮无赖,极其好色,在射辉州无恶不作,当地百姓们恨之入骨。因其擅于吹捧,深得帖徒儿的喜爱,所以一直无法无天。此次听说清河君发兵来讨,便自告奋勇的自荐领兵出战。那帖徒儿本就喜欢他,见他满脸义胆忠心,便给他一个兵马副帅的官职于他,跟随耶利德一起率兵御敌。

此刻正在奸笑中的他听见耶利德问话,便皮笑肉不笑的说:“嘎嘎!本将军听说涂国公主紫云,貌美如花,国色天香,堪比天仙。嘿嘿!若是银狼兄弟得手,可否?嘎嘎!”说完,自己笑了起来。

其他二位虽非如他一般好色,却也明白他的含义。听他这样说道,也是“哈哈”一声,放荡的笑了起来。耶利德说道:“原来善将军说的是这样一回事啊!哈哈!我道是什么?这个自然可以,只是听说帖将军,不是!是皇上!也是极为喜欢啊!就怕……”

“到时候,你不说,我不说。不就……哈哈!做兄弟的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的,你们就放心好了。”善珀一边挤眉弄眼,一边沉醉在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中。

“这个!嘿嘿……到时候兄弟帮你留意就是了,今晚子时,我们就出发。嘿嘿!相信涂国前锋营的A8和那些兵士们到死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大漠阴狼见二人对自己计划并不反对,心中甚是高兴。要知道,皇城保卫战一役,他可是同时痛失了三个兄弟啊!虽说三人之死和A8并无直接的关系,然而,人却的的确确是A8带回来勤王的兄弟们杀的。所以,此刻的他,与其说是在帮助帖徒儿,倒不如说是在为死去的三个兄弟报仇!想到今晚就能手刃仇人,为兄弟报仇,岂有不快之理?说完,也和耶利德和善珀一起狂笑起来。

此时还沉醉在想象中的胜利的三人,哪里知道自己的计划正在一步步的破产当中?还在等着子夜来临,前去偷袭对方前锋营。相互的幻想着胜利之后的种种战利品呢!

而射辉州叛军营中,除了留些哨兵之外,其余军士也是早早的沉睡过去了,就为了养精蓄锐准备着子夜的偷袭行动,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正大祸临头。

射辉州大营左边的一个小山坡上,急急的过来一队人马。可不正是斜佬带领的左路袭击部队么?只见他们此时已经下马徒步前行了,一个个如离弦之箭,迅速的占领着各个有利地形,并慢慢的向着射辉州敌军大营悄悄的逼近。

等到几乎就要靠近敌军大营时候,斜佬朝斗斗低声的说:“斗斗!你带领一百勇士,潜进去。把他们的哨兵放倒之后,马上给我信号。我和小艾带领其余兄弟进去和你们会合。希望骨骨和涯涯他们也能同时到达!记住,一定要小心!”

斗斗此时,心中已是杀敌心切了。“嗯”的回答到,回过头冲着分配给自己的那一百敢死队员一招手,率先冲了出去……后面的将士看见他如此无畏,也是受了感染。手中利刃已然出鞘,如下山猛虎,跟在斗斗后面冲了出去!

不消一会功夫,便来到了敌军围栏旁,这些低矮的障碍物对于斗斗这样的江湖好汉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只见他“嗖”的一声轻轻的跃了上去,越过围栏之后。手中宝剑已然在手,一哨兵看见,口中刚刚“谁……?”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说出下一句,已经倒在地上,连蹬蹬腿的机会都没有,便到阎王爷那里报到了。斗斗除去那个哨兵之后,回过身,手中宝剑左右一挥。把绑围栏的粗藤砍断,左掌轻轻一送,打开一条道来,伸手招呼一下兵士们。后面士兵看得真切,一拥而上,搬开了部分围栏,把路口扩得更大了。这才往敌军帐中冲了进去……

“有人偷袭……”就听见一声凄惨的叫声传出……射辉州兵营内一片慌乱!

斗斗等人一击得手,手中火折子一扔,那敌军帐篷“呼”的就点起了火来。火势迅速的蔓延开来,不消一会,敌军左军帐篷火光冲天。那些射辉州的敌军死都想不到,本来是想去偷袭别人的,倒被人家来了先手,哪里记得起来反抗?一时间,左营中乱成一锅粥!哭爹喊娘的声音,几百米外都听得清楚。

斜佬等人这边看见火光,知道斗斗依然得手。便手一挥,催动战马,宝刀在手,喊了一声“勇士们,杀啊!”一声,率先冲了出去!后面几百骑兵“呜啦”一声,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向着敌军左营急冲而去……

此时射辉州敌军还在和斗斗的兵士们缠斗着,意识没有完全清醒,只道是一小股敢死队员偷袭而已,刚刚准备进行合围斗斗等人!忽然就听到后面传来骑兵疾驰而来的“轰隆”声音……回过头一看,吓呆了……

正在此时,右军营也传来激烈的战斗声,原来骨哲那边也已经开始行动了。这时候射辉州的敌军更是慌了手脚,几万人马慌乱中自相践踏,或被火烧、或被砍杀,死伤无数。

敌军中军帐中匆匆的奔出几人,正是几个主将。听到手下牙将报告,那耶利德不愧久经沙场,很快就冷静下来安排手下军士抵挡。有了指挥,射辉州士兵们慢慢的竟然没有刚才那般慌乱了,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抵抗着,将偷袭的涂国军士慢慢的包围起来,情况眼看就要向着射辉州敌军方向好转。

忽然,射辉州敌军的前营和后营也传来了“冲啊……”震耳欲聋的声音来。原来在前营,游龙率领的骑兵已经发起了攻击了。后营赶来的祥云率领的大部队此时也是正好赶到,几乎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杀奔而来。这一下,射辉州敌军可真正是四面楚歌了!刚刚稳定下来的军心一下子大乱起来,节节后退,最后都退回到只剩下场中一小块地方蛮抗起来,已经完全陷入包围之中。

先前被围的涂国先锋营的将士们,已经损失过半了,刚刚还在苦苦支撑着,眼看就要支撑不下了。这时候听到后援的声音,又变的英勇无比起来,个个是奋勇杀敌,再加上军中还有这么一群江湖好汉,形势慢慢的扭转过来,只杀得敌军节节后退。

A8率领的后备军此时也是赶了过来,一排弩箭发出,又是一批敌军倒下。祥云军中冲出来封楼帮群雄,速度奇快。那些普通士兵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只见他们每到一处便杀开一条血路,迅速的向着敌军中军帐杀奔而去。

耶利德不知道对方什么来路,还要指挥兵卒们上前抵挡呢!那大漠阴狼可是见识过了。急忙对耶利德说:“耶将军,快快叫弓弩手掩护咱们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我们色狼帮高手云集,还不是被他们给破了?快点撤退,再迟就没有机会了啊!耶将军!”

“这?难道就这样丢下将士们逃走吗?不行,要走你们走。我还要留下来和士兵们共生死!”耶利德倒不失为一个爱兵之将才,到了这样的时刻,心中关切的竟然不是自家性命,看来不愧是一代良将,只可惜利欲熏心,走错了一步。难道就是这一步,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何其可惜!

大漠阴狼此刻是心急如焚,心中仇恨不但未得以报,竟然还要灰溜溜的四处逃窜。看见耶利德如此迂腐,也不多问,回头对正慌张失措的善珀说道:“善将军,你呢?是和耶将军一起呢?还是和我们一起突围出去,再图东山再起之日?”

那善珀来这里,本来心中就打了小九九的,他认为带兵打仗那是耶利德的事,自己只是来混个官职,看看热闹而已。如果仗打输了就推到耶利德的头上,如果赢了,自己还可以分一杯羹。谁知道,来到这里,还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模样,自己的军队已经一败涂地了。哪里还敢留下来?此时见阴狼问起,连忙急急的说:“银狼先生,耶将军不走的话,那我必须走。因为我们国家刚刚建立,不能没有主将啊!况且,我还要回去准备都城保卫战,保护皇上!我跟你们一起走!”说完,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那大漠阴狼岂有不知他是贪生怕死之辈?心中早就偷偷骂上不知多少回了。只是无奈自己还要有求于他,更何况,回到射辉州之后,还得指望他给帖徒儿引荐呢!也只好假惺惺的说道:“善将军能够这样想真是射辉国人民的大幸啊!我们色狼帮一定保护善将军安全抵达都城。到时候,还望将军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啊!”

那善珀听见外面的喊杀声渐渐逼近,又看见身边的士卒一一倒地,此时已是心急如焚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多客套?急忙说道:“银狼先生,这些都好办。不说这么多了,我们还是快快撤退吧!不要再等了。”

说完,叫来马童牵来自己的坐骑,也不等马儿站好了,翻身就上去。等到坐好了,回过头来冲耶利德一抱拳:“耶将军,你就好自为之了。我还要回去保护皇上!”说罢,也不等等大漠阴狼等人,扭转马头,“驾”一声冲出十几米,趁着黑夜,带领手下往大营外突围而去……

大漠阴狼回过头对耶利德苦笑一下:“耶将军,我们先撤了。你如果想好了,也跟上来吧!”说完,招呼了手下,双脚一夹,也冲了出去了。随着一阵风过后,色狼帮众在阴狼的带领下,往善珀方向急急奔去……

耶利德看着他们走后,苦笑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冲还没有离开的手下说:“现在是我们保护射辉报效国家的时候了,众儿郎!大家跟我来!杀敌建功去……”说完,跳上了坐骑,接过偏将递来的长枪,两脚一夹马肚子,往祥云部队方向杀将而去!手下众偏将、牙将、校尉等也是翻身上马,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杀奔而去!

只可惜,此时射辉州这边的大势已去,几万兵马死的死、降的降,已经是军心涣散了。根本组织不起来像样的攻势来反扑,这样突围好几次都被杀了回来。这时候,四周开始蔓延着征讨军的喊降口号,越来越近!

耶利德回头看看身边几乎死亡殆尽的士兵,很多已经疲惫得只能用手中兵器支撑着身体了,看见这样的情况,仰天长叹:“难道老天当真要灭了我耶利德不成么?罢罢罢!我是无颜再见家乡父老了!众儿郎好自为之吧!”说完,拔出宝剑就想自刎……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条人影迅速掠了过来,只见他手一挥,一把刀径直冲耶利德飞了过来。就听到“叮”的一声,飞来宝刀不偏不倚,正好将他手中宝剑击落下来。紧接着,只见人影一闪,飞了过来,将耶利德从马上掳下,往祥云军队方向倒飞回去。耶利德手下兵卒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只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想到的是不是神仙来搭救耶将军了?等到看清楚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此人正是祥云阵营中封楼帮玄烨帮主,此时已经把耶利德掳了回去了,刚刚想涌过去搭救。就听到那边传来一声“你们被帖徒儿蒙蔽了,一日为臣,终身为臣!冤有头债有主,叛逆帖徒儿悖天行事,将受严惩!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放下手中武器,我答应你们,绝不伤了你们性命!”众兵士一愣,听出正是宅心仁厚的祥云在说话。

原来,祥云看见本是涂国同根生的将士们拼得你死我活的,心中已是老大不忍。心想,有道是“擒贼先擒王!”看来只有先把耶利德擒住了,希望这样,射辉州的兵士们能会放下手中武器投降,也少了杀戮,何乐而不为?便请求玄烨过来将耶利德掳了回去。这边射辉州的兵士们见耶利德被俘,已是没有了主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犹豫是不是放下手中武器。

“众儿郎,你们就放下手中兵器吧!老夫已经被俘,自是难逃一死。你们放下手中武器投降吧!祥云太子宅心仁厚,我相信他不会为难大家的!”那耶利德见自己只一个照面,便被人家稀里糊涂的掳了过去,还救了自己一命。心中早就心灰意冷了,想到自己死不足惜,只是关心手下众将士的安危,便出口相劝起来了。

“呵呵!耶将军。谁说你难逃一死啊?我可没有说要杀你,当真要杀你,我又何必救你呢?”祥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身后说道。

“这!叛逆之臣耶利德叩见太子殿下!还望您大人有大量,饶了那些兵士吧!他们也是被逼无奈的,所有罪责由我耶利德一手承担便是了。”耶利德听到后面传来祥云的声音,连忙回过身来跪倒在地匍匐说道。

祥云看他说的诚恳,加上此时身陷绝境,仍在关心自己手下,连忙过来将他扶了起来说:“只要你劝他们放下手中武器,归降于我,我绝不会妄杀无辜。”

耶利德一听,老泪纵横。连连叩谢说:“谢太子不杀之恩!罪臣当全力劝说他们!”说完,站了起来,冲这边众将士喊道:“祥云太子已经答应不为难我们了,大家放下手中兵器归降了吧!”

听到耶利德这样说,射辉州这边的兵士们才纷纷抛弃手中武器,过来投降……

一场大战就这样慢慢的落下了帷幕。只是,又多了许多枉送性命的孤魂野鬼而已!等到第二天打扫战场,各营上报伤亡情况时候。才知道此役双方竟然共损失将士三万余人,伤者竟达两万有余!祥云听后,一丝胜利的喜悦都没有,脸一直都是阴沉沉的。要知道,这些都是涂国的臣民啊!虽说是叛逆之臣,然而错不在他们啊!祥云心中更下定决心,要加快结束这场战斗了。

该是论功行赏的时候了,中军大帐内。祥云特别表扬了A8、战星和斗斗三人,其他各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嘉奖。之后,祥云将所有投降的射辉州士兵们集中起来,说明白了其中原委之后。那些士兵们待得明白真相之后,都愤愤不平,纷纷表示要加入平叛队伍来了。平叛军虽说此役损失很多人马,不过得到射辉州降军的加入,倒比出征时候人马还要多。祥云把降军分配布置好之后,仍然由耶利德将军率领。把耶利德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连连跪谢,表示一定要为国立功!

末了,为了庆祝旗开得胜。祥云又下令犒赏三军,全军休息整顿三天之后,再向射辉州腹地进发。待得一切安置妥当,众人都离开大帐之后,祥云把A8留了下来。满脸坏笑的对他说:“大哥!谢谢你,让我们旗开得胜,此次胜利你可是居头功啊!回去之后,我一定向父皇好好的上报。哦?你怎么就能让紫云同意你出兵偷袭的?可知道她可是督军啊!嘿嘿!你们的关系又这么紧张,你是不是……?”

“这!祥云,不是!太子……为国出力谋划,乃我辈之责,太子不必客气。另外关于公主和末将之事,太子啊!这样的玩笑万万不能随便开的啊!我只是向她阐述事情的经过,道明其中厉害以及出兵的方案而已。大家都是为了打赢这场战斗,绝对没有其他想法,还请太子明察!”A8见他满脸狐疑,以为他生了误会,急急辩解道。

“紫云这丫头什么时候和你好好说过话?你说的都是片面之词,嘿嘿!我不信!”祥云见有机会戏弄A8,哪里舍得就此撒手?连连追问。

A8无奈,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详尽的对他说了一遍……

原来昨天,A8布置好一切之后,才想起忘记向紫云提出作战方案。可是大家又都已经纷纷哦开始准备着了,再说了战机是万万贻误不得的,只好硬着头皮去见心中老大不愿意见的紫云。等到他匆匆来到紫云帐外时候,就听见紫云此时正在发脾气。原来,部队安营扎寨之后,A8和战星、斗斗二人就出去查探军情了,没有来得及向她禀报。此时她正在无聊,以为A8刻意躲避她,越想越气,便拿一些小事在拿侍女出气呢!还在发着脾气呢,看见A8匆匆进来,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来,可是也是稍纵即逝。刚刚想开口追问A8行踪……

“属下A8参见公主!”A8已经跪在地上说道。

“你还知道回来?刚刚去哪里了?也不来陪陪……不是!也不来想本公主汇报情况。”紫云说了一半,发现说错,连忙改口。

“是这样的,属下和战星、斗斗二人前去查探敌情了,所以回来晚了!我有一事相求……”A8一本正经的汇报着。

“你们都出去吧……”紫云一听,忙遣退身边侍女们。等到侍女们都出去了,又对A8说:“起来说话吧!没有外人了!师傅!有什么情况吗?”后面那个“师傅”还加了重重的口气说。

“谢公主!”A8站了起来,看见没有了外人。“徒弟……我们今晚要有所行动!希望你同意我调兵遣将,没有你那一半虎符,我无法调动御林军的。”

“怎么了?你们发现什么了?”紫云一听,急忙站起来问道。

A8这才细细的将自己的战星、斗斗几个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末了,又将自己和斜佬、骨哲等人商量的计划向她一一说明。那紫云哪里知道行军打仗的事?只听得她两眼发直,呆呆的看着A8,不明就里。只有到了最后A8问她是否同意这个方案时候,才“哦、哦!”两声,算是同意下来。……

祥云听得满脸不相信,可是看着A8的脸,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破绽。只好微笑着说:“大哥,也不是很聪明嘛!不像个明白人!嘻嘻!”说完就往大帐外走出去,口中丢下一句“我们今晚要好好庆祝一番,说好了。不醉不归啊!”

丢下满脸狐疑的A8在帐中好一阵发呆,实在想不透他的话。摇摇头,走出大帐,去找战星和斗斗等人去了……

究竟庆功宴中会有什么事情发生?逃回射辉州的善珀和大漠阴狼将会如何应对征讨大军?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六回[征射辉平定叛乱]

第三节[庆功宴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