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六十九章

liuz345 收藏 4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size][/URL] [内容简介] 大使馆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只是简单询问后便开了大门。车队开进去这才算真正安全。在这里我们受到了亲人般招待,这让我们尤其是那十三个在生死线上徘徊了近两天的工人们倍感亲切,有人当场就哭了出来。这场面让我们这些经常在生死线上跳舞的佣兵也觉得心里酸酸的。大使馆的大使跟武官也都接见了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大使馆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只是简单询问后便开了大门。车队开进去这才算真正安全。在这里我们受到了亲人般招待,这让我们尤其是那十三个在生死线上徘徊了近两天的工人们倍感亲切,有人当场就哭了出来。这场面让我们这些经常在生死线上跳舞的佣兵也觉得心里酸酸的。大使馆的大使跟武官也都接见了我们,并特地向我们表示了感谢。

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这感觉特爽。换上备用服装,我们跟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以及所有逃到大使馆的国人一起共进晚餐。这一顿也是打我出国后吃得最开心的一餐。在这里我也见识了另一支代表我们国家的公开武装力量,大使馆保卫人员。他们的身份介乎军人跟特工之间,也是一群了不起的汉子。可能是我们的身份引起了这帮哥们的好奇心,在用餐的时候,他们特地跟我们坐在了一起。

都是大老爷们,交流起来根本没有什么障碍。三言两语就谈的火热,要不是大家都有纪律约束的话,早就喝开了。男人就是这样,当过兵的男人更是这样,高兴了就想喝酒。

在大使馆整修了两天后,我们要准备离开了。因为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原本当天就可以离开的,可是D国的局势实在是乱的可以,我们实现预定好要搭乘的飞机因为安全原因被迫延后了几天,所以等到今天才真正确定下来。收拾好所有的物品,跟那十三个被我们护送来这里的同胞们一一告了个别。心里遗憾的是那群内保的哥们人不全,只有四个在家,其他的都出去营救别处被困的同胞去了。哎,这一别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那夜聊的可真开心。

坐上土“装甲车”正准备出门,我们被匆匆跑来的二秘给拦了下来。说大使有事情跟我们商量,请我们稍微等一下,大使马上就会过来。我们带着疑问跳下了车,这时大使也匆匆的走了过来,可那速度怎么看都象是在小跑。

由于院子里说话不方便,我们跟着大使走到了一间会议室。坐下来后,大使也没有跟我们多废话,开口就直奔主题:“我们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可我不能保证在你们出手后,我能给出你们原本应得的报酬。但请相信我,我回尽力而为!”

大使很直白的说出这句话,并用眼睛扫过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笑了。雷头也很直白的说:“无论是什么,只要我们做的到,您下命令就行。”

听了雷头的话,大使跟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笑了。

“谢谢你们,非常感谢”大使开心的握着雷头的手说:“居奇情况由杜武官跟你们说明,同样有什么是任务必须物品,你们也跟他提,我们会尽最大可能满足你们。我还有别的公务要马上处理,下面的事情就拜托各位了。”

大伙点头目送这位挺对我们胃口的长者离去,坐下后才知道事情的内容。原来D国这场内乱发动的非常突然,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战火蔓延的非常快,让许多在D国的外国人一下子便陷入了困境。这也包括了我们中国在D国的投资者跟工程建设人员,被我们护送过来的仅仅知识其中的一小部分。作为一个国家在另一个国家的主权象征:大使馆,也就成了这些被困于战后中的中国同胞唯一求助的对象。可作为大使馆而言,它的人员是有限的,面对这样多的求助,可显得力不从心了。就连保护使馆安全的内卫也尽最大的可能抽调出来,进行人员救助,余下的力量已经没有办法再调动了。正好我们出任务来到使馆,可我们的身份他们也都知道,佣兵说白了,也就是拿钱才干活的人。可是我们国家并没有出钱请佣兵的先例,所以开始的时候,大使并没有跟我们提这事。可随着事态的发展,大使馆接到的求助电话,一天比一天多,而且人手严重缺乏。无奈之下,大使独自拍板,只要我们同意帮忙,哪怕他私人掏腰包,也要把我们留下来。

听到这里,大伙都没有说话了。好一会雷头才冲杜武官说:“这活咱哥们接了,多长时间你们定,钱事后在说。:

杜武官笑了,说:“行,这事就这样。你们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出发,目标是YT城。那里有一个工程小队被困了,一共有七个人。距离这里六十八公里,你们看有什么必须要帮你们准备的。“

雷头想了想,告诉杜武官,让他给我们每人准备一套带国旗的制式军装。另外把我们改造好的车加满汽油,再挂好国旗就行了。杜武官满口答应说这没问题,服装有现成的,一会就给我们送来。说完,便通知下去。

换上了新军装,我感觉特别亲切。这一刻我才发现我竟如此深爱着这代表国家尊严跟军人荣誉的服装。只有穿上它,我才知道,我原来是被打上了怎样一个印记。这个印记将陪伴我一生,直至死亡。在这期间,不会消失,我也不愿让它消失。

临出发前,大使也来送我们。雷头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大使:“您身上有一百元人民币吗?”当时所有人都楞了,我们却都笑了,都知道雷头想搞什么飞机。

雷头从满头雾水的大使手里接过他刚从秘书身上要来的一百元钱后,笑着对他说:“我代表全队接受您的委托,这一百元就是这次委托的全部酬金。所以作为委托人的您,请下达出发命令。敬礼!”

一声令下,我们冲这个赢得我们全体尊重的长者敬出了十分标准的军礼。在所有人关切的目光中,我们开车出了使馆大门。

顺着上次来的方向,我们比较顺利的开出了C城。出了城,我们速度快了许多,但也仅仅只是跟城里相比。公路上有许多举家逃难的D国平民,把整个公路占的差不多了。好在他们大多是步行,所以车还算是开的动,也就是每小时二十公里的样子。一路上还有不少人企图爬上车来,都被我们硬着心肠拒绝了。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只要开了头,那就别想再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