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一章 撞击 第二章 战士(2)

阿弩 收藏 42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size][/URL] “他妈的,他妈的,我能不能再做一次!”王羿兴奋地大叫。 “飞参多少?”后座的龙铿即使在强过载下也是心平气和,“你自己判断。” “高度840,速度300,俯仰角22,”王羿不自觉地模仿龙铿的冷静,“剩余油料1300,嗯,再做危险很大。” “很好,还没乐傻,改平,爬升!”龙铿说,“理性挑战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他妈的,他妈的,我能不能再做一次!”王羿兴奋地大叫。

“飞参多少?”后座的龙铿即使在强过载下也是心平气和,“你自己判断。”

“高度840,速度300,俯仰角22,”王羿不自觉地模仿龙铿的冷静,“剩余油料1300,嗯,再做危险很大。”

“很好,还没乐傻,改平,爬升!”龙铿说,“理性挑战极限不等于无知冒险。”停顿片刻,龙铿难得地表扬,“不错,你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飞行员。”

“完成不错,可以打满分,不过别得意,这一半要归功于歼-10C本身,歼-10C的四余度电传飞行控制系统使不安定度可以达到10%,不仅超过美国F-22的8%更在只有3%的苏-27之上,而我们当初,同样可以用老式的苏-27做出一样的眼镜蛇。”龙铿最后不忘强调这一点。


“任何一种飞机都会有他野性的一面,而且越是先进的飞机,野性越大,这也正是它们的魅力所在。”在带飞歼-10C以前,龙铿曾对王羿如是说。

歼-10C时应海军航空兵要求研发的双发战斗机,和空军普遍装备的单发歼--11A/B拥有近似的气动布局,但是由于拥有更强劲的“太行”发动机和全面升级的航电系统,综合性能要高出一筹。服役成军时间也晚于它的同胞兄弟,在海航,它和SU-30共同组成打击突防的中坚力量。

龙铿是歼-10C最资深的种子教官,海航几乎一半的歼-10C飞行员都出自他或者他的徒弟门下。

“眼镜蛇”机动是结束歼-10C驾训的标志性一类风险科目,单发的歼-10A/B是做不了的。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就象它的名字一样,充满凶猛的野性。因其在操作中稍有不慎极易进入失速尾旋,所以飞行员要在完成了失速尾旋的训练之后,才能进行这一课目的试飞。王羿是接收歼-10C的飞行员中,第一个完成失速尾旋训练的人,因此也成为龙铿的第一个带飞对象。第一次做眼镜蛇机动时,座舱前高高抬起的硕大机头向王羿迎面扑来,天空仿佛因巨大的力量而颠覆,那种极为强烈的震撼使他觉得自己已经触到了女武神的裙边。其实第一次他做得并不完美,由于回杆过猛,战机像被激怒了一样,机头一下栽了下去。战机这种桀骜不驯的倔强却更加激起了王羿驾驭的欲望。

“关闭迎角限制器电门,断开电传操纵系统电门,将操纵系统置于直接连接模式。”王羿一一完成,然后微调操纵杆,找到了直接控制的感觉,很快平衡好飞机,保持直线飞行。

“保持发动机工作状态不变,现在输出功率多少?”

“85%。”

“很好,剩下的你做!”

“明白。”

话音刚落,王羿便迅速将驾驶杆拉至后极限。呀嚯,骑兵来了!

“不错,比第一次好。”后座的龙铿眯了眯眼,心里想,“没有因为第一次失误而迟疑手软。”

王羿拉杆的速度比第一次利索多了,从平衡位置拉至后极限位置的时间不过 0.2秒。而且拉杆的方向很正,歼-10C一声尖啸,机头开始抬起,没有丝毫异常,也未发生方向偏离。

“稳住,”龙铿心里默默念,“希望你能找到感觉……”

暴怒的战机开始振动,王羿保持住杆的最后位置,感受到飞机的法向过载、俯仰速率和迎角在迅速增加。

“妈的,法向过载至少3.5G,”王羿激动地看到机头刺破了天地线,又划出美丽的夹角,他亢奋的大脑立刻得出精准的判断,“俯仰速率约为60度每秒。”此时此刻,飞机已不在他的控制之下,而是真的被激发出灵性而“活”了起来,它抖动着矫健的翅膀,在空中行出一个非常雄性的持刀军礼。王羿身体有了一种美妙的前倾感觉,就象疾驰的骠骑猛然冲进防守的矛林,那挥刀前驱一瞬间令人癫狂的生死交鸣。他知道,此时飞机机至少上仰到110度,迎角肯定超过90度 。 机体的振动完全消失,三十多吨的战机出现短暂的飘逸。王羿扫了一眼挡风玻璃后面的衍射平显:表速300公里。

战机的灵魂飞出了躯壳,钢铁回归,飞机的机头开始下坠。

王羿推杆至中立位置,发现战机很不高兴地向左扭过脸去,哦,宝贝,别害羞。他知道这是由于下坠过程中的陀螺力矩作用,使机头向左偏转,歼-10C就是有这些小脾气。来吧,别不好意思。王羿在氧气面罩下舔着嘴唇,将左侧的发动机推到最大值,这样就可以利用双发推力差所形成的右偏力矩,消除这种左偏转。嗯?还不乐意?可能是发动机产生的偏转力矩不足,机头还有些迟钝。那就来点右舵。

战机听话地恢复了直线,乖乖地下坠。

当飞机的俯仰角减小至25度左右时,王羿迅速将电传操纵系统电门扳至工作状态,其目的是迅速减小飞机的俯仰角速度,避免飞机出现负迎角状态。随后,接通迎角限制器电门,调整发动机的工作状态,迅速增加飞机速度。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决不拖泥带水。

“不错。”其实龙铿也就几秒钟没说话,但是王羿觉得他已经沉默了很久。

整个动作持续时间仅为5秒,对王羿来说,仅仅5秒的快感远远不够。于是,“眼镜蛇”机动王羿一共飞了6个起落,从一万米高空一直做到一千米的低空。虽然从高空到低空飞行员承受的心理压力成几何积数猛增,他却一次比一次控制自如。征服的快感几乎让王羿欲罢不能。因此当飞机的高度已经降至一千米以下时,王羿还在要求后舱的龙铿能不能再往下做。

这是一个飞行员主动激发并驾驭战斗机野性的典型过程。他不仅让王羿从中获得了如驯服烈马、征服野兽一般巨大的成就感,也让他获得了面对各种突发重大险情的坚强自信和处变不惊的泰然自若,也由此进入中国空军一流战斗机飞行员之列。其后,更加具有战术意义的“钟”、“尾冲”、“钩子”等高难度超机动动作在王羿手里一一变成家常便饭,他顺利地将歼-10C的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你的文章,我看了,不错,到底没白培养你。”龙铿和王羿并肩走向营区,在他们身后,牵引车正小心翼翼地将31059拉进机窝。

“谢首长栽培!”王羿装模作样地一靠脚跟。

“我感兴趣的是你怎么不研究破解F-22这样先进的隐形战斗机,而是致力于研究立足我军现有装备的空中进攻?”

“我们已经告别了纯防御时代,随着我军装备的进步和战场整合能力的提高,应该真正进入攻防兼备的全面提升阶段。而且,我认为,作为海军航空兵,”王羿挺了挺腰板,“更多的是进攻!呆在战壕里,永远不能歼敌于国门之外!也许,F-22是很厉害,可是它在地面上,和一架普通的战斗机没有什么两样,一样脆弱,一样呆傻。如果我们能摧毁它们起飞的机场,将它们尽可能消灭在地面,那我们就更容易赢得胜利。”

“你知道这样的进攻意味着什么吗?”龙铿的眼睛炯炯有神,“光凭旺盛的斗志和运气可解决不了问题。”

“意味着要面对世界上最严密的防空网和最强大的空中力量,”王羿咽了一口唾沫,是诱惑,也是挑战,伴随金羊毛的,只能是凶狠的恶龙,“斗志和运气对一个战士来说不可或缺,技术含量再高,也需要刺刀见红的胆魄。而你说的难度和技巧,却正是我思考的节点所在。”

“我们想像一下,当F-22带来死神,我们在苦苦支撑,而你却突破防线,捣毁了它的巢穴......”龙铿停下了脚步,摘下了墨镜,在手里轻轻拍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嗯,很有意思。关键是,你做得到吗?就目前来说,我们的导弹和无人飞行器还不足以摧毁对方的预警、防空系统和机场。”

王羿抿紧了嘴唇,他曾参加过很多次高强度的实战对抗演习,知道突破的艰难。在电磁条件恶劣,指挥体系瘫痪的情况下,要撕破对方空地天一体的防空网,谈何容易!他曾在演习中付出全大队覆灭的惨重代价。到底怎么办?他思考了很久,觉得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件可以和F-22匹敌的趁手兵器,而歼-10C还暂时达不到他的要求。达不到要求也必须做,立足现实夺取胜利是军人之本。没有可以和敌人相媲美的武器就放弃战斗,那不是真正的战士。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龙铿仰望天空,太阳落在他手里的墨镜上,光芒森然,“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老祖宗了不起啊,早就指出了我们的困惑。你看美国人耗费巨资,研究了最先进的设备,但是却在伊拉克被洗衣机定时器改造的路边炸弹弄得焦头烂额,我们是不是可以转换很多思路,不那么迷信技术?或者说从更高科技压倒高科技的怪圈里走出来?空军最近一直在揣摩导弹流战术,听说非常有效――至少是一个新的思路。我们必须明白,高科技我们要搞,但是不能跟在人家屁股后面人云亦云,那只能永远慢半拍,差距太大短时间赶不上不如另起炉灶。再说,美国人的所谓新东西也不一定正确,就是正确,它也未必能够做到面面俱到。百密总有一疏,我们完全可以在它疏的地方大做文章,从而动摇它的全局!”

王羿跟着抬头,天空寂寥,莫测诡异,谁的天空?“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我们需要动于九天之上!”

“哦?看来你也意识到了。”谈兴正浓的龙铿舔舔嘴唇,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喃喃地说:“真是,把烟落家里了。我就觉得嘴巴里少点东西,快淡出鸟来了……”只有在高兴的时候,龙铿才抽上几支,而王羿是不抽烟的。

“别往我身上瞅,我可是烟酒不沾!”没有外人,王羿说话也有点没大没小。

龙铿夸张地吸溜着鼻子,“不对,你有,我都闻到烟味啦,少罗嗦,交出来!”说罢伸手一抄,真从王羿衣兜里掏出一包被略微压扁的烟来。“骗我?”龙铿嘿嘿的笑声突然顿了顿,把绿色泛香的精致烟盒放在眼前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眼神陡然锐利起来。王羿脊梁冒出了汗-—天,是李峣留下的,她平日抽的就是这种带薄荷味的绿色装SOBRANIE (寿百年),可能是休假一起逛街的时候,她顺手揣进自己衣兜里的。而基地现在的温度才开始稍稍变凉,和大半年前的老家近似,所以刚把这套军装拿出来穿,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地一直没发现!

“嘿,这种怪味道的洋烟,我可抽不了,还你!”龙铿慢慢地将烟递了回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笑容已经彻底收敛。王羿闷声接过烟,发现烟盒锡箔纸上居然还有一抹猩红色的唇印——每次李峣抽烟,都习惯把烟拍出半截,再用嘴叼上……性感而妖娆。

但是龙铿什么也没问,王羿于是也什么都没说。

“回去吧。”龙铿淡淡地说,说完便转过了身,原本兴致勃勃的谈话就这样戛然而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