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星 第一章 撞击 第一章 撞击(3)

阿弩 收藏 45 1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6/


为摆脱不利的局面,P-1加大油门,调整了航线,做出返航的架势。中国战机似乎对此感到满意,它们摆动翅膀,慢慢拉开了与P-1的距离。

“我们回家了?”托亚松口气,雷达显示中国战斗机也开始减速转向,看得出它们的任务是保护自己的核潜艇不受干扰地返回母港。“距离5600米,我们安全了。”

“不,还没结束。”申克爬升转向,重新将航线对准了中国领海。“想挤走我?没那么容易。”

托亚张张嘴,但看见申克哆嗦的腮帮,又将话咽了回去。

P-1的重新返回不仅出乎歼-10的意料,也极大地激怒了中国飞行员。两架战斗机先后从P-1机头飞过,再次迫使其改变航线。待中国战机因转弯半径大折返拦截空域时,P-1又悠悠然回原来的侦察航线。

这样老鼠戏猫的方式重复了三次,中国飞行员失去了耐性。火控雷达锁定告警装置疯叫起来。

“他们锁定我们了!不能再这样再这样冒险了!”托亚声音有些发抖,“你不能拿几十个人的生命冒险!”

“慌什么!又不是第一次被他们的雷达锁定,正好,截获他们的雷达信号,我们又立一功!”申克镇定地说,“他们难道敢发射导弹击落我们?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公海,敢破坏国际法攻击他国飞机的中国飞行员还没有出生呢,相信我。”

“他们越来越近了!”托亚在雷达上只能看见一架战机,另一架因为距离太近而失去信号。“一次比一次近,他们肯定气得发狂。上帝,希望他们不要失去理智。”

“真是疯狂!在这种天气下跟这么近!”巴隆在舷窗处目瞪口呆地看着涂着“八一”军徽的J-10C越靠越近,两片嚣张的切尖三角鸭式前翼在空气中微微颤动,仿佛一对迎风呲露的犬牙。

“编号31059,”巴隆回头对组员们说,“我说嘛,是斗鸡所在的中国海军航空兵第8师的战机。疯子,越来越近了!”所有的机组成员都紧张地注视着舷窗外的中国战机。两架战斗机的垂直尾翼上都描着一条张牙舞爪的红色飞龙,它正穿越一颗张开飞翼的红星。那是王羿所在的第2大队的标志。

“镇定,做自己的事,坚守自己的岗位!”申克拿出了机长的权威,“进入紧急事态程序!”

“越来越近了,天那,太近了,非常,非常近,从来没这样近过。” 巴隆的手心出汗了。

“太危险了,长官!” 托亚的汗水滴落在他的通话器上,“这样被押着飞太危险了,只要几秒钟就可能相撞!”

“慌什么,刚开始呢!”申克好勇斗狠的情绪已经被彻底激发出来,现在他必须和这个叫斗鸡的中国飞行员来一场中世纪式的空中决斗,不仅是为了R联邦空军的的尊严,同时也是为了自己军人的荣誉。夹着尾巴逃跑是难以接受的,那等同于投降和战败!

“不能再低了,他们已经压住我们机首航向!” 托亚很响地吞了一口唾沫,肚子里发出巨大回声,机舱里骤然安静得可怕。中国战斗机的轰鸣声,以及它们带来的巨大恐惧笼罩了所有人。

“加速!”申克抖擞精神,全神贯注地操纵着飞机。

P-1开始加速爬高,企图从右前方脱离中国战机的夹击。歼-10C僚机立刻做出反应,也略微加速,上升高度压住P-1的航线,迫使申克又压下机头。

“好吧!让你冲,关闭4号发动机!”收油门,减速!来不及减速的歼-10C从P-1驾驶仓上一掠而过,投下黑鹫般森然的阴影。副驾驶托亚下意识地仰头察看,清清楚楚地看见歼-10C机腹下挂着的2枚中程空对空导弹划过头顶,看上去那么近,几乎就是擦着脑门飞过去的。野蛮!真是野蛮!

“稳住!稳住!” 申克咬紧了牙关,控制住因动力减少而疯狂抖动的飞机。 “这家伙太靠近了!混蛋,再关掉1号发动机!” 申克决定豁出去了,低空关闭两台发动机对P-1这样的大型飞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稍有不慎就会机毁人亡。

“那个就是斗鸡!”同样是情报分析员的容·达南军士将长焦距摄象机递给巴隆,“把他拍下来!”巴隆接过机器,敲敲舷窗上的水珠,将镜头对准了近在咫尺的中国战机。镜头里的J-10C估计是为了节约燃料没开动它的TVC(推力矢量)装置,机背上的减速板斗鸡颈毛般高高耸起,机头不时微微上下摆动,以控制速度,紧贴住P-1,又避免速度过低而失速,看得出对方是个技术高超的老手。

“速度只有110节,” 巴隆喃喃地说,“这个该死的赤色分子不要命了。”

中国战斗机跟得太近了,连机翼下导弹的编号都看得清楚,是中国PL-9D格斗导弹。似乎感觉到对方在拍摄,战机驾驶仓里的飞行员腾出一支手一个劲儿地摆动,白手套一闪一闪。

“这家伙!胆子真大,这种情况还敢单手驾驶!他在干什么呢?” 达南嚓嚓地按动相机的快门,将这一切拍了下来。

“还能干什么,他在叫我们滚蛋!”巴隆答道,“这谁都看得出!”

“距离8米!8米!小心!机翼都快碰上了,疯子,真是疯子!” 达南将相机镜头拉到最近,中共飞行员戴着面罩的脑袋便塞满了整个画面,那一瞬间达南真想伸手过去扒掉他的面罩看看他到底什么模样!长着一双怎样的眼睛!嘿,这些胆大妄为的中国人!

“小心!另一架又过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申克和托亚竭力稳住飞机。

“得赶快脱离才行,我可不想再玩这种危险的游戏了!” 托亚觉得自己心跳都快停止了。

J -10C僚机重新转过头来阻截P-1,形势危急。

“混蛋!是该结束了!”申克对无线电员叫道,“我们走!重新启动1号,4号发动机。和我们的F-15联系上了吗?他们飞到哪里去了!真是一帮混蛋!通知总部我们跟踪侦察任务已经圆满完成,鉴于有中国战机拦截,我们请求返航!”前面有一片暴雨云区,做蛇行机动,飞进去就应该可以摆脱战斗机了。J -10C速度太快,要想跟上就容易失速,嘿嘿。“快速爬升到8000米。”

J-10跟着P-1爬高,不会再轻易让其摆脱,看那架势,他们准备护送P-1直到R联邦外海。

达南在长焦镜头里看见中国飞行员将护目镜往上一推,露出了一双隼鹰般的眼睛,那是一双标枪一样的眼睛,满是冰冷的杀气。上帝,他要干什么!面对镜头,中国飞行员突然抬起手,手指做成枪状,冲呆住的达南瞄准片刻,猛然扣动了扳机。惊骇的达南仿佛真的中了一枪,身体一紧,几乎是下意识地按下了快门,同时觉得脊梁骨有些发凉,他放下相机,不由自主闪开了舷窗。要出事,他寒毛倒竖,肯定要出事!那家伙的眼神……

“妈的!想溜!”王羿憋足了劲“非给你点教训不可!02掩护我,别让兔崽子进云区!从右边插过去,拦住它!”

“02明白!”僚机冲向P-1,迫使它停止爬高,维持航向。王羿一推操纵杆从上方飞过,一个鹞子翻身,和P-1形成机头对机头的架势。让你见识见识!

申克差点魂飞魄散,J-10的驾驶员一定是个疯子!歼-10嗷的一声怪叫,对直向P-1撞来!“活象二战时的神风敢死队!”

“我的天那!”副驾驶托亚全身僵硬,死死地瞪住越来越大的战斗机。对方机腹下黑色的矩形进气口就象一张怒张的大嘴,呐喊着扑了过来,眨眼间就近在咫尺!我的天那,就要撞上了!申克看见J-10的阴影雷霆万钧地压下来,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遮住眼睛。

“砰!”剧烈的撞击!

P-1如同被马蜂猛蛰一口,筛糠似的发起抖来,好几个警报装置一起发出声嘶力竭的怪叫。整架飞机陡然下坠上百英尺!惊恐万状的氧气面罩从天花板掉落下来,不少机组成员因突如其来的机体震颤和失重哭腔喊叫。

三秒钟内,王羿完成了七个操控动作,丝毫没有迟疑,没有丁点失误,时间拿捏得非常精当。歼-10倒飞着急掠过P-1右翼上方,尖利的垂直尾翼如一把锋利的剃刀干净利落地切掉了它的三分之一!飞溅的机翼碎片差点砸中歼-10!精彩绝伦的撞击不仅使P-1飞行高度下降,其右翼的4号发动机也严重受损,挂在那里摇摇欲坠。

歼-10C的垂直尾翼也掉了一块,速度也急降,并且陷入螺旋。

“01,01!” 作为僚机的孙玉铭根本顾不上哭天叫地的P-1,拼命呼叫自己的长机,饶是他给王羿当了近2年的僚机,也万万没料到王羿居然敢这么干!耳机里突然一片寂静,只有喀喀的静电声。

“没事,我已改平,”王羿略为兴奋的声音终于出现,“我已改出螺旋。”

耳机里立刻爆发出一片山呼海啸般的吼叫--即使心肌功能远比普通人发达,飞控中心那帮家伙估计也要发飚了。

“吼什么,叫他回来!”龙铿眼皮都没抬,仿佛王羿胆大妄为的撞击早在他意料之中,“注意引导!”

塔台秩序立刻恢复了正常。

龙铿这才摘下军帽,捋捋头发,低低从鼻腔深处哼出一句:该死的王八羔子……

歼-10C强壮的身体抵住了这一撞,踉跄了两下后,王羿将歼-10C的矢量飞行性能发挥到极至,很快成功地稳住了螺旋下降的飞机,开始爬高。孙玉铭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受创的P-1在空中犹如喝醉了一般开始左右打摆子,泄漏的液压油在空中划出狼狈的逃跑线,P-1连滚带爬地拼命爬高,在不断纷落的小碎片中,歪歪斜斜飞向外海。

P-1机舱里一片惊叫和恐慌,托亚的呕吐物搞得仪表盘一片狼籍。申克脸色铁青,拼足老命驾驶着飞机飞向安全高度。无线电员用已经变调的声音向总部呼叫救援……

当约·甲武中校驾驶着他的F-15R战斗机和P-1汇合时,P-1的状况已不可挽救,机组成员正在跳伞。几分钟后,该机终于精疲力竭,右翼彻底断裂。“它就象一只失去翅膀的肥鹅,就在我眼前一头扎入大海,迅速消失在万顷波涛之中。”甲武悲哀地向上级报告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