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再看“幼儿闷死车内”

黄杨树 收藏 14 64
导读:全面反思悲剧,制定出一套防范幼儿闷死事故的措施,其实不难。毕竟,没有不可防范的风险,没有不可避免的事故,关键是有关主管部门要将“人命关天”四个字刻于心中。   9月17日,两岁的东莞男童阳阳蹦蹦跳跳上了幼儿园的校车,可是……阳阳妈妈再次看到他时,是这样的场景:阳阳光着身子,眼角挂着泪水,鼻子上有点血,嘴唇半闭着,身体呈紫蓝色,肚子肿胀。原来,因为幼儿园老师的疏忽,阳阳被遗忘在校车内,在烈日下闷了7个小时,就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生命,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9月19日《广州日报》)   我实在不

全面反思悲剧,制定出一套防范幼儿闷死事故的措施,其实不难。毕竟,没有不可防范的风险,没有不可避免的事故,关键是有关主管部门要将“人命关天”四个字刻于心中。


9月17日,两岁的东莞男童阳阳蹦蹦跳跳上了幼儿园的校车,可是……阳阳妈妈再次看到他时,是这样的场景:阳阳光着身子,眼角挂着泪水,鼻子上有点血,嘴唇半闭着,身体呈紫蓝色,肚子肿胀。原来,因为幼儿园老师的疏忽,阳阳被遗忘在校车内,在烈日下闷了7个小时,就这样,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生命,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9月19日《广州日报》)


我实在不敢想象,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年幼孱弱的阳阳,在气温可能有五六十度的车内,是如何呼救、挣扎、求生的。无论如何,这必定是一种地狱般的煎熬,一种泣血的无助和绝望,任何成人都不能承受,何况是两岁的孩子!


对于阳阳之死,警方已经介入,相信责任人将为自己可怕的疏忽付出代价,但是,这不能减轻我一丝心情的沉重。不仅是为了死者不能复生,更是因为,“不幸的阳阳”不是第一个,近年来,国内已发生多起幼儿闷死事故,且这种事故还没有遏止的趋势。远的不说,今年5月底到现在不到4个月,已连续发生了四起。除阳阳外,5月29日,安徽肥东县一名3岁幼儿被滞留校车内6小时,死亡;8月8日,山东济南银座双语幼儿园5岁儿童吴梓钰被遗弃在封闭的班车上9小时,死亡;8月20日,广东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一名1岁多男童被困校车4小时,窒息身亡。


面对“幼儿闷死车内”成为频频发生的安全事故,教育部在8月底的中小学安全大检查的通知里要求,查禁停办无证的学前教育机构,“严防非法举办幼儿园的校车闷死幼儿的恶性事故再度发生”,但包括一些事发地的政府部门在内,显然还缺乏具体的防范举措,以杜绝悲剧再次发生。


其实,幼儿闷死校车事故的发生,与幼儿园是否有合法办学资质并无必然联系,许多事故正发生于合法幼儿园。例如济南银座双语幼儿园,它不仅办学手续齐全,更被认为是全省幼儿园中的第一品牌,可5岁的吴梓钰还是因为幼儿园的疏忽而死亡。可见,造成幼儿闷死事故的,不简单是因为教育者的素质,更在于当下幼儿安全的管理措施,存在极大的漏洞。


在国外,也有幼儿闷死车内发生,但他们没有停留在对管理者或家长的责任追究上,更从安全措施方面进行了反思。例如,幼儿坐在车的后座容易被遗忘,所以规定尽可能不让其坐车后;国外已发明一些车载设备,以提醒成人下车时不要忘记将孩子带出,最著名的是“儿童备忘者”,如果将孩子忘在车内,它可以连续不断发出警报声,直至有人来解救。


全面反思悲剧,制定出一套防范幼儿闷死事故的措施,其实不难。毕竟,没有不可防范的风险,没有不可避免的事故,关键是有关主管部门要将“人命关天”四个字刻于心中,以“阳阳”们的悲剧不断鞭策自我,负责任地去做细致的预防措施。


一个社会,事故和灾难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事故和灾难总是以相同的情节不断上演。面对幼儿闷死事故几年来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面对一个个如花的生命还未绽放就恨然凋谢,面对不幸的父母们悲痛欲绝,政府部门应当立即行动。


文/韩涵


新京报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