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军人的故事---我的西藏军官篇

火车在铁轨上飞驰,窗外的风景不停的变换着,从大城市的摩天大楼到苏北的丘陵,从中原地区的大平原到陕北的黄土高原,从自古华山一条路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嘉陵江,一路风光无限美丽。我却无暇欣赏这大好的祖国山河,此时在我脑中只有对神圣西藏国家赋予守卫边疆的责任和父母老泪纵横的脸!一边是忠一边是孝,忠孝不能两全时,我只能舍小家而顾大家,欠父母的情只能留着以后慢慢的报了。


9月17日傍晚6时,火车到了成都火车站,连夜赶赴成都军区,接待参谋把我安排到了招待所里和已经在那里的100多名和我一样的学员干部会合,2003年9月20日清晨5点许,我们坐上了南航从成都双流机场到拉萨贡嘎机场的飞机,飞往雪域高原。


从飞机上往下看,那层层叠叠的雪山让人感觉心潮澎湃,激动不已!此时从飞机上往下看已经看不到内地城市那样的灯火通明,偶尔出现在山窝里一点亮点提示我已经进入了"生命的禁区",人烟已经很少很少了。8点左右飞机降落在贡嘎机场,由于时差缘故,拉萨的天还是蒙蒙亮,一下飞机一口凉气直吸如肺,“这就是西藏的空气,感觉比内地的清新嘛”“ 在内地人们讲的高原反映好象并不怎么厉害嘛,可能我们的体质好吧?” 我们几个学员一起在商量着。走出机场大厅,眼前是一片荒芜,所有是都是荒芜的,光秃秃的,山上看不到有什么植被,风化了的岩石一片片的覆盖在山体山,怎么看都想内地的建筑垃圾场,太凄凉了!大约过了有十多分钟,头开始有点隐隐做痛了,发涨,喉咙也开始干燥,舌头干燥,我马上意识到高原反应来了,但我以为高原反应仅此而已,不过如此没有什么大不了,谁知道,这才只是个开始,厉害的还在后面呢!中午我们入住了拉萨白定兵站,此时高原反应已经很厉害了,头涨的跟要裂开来似的,呼吸困难,大口呼吸的话喉咙有发干难受,想咳却又咳不出什么东西,中饭大多数人都没有吃,不是嫌菜差,也不是口味不对,是实在吃不下,咀嚼似的头更涨,再加外面乌鸦哇哇乱叫真是心烦意乱,糟糕之极.就这样在拉萨度过进藏后的第一天,21号早上,长长一排东风康明斯在兵站操场上整齐的停着,各个部队前来接人的军车都到了,吃过早饭(我勉强的吃了一个馒头),西藏军区司令部参谋就开始点名把我们分配到下属各个部队:XXX到XX军分区,XXX到XX山地步兵旅,XX到到XX独立团,点到我的时候我被分配到了西藏林芝军分区,我心里一阵激动,因为,在西藏林芝可以所是最好的地方了,当然这个最好不是指经济,而是说自然环境,因为,我查过资料,那里受印度洋季风的影响,植被茂密,有中国第三大林区,川藏公路横穿全境,雅鲁藏布江从那里流入印度境内,风光无限.


8点半我和同被分到林芝军分区的18位学员干部一起坐上了卡车出发前往林芝。途中,汽车路径拉萨市区,在布达拉宫广场司机故意把车开的慢点,让我们好好看看这世界海拔最高的宏伟宫殿,但由于严重的高原反应真的谁都无暇去观光这美景.下午4点许,汽车开进了米拉山下兵站,在这里,兵站的战友们已经为我们准备了姜汤水,军医也出来给我们检查,拿出氧气袋,每人吸上一会,减轻反应.在兵站住了一晚,第二天起早开始翻米拉山,这是拉萨地区和林芝地区的分界线,也是必经之路,一路全部都是盘山公路,由于是上坡,氧气更加稀少,反应也越来越强了.海拔5020米的米拉山,这里天更蓝,云更白,米拉山因其高大雄奇而成为此地藏民心目中的神山,山口上飘撒着许多祭山的经幡和印有经文的纸条,在山口的最高处,矗立着一座标有“雪域之舟”的西藏耗牛石雕像.汽车发动机发出强有力的轰鸣声,但还是在快到山口的时候熄火了,因为海拔高,气压低水箱里的水在70多度就沸腾了,很快就会烧干,司机加了水大家休息一下后继续上路,下午一点多终于翻过了米拉山,来到了林芝地区贡布江达县境内,道路两边开始有了变化,不在是拉萨境内的一片红褐色了,偶尔也可以看到一些低矮的柏树和山脚下的杜鹃,下午3点半左右到达了贡布江达县城,在兵站里住了一晚后开始最后一天的路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进去林芝县境内后突然见到山上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柏,那个兴奋啊,高原反应也消失了,路旁是滔滔的雅鲁藏布江支流尼洋河,河水虽急却很清澈,蓝天白云,高山秀水,好一派高原明珠的风光,下午2点,汽车开进了林芝军分区司令部大门,参谋长已经在迎接我们了,一翻寒暄过后安排我们住进了招待所,休息2天后开始为期一天的高原适应性训练,名为训练,其实是让身体适应一下高原的气候,怕我们身体吃不消训练量也不怎么大,除了出操就是出出工差,干点小活.由于强烈的紫外线照射,脸上的皮肤开始出现鱼鳞般的细裂纹,开始脱皮,用了老家带来的洗面奶已经一点效果都没有了,身上的体毛也开始不知不觉的少了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由于我以前的专业是无线通信本来司令部想把我留在分区通信连的,那样日子可以过的舒服点.但既然来到了边防部队,不上边防第一线怎么称的上边防军人呢,于是我主动要求去边防连队,就这样我被分配到了边防四营三连当见习副连长,授中尉军衔!


汽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行进,虽然到位于林芝地区米林县的四营营部只有80公里路,但路上足足走了有4个小时,一到营部见到营长把我吓了一跳,36岁的人,怎么看都像60多岁的小老头,士兵也一样,满脸皱纹,皮肤漆黑,只有脸上的两块高原红看上去比较可爱.天哪,不知哪天我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第二天,营里派车把我送去三连,汽车是一辆东风四驱动牵引卡车,爬那种山路必须用这种车,其他的动力不足搞不好要出事故,车上装了满满一车的萝卜土豆,司机讲这是山上连队一个月的蔬菜,我马上反问:一个月就吃这些,那还不把人也吃的变成萝卜土豆了?司机笑着说:没有办法,营里只能提供这些,现在还好,没有封山,等11月大雪一下,连这些都吃不上,连队就只有天天吃罐头海带了!驾驶室里还有一大叠连队官兵的信笺,都是上个月积累下来的,粗略的看了下,有写名字的信有7~8封,一下子我头都大了,通信这么不便的地方叫我以后怎么办啊,艰苦到是不怕,但是无法和父母,女朋友联系才是最残酷的现实!就这样,短短的18公里路,却颠上颠下的走了2个多小时,终于到连队了.远远看去,一块军事管理区的牌子立在路边,一个朴实的门台,左面写着"戍边为国"右边写着"保卫边疆",门台上方写着"来果桥欢迎您",原来连队所在的地方叫来果桥.连队没有围墙,周围全是用铁丝网拦起来的,铁丝网里面到处都是一个个像坟包一样的土堆.连队四周被高山包围,山顶是皑皑白雪,西面是一条小溪,向北流入雅鲁藏布江,北面是一片高大的参天巨柏,东面靠山,南面是一大片开阔的草地(我后来才知道,原来那片不是草地是沼泽地)直通到喜马拉雅山脚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汽车开进营区,最先跑上来的就是全连的士兵,他们是来抢信件的,他们一拉开车门看见我从车上下来,马上就都不动了,尴尬了数秒钟不知谁叫了声:"汤副连好!"我当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可能是对这个称呼还不太习惯吧,愣了一下才回道:"大家好!"心里直犯嘀咕,他们是第一次见到我,怎么知道我姓汤是他们的新副连长!这是连里连长指导员,还有位副连长,都出来迎接了,我赶忙把手里的信件交给了刚才向我问好的战士就去和他们一一握手相认了,后来听了连长的介绍我才知道原来分区早几天就已经电报通知他们我要来的事了,连长向全连都讲过了,所以他们知道是我,那个向我问好的老兵是2班长叫黄泽强.寒暄过后连长给我安排了住处,因为我是主管后勤的副连长所以住处安排在炊事班旁边,是个单间,里面一个写字台,一张床,一个床头柜,虽然简单了点,但在连队里条件已经算不错了.就这样我在这个连队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边防连队生活很简单,每天除了训练就是上课,因为那里无法的土质不适合种蔬菜,所以农副业生产也就免了,这样我的工作也轻松多了,空余时间我就学习学习边防政策,或到连队周围看看,熟悉熟悉地形,这时我才发觉,我刚到连队时看到的土包原来都是地堡,整个连队都是被战壕和地堡包围的,而且战壕通到每幢房子的走廊上,有何用途也就不用我详细解释了!主要就是为了作好对敌斗争.连队南面面向印度方向有一个4米多高的了望台,一个30倍望远镜时刻监视着喜马拉雅山的山口,防止有人越境,因为连队到边境的喜马拉雅山脚下全部都是沼泽,所以有没有热恩越境是一目了然.2003年的12月3日,我送走了我来连队以后的第一批退伍老兵,那场面加上广播里播放的送别歌曲确实是很感人,一声声保重,一句句珍重,无不表露出深深的战友情兄弟情!


老兵退伍以后全连只剩下30多号人了,再加上入冬后天气恶劣,所有的巡逻训练全部都取消了,全连官兵除了站岗放哨就是室内学习了,和外界的通信只能通过电台联系,生活更是无聊之至,连队的伙食也一天比一天差了,新鲜蔬菜由于营部无法供给早就已经吃完了,整天就靠罐头粉丝木耳冻肉度日,吃的人见了这些菜就反胃.


转眼冻去春来,冰雪消融,4月1号,新兵下到了连队,给连队输送了新的血液,恢复了往日的朝气,但我的麻烦也随之而来.新兵下来2个月后的一天,分区参谋长下来查看情况,就是这一天我受到了来西藏以后的第一次批评,因为全连就那么点菜,实在是拿不出别的什么了,参谋长就把我和事务长臭骂了一顿,说我们办事不力,没有给士兵改善伙食,那个冤啊!这鬼地方什么东西都种不出来,附近除了牦牛猴子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连最近的老百姓都在18公里外,叫我上哪去弄东西给战士们改善伙食啊!那晚我是整夜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参谋长走后,日子还是照原来的过,训练学习,边境巡逻,一边一边的重复着单调的生活!


时间的车轮飞转,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相安无事的到了2006年.


2006年的5月21日,一个黑色的星期天,倒霉的星期天 ,这也是我军旅生涯结束的征兆日.那天,炊事班一个老兵由于和其他老兵闹矛盾,被我教训了一顿后开小差离队出走了(我是事后才知道他离队出走了),第二天,营部发来电报说该老兵为救两个落水的藏族小孩,淹死在了离营部3公里的电站水渠里,要连长赶紧下山处理善后解释原因.我的天哪,我的兵怎么会跑到那里去了呢?我百思得其解,一种不详的预感登时浮上心头!5月23日上午,军区工作组下来调查此事,虽然外部地方给这个兵的定性是见义勇为舍己救人,但部队内部还是开展了通报和批评,.军区工作组走后全连干部整日都在惶恐中度日,等待军区的最后处理结果,7月30日,军区处理结果下来了,在军人大会上宣布了对我这个直接责任人的处理结果,由于我严重失职,平时对战士缺乏沟通,战士间产生矛盾处理方法不当,导致战士离队出走24小时未能及时发现上报上级,导致该战士发生意外牺牲,在该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经军区司令部研究决定予以我严重警告,提前转业的处分.由于我的失职还连累了一大批人,连长被调到了教导大队,指导员被调到地方人武部,营长也被调到地方人武部养老去了,参谋长是分区领导里最倒霉的一个,这个黑锅就归他扛了,给了他一降衔留职处分!现在回过头来想象,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在这里如果他们能看到我的文章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够原谅我.还有就是那位牺牲了的战友,如果在天有灵的话请接受我的道歉,有机会回西藏的话我一定来祭奠你!


2006年8月5号,我脱下了军装,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我所热爱的军营,没有欢送,也没有道别,不是连队不组织,是因为我是连队的罪人,我无颜面对我的战友们,我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多保重!


回到地方后,我加入了人民警察的行列,我要发扬部队里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干好本职工作,为人民服务,保一方平安,把在部队里未能完成的工作,带回到地方继续干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