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鬼子眼皮底下运出6百斤银元

1941年秋,我在天汉地委警卫连任政治指导员时,一天,天汉地委财经委员会主任庄果同志,命令我率领一个班把六担白洋(银元),绝对安全地送到湖北省京山县八字门鄂豫边区党委。并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政治任务,一定要完成好。

在抗日时期,六担白洋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一担白洋约五千块,重约一百斤。六担白洋约三万块,重约六百斤。在当时,在新四军第五师财政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三万块银元,可以起到无法估价的作用,要办许多重要的事情啊!

六担白洋从抗日根据地的汉川,经过游击区和敌占区。送到抗日根据地的京山县八字门边区党委,谈何容易啊!

坐船要一天出汉川县境内,上岸到游击区。六担白洋要找八个挑夫,两个作预备用。走五十里进入敌占区应城县境内,要夜行军。各据点的日本鬼子都有照得很远的探照灯,公路上白天有巡逻马队,都是高头大洋马,骑在马上看得很远。夜间有装甲车,车上有能转一百八十度的探照灯,照得很远,照得像白天一样亮堂,二三百米以内的地面上一根针也能看得见,什么物体都看得一清二楚。我带一个班加上通讯员十一个人,八个挑夫,共十九个人,六付担子,排着很长的队伍,行军时目标是不小的,随时都有被敌人发现的可能。跑起来也是有困难的,挑夫担子重是很吃力的。虽然有战士帮助。但走小路,夜行军,困难还是很大的。好则,我们的战士练就了一双飞毛腿,一对夜猫子的眼睛,夜越黑越看得远,越看得清楚,困难是可以想办法克服的。

要经过两夜才能走出敌占区,中途要在敌占区隐蔽一天,要走一个地形有利的独立小村庄,我们到了以后只许村民进不许出,怕走漏风声。在村子的高处,房上、树上或高凸上,设便衣警戒,待天黑走出敌占区。我们作了周密的作战计划,一旦被敌人发现,半个班同敌人作战,半个班快速的向边区方向行进,绝对保障六担白洋的安全。

走了半天半个夜晚的路程,八位挑夫的肩磨破出血,双脚打满了脚泡,叫苦连天,哀求换人。在这种情况下,在敌占区找到了一个约三十多户人家的村庄,发现一间大屋里灯火通明,香烟燎绕,声音杂乱,男女老小五十多人,十几个年轻人在“跳大神”呢!一听我们敲门,人人紧张,怕是日本鬼子偷偷进村,顿时室内乱作一团,有的趴在地上,有的爬进神桌下,鸦雀无声,直打哆嗦。我们向他们说我们是新四军,向他们宣传政策,他们才敢站起来。我们请了八位年轻力壮的“神仙”挑夫离开了村子。向八位“凡人’挑夫道谢,并每人付现大洋二元,作为路费,让他们返回家了。接替了他们的担子,我们迅速向汤池方向前进。要过汉宜公路了,这一段敌人防守是很严的,通过也是非常危险的。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准备,我们潜伏在距公路二十里的地方,在夜间十一点,我们选好过路点快速通过公路。在我们前半个班(包括六担白洋)先过了公路,后半个班刚跨上公路时,看到探照灯、敌人的装甲车来了,赶在装甲车快到我们过路段之前,我们快速的跑过公路到了小山岗背后,隐蔽在避光处五百多米的地方。我们伪装得如树是草,敌人很不容易发现。在公路二百米处还隐蔽了三位战士,每人配八个手榴弹,一旦敌人发现我们下车追赶,就同敌人短兵相见,拼手榴弹,掩护部队快速前进,绝对保障六担白洋安全离开敌占区。敌人的探照灯来回在我们上面象“扫描”一样寻找目标,一根毛也没见着。我们先有规定“绝对隐蔽好,不许动、不许有声音,在探照灯照来时,任何人都要闭着眼睛,面朝地面,绝对不能抬头看,以免眼睛的反光被敌人发现。兔子在夜间常常死在自己的眼睛上,猎人在夜间看到兔子的眼睛放亮才开枪呢!敌人用探照灯照过我们三、四遍以后,突然跑出来一条野狗上了公路,敌人恐慌的开了枪。滴滴哒哒的枪声不停,还转着圈的打,子弹从我们头上飕飕地飞过去,敌人射击了一阵子,慢得象乌龟一样的装甲车开走了。鬼子的装甲车走得很远了我们才爬起来继续行进,总算平安的越过了危险的汉宜公路。那时刚十八岁的我,心才放下下来一半啊!还要在敌占区行走半夜、隐藏一天,危险的存在使我的心不能完全的平静下来。

到达背靠一座小山凹有五户人家的小村庄时,“八位神仙”叫苦连天要求换人,我向他们道谢,说好话,说明情况,换人是不可能的了。我给他们吃了顿饱饭,让他们休息好了,我还主动的同他们拉家常聊天。这里有段有趣的对话:我说各位,你们是神仙,神仙还累么?一位青年人答:太累了,肩膀磨破了,脚起了泡,真够受的哟!我又说:你们都是神仙,肩能磨破?脚能打泡?不是神力超天吗?八仙过海飘然而过,你们也是八仙呀,重担算什么(没告他们是白洋,说是子弹)?一位青年人很不好意思地说:新四军同志哥呀,什么神仙,那都是农闲时我们闹着玩的,都是骗人的鬼把戏,骗自己也骗别人,那里有鬼神呀,全是人在闹哟。又有一位神汉说:我们确实是人,不是神,是父母所生,有血有肉有骨头的人哟。不种田没有粮食,没有饭吃,神仙不会送给你半粒粮食的哟。突然起来一位好象有点文化的年轻人说:新四军同志哥,有神就好了,日本帝国主义就不敢侵略我们中国了,日本鬼子一来,神就把他们打跑、打死了,还抗什么战……又说:我们农村是封建文化、神鬼文化,装神弄鬼,算命测字,是农村封建文化的表现。一到农闲时,就闹鬼弄神的混日子。又说,日本鬼子也是信天皇的,鬼神文化。他们侵略咱中国使农村鬼神闹的更欢了。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十分开心。有一位又说:不说神不说鬼,咱们老百姓喜欢新四军,热爱新四军,就是肩流血脚打泡,我们死活也要把“子弹”送到边区,多打死一些日本鬼子,为老百姓除害,救咱们中国。我们军民是一家人嘛。就这样,我向八位说了些好话,做些思想政治工作。与他们交了朋友,说返回时还到村里看他们,他们都高兴极了。那位有点文化的青年人马上说:只要是你们返回到我们村,我就跟你们去当新四军, 去参加抗战打日本。我说:担子送到抗日根据地,你们到根据地好好看看,他们都非常的高兴。天一黑,我们的八位神仙,真是神气大作,一溜烟一股作气,经一夜的急行军,天亮就到了京山境内,半天就到了边区党委的驻地八字门。他们一路走一路看,看到了抗日根据地的万象更新,生产有序,安居乐业,都非常高兴。临走时我每人付他们五元现大洋,握手向他们道谢。神汉们高兴而又恋恋不舍的同我们告别了。

我们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受到边区领导和天汉领导的表扬。我们感到光荣!写到这里,我还得多说几句:那个时期的人,不恋功,不抢功,更不会贪功。功劳归于党和革命集体,甘当无名英雄。

我在这里从大脑挖出一段六十多年前的抗日史话,写成文字,留在纸上 。供后人欣赏吧。

附愚言四句:日仇难忘,刺刀见红沙场上。“民国”国弱召倭寇,今日国强不来狼。狼卧深山有忧患,紧握钢枪防财狼。世界并不很太平,保家卫国记心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