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 第二篇 爱你到世纪末日 第四章 热血刀劈刀

boning888 收藏 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size][/URL] 三把日本马刀追着皮靴声摸过来。 仇龙想起父亲说过:“男儿的胆是热血浇铸的!” 什么鬼神儿,滚!! “来吧!!见人杀人,见鬼灭鬼!” 他突然抹掉脸上血,抓住一具悬挂的尸体想站起来。 尸体的腿,赤裸,温热. 他仰头。 暗淡的鬼火,一张熟悉的脸。 少女的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5/


三把日本马刀追着皮靴声摸过来。

仇龙想起父亲说过:“男儿的胆是热血浇铸的!”

什么鬼神儿,滚!!

“来吧!!见人杀人,见鬼灭鬼!”

他突然抹掉脸上血,抓住一具悬挂的尸体想站起来。

尸体的腿,赤裸,温热.

他仰头。

暗淡的鬼火,一张熟悉的脸。

少女的脸!

她在荡秋千,在笑。

她猛向仇龙胸口狠狠踹了一脚,轻笑道:“哥!去死!”然后轻盈落地消失掉。

仇龙没提防这一脚,飞速朝三个鬼子的皮靴声摔去!

“我操!!这妹子想要我的命!!再看见老子非剁了你!!”

他双手狠狠撑到地上,蜷成一团向前迅速翻滚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受到重重拍打的皮球,生生弹起一米多高,用前所未见的奇怪姿势,在三个鬼子狂喝中横贯而过,感受到马刀擦着他的皮肤飞过,带来一股股炙热的气流,他的心脏骤然收缩,眼睛中的瞳孔在同一时间足足大了两倍,身体更是先是一阵透骨冰凉接着又是一阵疯狂的火热,仿佛在地狱里游荡的孤魂。

金属声乍起!

苍凉的声音压迫空气阻力,刮出白光一片!

雪白的刀,看见主人。

它迅速飞进仇龙深情的怀抱。

“燕明刀!”

仇龙惊出声,没功夫寻思刀的出处,是谁送的,人或鬼?!

他左手一抖腕,斜向右一扎马步。

人擎刀,刀护人。正是祖传“仇家刀谱”起手势:昆仑啸九天!

白光闪耀一秒内,四人几乎同时看见对方。

一个穿着脏破棉袄头戴狼帽子的中国男孩子?

鬼子们一愣。

男孩儿眼里澎湃着斗志和生命力!

顽强的能量.

杀气!

似乎是个对手,木村义双目精光扫射,率先一跃,马刀急速劈来!

“我操你妈!!”

他在短短三四米距离内就把刀速催发到极限,突然一扭腰,连刀带人一起斜翻,以近闪电的速度狠狠劈向木村义下身。

“嗯?!”木村一垂刀。

“咔嚓!”

双刀劈在一起,上下搅动!

燕明刀冷笑,日本钢刀蹦出一寸长豁口!

好强的臂力,非常优秀的中国刀!

不容木村大骇,仇龙刀锋又至!

是个精通刀法的中国男孩!?渡边和酒井嗷一声恶狼般冲进战局.四人厮杀在一团。

腥臭的,无数的中国尸体,惊慌地观看起这场惨烈的刀战!

冥冥的无尽黑暗里,四把刀在拼感觉!

刀芒,刀速,刀距的感觉!

大块尸体的碎肉不断飞出,中间偶尔掺杂着污浊的内脏。地上大片大片涂满了黑的红的液体!

仇龙甩掉上衣,露出强悍肌肉。他把恨注射进血液,使裸露在外面的肌肉更加贲张,血管就像老树的根筋,爆起惨厉的青黑色,纵声狂吼。他狠狠从自己左臂上划过,带出一道鲜血,扬起沾满鲜血的燕明刀,厉声叫道:“再操你娘的一回!”

地下室演变成生死相搏的战场。

“哥!我要吃你的肉!”少女跟只猫般突现他背后。

“操你娘的妹子!等我杀完鬼子,再操了你!”

仇龙向天长嚎,右手劈向木村,右膝一顶酒井软肋,左脚勾小鸡般挂住少女,脸上挂着已经不属于人类的狞笑,抡圆左手给她右脸一个大嘴巴,剧烈的力道捎带脚扇掉她脸侧的一个男尸耳朵!

“啊!”

惨绝人寰的女人叫声在黑暗中响起,她嚎叫着捂脸,手脚却飞快的抓起人耳朵就往嘴里送,在咯吱咯吱的可怕声音中,她竟然将人耳生生咬碎嚼烂,吞进自己的胃里。

“还他妈的吃人肉!!”

仇龙拎住她头发,伸出巨灵神般的大手,瞄准她的心口,反手又是一拳!

“不是……哇!”

少女身体猛然一颤,一股撕裂的疼痛从胃部传过来,体内的热血突然间找到了新的空间,猛然喷溅出两三米远。

不管她死活,仇龙猛转向鬼子,继续着最狂悍的冲锋刀阵,以最强的招式,最小的打击面造成最大的贯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凿穿敌人的意志。

“为了武士的荣誉,出击!”木村义在黑暗里狂吼。

但是,几百年传承的仇家绝学,力劈百狼的燕明宝刀,根本没有人能欺近仇龙三尺之内,他手中的刀如雷霆霹雳,就象是一个刚刚从地狱血池中钻出来的厉鬼,不断追求血与肉的激情放纵。

砍,挑,刺,劈,仇龙的动作一气呵成,攻击,再攻击!

四人全部印出深青色血痕!

燕明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红相间的弧线,和日本最好锻造技术出品的悍勇钢刀狠狠对撞在一起,溅起无数点火花!死神放声为他们呐喊,想到一刀一刀劈开人类的胸膛,死神就眼冒绿光口水狂流;一想到谁的刀劈烂对方的脑袋,红的白的东西混在一起四处飞溅,死神就觉得自己心跳加快!

“巴嘎!”三个日本骑兵都红了双眼,他们就是三只已经彻底发疯的斗牛,把已经有了上百缺口的刀向仇龙要害猛送,特有的铿锵声音一下下传出,以他们四个人为中心,火星不断向外飞溅。

“嘡!”

燕明刀和日本马刀再次从空中相遇,就在仇龙全部力量都集中到刀上,和对方毫无花巧的狠狠对劈在一起时,一记重击猛然打在他的背部,仇龙几乎听到自己骨折断的声音,他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出几步,一口鲜血从嘴里狂喷而出。

“哥!妹子要吃你的肉!”

仇龙看到那少女扔下根铁棍,张开双手毫无章法的冲向自己,他一声大喝:“操你妈的!又是你!”用刀护住上盘,大手一伸,拎住少女衣襟,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狂吼,猛然将她甩出七八米高。在她从空中掉下来的时候,他的左拳狠狠向空中砸出,她漂亮得如一块坚冰的诱惑裸体再次被悍野重拳打得生生飞起一米多高。

少女惨呼!

但此刻仇龙左边下盘门户一开!

“呦西!”酒井偷偷绕过来一马靴将仇龙重重踹到地上。

“咣当!”仇龙手中的燕明刀被甩出十几米远,他接连受到最猛烈的攻击,鲜血倒冲进大脑,只觉得晕眩的黑色一股股冲向神经深处,全身上下瞬间连一个手指头也无法再动弹一下。

阴风!木村义压刀扎进他左肋,猛一搅!

“操!老子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被剧痛激怒的仇龙,像野兽般狂吼一声,猛向后跃同时压刀向自己猛戳。马刀穿透后背,冲向身后酒井。

酒井多秀暗中视线模糊,等反应过来已经被马刀贯左胸透过,一声惨叫!

“酒井!”渡边如虎猛扑而来!

仇龙捂住流出来的一小截肠子,在酒井腰眼忽然触摸到个硬梆梆的铁家伙。

手雷!!?

他拉开手雷保险,一个扫堂腿就把渡边如虎踢倒在地上,伸手扯开他的裤裆拉链,将手雷塞进去,然后又狠狠补了他一脚,狂吼道:“去你妈的!太监的干活!”

他就见那个鬼子兵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拎着自己的裤子象被电棒打中的公牛一样,乱叫乱跳,手雷滑到他的裤脚上,只可惜现在是冬天他穿了一双高腰军靴,裤腿被牢牢扎在靴子里,这名鬼子兵嘴里哇哇乱叫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扑向自己的同僚寻找帮助。

“渡边!?”木村义被他撞个满怀。

“我…..手雷….手雷!”渡边狂吼.

“轰!”

地下室里骤然亮如白昼!

一股强大的气浪把仇龙直接掀倒,新鲜的陈旧的血和碎肉从空中倾倒而下,把他半个身子都埋了进去,倒象是老天特意为他安排的一场葬礼!

三个日本骑兵被炸成几团肉泥。

“真他妈的疼!我的刀……刀……刀!”

仇龙松开被热血喷红的手,在地上艰难蠕动着每一寸.

“哥,刀在我手里.”

少女握着燕明刀,笑盈盈的裸奔在青色鬼火中,向他浅浅一笑百媚生……

我操!!

他双脚一挺,晕过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