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荣耀 第一卷 第三章 逼近的战争(2)

皮蛋豆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URL] 匆忙来到驿馆,只见袁崇焕坐在桌边椅子上,笑眯眯向他招手。桌子正中摆着一封公文,茅元仪在对面坐下,打开公文,略略念了一遍,脸上笑意渐起:“恭喜袁兄!原来高升啦!” 这是一份皇帝陛下亲自签发的委任袁崇焕为兵部军令司主事的委任状,军令司主事是正六品,比较正七品的县令而言,当然是高升了! 袁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


匆忙来到驿馆,只见袁崇焕坐在桌边椅子上,笑眯眯向他招手。桌子正中摆着一封公文,茅元仪在对面坐下,打开公文,略略念了一遍,脸上笑意渐起:“恭喜袁兄!原来高升啦!”

这是一份皇帝陛下亲自签发的委任袁崇焕为兵部军令司主事的委任状,军令司主事是正六品,比较正七品的县令而言,当然是高升了!

袁崇焕并不象茅元仪那么喜形于色,但也很高兴。他高兴的不是官阶的提高,而是进入兵部后,自己终于有机会在军事方面施展抱负了!

他把乐得要蹦起来的茅元仪按回椅子上,说:“元仪,你不觉得这份委任状来得有些突兀?”

“突兀?去兵部工作难道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吗?哪里有什么突兀?”茅元仪有些不解。

袁崇焕看这个兄弟一肚子学问,却对人情世故毫无了解,只好解释:“虽然眼下我大明朝军事行动屡屡失败,兵部的职务不是什么美差,可官升一级也不是那么简单的,跟我同样级别的官员恐怕有上千人,都挖空心思等着升职呢。我虽然在述职报告里表达了到军队工作的愿望,可皇帝陛下看到这个报告的机会差不多等于零,因此,必定有高级官员在陛下面前推荐了我。可这个推荐我的人会是谁呢?”

“是呀,这个人会是谁呢?”经袁崇焕一解释,茅元仪恍然大悟,心里想:袁兄和我一样都是耻于巴结上司的人,即使对孙承宗大人十分仰慕,也坚决不让我从中引见,更别说向其他人送礼跑官了,朝中无人引荐,这个官升的确实有些不清楚。

“好了,好了!不要再想啦!谁是引荐人早晚会知道,也许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复杂,皇帝陛下看了你的报告,觉得不错,就升了职呗!”茅元仪一向不愿意在这种事上费心思,只是略一思索,随即拽着袁崇焕的胳膊要去喝酒庆祝一下。

袁崇焕也不是个放不下的人,对自己的这个神秘支持者不再多想。他抱歉地说:“喝酒改天吧,我专程叫你过来,就是因为自己没时间。”他又指了指床上散乱的衣物:“我得抓紧时间收拾东西,今天准备出山海关!你看,令牌都领来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样亮晶晶的东西。

茅元仪接过那样东西,是块巴掌大的令牌,纯银铸造,雕刻了精美的花纹。普通令牌是木制的,比较高级的有青铜铸造,这块银的是兵部专有的高级令牌。至于黄金令牌则是皇帝陛下才有资格使用,茅元仪也没见过。

“你,打算今天出发去山海关,考察战场形势?”他指着令牌,满脸疑惑。

“不错!从委任状发出到正式去兵部上任,这期间有十几天的缓冲时间,我打算好好利用下这段时间。”袁崇焕收起令牌,开始整理床上的衣物。

听到袁崇焕的确切答复,茅元仪脸上疑惑的表情马上转为兴奋:“袁大人,袁兄!要出关,能不能……带上我?”他边说边扯袁崇焕的衣禁,象个耍赖要糖吃的孩子。

要知道,此时山海关已成前线,在后金巨大的军事压力下,朝廷很多高官甚至怀疑其是否能够守住,虽然对老百姓的宣传不是那样。在这种形式下,恐怕全京城也只有他们两个人主动要求出关,至于这两个人居然碰到了一起,只能说是奇迹了!

“可惜兵部令牌我只能申请到一块,眼下形式危急,为防奸细,关城只许进,不许出,没有令牌万难出关,你也知道。”不能俩人一起去,袁崇焕也觉得遗憾。

“要么这样,你明天一早出发,晚上我给你饯行!”茅元仪到底是潇洒的文士风度,虽然心里痒痒,却不再纠缠。

“也好!”袁崇焕低头考虑了下说,如此准备也能充分些,毕竟关外的具体情况谁也不了解。

天启二年(公元1622年)二月十七日早晨,北京城门口。

“好了,大家都回吧!行也饯过了,送也送了。”袁崇焕扭头对送行的人们说。

“大人,您还是带上我吧!广州港上船的时候夫人嘱咐了又嘱咐,让我不离左右伺候您!”袁福拉着他的手,说话声有些哽咽。

袁崇焕拍拍他的头顶,指指守门的士兵:“情况不允许嘛!我不会有事的。”袁福眼泪下来了,罗立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嘴里说:“不要耽误大人的正事!”眼圈却也有些红了。

昨夜饮酒饯行,按大家的意思,非得把他送到山海关门前不可,毕竟北京城门还是相对容易出去的。可袁崇焕说,要说凶险,也只在关外,既然不能一起过关,不如就在城内告别,最后众人只得依了他。

茅元仪努努嘴,小翠机灵地递上一个包裹,是她亲手做的干粮。

铁锤双手捧着一把长刀,上前深施一礼:“大人,请您带着防身。”这刀通长三尺,半尺长的红木刀柄,软木刀鞘上镶嵌着生牛皮,看外表十分普通。

但袁崇焕知道,铁锤的作品绝不会普通!果然,长刀出鞘,光华闪耀,似乎一条白龙在淡青的刀身上游动,是绝佳的花纹钢制品!

“这把刀炼成有几年了,小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刀装,这次您走得急,只好把素装呈给大人,希望您不见怪!”铁锤语气里有些惶恐。

“刀是好刀,这就够了!”袁崇焕曲指一弹,钢刀声音清越,有如龙吟。

“宝刀有灵性,也应该有名字,我看叫它‘龙吟’如何?”茅元仪一边插话。

“好名字!”袁崇焕手持宝刀,忍不住挽了几个刀花。这刀外形仿自日本刀,刀身略略弯曲,弧度绝佳,用起来十分顺手。

他有些忘形,顺口吟出一首古诗:

昆夷道远不复通,世传切玉谁能穷。

宝刀近出日本国,越贾得之沧海东。

鱼皮装贴香木鞘,黄白闲杂鍮与铜。

百金传入好事手,佩服可以禳妖凶。

……

这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日本刀歌》,朗诵起来慷慨激昂。

旁边铿锵的琵琶声响起,晚娘披了件黑绒斗篷,头带红花,脚下积雪未化,一首唐代古曲被她弹得苍凉悲壮。琵琶本是胡人马上演奏的乐器,用来送别出塞之人是再好不过了!

琵琶声里,袁崇焕跨马提刀,头也不回出了城门。看他的背影淡了,一直未吭声的巨人招弟扑通跪下,把前额贴在冰凉的石板路上,放声大哭。

山海关外兵凶战险,山高林密,除去异族野蛮人就是吃人的野兽,这一去当真是前途未卜!

……

10天后,山海关外100里。

大明帝国疆域的辽阔,各地气候的差异,不但外国人,即使很多身处其中的中国人,也难以想象。这个季节,不说温暖的江南,就是山东、河南一带,恐怕柳树也开始发芽了,可山海关外却仍然寒气逼人,处处都是未融的冰雪,提醒人们,这个格外严酷的冬天还未过去。

“吱咛吱咛……”密林深处的官道上传来马车的声音。这是一辆专门用来运送大宗货物的四轮马车,长6米,宽4米,巨大的车厢至少装得下七、八千斤的货物。

12头膘肥体壮的骡子分前后两组,在两名驭手的鞭打下奋力向前。骡子和人的头上、身上都“腾腾”冒着白气,显得十分吃力。四个1人多高的车轮深深陷进化雪后的泥泞里,不知车上装的什么沉重的货物。

大车驶近了,才看到后面还跟着大约三十个士兵,从鲜艳华丽的军服上判断,竟然是锦衣卫!

半月前,在辽东总督熊廷弼大人的指挥下,关外所有军民开始后撤,可以说,这片距关城100余里的密林,如今完全处在后金的军事控制下。在这样一片危险区域,又是这样一个全面军事溃退的时期,能看到平时京城都很少看到的皇家近卫军,不能不说是件奇怪的事情。

四轮马车里拉的什么货物?这些锦衣卫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密林里又有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而且听起来来的不止一匹马。士兵们警觉起来,毕竟身处战争的最前沿,随时都有被袭击的可能!坐在马车正中年轻英俊的百总举起右臂,示意队伍停止前进。车还没停稳,他就顺着一侧的短梯溜下来——这车实在是太高大了,上上下下必须依靠梯子。

初遇警报的年轻军官显得有些紧张,下车的时候滑了一跤,丝绸的军服和白皙的脸上沾了些黑泥。他不顾士兵们的哄笑,一边挥舞腰刀一边大声呵斥:“列队!列队!准备迎敌!准备迎敌!”

30名士兵乱纷纷列成两队,面向蹄声的方向横在路中央。前排士兵半跪在地上,手握3米长的长矛,矛杆末端抵在泥土里,矛尖斜斜向前伸出,构成一道阻挡骑兵的屏障。后排士兵则慌忙卸下肩背的火绳枪,取出挂在腰间铁盒里的火种,点燃火绳。很多人的火种熄灭了,只好手忙脚乱地猛敲火石。火绳枪和长矛都漆成鲜艳的红色,绘着华丽的金色图案。从主人生疏的动作上看,这些漂亮的武器可能是第一次真正被使用。

马蹄声近了。

“预备——”军官大声喊着口令。

蹄声更近了。

“瞄准——”火枪手平端火枪,紧握武器的手在微微颤抖。

欢迎访问俺的个人论坛,大明火枪手,mhuoqiangshou.uu1001.com,明朝火器的专门论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