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荣耀 第一卷 第三章 逼近的战争(1)

皮蛋豆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size][/URL] 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的大火,搞得京城人心慌慌。百姓传言,火烧东北,预示东北方向的蛮族又要动刀兵了。袁崇焕虽然不大相信所谓“天兆”,可是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恶龙样的乌云,心里还是止不住压抑的感觉。 十六日一大早,茅元仪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不得了啦!要开战啦!”他一进门就大叫大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9/


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的大火,搞得京城人心慌慌。百姓传言,火烧东北,预示东北方向的蛮族又要动刀兵了。袁崇焕虽然不大相信所谓“天兆”,可是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恶龙样的乌云,心里还是止不住压抑的感觉。

十六日一大早,茅元仪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不得了啦!要开战啦!”他一进门就大叫大嚷。袁崇焕赶紧掩上门,示意他低声。谈论如此敏感的话题,还是小心为上。

“孙承宗大人昨晚召集我们所有的私人顾问,整整开了一个晚上的会!”茅元仪自己倒了杯隔夜的凉茶,一饮而尽,他嗓音嘶哑,两眼通红,看来确实一宿没睡。

袁崇焕掏了掏煤炉,添了壶冷水,半熄的炉火发出呛人的煤烟味儿。他讨厌煤烟味儿,可是寒冷的北京冬天却又离不开,毕竟缺少木材的京城,火力旺又无烟的木炭不是所有人能消费起的。

“要开战了……辽东?”他淡淡地问。

“不错,辽东!据孙大人讲,十一日内阁已经联合兵部召开秘密军事会议,决定免去熊廷弼大人辽东总督的职务,由王化贞大人代替。昨天开始调动部队,准备近期总攻,一举荡平辽东,所以孙承宗大人才连夜召集我们开会,分析各种可能发生的局势!”提到军事总攻,茅元仪显然有些兴奋。

“现在总攻,时机成熟了么?”袁崇焕往炉子里加了几块黑亮的煤块,语气里隐隐有些担心。

茅元仪倒了第二杯凉茶,刚送到嘴边,却被袁崇焕按住了。凉茶伤身!他舔添嘴唇,不好意思地笑笑,嗓音却不再那么嘶哑:“很难说!关键对后金的军事情报掌握不多,应该说很少!可是广东、浙江过来的火枪手已经开始由京城向前线调动,现在城防由精锐的皇家弓箭营和火器营接管,而原来前线的12万部队则在广宁集结,一旦与号称40万的蒙古骑兵形成联军,就会立刻渡过辽河,以绝对优势兵力一举荡平后金!不管怎么说,一场大战已是不可避免!”

说到这里,袁崇焕已经在桌上铺开一张军事地图。俩人围着地图研究了好久,都不得要领。地图是死的,敌人是活的,没有详细准确的敌方情报,任何分析都是纸上谈兵!

袁崇焕眉头越皱越紧,一口连着一口猛吸烟斗。他那个黄杨木烟斗不用了好久,如今国事忧心,看来烟又戒不成了。

茅元仪涵养很好,起先努力忍着烟味,但很快被熏得受不了了。他一边咳嗽,一边抹着被呛出的眼泪,对这西洋传来的新鲜玩意儿极不适应。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盖着大红印章的手令,憋着气说:“袁兄,孙承宗大人授命我去考察南边运过来的西洋大炮,咱们现在过去?咳咳!”

袁崇焕熄了烟斗,望着开始冒出丝丝白气的茶壶,若有所思地说:“不急,喝完茶再走。”

路上茅元仪简要介绍了西洋大炮的情况。这些大炮是由现任京城警备司令的徐光启大人采购自澳门的葡萄牙人,共4门,去年年底刚刚运到北京。作为最高军事机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大炮花费了巨额银两,孙承宗大人让堪称火器专家的茅元仪前去考察,一是看朝廷的银子是否花得值得,二是大战在即,希望它们能尽快出现在战场上。

西洋大炮被秘密安置在城南的靶场,由500名火器营的士兵把守。孙大人是内阁成员之一,因此他的手令很管用,在警卫的持枪礼中,两个人毫不费力通过了两道关卡。

靶场其实是个小山凹,正中不大一块平地上,赫然排列着4门西洋大炮,远处看去,十分威武。

俩人正要走过去,却被半路伸出的一只大手拦住。

“站住!不许靠近!”手上全是金黄的绒毛,说的也是葡萄牙文。

一个高大健壮的白人挡住去路,这人年纪不大,一头金发,西式打扮,没穿盔甲,但腰间配了一柄长剑,显得很威武。

“我们是奉皇帝陛下的命令前来视察大炮的!”袁崇焕扬了扬手令。他葡萄牙文懂的不多,不知道“内阁大臣”这个词怎么说,因此干脆说是皇上派来的,倒不是故意吓唬他。

茅元仪南方去得少,从未在如此近的距离观察过西洋人,因此两眼直勾勾盯着他,把这年轻白人看得有些恼火。

“不行!除了李芝藻大人的命令,谁也不能接近大炮!”李芝藻是采购这些大炮的直接负责人,现负责管理京城所有的火器。这西洋人显然不了解中国的情况,恐怕在他眼里,李芝藻就是最大的官了。

“埃里特,这两个是我的朋友!你退下吧!”一个穿长袍的中年人走过来,能说如此流利的葡萄牙语的,除了老朋友孙元化还能是谁?

三个人互相见礼,都很高兴。二月初九是进士考试的日子,袁崇焕知道,没有特别的事情孙元化不会不来京城。可他自己也参加过多次进士考试,了解大多考生此时的心情,为了老朋友多点时间温书,也就没和茅元仪去打搅他,没想到竟在这里碰到了!

“孙、孙兄,你的葡萄牙文说得更好了,啥时教我几句?”茅元仪激动得有些结巴。

“等你中文说利索了,我就教你!”三个人里,孙元化岁数最大,因此可以毫无顾忌地说笑。

三人同时大笑起来。没有什么比志同道合的朋友凑到一块儿更令人开心的了!

孙元化跟徐光启、李芝藻等人一同信奉天主教,关系密切,因此虽然没有官职,李大人让他负责西洋大炮的操演并不奇怪,况且他也是西洋火器方面真正的专家。他详细介绍了靶场中央这些大炮的性能,跟中国一样,西洋也是根据炮弹重量来确定大炮的口径。这4门大炮能发射8斤重的铁弹,类似中国的大口径火炮,可炮管长度和厚度都接近中国同等火炮的2倍!并且炮管前细后粗,象火枪一样安装了瞄准具,通过中部的铁轴固定在炮车上。

“这应该是一件十分精准的武器!”茅元仪度着方步,以专家的口吻下了结论。

“不错!我们的大口径火炮主要发射霰弹,并不需要精确,因此连瞄准具都没配备。而这种西洋大炮以发射独弹为主,精确瞄准的话,可以在300米的距离上击中一个人形靶那么小的目标!”孙元化拍拍其中一门粗大的铸铁炮管,象夸奖自己的孩子一样自豪。

“这精度一半来自超长的炮管吧?”袁崇焕问。

“那是自然。炮管越长,精度越高,威力也越大。当然需要的火药也更多,相应的炮膛也更厚。来来来,咱们看看它的威力!埃里特!埃里特!”孙元化连喊两声,刚才那个白种年轻人跑过来,开始带领两个葡萄牙炮手给其中一门大炮装弹。

装弹完毕,为了显示西洋大炮的威力,孙元化让埃里特瞄准200多米外的一棵大树,而不是预先设置的草靶。埃里特熟练地瞄好,孙元化自己先眯着眼睛从瞄准具里确认了一下,然后让袁崇焕和茅元仪分别体验了一番瞄准的感觉。最后拉着两人后退十几步,示意埃里特点火。埃里特用火把点燃大炮引信,然后带着炮手迅速跑开,蹲下,捂住耳朵。

一声巨响。同时炮口喷出一阵白烟,2000多斤的巨炮似乎哆嗦了一下,四轮炮车退到后面预设的土坡上,又滑下来。大地在颤抖,耳朵被震得嗡嗡响,前方合抱粗的大树被拦腰折断,巨大的树冠扑在地上,扬起漫天尘土。

茅元仪惊得吐了吐舌头,如此巨大的威力也出乎袁崇焕的预料。

了解了西洋大炮几乎所有的细节,临走的时候,袁崇焕特意嘱咐孙元化,让他多留些时间温书,毕竟离进士学位考试只有20天了。孙元化苦笑了几声,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大袁崇焕两岁,屡次不中,已经让他对八股文章失去了信心。

回去的马车上,沉浸在兴奋当中的茅元仪捅捅袁崇焕:“这东西威力巨大,2万两白银一门也不算白花钱!”

“是啊!只是太过笨重,相同口径的中国炮连它三分之一的重量都不到!”

“野战是有些笨重,但仍不失为一件防御利器!”顺利完成了孙大人交代的任务,这家伙竟高兴得哼起了小曲。

谁知接下来的几天,战争的进展却让北京这个帝国的心脏陷入极度恐慌!正月十八日努尔哈赤率领5万后金骑兵由辽阳主动出击,二十日强渡辽河,沿河3万朝廷守军溃散,二十一日西平堡被攻克,3000火枪手无一生还,接着赶来增援的3万步兵在沙岭被全歼,二十二日广宁城士兵哗变,辽东总督王化贞只带着两个仆人逃了出来。二十四日后金占领广宁,这不但标志辽东土地完全失守,12万前线部队全军覆没,还意味着辽西走廊被打开,山海关这个京城的大门直接暴露在努尔哈赤的视野当中!

孙承宗大人每天都召集顾问开会,这些消息随后经由茅元仪传到袁崇焕耳朵里。到二月十三日,在原辽东总督熊廷弼大人的主持下,山海关外几十万军民尽数撤退到关内,一时京城内外挤满了拖儿带女的难民,不管朝廷如何掩饰,每个人都能切实体会到,战争就在眼前了!

二月十六日,也就是朝廷放弃山海关以外所有领土的第三天,茅元仪正在帮助晚娘安置新来的难民。虽然在孙承宗大人的主持下,难民们每天都可以领到足够的口粮,可实在找不到更多住宿的地方,因此大都露宿街头。二月份的北京仍然十分寒冷,不少体质弱的老人和孩子都冻得生了病。好心的晚娘看了不忍心,在小院里收留了好几家人。

这时罗立推门闯了进来,见面就喊:“茅老爷,我们大人有急事相请!”罗立没规矩惯了,换做袁福,即使再紧急的事也不会如此失礼。好在茅元仪不是很在意,只是纳闷:袁兄有车,所以一般是他来这里,现在专门派人来请,难道真有什么紧急事件发生?

欢迎访问俺的个人论坛,大明火枪手,mhuoqiangshou.uu1001.com,明朝火器的专门论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