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国耻,勿忘永远的痛"九一八"

renwanji 收藏 1 51
导读: 勿忘国耻,勿忘九一八!! 勿忘国耻,勿忘九一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3年前的今天,一声爆炸,东北沈阳城外南满铁路柳条湖段被日军炸毁,长达14年的中日战争拉开序幕。


至今令中国人感到耻辱的是,在蒋介石“不抵抗”的命令下,一个月时间,整个东北三省相继沦陷,20万东北军精锐之师,被迫撤回关内,扔下几千万东北同胞,沦为亡国奴,长达14年。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东北军将士流亡关内,唱起这首歌,条条汉子热泪纵横。


时间之车轮,滚滚向前到21世纪的今天。在民间仇日情绪泛滥的网络时代,对于73年前不堪回首的往事,我们该反思什么?该如何反思?


每年的6月22日,俄罗斯全国民众要为二战默哀;以色列每年4月27日,全国默哀并鸣警报,纪念二战被屠杀的犹太人;日本每年8月15都有一批政要去参拜靖国神社,纪念二战阵亡的战犯……


而中国,在怒对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们该以何种方式纪念9·18?以什么方式纪念那些在战争中牺牲将士和民众的亡灵?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呜呼,9·18,国之耻,国之殇!


难忘“九·一八”,想起一句话:“讲给子孙听”。这是当年美国密苏里号战舰上的一名年轻士兵目睹日本向反法西斯盟国签定投降书后,留下的一句十分普通而又意义深远的肺腑之言。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人们都给子孙讲了些什么?讲法西斯军国主义灭绝人性的暴行,讲南京大屠杀,讲“731”部队的活人试验,讲珍珠港事件,讲奥斯威辛集中营,讲落后就要挨打,讲和平才能发展……全世界凡有正义和良知的人们都会世世代代讲下去。


然而,世界上至今还有一个国家,对法西斯军国主义讳莫如深。他们也没忘记讲给子孙听,但他们对战争与历史问题的表态和承诺,早已被“新国家主义”、“皇国史观”、“神国论”等叫嚣所淹没。其担负教育子孙重任的文部省三番五次地篡改教科书,关起门来用歪曲的历史欺骗后代,甚至规定中小学必须挂军国主义时代的旗帜,唱军国主义时代的歌曲。他们不仅讲给子孙听,而且做给子孙看。几位政府首脑争先恐后地跑到供有战犯亡灵的神社去拜神祭鬼。抹煞罪行,制造无知,煽动复仇,这就是当今日本社会泛起的一股浊流。难怪日本历史学家广川忠秀说:“多数日本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国家所进行的那场战争是什么样的战争。”


前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曾说过:“谁忘记历史,谁就在灵魂上有病。”其实,就日本右翼势力而言,与其说是忘记,倒不如说是拒绝。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何世界早有定论的事,他们却仍不遗余力地想去推翻。这就不仅是“有病”,而且“有鬼”。这个“鬼”就是以东条英机为代表的军国主义阴魂。尽管当年这位严令其部下“杀身成仁”,却对自己哆嗦着下不了手,最终还得靠战犯法庭成全的东条,早已遗臭后世,今天却仍被其信徒奉若神明,这不是活见鬼么?


讲给后代听,就是要对后代负责。自己干下对不起世界、对不起后代的事,还要欺骗后代,这无疑是一个民族的悲剧。一位旅居欧洲的日本青年,当听到别人讲起日本当年的侵略罪行时,不解并夹着赌气地说:“他们做的事与我何关?”这位日本青年的讲话颇有代表性,正因为日本右翼势力竭力篡改、歪曲历史,才导致日本一些青年人的无知,甚至把他们前辈的罪行当作光荣来炫耀。如果允许这些人继续这样“讲下去”,不但关系大大的有,而且一脉相承下去,还会重蹈覆辙。


如果说二次大战是日本的失败,那么日本的更大失败则是始终没有真正承认自己的失败。其一,当今世界潮流,和平与发展是众望所归。谁远离和平,谁就别想发展;谁想发展,谁就不能拒绝和平。其二,军事扩张征服不了世界,只能被世界所孤立。已经干下对不起别人的事,还要一边继续干,一边指望别人理解、信任,到底是谁的智商出了问题?其三,失败尚不可怕,可怕的是找不到失败的真正原因。日本军国主义的失败绝不是武器不精、兵力不足的失败,而是道义和公理的失败。其四,口头上认错,行动上不认错;一败涂地时认错,稍有喘息又不认错,这种市井泼皮无赖的手法又焉能长久自欺欺人!


国耻日应定在哪一天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爆发70周年,辽宁省及沈阳市在9月18日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辽宁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张一波教授认为:“这一天是国耻日,全体中国人都应该记住这惨痛的历史教训。在这样的日子里搞嫁娶和开业之类的庆典活动,实在不应该。”


在去年“九一八”前夕,曾担任辽宁省副省长和政协副主席的林声在一次有老红军、老战士和二战受害劳工参加的座谈会上,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他说:“现在还有一些市民在9月18日这天仍然搞一些喜庆活动,这是不合时宜的”。


国耻日禁止娶亲嫁女和开业庆典等喜庆活动是否可行?很多老红军、劳工支持这个倡议,一些商家和市民也积极响应这一呼吁,但也有一些人认为婚娶、喜庆是个人的事,不能干涉。


记者就“国耻日应定在哪一天”等问题采访了张一波等有关专家。张教授说:“第二次中日战争是从1931年9月18日开始的,这场战争一共打了14年,战火一直蔓延到大半个中国,时间之久,伤亡之大,日本时至今日仍没有严正道歉。所以我们要将9月18日这一天定为国耻日。国家应通过立法等形式形成一种制度,最少也应号召人民不要忘记国耻,牢记这一天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


为纪念“九·一八”事变,沈阳市在1995年这一天22点30分长鸣警报3分钟,鸣警报的同时,还敲响警钟27下,先敲9下,再敲18下表示纪念九·一八。另外,火车和公共汽车也要鸣笛,以慰烈士们的英灵、提醒市民国耻不能忘。第二年鸣警报的时间改在21点18分,并一直延续至今。


刘毅先生也认为,像我们这样的一个大国,受到日本侵略这么长时间,没有设立国耻日,是愧对历史、愧对在战争中牺牲的先烈们的。但他建议立7月7日为国耻日。“因为‘七·七事变’是公认的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起点,而对于九·一八是否作为抗日战争的开端,学术界还颇有争议,还有待得到公认,并且九·一八与七·七的影响范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遇到“国耻日”大家怎么过


推迟婚期


“九·一八”是“就要发”的谐音,容易受到商家和市民的青睐,以往常常被人作为开业庆典或结婚典礼的日子。而今年的9月18日,又恰逢农历的八月初二,按中国的传统习惯,农历和公历都逢“双”,也是结婚的好日子。但一些原打算这一天喜结良缘的年轻人也改变了结婚日期。


四川一对恋人原定于9月18日大宴宾朋举行婚礼,然而,两人在获知佳期正遇“国耻日”后,毅然决定推迟婚期。这对恋人称,我们应该永远记住70年前的9月18日,这个让所有中国人蒙受耻辱的日子。济南的记者走访了该市一些酒店和庆典服务公司,没有发现一家在进行开业庆典和结婚典礼等活动。看来随着近年来爱国主义的宣传教育,“勿忘国耻”已深入人心。


还可以改生日


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张一波


像这样严肃而沉重的日子是不能有像婚宴、开业等等庆祝仪式的。人们应该很自觉地悼念战争中的亡灵,生日可以在家过,甚至可以改生日。像张学良将军的生日本来是6月4日,正是这一天他的父亲张作霖被炸死,他就将生日改为了6月3日。


让国人短期内完全接受国耻日,可能有些不太现实。但现在在沈阳人们已经很自觉地不在这一天搞庆典了。因为即使搞了庆典也没有客人去,人们还会为此而嘲笑他。我想当过国耻日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种风气,人们在这一天也就不会有心情搞庆典了。


当然,我们会依照法律程序达成法定国耻日这一目标。明年两会期间,希望可以得到跨地区性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支持,将设立法定国耻日正式提案,希望能通过。


二战中其他


受害国的纪念仪式


“关于中国每年隆重纪念抗日战争的倡议”活动负责人王锦思


大约在1997年,我在一次创作过程中发现,作为二战最大受害国、正义国、胜利国的中国,没有一个全国规模、全民参加的每年举行活动的抗战纪念日。而二战中其他受害国每年都会很隆重地举行纪念活动:


韩国6月6日显忠日,祭奠英烈。8月15日光复节,首都汉城遍插国旗,全国纪念,放假一天。


战后每年11月11日,法国停战节,纪念死难者,如同国庆节一样隆重。


每年犹太历7月27日,以色列“灾难和英雄”大屠杀纪念日,广告和娱乐活动停止,降半旗,警报长鸣两分钟,行人肃立,车辆停驶。


波兰11月1日亡灵节,全国警报长鸣两分钟,行人肃立,车辆停驶。人们到墓前志哀,连儿童都异常安静。奥斯维辛集中营举行沉痛的悼念活动。


从1996年开始,俄罗斯把德国入侵苏联的6月22日纪念日作为“缅怀和哀悼日”,全国默哀一分钟,降半旗,文化单位和广播、电视停止娱乐活动和节目。


永远不要忘记国难当头时


饺子馆不欢迎日本人就餐


《我所认识的鬼子兵》作者方军


要说国耻,日本兵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14年的每一刻,都让我们蒙受着莫大的耻辱。对于9月18日,7月7日这样的日子,相信很多中国人都不会忘记。几年前西单有一个饺子馆,那家贴出了一个通告说,每年“七七事变”日不欢迎日本人就餐。三天后就被有关部门查封了。而在这三天之内,日本共同社、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的记者都去采访了;1995年国内一媒体调查出96%的中国人最讨厌的是日本人,消息后来被日本媒体转载了。这些消息让日本人很震惊,他们没有想到中国人这么讨厌他们。


我在日本读卖新闻干过4年,我知道日本很多年轻人根本不知道中国人的愤怒。日本是一个岛国,跟德国不一样。德国周边12个国家互免签证,遭受过侵略的国家的人民可以直接指着德国人的鼻子骂,而咱们民间对日本的抗议太少,传到他们耳里的就更少了。


韩国有一个“国耻日”,那一天所有的餐馆都贴着:我们今天不欢迎日本人来就餐,我们不为日本人服务。日本人一到韩国“国耻日”那一天,都会恐慌起来,这时的日本人会想起,他们的父辈当年在韩国烧杀抢掠犯下的滔天罪行。


多年后还记得那些照片吗


北京广播学院学生曹琳


和大多数人一样,幼时我并不知道在中国的历史上曾有如此屈辱的一页。直到学校组织我们去看展览,我们看到了几百张侵华日军在中国肆虐横行的照片,都是黑白的、很旧,上面的每一个场景,都让我们毛骨悚然。


我们呆若木鸡地离开了展览馆,耻辱和愤怒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许是小孩子的缘故,渐渐淡忘了这些恐怖的照片。长大了看电视看报纸,知道了“中日友好”是一件大事,班上也有一个日本同学,大家跟他相处得挺好。之后我们又参观过无数的展览,开始我们很不情愿,因为觉得这样的展览看得多了,没意思。当然看完展览后,又是一阵悲哀和愤怒。


我们讨厌日本人,但都买日本的电器;我们看日本侵略中国的展览,但常常爱看日本动画;我们得知日本政府现在还有的恶劣行径,但我们仍将积攒下来的零花钱买了日本漫画书。


如果不采取一定的仪式,我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几个人不会忘记我们的屈辱?


禁忌会让记住“九一八”的人更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