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 第一卷 越国 第024节 171旅初战

叼着烟看风景 收藏 7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size][/URL] [内容简介] 河内是越南的首都,是一座历史名城,是全国的经济文化中心,是一座工业城市。河内分为内城(市区)和外城(郊区)两部分,人口350多万。位于国境红河三角洲西北部,在红河右岸和红河与墩河的汇流处,无论是从南方到北方,还是从内地到沿海,均是必经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拥有北方最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5/


河市是越国的首都,是一座历史名城,是全国的经济文化中心,是一座工业城市。河内分为内城(市区)和外城(郊区)两部分,人口350多万。位于国境红河三角洲西北部,在红河右岸和红河与墩河的汇流处,无论是从南方到北方,还是从内地到沿海,均是必经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拥有北方最大的河港,有好几条铁路在这里相联结,是北方公路的总枢纽,西北40千米处有白梅国际机场,东郊有嘉林机场,水、陆、空交通便利。城市地处亚热带,因临近海洋,气候宜人,四季如春,降雨丰富,花木繁茂,百花盛开,素有“百花春城”之称。

从空中俯瞰,红河三角洲是一个拉长拉细的长条形三角洲,最尖的一角插向西北方向。河内正是位于最重要,方圆100多公里是红河的冲积地带,地势平坦,无险可守,适合大规模装甲部队机动。

第171实验机步旅和配属的一个自行火炮营整装出动,击破北江守军脆弱的右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袭50多公里,经河内西北的东英市进逼河内,整个过程在短短的2个小时内完成。如果在空中俯视171旅的攻击痕迹,就会发现一道漂亮的弧线从北江以北绕过它的右翼直达河内西北部,这种战术在国防军中被称为迂回穿插,是国防军使用得最多最拿手,同时也最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战术。而鹰国军队将领则将此战术称为右勾拳。

越军顿时慌忙起来,要知道,越军几乎所有的主力部队都集中在北江和老街两个方向,负责河内守备的只是一个预备役步兵师的兵力。北江方面的部队自身难保根本无力回援,紧急调集海防的陆战旅驰防河内,却接到该部的报告:旅部遭华国特种部队袭袭击,包括旅长在内的十数名指战员牺牲,目前正在全力追击袭击者。真是他妈的屋漏偏逢连夜雨。越军总指挥部惊恐兼无奈之下只能命令陆战旅收拢部队紧急回援首都,同时给北江和岸防部队下达了向首都靠拢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首都!

不过,这是越军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面对有着“从林猛虎”之称的41军一师两旅外加三个自行火炮团欠一营(一营配属171旅)的强悍攻击力,北江方面已经无法回援了,强行脱离战场只能加快了覆灭的步伐。而那些以预备役部队为主的岸防部队就算能及时赶到,也不知道抵挡不抵挡得了华国第一支数字化机步旅的攻击。

现在171旅的拳头已经对河内高高举起了,凌厉的一击很快就会迎头砸下。接到并批准了171旅旅长成飞的作战方案的41集团军(简称41军)司令员林海少将命令前线部队死死缠着当面之敌,使其不能回援河内。接到命令的陆航强-5W攻击机机群和海航的JH-7B战轰机群加大了对越军岸防部队的打击力度,携带反辐射导弹和制导炸弹的空军J-10C和J-11D则在预警机的引导到对越军的隐蔽防空阵地进行进一步清理。显然,对越国那点破烂国防军三军航空兵悉数出动有点“杀鸡用数把牛刀”之嫌,由此可见,国防军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积累实战经验。

上面已经做了介绍,河内西北40公里处有白梅国际机场。171旅选择从西北方向进攻河内,其目的之一就是夺取这个重要的机场。此处的守军也是最为严密的,有一个步兵加强团和残存不多的一个BM-21多管火箭炮营在此设防。171旅的目的之二是歼灭越军的有生力量,这也正是总部的战略目的。

杨志立是171旅侦察连的上尉连长,此时他正率领由一辆ZSL2T式“潜行者”装甲侦察车、一辆WZ098式步战车、两辆WZ099式装甲输送车、一辆99A2式主战坦克混合编成的侦察分队前出执行侦察任务。这样混合编成的小集群侦察方式是俄罗斯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针对装甲侦察车火力弱装甲薄的弱点总结出来的作战方式。采取这种方式编成侦察群,即使遇到敌人的坦克分队也有一战之力。其他方向还有四支这样的小分队在执行同样的任务。

此处距白梅国际机场20公里,据无人机的侦察情报显示,越军在机场外围10公里的纵深建立了三道防线。密密麻麻的战壕、反坦克战壕等如蜘蛛网般盘绕在机场四周,各个火力点都覆盖上了厚厚的钢板,试图抵挡华国军队大口径火炮的轰击。现在越军士兵仍然在纵深挥汗如雨地挖着散兵坑,然后连通起来,组成一道新的战壕。

成飞看到无人机传回的影像不由轻轻地笑了。利用战壕进行阵地防御仍然是现代战争的一部分,这是确实的,但是像越军这样死板地建立防御阵线,摆明了用人命来填补,成飞只有笑了。

可是刘兵却没有成飞这么乐观,171旅毕竟还是一支年轻的部队,各种新型装备和新战术都没有经过实战的检验,指战员们不是从兄弟部队抽调的就是刚走出学校的军官,如何结合新战术使这些新装备发挥应有的威力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总而言之,171旅还嫩得很!如果换成刘兵以前的老部队——41军121机步师,他保证三个小时之内拿下这个机场,而且还能控制伤亡数量。

无人侦察机之后,杨志立派出了全连6辆ZSL2T式装甲侦察车,和其他连队的车辆组成了6个混编侦察群,搭载旅部直属的特种分队(连级)抵近侦察,确定守军的火力点。最重要的是查明那个BM-2B火箭炮营的阵地所在。空中侦察只发现了两个阵地,共12门BM-1B多管火箭炮。一个火箭炮营有18门炮,那么另外6门在哪呢?这些苏制的多管自行火箭炮对轻装甲的步兵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必须在进攻发起前摧毁这种对轻装甲步兵危害极大的东西。171旅就是顾及到这种射程达20公里的战争之神才停止了前进,并就地建立前进基地。区区20公里对全机械化和拥有直升机大队的171旅来说简直就不是问题。

“连长,有情况!”操作“火眼”战场侦察监视系统的戴着一副无框眼睛的付坚中尉轻叫一声,“发现不明讯号,已经发出敌我识别信号,未回复!”

有人就要问了,怎么一个小小的操作员就是中尉军衔了?嘿,171旅是什么部队?中国第一支数字化部队啊!侦察连又是什么部队?装备了国产“火眼”系统的牛B侦察不对!所以,能进侦察连的全都是国防大学侦察系等牛B军校出来的军官,从这种学校出来的不是中尉就是少尉,再强一点的就是上尉!全连90%以上的官兵是大学本科生的军官,以少尉居多。

杨志立就是南京指挥学院侦察系毕业的高才生,拥有计算机硕士学位,其单兵作战能力和特战队员有得一拼,是典型的文武双全人物。

“什么位置?”杨志立凑到彩色夜晶显示器前问道。

“10点钟位置,距离5公里,正向我们这里移动,看速度应该是奔跑。你看,他们应该是一边跑一边通讯,讯号很弱,使用的应该是单兵GPS。”付坚指着一个闪动的点道。

“单兵GPS?越国有这本钱?”杨志立皱眉道,“再发敌我识别信号。”

“还是没反应。”

杨志立见还是没有回应,拉过通话器:“全队转向10点钟方向,5公里处发现不明讯号,正向我处移动。肖队长,麻烦你们特战队了。”

“嘿,弟兄们早就手痒痒了,交给我了!”坐在WZ099式装甲输送车那软软的座垫上,特战分队队长(相当于连长)肖土华笑道。这次他们特战分队派出61名队员,分为六个小组,随同六个侦察群行动,一个小组10名队员,分乘两辆装甲输送车,原本载员10人的装甲输送车只装了5名特战队员,位置可谓相当的宽松。

按计划,他们特战队将携带单兵侦察系统抵近越军阵地实施侦察,和侦察车、无人机构成立体化的侦察导引网,随时为打击群提供目标信息。

杨志立率领的第一侦察群展开搜索攻击编队向3公里外的目标驶去,肖土华的特战小组也下车向目标徒步搜索前进。

“不对啊,连长,对方使用的是我们的北斗系统!”付坚突然大叫。

“什么?”杨志立一惊,“会不会搞错?”

“不会!分辨系统已经确定了!”

“停止前进!”杨志立马上给车队下令,“肖队长,对方可能是我们的人,请你上前确认一下!”华国的北斗导航系统没有对外出口,所以对方很多可能是自己人。

“明白!”

肖土华带着10名队员迅速展开三箭型搜索队形,快速向目标搜索前进。

远处传来一阵零乱的脚步声,是那种军靴踩在丛林中特有的枯枝败叶上发出的声音。肖土华打出连串复杂的手势,10名队员顿时散开消失在浓密的丛林中。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对方似乎毫无顾及地要闯进特战小组的伏击圈。肖土华紧紧握着95式突击步枪,昼夜瞄准具中的十字架套着声音来源的方向。

“斩草!”

“除根!”

对方突然喊出了通用暗号,前方的尖兵明显是条件发射般地对上了暗号。此暗号是对越反侵略作战行动的全军通用暗号。

“自己人!”肖土华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七个身着07式丛林作战迷彩服抬着一个伤员闯入众人的眼帘,每个人身上都是血迹斑斑的。肖土华急忙迎上去,并用单兵电台通知杨志立过来,同时命令队员们原地警戒。

“医护兵!有没医护兵?快救救我的兄弟!”一个满脸血迹的年轻的少尉扯着嗓子大吼道。

担架上的战士伤势很重,整个胸部用白纱布紧紧绕着,上面还在不断地渗着鲜血。

肖土华特战小队的救护兵急忙摘下急救包跑了过来。

“伤势太重,必须马上送到后方动手术!”救护兵快速检查一番急声道。

肖土华马上卫星电话:“旅指,我这里有重伤员,必须马上送往后方医院!请求派出救援直升机!请求派出救援直升机!位置是……”

“快抬到那块空地上,直升机马上就到!”

“这里空间不够!直升机怎么降落?!”那少尉扯着肖土华的衣领大吼道,肖土华的队员欲过来阻止被他制住了。

“少尉!不要着急!我们旅直升机大队有救援吊舱,不用降落照样可以接送伤员!”

那少尉喘着粗气缓缓放开了肖土华,他跪在担架前,一双虎目迸出两行滚滚的热泪:“兄弟,撑住!你不是还要带我去北大看咱妹的吗?男人大丈夫,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他妈的别食言,知道不?”

杨志立已经率领车队强行驶入丛林,各车马上围着空地占领位置布置了一个防御圈。

一会儿,一架Mi-171U武装运输机轰鸣着飞了过来,驾驶员看到了黄色烟雾的指示信号,在空地上空十几米处旋停着。后舱门打开了,一个救援吊舱缓缓降了下来,落在空地中央。

众人急忙抬着担架跑过去,救护兵打开密封着的救援吊舱,招呼众人把伤员放进去。一切顺利,救援吊舱缓缓升起,Mi-171U的后舱门站着两个身着红十字架衣服的人熟练地把吊舱拉进去,后舱门又缓缓关上了,Mi-171U轰鸣着朝远处疾驰而去。

伤员的伤势太重,171旅的卫生队也没办法动这样的大手术,所以直升机直接把伤员送到北江后方的野战医院,飞机上会有卫生队的医生进行紧急救护。

望着直升机贴着树梢掠去,那个年轻的少尉一下瘫坐在草地上,双手抱头,双肩轻轻地抖动着。

“这家伙怎么这么懦弱?战争嘛,受伤是常事。”杨志立走到肖土华身边轻声问道。

“那伤员是帮他挡子弹才弄成这样的。”肖土华看着那个年轻的少尉用更轻的声音道。刚才他从他们的中尉队长那里得知,他们是隶属41军“丛林之虎”特战大队的,参加了代号为“渗入敌后——刺客”的大规模特种作战行动。原来12名队员就剩这8人了,这个伤员是在最近的一次与越国特种兵的遭遇战中受的伤。他们的电子设备除了那台用于直接和联指作战处联系的北斗系统,其余的都损坏了。敌我识别仪只能接受信号却回应不了,所以他们知道我们在附近,就抬着伤员狂奔过来。

杨志立沉默了,虽说战争开始已经快半个月了,但是他却从没开过一枪,也从没遇过失去战友的情况,更没遇到战友帮自己挡子弹这种情况。

“挡子弹……”杨志立轻声喃道。

“别想太多了,换了你,你也会的。”肖土华拍了拍他的肩膀,“战友之间就是互相挡子弹的!”

跟从军校直接下到部队的杨志立不同,曾在总参狼牙特战旅服役的肖立华明显看得很开,战争么,不是生就是死,重要的是看怎样来决定生死。

“中尉同志,跟我们一起走吧,你们也需要休整休整了。”杨志立甩开脑中那堆乱七八糟的想法,对“丛林之虎”特战队的中尉小队长道。

“不了,我们的任务还没结束,不过我们想补充点弹药和食物,你们有么?”那中尉裂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有接到直接上级的命令,他们就必须继续执行“刺客”任务。任务开始到现在,死在他们这支小队手中的越军军官已经无法计算了,每次都是深入敌腹袭击越军的指挥部等重要部位,刺客么,就是要不断地刺杀,直到敌军的指挥系统瘫痪。

“有,我们随车携带一个班的作战补给,给,单兵电台,敌我识别仪,北斗导航仪,这个频道能跟我们171旅联系,我们可以随时给你提供包括火力支援在内的帮助。”杨志立知道他们执行的是秘密任务,所以没有多问,只是全力满足他们的要求。

那中尉带着6名队员补充完毕,给众人深深敬了个礼,然后率部转身一头扎进丛林里。那个哭哭泣泣的年轻少尉像换了个人似的,端着枪跟着众人熟练地扎进丛林。

在越国的后方,有无数支这样的小队在执行类似的任务,他们面临着大量越军特种兵的追击。

“和他们相比,我们就是无名小卒。”杨志立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道。

“咱们也走吧,你不执行任务也要把我们送到指定地点呀!”肖土华笑道。

“呵,走!”杨志立钻进自己的座车,扯过通话器,“任务继续!”

侦察群轰鸣着开出了丛林,重新驶上了那条小道。

20日17时左右,傍晚时分。

白梅国际机场西北20余公里处,一片疏松的丛林中,紧急开辟的一大块空地上搭满了野战帐篷。

在最大的那顶帐篷里,171旅的作战参谋在忙碌着。而成飞和他的参谋长刘兵却在悠闲地吐着烟圈。

他们俩在等,在等猎豹攻击群前指的命令。171旅这一记凌厉的右勾拳已经达到了调动敌人的目的,下面就看前指做怎样的决定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河内,然后据守之,吸引越军的回援部队包围171旅,然后猎豹攻击群主力压上来,将越军的回援部队重新包围起来,届时171旅配合主力部队来一个中心开花,彻底歼灭这个重兵集团。到时候就算越国政府不投降,他老街方面的那个重兵集团成了孤军,只要猎豹攻击群朝西北那么一压……这个方法无疑是最能最快结束越国战事的。但是这样一来,初入战场的171旅面临的压力是很大的,大到171旅无法预知抗不抗得住。

另一个办法就是,171旅对白梅国际机场发动一次佯攻,然后高速脱离战场,北上阻击回援河内之北江之敌,配合猎豹攻击群主力将其围而歼之。这个办法是最稳妥的,以171旅的实力,再加上随时随地招呼即来的空中火力支援,在这片平坦的地势阻击没有制空权没有火力优势的5万越军几天是没什么大问题的。但是这样一来,结束越国战事的时间无疑会比较长,能不能按时完成“十天之内结束越国的战事”这一最高统帅部直接下达的任务还真是个未知数。

“老刘,”成飞只唤了一声就沉默了,只是看着刘兵。

“好,霍出去了。我同意你的意见,能不能按时完成最高统帅部下达的任务就看这把了。”

“好,”成飞摁灭烟头,拿起卫星电话,“我就不信我堂堂华国第一旅干不过几个越南小瘪三。”

“前指吗?给我要林海司令员。”

“林司令,我171旅成飞,我们全体指战员支持1号作战方案,您下命令吧!”

“怎么?等不及了?好,我正要给你电话,我就问一句,你171旅有没信心?”

“时刻准备着!”

“好!我命令,按1号作战方案实施!”

“坚决完成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