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军威——中国对外军事行动


20余年前,小小的南越海军依仗舰大炮大,也敢在我海上编队面前耀武扬威,我海军官兵情急之下,毅然“海上拼刺刀”。但这一现象如今将一去不复返。如今,中国强大舰队将不畏任何强敌,无坚不摧的向着蓝水破浪前进!



周恩来下令巡航西沙


1956至1973的18年间,南越军队先后共侵占了中国南沙、西沙两大群岛中的6个岛屿。


1956年5月26日,南越政府当局通过其宣传工具,正式向中国提出领土要求,声称历来属于中国的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应为南越所有。对于南越当局的无理要求,中国政府授权外交部发生严正声明,指出中国西沙群岛和其他属于中国的岛屿的主权绝不容许侵犯,要求南越当局立即停止一切挑衅活动。


中国政府5月29日的声明发表后,南越当局对此竟然充耳不闻,照旧我行我素。他们一方面继续对中国的西沙群岛进行侦察挑衅,另一方面出兵抢占了西沙群岛中的永乐群岛等岛屿,妄图造成既成事实,迫使中国政府做出让步。


南越军队登岛后,立即着手在岛上挖掘堑壕,修建碉堡,同时还公然竖起了一块所谓的“主权碑”,标明这些岛屿属南越“领土”。


西沙群岛为中国南海四大群岛之中的一大群岛,位于海南岛东南约330公里的海域中,由宣德、永乐两个群岛和其他岛礁组成,总面积10平方公里。其中宣德群岛由永兴、越述及石岛、东岛北岛、南岛等大小岛屿组成,其中永兴岛面积最大,故为西沙的主岛。永乐群岛由甘泉、珊瑚、金银、不琛航、晋卿等岛屿组成。


南沙群岛同东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一样,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开发和经营的,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据史籍记载,早在汉武帝时代,中国渔民在南海航行时,就首先发现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并来到这两个群岛避内休整,开发经营,自中国北宋时代起,中国历代政府便已对这两个群岛施行了行政管辖权。中国明代大航海家郑和,在永乐年间和审德年间7次下西洋时,所率航队多次在这里锚泊休整。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宣德群岛和南沙群岛的郑和群礁,即是当时中国政府为纪念郑和和航海业绩而命名的。关于这一点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新中国成立后,中国政府曾多次发表声明,表明中国对南沙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政府这一立场,得到了包括越南民主共产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承认。


然而,由于西沙群岛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不仅是优良的渔场,而且其海底还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矿产资源,开发前景非常可观。故尔,引起了南越当局的觊觎。尽管中国政府一再发了警告,但自以为中国政府鞭长莫及的南越当局,还是一意孤行于1958年8月21日,在已被其占领的甘泉岛增加兵力的同时,竟又出兵侵占了西沙群岛中的琛航岛。


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重申中国对西沙群岛等南海诸岛拥有主权的一贯立场。中国政府的声明得到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承认和支持,在世界公正论的压力下,南越当局不得不将侵占甘泉、琛航、金银岛的军队全部撤走,但在珊瑚岛上仍留驻了1个排的兵力,并且在其后不久的时间内,故伎重演,又侵占了一此岛屿。


1959年2月22日,南越吴庭艳当局派支援舰“怒神号”驶往琛航岛,动走我驻该岛“西沙开发公司”渔船5艘,人员82名。中国外交部2月27日发表声明,要求南越当局必须立即释放我渔民,交还渔船和财物。


3月9日,周总理刚回到办公室,即从总参三部的一份通报中看到2.22事件之后,立即提笔给国防部长彭德怀写道:也不愿引起更多争端,而蒋军亦处于尬尴地步,谁也不想挑衅。因此,我方拟可不必等待被劫人船全部归来,即可根据在郑州时,中共常委商定的原则,并且报告主席同意的步骤,先从海上巡逻开始,进行初步的巡逻侦察和警告,如行之有效,即可在宣德群岛相继建立我的军事据点,以巩固我们的生产基地。实行这一方针步骤,至少要分下列三步:


第一步:3月中旬,根据海司2月28日报来和第一项措施,我海军猎潜艇73大队进入北礁和宣德群岛海区进行第一次巡逻。


……


接下来,周总理对这次巡逻的时间、任务、路线、海上对敌斗争的原则及方法都一五作了明确规定。彭德怀按照总理的指示,随即同海军司令员肖劲光等人研究了具体实施方案,报军委批准后,11日向南海舰队发出巡逻西沙的命令。从榆林港到西沙群岛有215海里,这样的航行,对于现代海军来说,连一次短途拉练也称不上,而我海军却不得列入远航计划。


3月17日12时,榆林港风平浪静。由护卫舰“南宁号”和“泸州号”经过19个小时的航行,终于在18日清晨抵达西沙海区,他们在这一海区巡逻10天。派人登上永兴岛、西沙州、树岛、南沙州、东岛进行普查。1960年2月6日,担负第17次巡逻西沙群岛任务的“泸州号”编队在返航途中,突遇美国空军飞行中队的袭扰。美国战机贴着我舰艇编队飞机,不断进行侦察照像和俯冲。进行挑衅。“泸州号”回到榆林港时,已是2月7日午后。刚靠向码头,水兵们突然发现在码头上迎接巡逻队归来的人群中,周恩来站在最前面,不停地挥动着右手。这几天,周总理陪同美国记者安娜·露易斯·斯特朗在海南岛参观访问,发现得知“泸州号”巡逻西沙归来,专程赶到码头来迎接水兵的。周总理登艇后,兴致勃勃来到官兵中间,一一握手。在讲到同美国、南越当局的海上斗争时,周总理说:“海上斗争是一门综合学问。一个合格的海军指挥员,至少是半个外交家,半个战略家”。要学会从世界范围的角度去看问题,要懂国际规则,舰艇开到公海上,那就是一个大世界。……要多学习。你们做好了,我这个总理也就轻松了。”周总理的讲话,极大鼓舞了海军官兵的斗志。


随着事态的发展,在多次声明被置之不理的情况下,严重局势迫使中国政府不得不做出果断选择。



***部署作战方案


1973年8月底,南越当局在非法侵占了中国南沙、西沙群岛的6个岛屿之后,于1973年9月,又公然宣布,已将中国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10多个岛屿,划归其福绥省管辖。此后不久,南越海军在西沙海域更是有恃无恐地制造事端,他们不仅撞毁在这一带捕鱼作业的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渔轮,甚至还把中国渔民抓到岘港,进行严刑逼供,强迫他们承认西沙群岛是南越的领土。


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重申“南沙、西沙、中沙和东沙群岛都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南越当局并未因此而收敛其侵略行径。


1974年1月15日至18日,南越海军的驱逐舰“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李常杰”号和护航舰“怒涛”号共4艘军舰窜入我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它们在对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402号、407号渔船施行堵截围追等挑衅后,又向挂有中国国旗的甘泉岛开炮谢击,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民兵多人。


1月17日上午,南越军队在西沙永乐群岛的金银岛登陆,下午又派兵强占了甘泉岛。中国国旗被登岛的南越士兵扯下,守岛民兵的说理斗争不起作用……有关南越军队疯狂进行军事挑衅的报告迅速呈送到了中南海。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立即与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研究决策,在报经毛主席同意后,决定采取加强巡逻和相应的军事措施,保卫西沙,保卫中国领土不受侵犯。决定下定,叶剑英很快找到刚刚恢复工作不久的***和其他军委领导人,着手部署打击入侵敌舰,收复被其侵占的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根据中央军委的命令,广州军区指示南海舰队派出广州基地扫雷舰10大队的396、389号舰和榆林基地猎潜艇73大队的271、274号艇,务必于17日至18日进至西沙永乐群岛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海南军区派出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派出猎潜艇第74大队的281、282艇,驶抵永兴岛附近实施机动。海上编队指挥员由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担任,海上指挥所设在猎潜艇第73大队的271号艇上。为配合海军行动,广州军区命令南海舰队航空兵22团派出两架战斗机,飞抵永乐群岛上空进行侦察巡逻,并要求广州军区空军派出部分兵力随时给予支援。应该说,从中国军事部门的部署上来看,中国政府下到此刻仍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力。中国使用有限的军事力量,其根本出发点,还是在于守卫自己的疆土不受侵犯,而不是消灭来犯者。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派民兵上岛,并不是为了真正的打仗。


中国海军271编队和所载的1个民兵排驶抵西沙永乐群岛海域时,正值气焰嚣张的南越驱逐舰“李常杰”号和“陈庆瑜”号两舰在甘泉岛附近拦截中国渔轮。对此,我271、274两艘猎潜艇立即向其发出警告,这才迫使其离开……

西沙之战


1月18日深夜,风高浪急。决心与保卫西沙的中国海军一较高低的南越海军,又增派护航“怒涛”号赶到永乐群岛海域,与先期入侵的“陈庆瑜”、“李常杰”、“陈平重”3艘驱逐舰会合。


1月19日清晨,与中国海军对峙了一整天的南越海军,决心以其军舰的优势,一举吃掉在装备上处一各劣势的中国海军巡逻舰艇,进而强占永乐群岛。


“李常杰”号和“怒涛”号率先拉开了海战态势。两舰从广金岛以北海面接近中国海军编队;而“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则从羚羊礁以南处海向琛舰、广金两岛靠近……


从装备上看,南越海军的这3艘逐舰和1艘护航舰,大的为1770吨,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为6000多吨,舰上共装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火炮50门。而中国海军舰艇4艘舰艇,最大的才570吨,比对方最小的还少80吨,而小的则只有300吨,总吨位加起来只不过1760吨,还不足对方最大一艘舰只的吨位,此外,我方4艘舰艇仅装备有85毫米口径火炮16门,其中大部分还是双管小口径火炮,装备实力悬殊极大。


此刻,舰大炮大的南越海军处于有利的外线阵位,而我方则处于被动的内线阵位。南越海军的企图十分明显。针对这一敌情,广州军区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要求海上指挥所和各舰艇编队随时保持高度的戒备,在与南越海军进行说理斗争的同时,如果其敢于发动突然攻击,则应立即给予自卫反击。按照广州军区的部署,海军南海舰队下达指示,命令396编队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负责监视“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两舰。各舰艇编队根据命令,迅速驶到指定海域。南越军舰见状,似乎并未把这些小吨位的中国海军舰艇放在眼里,尽管中国海军舰艇已几次发出警告,但他们仍然不相信中国人不敢动直格的。


于是,仿佛像是要考验一下中国海军官兵的胆量一般,“李常杰”号昂着炮首,大摇大摆地向中国海军编队冲来。这是一场比钢铁但更比意志的考验。与“李常杰”号面对面进行斗争的是中国南海舰队扫雷舰10大队的396和389号扫雷舰队。扫雷舰对驱逐舰,这在南越海军眼里,似乎构不成多大的威胁。因此,“李常杰”号也才敢如此猖狂地横冲直撞过来。396号和389号两舰此刻并不畏惧吨位4倍于自己的对手,依然毫不减速地迎了上去,同时再次发出警告,令其马上离开中国海域。“李常杰”号仗恃着自己的钢板厚实,非但不转变航向,相反却用舰首猛地撞向我396号舰,使396号舰的指挥台柱、左舷杆及扫雷器均遭到损坏。肇事之后,“李常杰”号竟径直从两艘中国军舰中间穿过,驶向琛航、广金两岛,继尔放下4只橡皮艇,在中国军舰的眼皮子底下运送40余名南越官兵登陆。其中登上广金岛的南越士兵首先向中国民兵开枪进攻,挑起了蓄谋已久的流血冲突。驻守广金岛的中国民兵虽然是第一次与南越正规军交手,但当他们奋起还击时,即毙敌1人,伤敌3人,使入侵者在遭到当头一棒之后,只得被迫撤退。登岛行动受挫后,南越海军决定改变战术,试图在海战中讨回便宜。4艘南越海军舰只在占据了有利的外线阵位之后,突然向中国海军编队的4艘舰艇开炮轰击。中国海军舰艇在其密集的炮火下,接连中弹,造成少数人员伤亡。忍无可忍,无路可退。中国海军编队当即给予还击。根据敌我双方的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编队指挥所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