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7/

大军浩浩荡荡的离开都城,一时旌旗遮天蔽日,战马嘶嘶,将士们个个是摩拳擦掌,精神抖擞,迥然成长龙状蜿蜒向着征讨的目的地射辉州开进!

混杂在大军中的A8,此时却是满脸苦笑,一边策马前行,一边时不时往正满脸得意洋洋的紫云公主怒目圆瞪的看去,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那紫云呢?此时正在极度欢喜当中,对于A8久不久投来的怒目视而不见,完全沉醉在自己诡计得逞的喜悦当中。这不是去征讨射辉州的叛逆帖徒儿吗?紫云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故事回到三天前……

紫云匆匆的离开A8的寝室,一路疾走,哪里还有一国公主娇贵的身份?后面的侍女追得气喘吁吁的,竟是撵不上她的脚步。这样不消一会,紫云便来到了清河君的寝宫之外。宦官们看见紫云如此不顾形象的匆匆赶来,皆是目瞪口呆。还没有反应过来呢,紫云已经到了面前,扯开嗓子喊道:“儿臣紫云求见父皇!”因了此时皇宫已经将避难的平民百姓、官绅等等安置出都城去了,整个皇宫一片静悄悄的,被紫云这一嗓子,整个皇宫都在回音中!

可把这些在门外候着的太监们吓了个半死!连忙纷纷上前来挡在紫云面前跪了下来,把头叩得“啪啪”作响,其中一个像是理事太监的,一边磕头口中一边惶惶道:“公主诶!姑奶奶诶!可别开洒家们的玩笑了。皇上昨晚和大臣们喝酒聊天、商议国事,直到今天凌晨才能歇息,此刻还在歇着。公主啊!您就饶了小的们,小声点吧!”

“那就劳烦马公公进去禀告父皇,就说紫云有急事相求!”紫云见众太监挡在面前,实在没有办法靠近清河君的寝宫,只好高声下令说。

那些太监听见紫云这样一说,皆面露难色,哪里敢答应?只是把头磕得就如捣蒜般“啪啪”作响,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吱声。紫云见没有人有反应,准备又要扯开嗓子……就听见里屋传来一声。“马公公,传公主觐见吧!她见不到朕是不会罢休的。反正朕已经被吵醒了,就传她进来吧!”

只见刚刚和紫云说话的那个太监听到后,全身一抖,忙又磕一头,才站了起来低着头慢慢的向后一退。等到退到大门前,站直了身,一边开门,一边高声宣道:“皇上有旨,宣紫云公主觐见!”

那紫云也不理会他,头一仰,越过跪在地上的众位太监,径直往大门走了去。刚到门前,就娇声喊道:“父皇,儿臣紫云来看望父皇,给您请安来了。”说完,小跑进去……

进到里屋,此时清河君还正在更衣呢!背对着门,头也不回,满脸不悦的说道:“诶!没大没小,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说吧!这么急的来找父皇,究竟所为何事?”

紫云进了里屋,听见清河君低声斥责,忙变小跑为款款而行,模样甚是高贵斯文。姗姗来到清河君身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口中清脆的说:“儿臣给父皇请安来了。另外就是来认错来了,请父皇原谅儿臣昨晚的鲁莽。”说完,“啪啪”的叩了几个响头,眼睛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但只见,两行清泪,梨花带雨,满脸悔意,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样子。哪里有刚刚骄横跋扈的模样?

清河君回过身,本来满脸阴霾的他,看见紫云此时模样,心中一软,哪里还有办法再生气?口中轻轻一叹,疾步走了过来,就想将将紫云扶起,边说道:“哎!你这孩子,真是……起来吧!父皇没有怪罪你的地方啊!不要哭了,啊!”

那紫云何其聪敏?听音、辩色、察颜,便知道自己小计谋已经开始得逞,心中早就偷笑不已了。可是还坚持装作无辜状,轻轻的甩开清河君的手,得寸进尺的说:“呜呜……可是父皇您昨夜可不是这样的,您为帮A8那……那,当着众大臣的面叱责儿臣,儿臣心中难过。哎……”当说到A8时候,本来就想“臭家伙”这样说的,可是转念一想,不能太过了,便改口责怪清河君不该当着众人叱责她,令她很没有面子。说完,还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两手还假装往脸上胡乱抹去本就不多的眼泪,仿佛已经伤心到了极点。

清河君许是真的太宠爱她了,见她好像真的很生气,此时又是哭得伤心,急忙低声下气的连声安慰:“乖宝贝!是父皇不对,父皇不该那样叱责你!紫云,乖啊!不哭!起来说话,跪着脚疼。”俯身连扶带抱的将紫云扶起。这下倒好,明明就是紫云不对的,现在倒是他认错来了。

那紫云又岂是不知道自己这招百试不爽,心中早早就做好的下一步计划了。只见她靠着清河君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还假装一边用手轻轻的揉揉膝盖,满脸痛苦状,口中却还在一个劲的认错。“儿臣衷心谢谢父皇不怪罪之恩。可是,儿臣真的是想学些本事保护父皇和母后的啊!难道儿臣这样也错了吗?”真是声声断人心肠!

清河君见她如此一说,心中更是安慰。忙改安慰为赞许:“没错,没错。父皇也知道错怪你了,宝贝女儿。你看,父皇这不是将功补过了吗?父皇已经任命A8做你的师傅了,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边说边搀扶着紫云往旁边椅子走去。等到紫云坐好了,又接着满脸关切的说:“膝盖好些没有?以后不要这么急着跪下来,这样伤了骨头。知道吗?”说完,用手轻轻的揉了揉紫云的膝盖,满脸慈爱。

紫云知道此时正是乘热打铁的时候,急忙趁机说:“父皇!儿臣还有一事相求,就是不知父皇能否应允?”说完,又是满脸楚楚状的看着清河君。此时的清河君已经深深的陷进她的计划中了,恨不得帮忙把世间所有的难题都往自己身上揽,只留下美好和幸福给这个宝贝疙瘩了。听见紫云这样说,连想都不想,便一口答应下来。“乖女儿啊!只要父皇可以办得到,一定满足你!快说说,你想要什么?父皇什么都可以满足你!”

“不!儿臣要父皇先答应再说,否则,一会父皇反悔了,儿臣会很伤心的。”紫云知道清河君话中有话,又如何不知对策?老早就挖好了坑,就等清河君跳下来呢。

“好好好!父皇答应你便是了,说吧!”清河君哪里还有这么多时间和耐力跟她这样磨着?又想,自己女儿绝不会想出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就是了,便急急的答应了她。

紫云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见他答应。忙又跪了下来,急急说到:“父皇您是皇上,皇上九五之尊,说过的话是不可以反悔的,是不是?”

“这!父皇既然答应了你,那就绝对不会反悔!说吧!父皇还要和大臣们商议出兵射辉州的事情呢!”清河君被她磨得已没有了脾气,顺着她挖好的坑就跳。

“好,那儿臣就斗胆说了。就是,就是儿臣要随军出征射辉州!”紫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这才开口。

“什么?不行!”谁知清河君一听,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可是……”紫云还待再说。

“没有什么可是的,父皇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就是这件事不行。”清河君拂袖就想转身往桌案走去。

“父皇耍赖,儿臣不干。父皇耍赖,刚刚明明说好不反悔的。现在就……我就不!我要去母后那里告状去,就说父皇欺负紫云!”紫云一听,整个人就要赖了下来,不依不饶的喊着。末了,就“呜呜”的低声哭了起来,接着,慢慢的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这……”这下,把清河君搞得十分狼狈,哭笑不得。急忙转身好生安慰:“不是父皇狠心不让你去啊!那不是因为危险吗?你想想啊!你是父皇的宝贝疙瘩,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父皇心中如何过意的去?又怎么向你母后交待啊?乖宝贝,听话。别闹!我们说说其它要求,父皇这回一定满足你。”

紫云看出清河君实际已经投降一半了,心中便开始偷笑起来了。只是脸上仍是梨花带雨般的哭着,口中悲戚的说:“儿臣就是要随军出征,别的什么都不要。还有,哥哥为什么就可以去,儿臣就不可以去?父皇您就是偏心,就是偏心!”

“这个,不是因为你不会武功吗?战场太危险了,到时候各自保命,谁还能分身保护你啊?这样不行啊!真的不行!更何况,哥哥去,一是因为他要代父出征,二是哥哥会武功,你不会。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就不要去了。乖乖在家呆着,等哥哥他们的好消息就好了。到时候父皇照样奖赏你,你想要什么都行,好不好?”清河君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推辞,只好以她没有武功了敷衍。

紫云知道清河君此时已经是全面投降了,心中已是狂喜。不过,脸上仍不动声色的说:“古有木兰代父从军,今天紫云也要代父出征。难道儿臣在你眼里真的是一文不值吗?更何况儿臣不是拜A8为师了吗?到时候,就由他负责保护儿臣就是了。您不相信儿臣便罢了,难道您连自己御封的A8也不相信了吗?”

“这……!”紫云一连串的反问把清河君问的一愣一愣的,在屋里来回踱步,就是找不到什么借口来反驳她。心里想了又想,过了很长时间。才转过身来看着紫云,见她意志坚决,又怕不答应,她真的会偷偷溜出去,那时候岂不是更危险?这样一想,心便慢慢的软了下来。无可奈何的说:“既然你必须要去,父皇也没有办法拦得住你了。好吧!父皇答应你就是了。不过,咱们可是要说好了,你必须服从军令,听从哥哥和A8他们的话。没事不许到处乱跑,这样危险。还有……”还想再纯纯教导一番。

“儿臣叩谢父皇恩典,儿臣领旨谢恩!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的话,儿臣告退了!”紫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说完,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响头,站起来就往外走去。

“父皇还没有说完呢!你回来……紫云!诶!这孩子!”清河君见她匆匆离去,忙连声叫唤,可是紫云生怕他反悔。早已经兴匆匆的走出了门去了。只剩下清河君呆呆的站在那里,又一次上了这小妮子的当了,便一个人在无可奈何的低声叹气着。细细的想了一会,高声喊道:“来人啊!快快召太子、雷丞相还有御前侍卫A8觐见!”

想往门外走去,复又折了回来,坐在椅子上“呼呼”的直喘闷气。心不在焉的拿起一本奏折,胡乱的看看,又丢在案子上。实在不知道做什么了,才闭上眼睛,静静的休息着等待众人到来。

不一会,就听见外面传来理事太监的声音“太子祥云、丞相雷卷、御前侍卫A8前来觐见!”清河君忙站了起来,叫了声。“宣!”

只见理事太监领着祥云、雷卷还有A8急急进来,看见清河君满脸焦急。忙跪了下来高呼皇上万岁!清河君见他们进来,心中稍稍放宽些许。缓缓的说:“众位爱卿平身吧!不必多礼。”

“不知皇上急着召见儿臣等有何要事相商?是否出征之事?”祥云上前一步问道。

“正是此事,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清河君看着A8欲言又止。A8被他这样看着心中发毛,连忙上前一步问道:“可是有关微臣之事?皇上但说无妨。”

“A8啊!朕对你如何?”清河君顾左右而言他。

“臣惶恐,皇上待臣很好。臣无以为报,有什么事情请皇上交待。臣纵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A8不知清河君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连忙跪下来说。

“这样就好,朕就等你这句话。御前侍卫A8听旨,朕命你为平叛左将军,蝉将军为右将军,你们负责辅助太子祥云平叛射辉州叛逆帖徒儿。”清河君这才高声宣道。

“这!恐怕不妥,臣从未领军打仗,只怕……”A8一听,哪里敢托大?刚想推辞。

“A8,圣旨已下,难道你想抗旨吗?还不快快领旨谢恩?”雷卷一看清河君脸色微变,急忙断了A8的话。

“这!臣领旨谢恩!”A8一听便知自己说错话,急忙改口。

“嗯!这样就好。另外,朕还有一事相托,还望A8将军不要推辞。”清河君见A8领旨,便换成笑脸对A8说。

“皇上还有什么要吩咐的,请尽管吩咐就是了。”A8吃一堑长一智,急忙满口应允。

“此次出征,不仅仅是太子一人代父出征,紫云公主也是。太子为元帅,公主则是督军。你们有什么可要好好和他们相商。知道了吗?”清河君也不管几人目瞪口呆,把紫云的事一股脑的丢给祥云和A8去处理了。末了又说:“公主此行的安全则全面由A8负责,朕会另外加派一支御林军归你个人统辖的。还有就是公主必须在到达射辉州之前学到一手自保的武艺。这个A8你自己去处理吧!”

“啊?这个万万使不得啊!皇上!微臣恳请皇上收回这个呈命!”A8这回可是豁出去了,倒是宁愿现在被砍头也不愿意接下这份苦差,长跪在地苦苦相求。

祥云一猜便知道是紫云来过了,所有的这些一定是她弄出来的,心中也是极为尴尬。可是他对这个妹妹太了解了,如果她无法成行,就是偷跑出去她也在所不惜的,心想这样安排倒还是可以接受。便出来拍了拍A8的肩膀,满脸同情的说:“A8大哥,你就答应了父皇吧!紫云你也是知道的,刀子嘴豆腐心,做事又不顾及后果。如果你不答应,还不知道她会弄出什么乱子来呢!万一她真的自己跑了出去,出了事故,你就能安心?”

“可是……”A8还待辩解。

“好了,你就不要推辞了。你不是答应紫云要做她的师傅了吗?哪有徒弟不跟在师傅后面的?就这样说好了,一会我请你到府上喝酒。呵呵!”祥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上面清河君见这么轻易就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了出去,心中甚是惬意。半闭着眼睛看着祥云忽悠A8,久不久睁开眼睛看看,心中早就笑开了花了。等到祥云劝说得差不多了,才开口说:“好了,A8将军,你就不要推辞了。好了,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们也该回去准备准备了,下去吧!”

“皇上!我……”A8刚刚想再开口。“臣等告退!”祥云和雷卷已经跪在地上准备跪安了,无可奈何的只好也跪了下来,向清河君拜别……

就这样,紫云公主便顺理成章的出现在征讨大军的中间来了!

我们再回到出征的将士们这里,这么一支浩浩荡荡的大军,虽是刚刚经过保卫皇城的战斗,然而战斗力还真的不敢恭维。这一切都是因了涂国军民本就过惯了富足自由的生活了,对于行军打仗很多士兵还是几十年来头一遭。这不,大部队足足向前蠕行了几个时辰,才刚刚走出都城几十公里,将将要进入射辉州地界时候。便不时的传来掉队、埋怨等扰乱军心的事情出来。那祥云太子本就是宅心仁厚,见兵士们叫苦连天,便安排扎营休整了。等到命令传到A8这里时候,(A8作为先锋部队,带领着三千由御林军为主体的骑兵走在最前面。)后面已经开始埋灶做饭起来了。

A8看看天色也将要暗了下来,后面的大部队又停驻不前了。无奈只好命令部队就地驻扎下来,留下游龙和卿云二人指挥部队和保护紫云,安排布置妥当一切之后。便和战星、斗斗二人策马出去,四下观察地形去了。此时,A8等人的先锋部队已经领先后面大部队得有好几里地,并已进入射辉州地界内了,因此三人不敢停顿,往附近最高的山头策马疾驰而去。经过一个山谷时候,就是刚才路过时候,斗斗曾经提醒的,如果我是射辉州的人,必在此设下埋伏专等敌军大部队和辎重,然后还可以迂回包围敌军的前锋部队。三人便有心慢了下来,细细的四下看了看……

“兄弟,你们快看看那边!”忽然战星停下来往远处一条山沟指着。A8和斗斗忙停下马来,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此时正值盛夏将将黄昏时候,又不是早上,怎么山间会有淡淡的一层薄雾?

“那是炊烟未散尽的痕迹,一定是有人在埋灶做饭之后,还没有散去的炊烟。不好,看来被我不幸言中了。”斗斗已经说话了,A8和战星一听也立刻明白过来,连声说是。

“大哥,你和斗斗赶紧回去传我的话,叫游龙、卿云二人做好战斗准备,我去通知太子他们。”A8急忙对战星和斗斗说。

“这个,我们不是涂国将军,恐怕不好吧?”斗斗连忙说。

“是啊!斗斗说得对啊!何况,紫云还在军中,她可是你要重点保护的对象啊!不如这样,你和斗斗先回去,俺去通知太子。”战星也是觉得这样不妥,便接口说。

“好!那我们马上行动。不必争辩了,星子大哥你要小心。记得,见到太子就这样和他说……”A8见事情紧急,也不争辩,急忙叫过战星细细的这般交待一番。战星听着连连点头,慢慢的满露喜色,连连称是。末了,冲A8和斗斗一拱手:“你们也要小心,俺这就去通知太子和玄烨帮主等人!嘿嘿!让射辉州的人知道俺们的厉害!走了,再会!”说完,也不再啰嗦。“驾”一声,战马已经蹿出好几米,朝着祥云大营的方向疾驰而去。A8和斗斗看着他的背影出了山谷,才相互的看一眼,几乎同时“驾”扭转马头往自己的营地赶回去。

不消一会,二人便回到营中,下马就往中军帐赶去,进了大帐还没有坐下喝上一口水。A8便一边叫传令兵去通知游龙和卿云二人过来,一边叫校尉取来射辉州地形图,就听见。

“末将游龙(卿云)参见左将军……”

“自家兄弟,不必多礼,以后就叫大哥就好了。你们快来,我们有重要发现。”正在低头看着地形图的A8抬头连招呼。

“哦?什么情况?”游龙和卿云一听急忙加快脚步,来到A8身边。

“你们看,这个位置如何?这里是我们的位置,这里是太子他们的位置。如果你是射辉州的主将,你会不会利用这里?怎么利用?”A8指着刚刚那个山谷的位置,又指着自己的位置和祥云的位置对游龙和卿云说。

“啊?大事不妙……”游龙已经叫唤出声来了。

“嘿嘿!不碍事,我们这不是看出来了吗?”斗斗满脸把握的说。

“哦?说出来听听。”A8见斗斗似有十足的把握,便对他说。

“其一、他们想不到祥云等人会安营扎寨;其二、更想不到我们已经发现他们的秘密。想要埋伏,也只能等明天了。嘿嘿!不如这样,今晚我们就来个反偷袭!”斗斗把握十足的说。

“呵呵!我正有此意。看来我们倒是不谋而合啊!”A8一听,不正是自己交待战星的吗?便呵呵的说道。“可惜我们军中高手不多啊!如果骨折和斜佬在就好办多了。呵呵!”话音未落,就听到。

“骨骨,有人在想念我们啊!哈哈……”就听见门外传来斜佬的声音,紧接着大帐外匆匆进来几人。A8等人细眼看去,不正是斜佬和骨哲吗?后面跟着师师、涯涯还有燕赵、小艾等人。

“这!哈哈!说曹操曹操到啊!你们怎么过来了?那边怎么样了?”A8满脸惊奇的看着斜佬说。

“还不是破船叫我们来的?那边没有什么事,是他担心你们人手不够。这不,刚刚帮中军军和大帝也已经赶到和我们会合了,他便派我们几个赶过来这边协助你来了。呵呵!”骨哲呵呵一笑,接口说道。

“哈哈!真是天助我们!有了你们几个,何愁偷袭不成功?路上过来可是看见星子?”A8哈哈一乐,心想,这师叔祖还真的是料事如神啊!

“见到了,就是听到他说,我们才加快步伐啊!生怕错过这次行动啊!呵呵!”后面师师上来一步说道。

“那就好,请大家过来看看地图。我们就这般……”A8见帮手已有,也不再打哈哈,忙招呼众人过来边看地图边详细的分析安排着。听完之后,大家都称此计甚妙,高兴得哈哈的笑了起来。

等得笑过之后,骨哲严肃的就要躬身一揖,口中说:“请左将军下命令吧!我们一定不负将军重托!”

A8哪里敢受他的一揖?连忙阻止并说道:“请不要这样,骨哲前辈。A8得你们的帮忙已是谢天谢地了,岂敢命令?这样,你和师师、涯涯、燕赵几位兄弟带领五百将士从敌方右侧进攻;老乡,你和斗斗、小艾带领五百将士从左侧攻击;我和游龙、卿云带领一千人马从正面进攻;其余的留在营中保护公主。至于敌军的后面,就留给太子那边派来的人了。众位兄弟觉得如何?”

“好!就听左将军的……”

“那!没有什么事,大家就分头准备去吧!”

等到众人出去准备之后,A8这才记起军中还有一个督军紫云公主。心中“咯噔”一声,急忙出了大帐,往紫云帐中赶了过去……

仅仅在里面待不到一刻钟,才看见他满脸不相信的走出来,自言自语的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态度怎么变得这么快啊?奇怪。不过,她不反对就好了,管得了她是怎么了!”说完,摇摇头,往自己的帐中走了回去……

夜!慢慢的将天边的最后一朵晚霞侵蚀掉,在月光还没来得及爬上西山,便迅速的将黑暗蔓延开来,除了几米地方还能见到人影,再远处,尽是黑色!

涂国征讨部队的前锋营里,偷袭部队早早的就准备好了。马蹄上包裹着厚厚的麻布,马头上又用铁笼子封住马嘴巴,战马身上的铜铃都已经拆除一空。士兵们都是清一色的黑色着装,没有厚重的甲胄,只是穿着丝质的短褂,轻便灵活。随着一声低低的一声命令“出发……”有顺序的离开大营,分成三路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赶去。几千匹马这样走动起来,在寂静的夜里,竟然没有很大的声息。

究竟A8的第一个从军奇袭计谋能否成功?紫云为什么会对A8改变了态度?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节[奇袭敌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