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挽救伊拉克?

风爱自由 收藏 1 16
导读:美国盲目嫁接西式民主,结果却催生了一个与动荡局势极不相称的“弱势政府”。马利基政府的上台非但未能缓和国内局势,反而使得教派冲突日益蔓延,国家面临内战和分裂危险     近来伊拉克问题再度成为热点,但这次人们关注的不是美军与反美武装的血腥拼杀,而是更为复杂棘手的伊拉克政府的命运。   美国国会下属的政府问责局本月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国会给伊政府设定的18个目标中,迄今只达到了其中3个,部分达到4个,而其他11个目标均未实现。愈演愈烈的国内政治纷争,毫无起色的重建工作,使得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的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盲目嫁接西式民主,结果却催生了一个与动荡局势极不相称的“弱势政府”。马利基政府的上台非但未能缓和国内局势,反而使得教派冲突日益蔓延,国家面临内战和分裂危险



近来伊拉克问题再度成为热点,但这次人们关注的不是美军与反美武装的血腥拼杀,而是更为复杂棘手的伊拉克政府的命运。


美国国会下属的政府问责局本月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国会给伊政府设定的18个目标中,迄今只达到了其中3个,部分达到4个,而其他11个目标均未实现。愈演愈烈的国内政治纷争,毫无起色的重建工作,使得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不仅如此,伊拉克政治进程目前陷入严重危机。今年4月以来,已有17名部长退出或抵制总理马利基领导的内阁。而伊拉克什叶派宗教人士萨德尔领导的“萨德尔运动”本月15日晚宣布退出什叶派执政联盟“伊拉克团结联盟”,使马利基政府的政治危机进一步加剧。作为马利基昔日重要盟友和国民议会第二大党,“萨德尔运动”的退出,不仅对马利基政府和什叶派执政联盟构成沉重打击,也使伊传统上按教派和民族划分的政治格局加速分化重组。


本来,教派对立、战火不断、民生窘迫的伊拉克亟需强有力的中央政府来力挽狂澜,但美国盲目嫁接西式民主,结果却催生了一个与动荡局势极不相称的“弱势政府”。马利基政府的上台非但未能缓和国内局势,反而使得教派冲突日益蔓延,国家面临内战和分裂危险。


首先,特定的教派分治结构,决定了伊拉克民选政府一开始就建立在教派分立的基础上。由于伊各派视权争为“零和游戏”,互不妥协,因此新政府虽已组建完成,但内部权争始终没有停歇,这种内耗无疑大大掣肘其正常运转。什叶派萨德尔系要求政府制订美军撤离伊拉克的时间表,逊尼派则因民兵武装、逊尼派的决策地位等问题与政府分道扬镳,相对合作的库尔德人也对石油收入分配问题耿耿于怀,而近期解决这些问题的希望同样渺茫。


其次,由于松散的联邦制,在中央与地方关系上,伊拉克俨然形成了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三分天下的权力格局。目前,库尔德人和什叶派拥兵自重,明显已成地方实力派。“强地方弱中央”的格局使得伊拉克政府缺乏足够强大的能力进行资源整合,因此也就很难有大的作为。


纵观历史,因民族宗教纷争连年征战而最终和解的,大多是通过强者完胜、两耗俱伤或一方内部瓦解来实现,但目前看来这些条件在伊似无一成熟。美国耗费鲜血和巨资打碎了伊原有秩序,现在却发现难以通过继续流血和投资来予以恢复,布什的尴尬也正在于此。


面对伊拉克乱局,美国纽约大学全球事务中心最近提出新论,称必须用独裁制度,才能挽救伊拉克。而早在去年5月,《亚洲时报》就曾发文提出,美军只有成为一个新的“萨达姆”,并依赖间谍、线人和各种残忍的手段才能驯服伊拉克人。对伊拉克人而言,在承受了沉重的流血和牺牲之后,却被告知他们的国家仍然需要一个类似萨达姆那样的铁腕人物,这的确叫人欲哭无泪。


伊拉克的现状已然证明,外部势力的干预只会引发更大的混乱和动荡。到底需要走何种道路,这仍将是伊拉克人面临的漫长而痛苦的抉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