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坚强而节制的台湾

4444shuaku 收藏 0 46

美国主管亚太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柯庆生11日在美台国防工业会议以“一个坚强而节制的台湾”为题发表演说,以下是演说全文:


柯副部长承亨,苏起博士,韩会长儒柏,各位贵宾,很高兴今天能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演讲。十分感谢各位到场,特别是来自台湾的朋友,他们远道而来,而且从百忙之中拨冗出席。同时我也要感谢美台商会,商会使这个会议成为讨论台湾安全问题的首要场合。


身为国务院代表,我今早的演说只会提到有关台湾安全的概略性问题,防卫策略和军购方面的细节问题,则留给军事专家去谈。我所说的代表美国政府一致的看法,希望各位以这种观点来看待我的谈话。


这次会议正得其时,来年我们将再度庆祝台湾的民主,我们也会密切注意台湾领导人在台湾海峡两岸艰难的情况中如何领航,他们的行动将是重要的决定因素,攸关台湾人民利益得到保护、台湾是否能够继续在和平与安全的环境下繁荣、以及台湾一切成就是否可能在两岸紧张、甚至冲突的情况下遭到危险。


基于我即将阐述的理由,台海两岸之间稳定而和平的关系,关乎美国的长期利益。任何能令台湾更强壮、安全的事情都对美国有利,不用说当然更对台湾有利。而任何置和平与稳定于险境的事情,直接违反美国的利益。因此之故,我们期待台湾对两岸关系采取结合力量和稳健的策略。当我们看到偏离这些目标的政策时,我们觉得我们自己和台湾人民都应该说出来。


美国利益的来源


首先我想要谈两个基本的问题:美国为何要在乎台湾?安全,我们在这个重要题目上表达意见的基础是什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直截了当。美国身为具有全球利益与义务的一个太平洋强权,美国当然关心整个亚洲的和平。由于台湾海峡是可能爆发冲突的热点,这个区域需要我们不断注意。同时,透过我们与台湾人民数十年亲密的友谊,我们对他们在艰困环境下获致的成就,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对他们的民主、不受胁迫和繁荣也特别关切。成功的台湾是东亚及更广大地区的一座灯塔。最后,美国支持台湾载于国内法台湾关系法之内。简言之,战略、道德和法律上的要求,使得美国必须一直关心台湾和它的安全。


同样的论证也让我们对有关台湾安全的问题具有合法的发言权。当然,对于如何防卫台湾最后要由台湾人民透过民主机制做成决断。我们尊重这种权利。同时,为了保卫我们我们自身的利益,履行我们的法律义务,而且,说真心话,支持我们视为老朋友的人民,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表达对于台湾安全政策的看法,包括一些真我们正关切的事项。由于台湾是个民主政体,台湾人民将自行决定如何回应美国朋友的看法。


这在个前提下,我今天要从最宽广的角度谈谈台湾安全问题,以及支撑台湾安全的关键因素。我今天的谈话是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的军事威胁日益严重,包括中国在台湾对面的地区军力快速增加、以及北京拒绝排除对台使用武力。美国已藉行动表明反对台湾受到胁迫的立场,包括出售防御性武器给台北,以及保留在台湾遭到胁迫时片面反应的能力。观其言不如观其行,台海两岸任何一方都没有藉口忽略美国的期待,以及保护我们利益的决心。同时,我们坚决保卫这些利益数十年来也使这个地区受惠,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条件,使得海峡得以安定,两岸繁荣程度大增,两岸关系更丰富而且不断增长,以及台湾令举世为之鼓舞的民主转变。


台湾需要坚强而节制


正如我一开始说的,美国认为一个坚强而节制的台湾对台湾人民立即及长期的安全需要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台湾就会变得脆强,危及区域和平,并可能危及美国的利益。且让我谈谈这两个基本要素。


一个坚强的台湾


坚强的台湾简单说就是拥有可长期抵抗胁迫的军事能力,台湾的军事能力必须能够让北京知道,无法在国际社会有所反应之前迅速制服台湾。台湾的吓阻力也而增强。台湾的繁荣和社会安定当然也是实力的来源,但军事力量是却不可或缺的。台湾能自卫是和平的重要因素。坚强的台湾也能以更大的自信去与北京谈判,为海峡和平谋求更持久而对等的安排。


这几年在这方面实在乏善可陈,最近却有了好消息。单单在预算方面,台北就为国防做了不少事。有段时间,台湾的国防预算在国内生产毛额所占比例下降了,但即使在那段期间,也仍比绝大多数其他亚洲国家要高。这些预算作为大型经济的一部分,可以成为进步的基础。今年国防预算比例终于开始提高了,我们恭喜台湾各大政党领袖找到了打破僵局的方法。


当然,资金只是台湾国防方程式的一部分。台湾同时也在追求更具智慧的优先项目和防卫策略。把更多钱用在加强防御工事和持久力上,并采用更现代化的战法,利用台湾最大的实用资产:它的地理。台湾和其四周环境天生易守难攻,明智运用国防预算并善加策画,便可保持这种状况。


美国军售在保持台湾坚强上,一直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当然,今天(在国防工业会议)的听众,对这项议题也特别关心。布希政府在二○○一年批准军售案时,已展现了它对美国(对台)角色的认知。布希政府毫无疑问会履行台湾关系法的承诺。但台湾防御的首要议题,不是台北购买特别的武器系统,或者该系统是由(台湾)国内或国外的工厂制造。首要的议题是台湾整体的防御策略的实质内容,以及保持核心能力去维持。我再一次说,要依靠台湾人民,自己决定那项防御策略。老实说,美国最关切的,是台湾无法就安全议题,进行美国认为台湾应该有的那种可持续和整体的辩论。选举季节又要到了,我们希望台湾人民要求他们的政治候选人,在(台湾防御)这项影响深远的重要议题上,进行明智及有用的讨论。


同时,我要赞扬台湾朝野两大阵营,这些年来,双方的确都有长足的进步。在陈总统的领导下,国防部着手编制进一步精算的预算,设法提高整体的经费来源。在野党控制的立法院则克尽厥联地审查并核准这些预算,尽可能满足行政部门的需求。美国对这种情势的发展表示欢迎,并将其视为希望的迹象,因为我们正在见证台湾的公共辩论日渐成熟:一边的政治领袖放下相互质疑爱国情操的伤人指控,同意把国防置于政党政治之上。这些近来的事件能否演变成一种长期的趋势,端视所有政党的作为,包括今天许多在座的贵宾在内。


节制的台湾


我现在要转而谈论台湾安全问题的另一个不可或缺面向,即以稳健、成熟而有效的政治手腕处理两岸关系。不论台北花多少钱在国防上,不论多么有效运用这些经费,只要没有节制,就会危及台湾安全。换句话说,一切都必须讲求对等,台北在两岸关系上采取节制做法,将会减少台湾武装部队所面临的挑战。


台湾的政治地位相当微妙,而且其实很独特。台海两岸争议若无法解决,会造成许多人产生想像得到的失望之情,不过这是台湾多数公民所了解的活生生事实。这项理解反映在维持现状始终在民调中获得强烈支持。


从战略安全的角度来看,问题十分简单:只要台湾维持足够防卫能力,对台湾福祉最大的威胁,是来自台北本身可能引发北京动武的政治动作。美国政府一再清楚强调:不接受使用武力,也再三敦促北京要提高军事透明度、并停止对台湾的军力扩张,减少对台的武力恫吓。


美国坚决反对北京动武,并很严肃看待动武的可能性,我们同样郑重的认为,台北当局应秉持同样态度。基于上述原因,台湾安全端系于避免没有必要的挑衅作为。这不是说台湾政府面对北京压力时只能被动以待,而是说负责任的台湾领导者需要判断中国的红线与中国的反应,以避免没有必要、又没有实质效益的挑衅动作。


美国政府近来对于陈总统政府所表达的关切,也是出于这些角度。我要在此强调,美、台关系一如以往的密切和互惠。美国和台湾人民之间的友谊具备深厚基础,目前双方的一些政治歧见只是美台广泛关系的一小部分,但这一部分直接关系到和平与稳定,所以这些歧见非常重要。


美国对于陈水扁政府推动台湾入联公投表达了特别关切,台湾方面对于美国立场的说法,有很多是错误的,在此我要有所澄清。


美国并不反对公投,台湾和所有民主社会一样,具有举行公投的权利。但必须考量的是公投的题目与内容,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公投,如果没有牵涉更改国号,美方的反应可能不会这么强烈。大家都知道台湾大多数民众支持台湾申请进入联合国,而公投并无法实际帮助台湾达到这项目标,大家心知肚明,这样的公投只有对台湾国内政治立场的操作有影响。美国的反应很直截了当:我们重申不支持台湾加入以国家地位为资格的国际组织,因此美国不支持这项公投。


陈总统支持的入联公投,美国特别在意的部分,就是国号更改这个议题,公投草案引发国际社会应如何称呼台湾的问题,且这个议题将被很多人诠释为据法律效力的公民投票。其实各方都普遍称呼“台湾”这个名称,美国国务院用、台湾人民也用,连北京也这样称呼,那为什么要担心在这比较具正式政治与法律的架构中使用“台湾”?简单的事实就是,从两岸关系的角度,政治象征意涵很重要,而两岸对于这个议题的歧见将是严重紧张甚至冲突的源头。陈总统也认知到“政治意涵”这个议题的重要性,所以在2000年和2004年两度向美国总统以及国际社会承诺,不会更改台湾的正式名称,而且他也一再重申这项承诺。


因此这项公投明显就是寻求更改国名,因此,美国认为这个行动就是有意改变现状的一步。有人主张,这个公投就算通过,也不代表当局会寻求更改国号,老实说,我们认为这纯粹是条文主义的说词。如果这个称号不是关键要点,为何要列入公投?公投支持者以这种论点来争论,似乎就是不认真看待台湾对美国与国际社会的承诺,也不惜忽略台湾最坚定友人的安全利益,也是为了短期政治目标而甘让台湾人民冒着安全风险。美国的底线是,这个公投对美、台利益可能伤害很大,而任何加入联合国的公投都对台湾的国际地位现状都毫无实质帮助,因此美国必须强烈反对公投这样的倡议。


我想直接讨论美国对公投问题的立场干涉台湾民主的指控。我代表美国政府,断然否决这项指控。有鉴于美国数十年来对台湾安全的承诺与对台湾民主的支持,这种说法根本禁不起检验。民主政体之间可以也的确会在政策上有意见不合的情况。这种情况举世皆然,经常发生。此外,朋友也有义务警告那些往不明智方向前进的朋友。而考虑到美国在台湾的安全利益,美国对台湾的责任是更大了。毕竟,台北的行动不只会威胁到台湾的和平稳定。


美国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利告诉台湾人民他们能或不能做什么。美国作为台湾的朋友,有义务警告台湾,这项入联公投的内容不仅规划不周,也潜藏很大的伤害性。坏的公共政策计划,即使包裹着“民主”大旗,也无法美化。如果这项公投最后依然举行,相信台湾理性、明智的公民也会看穿这套说词,明白这项公投项不符合他们利益,会根本伤害台湾对外关系。


除了公投对台湾海峡稳定的明显威胁,美国反对公投,也因为入联公投宣称可扩展台湾的国际空间,其实适得其反,不会扩大,反会限制台湾的国际空间。主张公投会扩大台湾国际空间的说词听起来很有英雄气魄,却与我们周遭可见的证据恰恰相反。我可以根据真实经验告诉你,因为美国国务院带领美国政府各单位保护与扩张台湾人民的国际空间。令人沮丧的实情是,如果台湾当局采取没有必要的挑衅行动,反会授予北京限制台湾空间的力量,原本可能帮助台湾的国家也会对台湾敬而远之。


我们必须承认一项根深柢固的事实,无论我们是否乐见,举世绝大多数国家都接受北京对台湾的表述,而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旦卯起劲来,有可能获得压倒性支持,将台湾边缘化。台湾人民当然向来习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打压,我们当然也不会告诉台湾人民不要抵抗这种压力,我们的立场绝非被动。有鉴于此,台北必须凭智慧回手,以老练手段发挥长处。正面攻击北京敏感之处注定要失败,最终会导致台北落后更多。公投以台湾名义申请加入联合国就是一项正面攻击,无望改变台湾在国际舞台上的实际现状,却会使台海两岸关系更紧张,使台湾拓展国际空间的潜在支持者疏远。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不愿意公开表达我们与陈水扁政府在公投或其他任何政策上的歧见。台湾是美国的长久朋友,我们不乐见彼此在重要议题上有重大分歧。我可以向你保证,若非我方在这一段时间内已疲于藉所有非正式机会传达一贯、无误且权威的讯息,我们不会这么做。问题不在误解或缺乏沟通,而是我方相信这个计划对台湾或美国无益,且我方已别无他法,只好向台湾人民直接表达我方观点。


有信心的台湾


我要用这个讲台传达严酷的事实,我也要提出一些平常少被提及但值得一提的正面要点:我要打破台湾人民遭孤立或者台湾是国际孤儿的迷思。没错,台湾只与少数国家有正式邦交,也非联合国一员。然而,事实上台湾若没有与全球社会广泛整合,则不可能成为目前这样一流的世界民主、商业尖兵,台湾人民就无法走遍世界洽商观光,台湾的航空、货运业就无法行遍天下,台湾也就不会是全球资讯科技的最主要来源。台北或许没有很多大使馆,但有遍布全球的几十处非正式办事处,有专业代表推动台湾人民的各项事务。单就贸易而言,台北若不是与支持国际商务的全球机构稠密网络全面连结,经济早就停滞不前。台北许多最重要的关系都是非正式的,名副其实的沟通与合作每一天都在进行。


要确认此事,只消看新闻报导,就知道台湾高层官员川流不息地到访华府与美国其他地方。人们常把最高层官员未能访问当成焦点,但在任何关系中,高层出访都不是司空见惯的。任何有心一探现况的人会立刻发现,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对话,在实质与范围上,可与美国任何其他中型伙伴相提并论。


我并非试图淡化台湾民众在国际空间所面临的实质限制,我了解这些限制必定造成台湾民众的失望。台湾终究在国际社会占有不寻常的地位。对台湾的民选领导人而言,眼前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替人民营造最大的利益。幸运的是,台湾做得非常好,当台湾做得非常好的同时,未来也会有许多正面机会。


策略性的美国利益


美国拥有一贯的台海两岸政策。年复一年,美国历经两大党政权轮替,台海政策不仅大大造福美国民众,还有台湾人民。倘若有人对此存疑,只要想想近30年前台湾丧失(国际)承认时的情况。台湾现在是民主蓬勃发展、社会繁荣的世界一流社会,人民生活大为改善。身为台湾的盟友,身为台湾民主与自由的不可或缺支持者,美国当仁不让。美国人非常有理由自豪一再做出正确的事情。


我们对台湾的支持毋庸置疑,若我说美国界定自身利益,且以此为根据解读东亚区域发展,在座不会有人感到意外。因此,有关我们与北京协调台湾政策的说法,绝对毫无根据。根本没有这回事。协调和合作之类的说法根本不适用于华府和北京之间在台湾政策上的关系。中国的看法是否影响美国的思惟?当然,我们若不将中国的看法纳入考量,就是卤莽行事,台北也一样。但我可以向各位保证,任何层级的美国官员都不会花任何时间和北京协调我们的对台政策。这类的协调谣言满天飞,但和许多谣言一样,都没有事实根据。


同样地,我们和台北的关系密切友好,但不会让台北来界定美方的立场。根据多项已为大家接受的理由,美国早已宣示反对台海两岸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的立场。近年来,台湾某些领导人主张,台湾独立是现状,应加以捍卫。针对此点,请容我彻底说明白:美国反对中国威逼台湾是无庸置疑的,但美国不承认台湾是独立国家,也不接受台独挑衅主张有助于维持现状或台海两岸和平稳定的论点。基于我前面提出的种种理由,事实上美国把这些主张,以及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都视为是不必要的挑衅,明显不符合台湾人民或美国的最佳利益。


结论


让我转向促使我们大家聚集在此的基本议题,作为这场演讲的结束。在座各位不论是陈水扁总统政府的官员、在野党领袖、美国企业高层、新闻从业人员、学者,或美国政府官员,在台湾安全问题上都拥有共同的不变利益,台湾在敏感的区域中占有微妙的地位,是美国的重要盟友。美国政府相信,坚强而节制的台湾是维持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要素,美国仍将是台湾人民未来追求更大利益时的坚定伙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