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二章 恍如隔世 第一节 好友的遗言

swfcsep 收藏 40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J国某港口城市北郊。

一辆挂着监狱牌照的警用卡车运载着几部空调机,慢吞吞地走在通往北郊监狱的路上,板田少室坐在驾驶员旁边,喝着热呼呼的茶,将目光投向前方。几辆涂着工兵标志的军车与警车反向而行,压过厚重的积雪向三十多公里外停泊了一支“九.十”舰队的军用港区驶去。

“幸好昨晚上落下的全是空弹头,不然真够呛的,”驾驶员看了一眼后视镜,调侃道。

板田少室放下水壶,“防卫省在电台里声称防空系统拦截了所有的导弹,真是弥天大谎,我估计真实的拦截率不超过百分之五十。昨晚的攻击中就有一枚弹头直接砸到码头上,距‘爱宕’号只有一百多米……中国导弹的精度并非那些军事评论家们说的那么差,而是高得吓人。”

“这么准?”驾驶员咋舌道,“那些应该是军方机密吧,你怎么知道?”

板田少室又调了一档空调的温度,“是机密。不过,你没看早上的报纸?已经登报了,现在的记者真是无孔不入,胆大包天。该死的战争!”

“板田君怎么看?”

板田紧了紧大衣,“早上上班,下午下班,回到家中抱着老婆睡大觉不更好?中国人和A国人打仗,关我们J国什么事?这次只是警告,中国人想让那些政客们知道,他们随时都可能将战火引向我国本土,随时都可能投下真正的弹头,甚至是核弹头。”

“看来板田君是和平主义务实派呢。”

“家父是共产党议员,我从小就受他的毒害,呵呵。”

“有意思。令堂是左翼,那么板田君呢?”

“工作时是极右,和老婆做爱时是左翼激进派,”板田少室笑道。

驾驶员笑了笑,将目光从扛着狱警中层人员肩章的板田少室身上移开,专心开车。

(二)

警车在监狱大门口停下。

板田在后视镜里注视着自己,良久,玩世不恭的目光不见了,只剩下一双死鱼似的眼睛。

板田满意地点点头,推开车门,步入监狱。

“监狱长找你,”一名狱警在办公楼口叫住他。

“哈依。”

板田恭敬地回礼,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躬着身走进监狱长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合上后。

年约五十岁的监狱长却亲手端了一杯茶送到刚步入中年的板田少室跟前。

监狱长定了定神,开始汇报了情况:“昨晚上防空警报响时,监狱里有过小骚动,几个重刑犯叫嚷着转狱,不过控制得很好,现在秩序照常。他一直自己的监号里,像平时一样,只是发呆……”

板田冷笑一声,“只是发呆?”

监狱长嗫嚅几声,小心地回话道,“只是发呆,”说罢,打开电脑,调出录像后,垂手站到一边。

板田坐到监狱长的座位上,并没有看录像,而是从桌上的雪茄盒里随手捡出一支大号安东尼,嗅了嗅,没有点燃,将目光移向窗外的警戒塔,眯着眼沉呤道:“警卫多了,撤走两名,一切照旧。”

“哈依,马上办。”

“我离开的这几天,有人探监吗?”

“呃,四天前一井三郎来过,抱着南中的女儿。昨天,他公司里那个叫时小兰的股东来过,是为了公司产权的问题。”

“她用什么护照?”板田倏忽划亮一枚火柴,照亮那双死鱼似的眼睛,瞳孔里掠过一道凌厉的光芒,稍纵即逝。

监狱长浑身一颤,“用的是加拿大护照。我核实过您给我的资料,确实是南中车常的大股东。她以前来过三次了,您都知道的。”

板田少室摆摆手,“先出去吧。”

“哈依。”

监狱长退出门外,故意用力地甩上门,大声地骂道:“今晚上你不用回家了,加班到明天吧!这么小的事都办不妥。真是个笨蛋!”

板田少室这才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联入一个专用的网络,查阅全国各大国际机场两天内的出入境资料。

(三)

板田少室不是狱警,而是“公安警察”,是警察厅警备局的高级人员。

J国的“公安警察”并非中国的“公安”。就工作性质而言,警察厅警备局类似于中国的“国安”——国家安全部(及省厅、市局、县局/分局),是独立于普通警察之外的另一警种,专门负责国家安全与保卫,是重要的反间谍机关;就行政体系与组织级别而言,警察厅警备局又更类似于中国的“国保”——公安部(省厅、市局、县/分局)下属的国内安全保卫局(处、科、股),因为它是各级警察机关的下属单位。

板田的父亲也不是J国共产党议员,因为监视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左翼政党是J国公安警察的主要职责之一。

/*作者注:J国有共产党,而且还是J国的合法政党,是在野的主要政党,在立法会有一定的席位。

板田的实际身份是J国警察厅警备局外务三课四系系长。在警备局中,外务三课的职责是负责东亚方向的反间谍工作。板田来到这座监狱已有三个月之久,他以监狱中层警务人员的身份作掩护,监视一名因犯有“过失杀人罪”而入狱的J国籍华人:南中车常,男,28岁,某软件开发公司董事长、软件工程师,在中国参过军,四年前移民J国,与京东市唐人街黑社会组织“宗仁社”龙头申明是结义兄弟。南中车常之所以能进入板田的视线,是因为板田的好友生前留下了半句遗语……

(四)

板田喜欢探险,是环保主义者,还加入了保护鲸鱼协会。虽然上的是警校,但他经常独身一人到北极考察生态。

有一次,板田遭遇了狼群。他凭着强健的体魄和过人的意志,手持单刀,与忠实的雪撬狗一道与狼群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搏斗中狗一条一条地死去,他抱着咽咽一息的头狗跳上一块飘走的浮冰,才得于幸免。凶残的狼群吃光了雪撬上的食物,啃烂电台,又在板田的眼皮底下撕咬着阵死亡的狗,才满意地扔下一堆白生生的骨头,扬长而去。

板田却再也无法离开那块孤岛一般的浮冰。

眼看着就要饿死冻死。远处传来了一阵狗吠。板田得救了。

板田惊喜地发现,来人不但是J国人,还是同届校友。

来人名叫佐岛正川,是内阁官房长官的独子,同样爱好探险。与板田印象中的纨绔子弟不同,佐岛成绩优异,作风正派,本可以进入东大尔后步入政坛,凭借家族的影响大有作为,他却偏偏进了警校,从不抛头露面,专心研学,甘于寂寞。

从北极回来后,两人成为知己好友,惺惺相惜,形影不离,一直到毕业。

2007年,两人分别以第一、第二名的优异成绩同时通过京东警视厅的考试,然而,佐岛却没有在警视厅的编制人员名单里出现,从此与板田失去了联络。

数年后,板田从警视厅见习警员变成了警察厅警备局的资深探员。在京东街头,他突然见到了佐岛。在得知板田已是公安警察的身份后,佐岛神秘地透露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内阁情报调查室。当时两人都笑了,谁都没有想到他们又成了同行,于是,便约定了日子,聚一聚。

约定的日子到了,板田早早地下班,来到内调总部附近的一家酒吧。津津有味地喝着果汁,回味着大学时光…..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佐岛却出现了。

板田欣喜地起身挥了挥手,大声呼喊。

佐岛看见了他,微微一笑,却没有应声,只是向四处张望,似乎还有人要来。

“嘿,这里!”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从板田的身后传来。

佐岛投来目光,却是一脸茫然。

板田下意识地转身看去,枪已经响了。那个长满雀斑的女人的枪口就对着板田,而子弹却射向了佐岛。

板田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经历了多少凶险的场面,却从未面对过好友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在J国情报系统中枢机关的门前被人用枪射倒。

佐岛在板田的怀中断气之前,两只眼一直死死地干瞪着,血不断地从口中涌出,竭力想说些什么,却含糊不清。

佐岛只听清了半句话,“……南中车常……快……次长.....”

(五)

板田后来才知道,佐岛口中的“南中车常”是一名J国籍华人,“次长”则内阁情报调查室次长村上不齐。但是他不知道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也不知道佐岛是在催促他去做什么事情。

整个内阁情报调查室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解释,甚至都没有听过次长和佐岛提起“南中车常”这个名字。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

警察厅警备局在行政上隶属于国家公安委员会领导下的警察厅,在从事国内安全与反间谍工作中又是内阁情报调查室在国内的业务单位之一,而板田正好又是负责东亚方向的要员。所以,佐岛对板田留下的话,必定与间谍有关。

南中车常可能是间谍,村上不齐的失踪可能与之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诸多可能,也仅仅只是可能,除了这半句遗言,内调与警备局都没有其它的线索。

一切只能从监视开始。

(六)

监狱长故作咆哮地推开门时,板田正对着电脑屏幕上一张一张在北极拍摄的照片流泪。

“板田君……”监狱长傻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城府极深、擅于自我隐藏的特务也会流泪,也不知道他为何而流泪。

“对不起,”板田转过身后,目视窗外纷飞的大雪。

监狱长不知所措地站着,良久才说道:“已经按板田君的吩咐办了,警戒塔照旧,只安排了日常的值班人员。”

板田背对着监狱长,冷冷地说道:“今晚11时再拉一次防空警报。”

“是,”监狱如坠雾中,却不敢再往下问。

板田的宽大身体挡住了窗外微亮的光线,屋内一片阴暗,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诡异、肃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