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冲突假想:台湾拖延重于求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湾空军三款战机演练高速公路紧急起降(本站配图)

台海的军力平衡在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之际,再度成为美国军事专家的关注焦点。随着中国军事现代化的进展,长期研究台湾和中国战力的军事专家们一致相信,台海两岸的“军力跷跷板”已经向中国大陆方面倾斜,而且不论台湾如何急起直追,买下所有美国愿意出售的武器,恐怕还是不能改变已然成形的军力不对称。现实虽是如此,他们还是不忘强调台湾巩固、加强自身防卫力量的重要性,一来它能“提高对岸侵台的成本”,间接达到威慑的作用,二来也能增加美国在台海冲突时协防的意愿和有效性。

“有关台海军力平衡最重要的一个议题就是,自从中国积极展开其军事现代化进程后,台湾简单地说就是 无法同中国这么一个人口广大而资源众多的国家在军事上竞争。”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政策分析员大卫·席拉帕克(David Shlapak)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在这样的限制下,没有可信的(plausible)军事采购能够戏剧性地提升台湾面对中国进犯的胜出机会。”

美国国家战争学院(National War College)中国战争史教授伯纳德·柯尔(Bernard Cole)也强调,美国调派海空军支援台湾需要时间,台湾的防卫军力至少要能撑住一个月,美国的介入才能及时抵达,发挥效用。

“当解放军展开对台湾小规模但是精准的空中打击时,美军的第一步协助将是对台湾空运额外的精确制导武器(precision-guided munitions,即PGMs),紧接着美国将派出海军到台海战区。” 柯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至于美国的潜艇和航母抵达的先后顺序,端看发动危机的中国军方是以何种形式攻台了。”柯尔表示他的意见完全是学术观点,并不代表美国海军的官方看法和政策。

台湾军购没有“翻盘”效应

在美中经济及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即USCC)于3月29日在国会山举行的有关中国军力现代化及其影响的听证会上,应邀出席作证的柯尔直言,台湾这几年并没有弃防卫于不顾,但是在中国解放军军力发展的对照下,台湾的军事能力的确因为军力建设的相对缓慢而在减弱中。

“过去15年来,解放军的现代化重心不外乎是海空军以及二炮部队。中国无疑是坐在台海军力跷跷板上比较重的一方。”柯尔指出,“台湾的空中战力在我的眼中是最为重要的,但粗略检视过去15年来的两军发展却不是太令人放心:中国有俄罗斯生产的苏-27、苏-30、I176运输机等型号的军机,有自制的歼10战机,还有机载预警和控制系统(AWACS)和空中加油机;另一方面,台湾在完成(美制)F-16、(法制)幻影2000及E2T空中预警机的购置后,就没有再添购其他飞机了。”

柯尔更进一步说,台海两岸的海军实力出现了如同两方空军间那样的战力鸿沟:中国海军已经具有新型的海上战舰、两栖作战舰艇和海上再补给船(replenishment-at-sea vessels),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解放军的潜艇部队现代化,使其成为全球最为强大的舰队,尤其是以其传统动力的潜艇见长。与此同时,台湾的海军却只向美国买了一艘船坞登陆艇(Landing ship dock)和四艘基德级驱逐舰(Kidd-class Destroyer)。

考虑到台湾海空军备的极端不足,柯尔认为,台湾在加强空防和反潜能力的同时,应该立即为其纪德级驱逐舰添购标准二型(SM-2)舰对空导弹,并对既有的驱逐舰做出适当改装以承载反潜直升机。此外,台湾若是能采购美国政府于2001年批准的P-3C反潜侦察机也将大幅度提升台湾的海上巡逻能力。

台湾军方欲向美国采购P3反潜机、爱国者反导弹系统和柴电潜艇等装备的预算迟迟未决,使得台美关系受到池鱼之殃。然而华盛顿在3月初传来的消息却十分令台北振奋:五角大楼同意向台湾出售总价值约4亿2100万的218枚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AMRAAM)和235枚空对地小牛导弹(AGM-65G-2),以增加台湾空军主力F-16的打击能力。对此“天外飞来一笔”的军售案,《华盛顿观察》周刊走访的专家都认为是对台湾空军军力的一大“强心针”。

“我认为台湾采购AMRAAM和小牛导弹将大幅地增加台湾空军抵抗空中或地面威胁的能力,”柯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

席拉帕克则比较保留地说,毫无疑问地,中程空对空导弹的采购将是对台湾旧有的雷达型空对空导弹的一大提升(big improvement),小牛导弹也是很有效的空对地(air-to-surface)导弹,但这些项目的采购对台湾空军整体打击能力的提升只能说是小量的增长,而不足以做出“翻盘”式的改变。

“小牛导弹是近距离使用的武器,美军过去是拿来当反坦克导弹使用的,在现代的战役中,则可将登陆舰艇当作目标,尤其是在台海冲突的假想情况下。”席拉帕克分析道,“小牛导弹要能摧毁登陆舰艇,必须要在近距离下发射,然而中国大量的陆基和海基导弹让台湾的战斗机飞行员很难穿透这层枪林弹雨,接近解放军的登陆舰艇。”相较之下,“中程空对空导弹或许在两军争夺台海制空权时,对台湾空军而言,效能更高。”

在席拉帕克的分析中,就算台湾增加反导弹系统的采购,恐怕也只有象征性的影响(token effect),不能解决台湾军方面临的棘手问题。美国退役海军少将、曾在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处任职的麦利凯少将(Eric A. McVadon)也提出了同样的看法。他们对现状的分析在台军听来恐怕如苦口良药,很难下咽。

“假设我们的想象空间大一些,台湾突然‘奇迹般’(miraculous)地采购了P-3反潜侦察机、PAC-3先进导弹防御系统和潜艇,甚至更多,都不能(在同解放军作战中)‘翻盘’(turn the table)或是恢复两岸的军事平衡,即便有些系统能够增加解放军取得胜利的成本,让北京更无法决定(进攻台湾的)成功是否会来得迅速又容易。”麦利凯在上述美中经济及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直言道,“无论如何,国土广大而经济繁荣的中国已经赢得了同台湾之间的军备竞赛,在我看来,这是无法逆转的。”

台湾,撑得了1个月吗?

美国军事专家一致表示,中国在沿海部署了近千枚近程弹道和巡航导弹,在假想的台海冲突中,解放军必然会以这些导弹揭开一场声势浩大的攻势,以台湾现有的导弹防御能力来说,不啻是不堪一击。

“台湾原本就薄弱的导弹防御将处于十分令人气馁的境地:数目庞大的弹道导弹从太空重新进入地表,再加上贴着地表前进的巡航导弹同时进行势不可挡的攻击,这样的挑战无论就防御导弹的数目和拦截能力来说,都是远超过任何一种现存的导弹防御系统所能抵御的,”麦利凯如此分析道。

面对能够瞬时打击台湾军事设备和民心士气的强烈导弹攻势,席拉帕克认为台湾并不应该坐以待毙。

“我认为台湾应该同时追求‘积极防御’(active defense)和‘消极防御’(passive defense),”席拉帕克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道,“假设解放军将以第一波导弹攻击台湾的空军基地,旨在摧毁台军战机,台湾应该增加其基地的防卫能力,避免解放军一手掌握制空权,得以在台海来去自如。例如增加这些要塞的爱国者反导弹系统的部署,以确保台湾空军的运作和反击能力,这就是所谓的‘积极防御’。另一方面,台湾应该增加对巩固和分散碉堡、防空洞、弹药库的投资,并提升飞行跑道的修复能力。简单来说,台湾要能够像‘刺猬’这种动物一样,在面临危险时能卷曲成球状,将刺朝外,保护自身要害不受重击。这就是所谓的‘消极防御’。”

柯尔在作证时也不忘指出,台湾历届的军演也反映出其防御能力面临到的最艰难的挑战:如何在解放军首波打击下避免台湾空军被歼灭,以期能同中国空军交战,并回击中国海军的战斗舰艇和两栖舰艇。不论如何,美军若是选择支援台军,“台湾军方必须撑住一个月,才能允许美国有效地介入。”

柯尔并举例指出,美军若从西海岸调派航母支援,以每小时12海里的速度前进,速度较缓但能容许航母上的飞机进行动员,至少得花上约20天的时间才能抵达台海;航母若是以每小时20海里的速度前进,虽然12天就能驶达台湾,但速度过快会让航母群中的同行舰艇跟不上。这些时间和距离上的考虑还不包括航母动员的时间。

席拉帕克则比柯尔还要乐观些。他认为大陆高层突如其来(out of the blue)地决定要攻打台湾的可能性十分低,比较可能的局面是,两岸的紧张经过一定时间的酝酿,台海的军事准备不断升高,美国在此期间也会逐步开始向台海调兵遣将。美军或许能及时派出3至4艘航母和6、7艘潜艇至台海战区,台湾的情况就不至于太糟。

除了台湾的实际军力和硬件军备外,台湾人民的反抗决心也将是影响台海冲突结局的重要因素之一。柯尔认为,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和抵抗的意愿目前还难下论断。席拉帕克也说,台湾人的反抗决心是否坚定还很难预测,端看事发时当地人民对台湾领导当局的信任程度为何,也同中国发动对台攻击的理由是不是正当有关。另外,美军是不是会及时加入战局,支援台军,自然也会左右台湾人“保台”还是“弃台”的关键决定。

“历史上曾有人民在强烈的抵抗意志的支持下,撑过大规模空袭的情况,二战时的德国和日本都是例子。”席拉帕克表示道,“我个人则是对美军的介入毫无怀疑。除非是台湾宣布独立,摆明了要向中国大陆挑衅,我想(在其他情况下)美国一定会参战。”

美国海军面临“炽热”考验

在美国军事策略家的眼中,台海冲突导致美军参战绝对是必要的兵棋推演项目。他们相信,这也在中国军方的侵台考虑中占有优先位置。“我认为中国的领导人也理解到:同台湾作战将导致中美开战。我相信一个美台联手的防御关系会是一个很强大的威慑因素,”席拉帕克说。

麦利凯也同意,台湾不能够期望成功地独立防卫自己,这一点大陆方面也不曾忘却。“我认为,台湾有必要尽量回避冲突,让北京明白,攻击台湾甚至引起美国有效介入,和大陆的国家利益不符。”麦利凯指出,“北京在其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忽略美国可能介入的重要性,包括美国驻扎在日本的军队和美军基地。”

“美军可派出航母至关岛提升台湾的防卫能力,并出动载有巡航导弹的大型轰炸机,针对中国的情报、侦察和巡逻系统(ISR)进行打击。”席拉帕克说道,“在几天到两周之内,美军在台海战区的集结可以达到相当可观的(substantial)程度。”

麦利凯则进一步指出,为了回应美军的介入,中国解放军海军已经大大提升其反通道控制(anti-access)能力,主要是由潜艇部队来执行。“为了阻挠美国海军的接近,中国部署的8艘新的俄罗斯制基洛级潜艇(Kilo-Class submarine)将对美国的决策者带来一个两难的选择:美国海军将数个航母战斗群开进部署有难以测及的中国潜艇的海域,而这些潜艇具有潜射反舰巡航导弹(anti-ship cruise missile)的能力,尤其是载有射程超过100英里的‘炽热’(Sizzler,型号SS-N-27B)反舰巡航导弹的基洛级潜艇,美军这么做算是谨慎吗?”

美国五角大楼最近才针对这款俄制的超音速反舰巡航导弹进行热烈讨论。西方军事专家普遍称之为‘炽热’(Sizzler)导弹可载约200公斤的弹头。该导弹在发射后先以亚音速状态掠海飞行,直到接近目标10海里内时,导弹加速至超音速状态,并可以爬高以弧形的飞行轨迹冲向目标,显示其有躲避拦截的功能。目前美国军方尚无法确定美国的宙斯盾(Aegis)级雷达系统是不是能及时侦察到这种导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不仅中国已经部署了这种导弹,伊朗也打算向俄罗斯添购,因而引起美军的高度关注。美国副国防部长戈登·英格兰(Gordon England)已经下令海军在4月29日前提出防范炽热导弹的研究报告。

麦利凯称这型导弹是目前在台海冲突的情况下,美军面临到的最直接、最迫切的威胁。“这是一种低飞而快速的导弹。除非它飞得很接近,否则你是看不到它的。从你侦察到它到它轰炸你的时间十分短暂。”因此,麦利凯坦言,“你最好知道你应付这种导弹的能力如何。”

“中国和其他现代军事部队配有的先进巡航导弹的确对(美国)海军--包括航母在内--带来难以应付的威胁(formidable threats)。”柯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美国航母自卫的能力非常强,但是必须得优先应对可能的巡航导弹攻击。”

席拉帕克也承认,中国反舰巡航导弹对美国海军将造成不小的挑战。“炽热导弹看来是一种很危险的武器,考虑到它可由基洛级潜艇在水下发射,而基洛级潜艇声音小,尤其不容易侦察出位置。”席拉帕克说道,“这对美军介入台海冲突有两层影响:第一,美国海军在派出航母前,必须要加强对航道的‘消毒’(sanitize),这将会减缓航母抵达台海的速度。其次,炽热导弹的存在将分散潜艇、战舰和航母攻击群指挥官的注意力,让他们在防卫台湾的同时,还得考虑到自身的防御。”

当台海的战事拖长,美军的参与可能性自然会增加,而随着中国第一波导弹攻势而来的可能是大批人员登陆和占领。席拉帕克强调,在广义的防卫工作来说,台湾和美国的军事策划者应该要讨论两方军队如何分配工作的问题。

“我很难想象美军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在台海建立一个导弹防御网。因此,我认为台湾军方应专注在挨过中国第一波的导弹袭击,由美国来负责应付中国第二波的登陆作战。”席拉帕克说道,最后,“一个很大的决定因素就看台湾人民的意志有多坚定。如果台湾可以硬吞下800多枚导弹,台湾的空军战机还能飞得起来的话,就算是拿下中国手中的王牌(trump card)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