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为丛飞流次泪——谈谈受助者的自尊与良心

moon_ts 收藏 1 117

为了迎接老爸老妈明日对我小蜗居的节前检阅,忙碌了一天的我不得不拿起抹布,掀起了又一场声势浩大的“爱家卫生运动”。和以往一样,我习惯于一边匍匐在地上冒充一休擦地板,一边听着随手选择的电视节目,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听音乐,那样或许更惬意,我说,比起惬意来我更喜欢热闹。今天很幸运,随手一按竟然搜到了热闹,CCTV1的一场晚会,座无虚席,貌似很热闹。

没太注意晚会的名字,只知道是在给“道德楷模”颁奖,听着主持人无限深情眼泪婆娑的讲述着一位位“道德楷模”的感人事迹,我并未如主持人期望的那样感动的天花乱坠(最讨厌CCTV那几个主持人的嘴脸,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乱煽情,无所不用其极的将他们自诩的道德标尺强加于他人的痛苦之上,可知道那些从他们口中说出的事,在达到煽情这个目的同时也是在当事人伤口上撒盐。尤其讨厌白岩松,总觉得他和岳不群很像,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的%……※×,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这么觉得),没有停下手中的抹布,我嘲弄的自语:“哼,道德楷模,幸运啊,不仅没被别人骂顶着捐资助学的皮,干侮辱贫困学生的事,也没被法院判赔偿4万5,竟然还能得奖了,更不可思议的让那几位成天高高在上一副不食人间烟火嘴脸的央视名嘴们屈尊降贵的来歌颂他们,啊,同人不同命啊,难道那老几位祖坟上冒着青烟?”

并不是我不尊重这些以实际行动弘扬我国优良道德传统的楷模们,说实话,他们是我敬重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感慨,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人人标榜独善其身的社会,仍然有这么一群人在坚守,用他们有限的力量开拓着无限的道德空间,用他们并不敦实的身躯挽起了一道钢铁的长城。可是,在他们一次次扬起“道德”风帆的时候,却有一波波的巨浪向他们袭来。

道德楷模,听到这四个字,我不禁想起一些令人心酸的名字,乔安山——雷锋叔叔的战友,当年那部《离开雷锋的日子》让我泪流满面,他也是道德楷模啊,一个以雷锋精神做人行事的七尺男儿,救人后反被诬陷,几乎被推上了绝路。记得那时和朋友热议,今后遇到类似的事要不要出手,支持与反对一半一半,有人说电影是为了弘扬主旋律,最后才会让乔安山洗清冤屈,而现实中会那样吗,诬陷自己救命恩人的家伙难道会良心发现吗?不,他根本就没有良心,所以千万别做这种“好事”!可就是这个人,却在那次丽江之行的途中第一个跳出来抢救遭遇车祸的陌生人,冒着车辆随时会爆炸的危险,他,义无反顾。他是幸运的,事隔多年,那个被救的家庭仍会在逢年过节时给他打来电话,几句简单的问候却表达着深深的感激,现在他总说,做好人真好。在我看来,他是值得尊敬的,但那个被救的家庭同样赢得了我的尊敬,因为他们,他身边知道这件事的朋友总会在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尽可能的伸出一双双虽然不是很有力但却温暖的手,因为我们相信好人总会有好报。可是现实总是有些残酷,有时你不得不承认并不是所有好人都会有好报,南京的“彭宇案”似乎就是改动了结局的《离开雷锋的日子》,助人为乐换来的却是徐老太的反咬一口,同时也换来了法院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依据“如果不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做好人,送徐老太到医院并为其支付医疗费,还给钱”的推理。4.5万元人民币,说来也不算个什么大数目,可让它作为助人为乐者对被助者的赔偿是不是太让好人心寒呢?我看徐老太缺的不是那点钱,她缺的是颗做人的良心,她可知道,就因为她缺的这颗良心扼杀了多少人被助的希望,伤了多少人做人的根本,有多少人在需要帮助的时候看到了一双双冷漠的眼睛,又有多少人在打算伸出援手的时候望而却步。

耳畔又传来电视机里主持人高一声、低一声,异常激动的声音,为十大“助人为乐”楷模颁奖,呵呵,祝贺你们,助人为乐的勇士们,你们很幸运,没像彭宇那样被讹上4万5。“最后一位‘助人为乐’楷模已经因病离开了我们,今天由他的妻子代他上台领奖。”听到这,我手中的抹布停了下来,一位离开了我们的助人为乐楷模,是他吗?“丛飞!”当这个名字从主持人口中说出时,一颗莫名的泪珠从我的眼眶无声的滑落,滴到了地板上,溅成一朵破碎的水花。丛飞,深圳小有名气的歌手,每场演出费高达万元,可家里却一贫如洗,他在10年时间里参加了400多场义演,捐赠钱物近300万元,可当他身患晚期胃癌时,却连医药费都负担不起。

我不是丛飞,但我觉得我有能力做点什么,捐资助学,我无法做到顷其所有,只有量力而为。两年前,我在朋友的引荐下捐助了一位考上大学的山区贫困学生,他每年4800元的学费,每月400元的生活费全部由我负担,以每年付出不到10000元的代价来圆一个人的大学梦,也算我在和平时期为国尽忠了。我曾天真的以为,这位受助者定会在工作后回馈社会,将爱心传递下去,可理想与现实总是有差距的。捐助他的两年来,我只收到过他的两封信,一封是在今年放寒假前夕,来信没有提到他的学习情况,也没有什么问候的话语,有的只是对其贫困家庭的抱怨以及希望我加大捐助金额的要求。他说我虽然提供了学费,可是书费、住宿费、杂费等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他负担起来有困难,而且每月400元的生活费能否适当提高一下,他们班的同学现在普遍都是600元/月的生活标准。看到信我算是彻底傻眼了,捐助他1年半没有收到过只言片语,总算天外飞仙般飘来一封信却开口就是要钱。这里的冬天一点都不冷,气温在15°C以上,可捧着这封信我的心却冷了,这就是被我寄予回馈社会厚望的那个贫困学生吗?可我怎么在信中没有读到希望,却读到贪得无厌,这样的人今后会回馈社会吗?他进入大学这1年半里,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学习生活的,想必不是如我所愿般勤奋学习吧,他虽然没有告诉我他的学习情况,可我还是有办法知道他每个学期的成绩。大一的两个学期,他总计挂了5科,那时我就想写封信和他交流一下,究竟是从山区走入城市一时的不适应还是学习方法有问题,我也想把我曾经的学习经验告诉他,以助他走出低谷,可老爸却说:“别这样,你是活的太容易,根本就不了解这些从农村走出来穷的孩子,在他们倔强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敏感的心。你捐助他本来就已经高高在上,再以这样的口吻和他交流,可曾想过他的骄傲和自尊能否负担?我的部下就有不少是农村来的,虽然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军官,可敏感依旧,军人尚且如此,何况是个秀才,文人的气节就是不食嗟来之食,别以为帮了人家那点钱就买到了指手画脚的通行证。”觉得老爸说的有理,看着他那惨不忍睹的成绩,我选择相信是他一时不适应大学学习生活造成的,而不是自身不努力。可面对他的第一封来信,我想我错了,一个看不清自身状况,一味和别人攀比的学生他会把多大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一个只会怨天尤人,抱怨家庭的贫困,埋怨父母的无能(虽然他的信中没有写的那么直白),感慨社会的不公,却从未想过自己为家庭、父母、社会做过些什么的人,他又能学得会什么?

没有立即给他回信,我想看看他这个学期的成绩,以防我的“小人之心”度了他的“君子之腹”。终于看到他又挂了3科的第三学期成绩单,我无法相信他以如此不堪的成绩竟然还敢要求我提高资助金额,我不是圣人,我的付出是希望有回报的,目前我要的回报就是他优异的成绩,于是第四学期开学伊始我写了封措辞强烈的回信给他,信中我拒绝了他关于提高生活费要求,也明确告诉他我要的回报,并且提出如果在第四学期中他再出现挂科,那么我将终止对他的资助,至于学费以外的书费、住宿费等我希望已经20岁的他自己想办法解决,现在提供给学生的打工机会很多,只要不懒就可以轻松的解决书费、住宿费的问题,我还告诉他,在我所在城市的一所全国重点大学里,每月200元的伙食费已经足以满足一个学生的需要,而在他所处的城市低保标准也不足250元/月,我不会给他增加生活费的,并且我希望他在抱怨家庭的贫困控诉社会的不公时,好好想想自己为它们做过些什么。

7月中旬我收到了他的第二封来信,整封信基本是对我的控诉,说什么我只是个捐助者,凭什么对他要求这要求那,凭什么干预他的生活,我提出的那些要求是在伤害他的人格践踏他的自尊。哈,我欲哭无泪,难道我花那么多人民币捐助他上学要求他有一个好成绩是在伤害他的人格践踏他的自尊?那他有没有想过,他花着我的血汗钱却给我一个一塌糊涂的成绩是否也是在伤害我的感情践踏我的人民币呢?自尊,呵呵,从他嘴里说出来我总觉得是那么滑稽。每个学期最少挂2科的时候他是否想到了自尊,开口向我提出增加资助金额的时候他是否想到了自尊,要是他真有自尊从一开始就不该接受我的捐助,他应该考一所不用自己掏钱还可以从学校拿钱的大学(我读的就是这样的学校,以绝对的高分考进去的,没有靠老爸),或者就该自己打工攒足了学费再去读大学(这样的人不少),自尊,他已经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提它。我原以为他给我写这封信是受了当前媒体爆炒的“贫困生该不该感恩”的影响,可后来看到他的成绩我才知道原因,这学期他挂了4科,原来他也看到了自己的将来。言必信,行必果,这是我做人的准则,停止资助,他继续读书也好,他中途辍学也罢,与我无关。

又一个9月,又有一群考上了大学却无钱读书的学子徘徊在校门外,可我却再也没有捐助他们任何一个的勇气,心冷了,在这个炎热的夏天。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他,我以为我已经开始学着嘲笑他的义举,可当听到十大“助人为乐楷模”中有他的名字时,我还是落泪了。丛飞,我不知该用什么来表达对他的敬意。他也曾有过我这样的遭遇,甚至更令人气结:

受助者李某(现某大学教师):被人知道会没面子;

受助者小A:他帮我是另有所图;

一受助学生家长:何时病好出来挣钱……

于是不禁有人问,一个感动了整个中国的人为什么感动不了这些人的人性?可是他仍在坚持,坚持到了最后,他走了,可他的大爱却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消逝,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他的队伍,虽不曾如他般顷其所有,但也凭借个人能力在尽力而为。或许他的行为没有感动那些白眼狼,但却感动了更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们,大爱无言,大爱无声,因为他的付出这份大爱在更广的范围无言的传递,无声的蔓延。

我放下抹布,拨通了朋友的电话:“狐狸,我想重新捐助一个有需要的贫困生。”



本文内容于 2007-9-22 19:52:42 被moon_ts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