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七章 十年藕断十年丝 一席言欢一言决 2药囊

yangwillie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第二日,老妖婆早就做好了早饭,自己吃罢后在茅屋周围的地中收拾花草。三保醒来,自己将桌上的剩饭菜吃了,急急出了遍地毒虫的茅屋。觉得没有事情可做,又在山坳游荡起来。山坳很小,没有什么景致,更没有什么山洞沟壑之类的隐蔽场所,不一晌午就转遍;山上的草木因为季风的缘故,俱长的比较矮小,且枝叶多刺,恶生在一起,想采摘些野果也不便,几个时辰下来更觉得了无兴趣,遂返回茅屋附近。

下午又是一般情景,三保游荡到最矮的小山包下,忽然发现一条羊颈小路通到山顶,这小路长久无人走,几乎看不出来。三保手足并用,爬了好久才翻过山包,下面是一片小沙滩。以后每天闲着无事,三保都来此耍上一天的水,久而久之,倒也无师自通,学会了简单的狗刨。那老妇人整天难得与三保说一句话,好似说一个字要费她一两钱般,三保本是天性动爱闹之人,但和这老妇人在一起就象跟了哑巴相处,怎不郁闷?三保别无他法,穷极无聊之下就看那老妇人忙活,一晃就是三十多天过去。

这一个多月内,三保身体经常出现头痛,腹泻,全身奇痒等各种古怪症状,每次的症状均不一样,大约每两天便发作一次,三保起初以为是水土不服所致,然而每隔一晚醒来,就症状全失,完如平常,甚是奇怪。

老妇人种的东西既不是蔬菜,也不是寻常花草,反正自己在家时候从未见过。一连多天下来老妇人都是在摆弄各色所栽植物,有的采花,有的取叶,有的则要将枝条剪下来,还有一些是将根剁下,收集在筐箩内,枝干反而扔掉。偶尔老妇人也要三保帮忙,将花叶等摊放到网筛中,拿到空地去晒干,至于煎熬药汁,碾炒加工等活计,则从不让三保插手。

一日玩水回来,见山包下一大丛所种植被长的茂盛异常,突然心生一坏主意。三保来到跟前,一把将其连根扯起,嘟囔道,偏生不让你种的爽!看你敢对老子施妖法!谁知一扯之下,待尘土散尽,根坑中竟显出一个骷髅头来,三个黑呼呼的孔洞塞满泥土。三保见此,比见蛇蝎还甚,将那株植被往上一丢,飞腿狂奔。三保以后再不敢胡乱破坏,生怕再弄出什么更加恐怖的物事来。

又过了十余天,那天早饭时刻,少姑娘突然对三保说道:“多日来你在这里没什么事做,呆乏了罢,从今天起,我就送你去明心那里住一段时间,中间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时候,要马上告诉明心。”三保听罢,想不明白少姑娘怎么会突发善心,让自己换个环境。莫非她嫌自己年纪太小,不能帮她做事?亦或是张先生那里需要?三保心道,就算天天在张仁那里,被他们折磨,也比在这个地方吓死、憋死要好。少姑娘带三保走出山坳,从来路返回,中途只有一条上山的小路,不用问是通往海盗巢穴的途径。半路上,在两个关卡把守的数名大汉一见二人,忙敬而远之,不迭指路。

行了两三里路,眼前转出几块错落的平地,其上盖有一些房屋,周围用木栅栏围就,四角各建有瞭望的箭楼。山顶离此不远,树丛掩映之中有一个大箭楼,上飘一方制黄旗,旗上绣一斗大的红字“吴”,三保陡的明白过来,张士诚建国号为吴,张仁将旗帜打到现在也实在不易,就这份魄力来说,也让人产生一丝钦佩。

少姑娘与与三保来到那最大的平地上,张先生和明心从屋内奔出迎接。张先生对少姑娘躬身一礼:“徒儿正想派明心去接师傅,不成想师傅早来一步,辛苦师傅了。”

“阿仁,这个药囊年纪太小,有几味药试不得,此来看看你要什么时候出海,这次可要务必给我带一个年纪大的药囊回来。我上次就已嘱托过你,谁知你终究未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是不是你觉得学了我几样配方,就可以包打天下了?”

张仁脸色突变:“徒儿怎敢将师傅的话当做耳旁风?!只是上次实在是迫不得以,需要急切回岛,以免被人追踪。”

“你惹到什么人了?怎么会有人注意你呢?”少姑娘道。

于是张仁就将剑池遭遇言明,称道知去搬救兵,怕无暇捉药囊。

少姑娘听张仁说完,沉声道:“这么说那个周公子还在岛上了?!按年纪看刚好做药囊,快快带他来见我。”

张仁知她要给周公子下药,连忙道:“师傅莫急,这周公子另有用处,我们全岛上人的饷银就全着落在此人身上,他可是江南沈家的公子。”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便是皇帝老子也得试我这新药。何况我这新药“藕断丝连”非是立刻取其性命,而是牵制其情欲,不碍事的。”

“可师傅的解药配置好了么?如若无效或失效岂不糟糕?师傅不用急在这一时吧?后日出海我定当多带几个药囊回来弥补。”

“不行,我这新药刚刚制成,已经等不急了,这次我要随你们一起出海!十三年的等待已经太长了。有我在周公子死不了,没有事的。”

“师傅一人寻找蓝师叔岂不人少力微?中原这么大何是才能找到?还是由我们寻找,您就安心在岛上等待好消息罢。”张仁一心想把何紫竹留在岛上为己所用,是以力劝。

正说话间,忽然旁边转出二人,一人正是那东瀛武士武田,另一人服色与武田类似,只不过年纪却有五十左右,身形极是削瘦。那人也以一口怪异的腔调道:“中国婆子,罗嗦十分,蛮不讲理,真是那个---头发长,见识短,可恶可恶。!”

少姑娘听完大怒喝道:“你这老东西是什么人?竟敢指摘本姑娘的不是,闲命长罢!”二人照面就起争执,旁边武田吓的脸色煞白。

原来这老者是武田的师傅,在东瀛是大名鼎鼎的忍者信浓觉生,常名是工藤静二。忍者是东瀛特有的武术流派,“忍”并非是“忍耐”的意思,而是“隐身”。而“忍者”的意思就是“秘密行动的人”, 忍者的起源,到底该回溯到哪个时代?没人敢断言。不过,忍术秘本中,留有圣德太子(五世纪末至六世纪初)身边有位名叫「大伴细人」忍者的记载。东瀛虽有无以数记的忍术流派,但是追根究底,毕竟还是会溯源到伊贺、甲贺两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